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我一个人,好像处理不来。

第四十九章 我一个人,好像处理不来。

        “屏幕前我最亲爱的你,还好吗?我是你们的主播帅戈。一出生就获得国家认定的帅戈,sh-u-ai    g-e,如假包换、亿里挑一。如果你能在泱泱大中华,找到超过14个,姓帅名ge的人,就算本帅对不起亿里挑一这四个字!”

        “看到今天直播间的主题没有?【我妹那货】。”

        “你们有妹妹吗?”

        “没有?”

        “我羡慕你们的幸运。”

        “你问我哪里幸运?”

        “你如果和我一样,有一个妹妹的话,你的人生,可能会就毁在一堆货上!”

        “你问我妹是不是购物狂?”

        “不是不是,她那个货,不是货物的货,是吃货+二货+蠢货的那个货。”

        “纳尼?货物和吃货是同一个货?”

        “好好好,算你们都有念过小学,但那不是重点好吗!”

        “你们居然问我重点是什么?重点当然是我妹是个恶魔啊。你们都是看我长得帅,才留在本帅的直播间的对吧?我妹他就是个和我截然相反的怪物,奇丑无比,胃大无穷。”

        “纳尼,你们让我上我妹的照片?”

        “求求你们,放过你们自己好吗?不要净想着让自己三天三夜吃不下饭的事情,可以吗?”

        “你们知道吗?我妹他居然只有150斤。那可是胖戈吨的妹妹啊!”

        “150斤得瘦成什么样你知道吗?一个身高都不止150的姑娘,体重竟然只有150,还不带公斤。”

        “最可怕的,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是我妹都瘦成这样了还说自己要减肥!现在减得都不到100了,是100斤,不是100公斤!”

        “你们说,好好的一个女孩子,瘦成这样是要怎么活?!”

        “纳尼,这是哪个天杀的宝宝,居然说我这个做哥哥的没有做哥哥的样子?”

        “我没把我妹掐死,难道还不足以彰显人性的光辉吗?”

        “我把我妹送给你,你要吗?”

        帅戈在直播间上传了一张图。

        一个翻着白眼,挖着鼻孔,导致脸变形到不像人类的女孩,出现在了帅戈提供的照片里面。

        帅戈这几天对妹妹这两个字,非常的有意见。

        胖戈吨实在是有点气不过,楼尚去英国竟然不带他。

        这一年一年的,帅冠地球的他,也不知道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到头来竟然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被甩哥去苏格兰威士忌原产地喝酒这么好的事情,竟然真的说不带经纪人就就不带经纪人。

        这真的是太过分了。

        帅可忍,戈不能忍。

        搞的好像他被甩哥能自己喝遍艾莱岛威士忌的酒量似的。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

        戈最最不能忍的是什么?

        是他竟然花了8756个软妹币,给自家没良心的艺人,办了超级优先签证,就是24小时出签的那种。

        楼尚为了一个妹妹(暂时是甚至都还没有办法确定的),竟然就这么抛弃陪伴了他八年的舍友+合伙人+兄弟。

        帅可忍,戈真的不能忍!

        以至于,帅戈没有妹妹,创造妹妹也要在直播间里面诋毁。

        英国是欧洲国家里面,签证比较不好拿的。

        究其根本,第一是不属于申根国家,第二是大使馆的工作效率有些低。

        但英国又是欧洲国家里面,签证最好拿的,只要你愿意加钱就行。

        有几百块十五个工作日,有一千多5个工作日的,还有帅戈给楼尚办的这一种。

        帅戈连请孟千寻吃一顿800块钱的大餐,都能心痛到无法呼吸的人,竟然就这么二话不说地给楼尚办了超级优先。

        当然,帅戈花的还不止是一个8756,他给自己也办了。

        帅戈对妹子小气,对兄弟从来不小气,更何况,楼尚的钱也都在他那里,花起来并不是很心疼。

        可前提是,楼尚出去威士忌殿堂厮混要带着他一起啊。

        帅戈实在是有些不能(放)忍(心)受,被甩哥就这么去一个人跑去苏格兰。

        万一又遇到一个要狂甩他五十次的女同学,要怎么办?

        还有谁能帮他?

        还有谁能拯救他?

        帅戈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给楼尚花钱,办什么超级优先。

        这样一来,楼尚和樊老辞行之后,他连个心里缓冲都没有,被甩哥就直接去苏格兰了。

        说到辞行,楼尚其实也是可以直接给樊老打电话。

        犯不着这么大老远地,来回来去地倒腾。

        但师傅在楼尚心中的分量,也一样是非常重的。

        他必须要当面辞行,一来是要看一看樊老这几天的身体状况,二来也好让樊老放心。

        有太多的年轻人,学到了手艺,就忘记了师傅。

        去“更高”更有“前途”的地方,开始自己做师傅。

        楼尚一定不是这些年轻人中的一员。

        就算樊老隔三差五地就会和楼尚说:“你早就已经可以出师了,不用再羁绊在我一个老人家的身边。”

        但楼尚从来也都没有觉得跟在樊老身边的这些年是一种羁绊。

        没有什么,就想要什么,大概是世界上最常见的一种心态。

        楼尚没有从楼房那里得到过一丝的鼓励和家的温暖。

        又怎么可能不特别贪恋和樊老在一起的时光?

        樊老对待徒弟,最是讲究公平,不溺爱、不偏颇,对于真正的天赋和能力,又从不吝啬夸赞之词。

        这样的“厚爱”,是楼尚从来都不曾有过,或者说,除了妹妹楼夏之外,就再也没有过的。

        樊老听楼尚说自己要去苏格兰,问的第一个问题是:“钱够吗?有英镑吗?师傅可以给准备。”

        “英镑的事情,帅戈会处理的,我就是去那边看一看,花不了多少钱,很快就会回来的。”楼尚尽可能地让樊老安心。

        “帅胖子和你一起去吗?”樊老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师傅,这次,我想自己去。”楼尚说的有点犹豫,他怕师傅会因为担心提出反对的意见。

        “那也行,师傅在艾莱岛有认识几个酒友,我一个一个给他们打个电话,你可以去他们的酒厂里面住,或者,你要嫌酒厂事儿多麻烦,师傅在那边还有一个酒友,家族四代都是经营酒店的,叫lochindaal,你想要自由一点不被打扰,直接住酒店也行。什么时候走,走前师傅帮你联系。”

        九十岁高龄的樊亦武老先生,耳聪目明,思维敏捷。

        推荐lochindaal酒店的时候,英文也完全不是他这个年代的人的正常水平。

        事实上,楼尚关于威士忌和伏特加的很多知识,都是源自樊老。

        说起来,英文还只是樊老的第三语言,樊老的俄语说的比英文还好。

        要说楼尚的舌头是国宝级的,樊老才是真正的国宝。

        第五夏拆开耶罗尼米斯留给她的那封信的时候,楼尚也在波特艾伦酒厂边上的一个仓库翻旧报纸。(注)

        欧洲的很多地方,社区报纸都还保留至今。

        很多人通过报纸上的新闻和广告,来了解自己生活的这个社区。

        楼尚刚到苏格兰,就去布伦施威格酒厂附近,问了当地的很多老人,十九年前,布伦施威格酒厂想要重启时候发生的事情。

        问了好几个人,都没有人知道,耶罗尼米斯当时要娶的神秘亚洲女人叫什么名字。

        但大多数当地的老人,都非常清楚地记得有过这件事情。

        只是每个人嘴里的版本都不太一样。

        太多年没有人提起,很多人的记忆都发生了一些偏差。

        倒是耶罗尼米斯上个月的离世,让很多人感到唏嘘。

        大家都没有想过,耶罗尼米斯能活到这个年纪。

        最后是有另外一个长者,和楼尚说,他虽然记得不太清楚,但是当年这件事情是很轰动,并且上了当地大大小小的好几份报纸的。

        那个时候,艾莱岛上也没有普及的互联网,所有的资讯,都是纸质版的。

        因此,19年前的社区报纸,要找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好在报纸虽然年代久远了一点,但都是有存档的。

        楼尚从第五绮雯离家的时间开始算,找出了一整年的报纸。

        楼尚的方向是对的。

        他找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找到了十九年前,布伦施威格酒厂要重启的新闻。

        社区报纸,并不像大报那样,每天都有那么多来自各个通讯社的国际和国内新闻,从头到尾,都是和这个社区居民息息相关的内容。

        布伦施威格酒厂重启的新闻,在当地,就算得上是一个很大的新闻了。

        一家酒厂的重启,需要巨大的启动资金,这些资金要从哪里来?

        这是报社最初的疑问。

        再往后翻三天,楼尚就看到了酒厂重启失败的消息。

        与这条消息同时登上报纸的,是一个更大的,带了新闻图片的消息。

        图片里面,是一个死去的亚洲女性,和一个小女孩血肉模糊的双手。

        命案对于社区报纸来说,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

        连续好几天,都是布伦施威格酒厂敏感的新闻。

        出于隐私的保护,报纸上并没有写特别明确的死者姓名和也没有放高清命案现场图片。

        死者和小女孩的脸,也都打上了马赛克。

        楼尚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楼夏标志性的两个发髻,就是那种漫展上cosplay春丽的人,一定会做的双发髻。

        如果单单只有标志性发髻的出现,楼尚或许还不能100%地确定新闻里的女孩是谁。

        但那双血肉模糊的小手上,还戴了一条心形纽扣做的手链。

        和楼尚脖子上挂着的纽扣项链一模一样。

        楼夏最心爱的娃娃的衣服上一共有两颗纽扣。

        楼尚有一颗,楼夏也有一颗。

        第五夏现在的手上已经没有戴手链,而且她压根也不记得自己曾经有过手链。

        不论第五夏是不是有记忆,在这样的新闻图片的旁证之下,楼尚如果还没有办法确认第五夏就是楼夏的话,也就对不起他过鼻不忘的记性了。

        楼尚却第一次。

        有了一种不想确认的感觉。

        楼尚对着新闻图片,一动不动地在社区报纸的仓库里面,坐了五个小时。

        原来这就是第五夏遗忘的,而他却一直要寻找的真相。

        楼尚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是不是,把报社存档的报纸,全都拿去烧了,这件事情,就不会再有人记得了?

        楼尚崩溃了。

        什么风轻云淡,什么安然若素,全都从他的脸上不见了。

        他应该有19年都没有哭过了吧?

        他来找报纸,就是为了找寻当年布伦施威格酒厂重启的的蛛丝马迹,找到当时那个神秘亚洲女人和小女孩的消息,拍好照片,找好证据,用来说服第五夏,她就是楼夏。

        这样就可以避免出现第二次“车祸现场”。

        可眼前看到的这些“蛛丝马迹”,楼尚又怎么摆到第五夏的面前?

        十个车祸现场,都没有一次事实的真相来得残忍。

        兴冲冲地跑来翻阅旧报纸,却翻阅到了妈妈的离奇死亡,和妹妹的血肉模糊。

        他竟然还抱怨过自己的成长环境,就因为父亲的打击式教育,就得什么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他怎么好意思?

        楼尚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这个原本让他充满期待的,关于妈妈和妹妹的消息。

        他就这么坐着,像是一尊雕像。

        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甚至,他的脑子都是一片空白的。

        五个小时之后,久坐忽然站起来,楼尚眼前一黑,差点就一头栽倒。

        当眼前恢复光亮,楼尚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刺眼。

        小夏是怎么长大的?

        小夏都经历了什么?

        他要以什么样的立场去找小夏说:

        “看吧,这个死去的人是你妈。”

        “看吧,这个手链说明你是我妹妹。”

        楼尚如行尸走肉般地回到了lochindaal酒店,他不能思考,甚至不能呼吸。

        出发前帅戈给楼尚准备了一台手机,楼尚用这台手机,发了他大学退学之后的第一条消息:【我一个人,好像处理不来。】

        获得国家认证的帅戈:【你丫给本帅等着,本帅马上订机票。你丫哪儿都不要去,什么酒都不要喝,等本帅去了,什么都给你丫摆平。】

        楼尚:【嗯。】

        ==========

        正版福利:今天更新的章节末尾有彩蛋章,算是下本书男主的小小剧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