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如果深情不行,那就数理

第五十二章?如果深情不行,那就数理

        第五夏远远地对着楼尚所在的餐桌位置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就走了。

        出酒店之后,第五夏靠在酒店拐角的墙上,把刚刚拍的这张照片发给了文艺。

        仅仅过了一秒钟的时间,文艺的电话,立马就打过来了:“啊啊啊,夏夏,这是什么情况?!”

        “如图。”第五夏的二字诀日常。

        “啊夏夏,刚刚照片里坐在玻璃窗后面的那个男生,看起来怎么这么像楼尚大师涅?难道楼尚大师是双胞胎?”

        “不是”。第五夏虽然记不住酒的味道,但记人的长相,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啊夏夏,你的不是是说不是双胞胎对吗?酱紫的话,夏夏的意思是确定那个人就是楼尚大师,是咩?”

        “是。”

        “啊!!夏夏,大师怎么去苏格兰了,你和他说话话了没有呀?”

        “没。”第五夏一向是极简主义说话风格,能够一个字说明白的,绝对不用两个字。

        “啊夏夏你等艺艺确认一下下吼,艺艺要把照片放大了看看。”

        文艺把照片放大了好几倍,人就变得比刚刚还要兴奋了:“啊啊啊啊~夏夏,这真的真的就是艺艺喜欢的男生呢。但是,为什么楼尚看起来好像有点憔悴悴涅?”

        “不懂。”人第五夏是关注到了,表情什么的就不在她的在意范围之内的。

        如果不是里面坐的这个男生,是文艺为了表示自己不是把她骗回国,又郑重其事地说是真的喜欢,第五夏大概连关注也直接省了。

        “啊夏夏,你能帮艺艺回去看一看楼尚大师是怎么了咩?这两天加入了求甩联盟,艺艺才知道被甩哥破例帮我们做的直播是有多么难得。他之前是真的真的一年就出来年度盛典那一次的。”

        “自己。”第五夏说着旁人不能懂的中文。

        “啊夏夏,你是让艺艺自己去看,是吗?艺艺要是自己有在,当然是直接冲过去,二话不说就给一个爱的抱紧紧啦,这不是艺艺被夏夏给抛弃在国内了嘛?。”文艺深怕第五夏会再次拒绝。

        被第五夏连着拒绝两次的提议,就等于是要被拒绝一辈子。

        叠字妖姬赶在第五夏拒绝之前,就开始撒娇无止境:

        “啊夏夏,你看楼尚大师他人生地不熟的,还一个人坐在那里,看起来好孤单单,好憔悴悴,好可怜怜。啊夏夏你能不能帮大使照顾一下下她喜欢的大师啦。大使和大师这么绝配。大师要是有什么事情,大使肯定会伤心死死的。喜欢的男生要是被疯狂的粉丝给拐卖卖或者绑架架了,艺艺可就真真是超超可怜怜的。”

        第五夏如果不答应,文艺就可以像现在这样,叠字到海枯石烂,撒娇到天荒地老。

        文艺的心,在第五夏回苏格兰的时候,就有一半被带回来了。

        现在,她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飞过来。

        怎么她才几天没有表白,楼尚大师就憔悴成了这样?

        是充电的功率不够高吗?

        是精神的食粮不够多吗?

        好气哦!

        表白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也可以让夏夏代劳一下下?

        第五夏被文艺逼着掉头回来的这个动作,着实把胖戈吨给吓了一跳。

        他才撒了一个新鲜得不能再新鲜的白色谎言,这是要直接演变成鲜榨的彩色果汁吗?

        “我去!怎么还带折返功能的?”帅戈赶在第五夏发现他之间,把楼尚快速地往餐厅的方向带。:“你丫回刚刚的桌子上坐着,本帅去楼上躲着想想办法。”

        “……”

        ヾ(≧O≦)〃~纳尼~妈咪~呼哩~Excuse    me!去楼上躲着想想办法?

        时间在这一刻凝固,地球的公转和自转都在这一刻暂停。

        居然不是和楼尚一起想想办法。

        说好的【等本帅去了,什么都给你丫摆平】呢?

        胖戈吨挤重承诺、一诺千金、说到做到——二话不说就去楼上躲了。

        第一主播还没有想好,要怎么样在第五夏面前,不表露出多余的情绪。

        他的情绪管理能力向来都有些差,段子脱口秀,又从来是什么劲爆说什么的。

        帅戈对自己的长相非常有信心,就是自己这张嘴的杀伤力,有些不太好把控。

        做兄弟不是应该两肋插刀吗?

        总不能因为“两肋插刀”和“临阵脱逃”存在押韵的关系,就直接划上等号吧?

        楼尚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有点没有办法思考。

        等他空白着一个大脑,回到之前的位置坐下,第五夏就再一次走到了吧台的位置。

        楼尚直到这个时候,才终于搞清楚了帅戈刚刚那一系列“行云流水般”的反应,是为哪般。

        这一次,第五夏没有在吧台停下,而是直接绕过吧台,来到了楼尚所在的餐桌。

        “Are    you    OK?”第五夏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楼尚有没有什么事情。

        他OK吗?

        他现在到底是非常的OK,还是非常的不OK呢?

        楼尚知道帅戈为什么要躲起来了。

        帅戈要是也在现场,肯定就接下来是一句:“有本帅在,能不O他丫的K吗?”

        这样的话,他就不可能收到来自楼夏的关心了。

        楼尚很高兴楼夏的去而复返,失而复得的感觉。

        楼尚的内心算得上狂喜,但他不能表现出来。

        而且他在狂喜的同时,还怀揣着一颗无比悲伤的、刚刚被撕裂的心。

        楼尚用一种极致复杂的眼神,看着第五夏。

        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回应。

        第五夏记有点抵触,她记得楼尚眼里的,这种让她非常不舒服的、足以燎原的期待。

        就像当时在医院,楼尚说起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心形纽扣项链的时候的样子。

        楼尚终于从第五夏下一秒就可能要走掉的反应里面,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现在关心他的这个人,是他的妹妹楼夏,却早就不是小时候的那个楼夏。

        “No    worries.”楼尚用带点沙哑的声音,和第五夏说不用担心。

        第五夏微微颔首,她对这个答案表示满意。

        然后第五夏把手里的电话,举到耳边,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问了一个极具个人风格的极简主义问题:“听到?”

        “啊夏夏,艺艺听到是听到了啦,但是楼尚大师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太对呢?大师越说放心,大使就越是不放心,是不是艺艺先前浇了大师两个狗血……呃……淋头头,大师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涅?不行不行,艺艺要看一下才放心,艺艺给你打视频电话,夏夏要记得秒接,千万万不要让大师就这么走掉掉了!”

        文艺的视频电话真真切切地在下一秒就打进来了,但第五夏并没有秒接,而是直接把电话递到了楼尚的面前。

        接,或者不接,这个选择,第五夏决定交给楼尚自己来做。

        如果不是知道,这个总拿燎原的眼神看她的人,是文艺难得上心的人,按照第五夏清冷的性子,是怎么都不可能会有管“闲事”的可能,和最原始的拍照动力的。

        楼尚看清楚发来视频通话请求的名字和头像,愣了一会儿。

        在第五夏以为他拒绝,打算要把手机收回的那一刻,楼尚接过了电话。

        楼尚还从来没有接过视频电话。

        视频通话这么“城市化”的存在,对与世隔绝,连手机都已经有五年不曾拥有的楼尚大师来说,有点过于现代化高科技了。

        但接电话这么简单明了的事情,绝大部分人,都可以无师自通。

        楼尚就算现在脑子有点不太好使,也不至于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通话。

        电话刚一接通,楼尚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楚电话对面的人,就听到了“啊……啊……啊!”的惊叫,和电话掉地上的声音。

        一个不在画面里的声音,娇俏俏地抱怨:“啊夏夏,你怎么可以让楼尚大师亲自接电话呢!”

        文艺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

        电话不能亲自接的道理,也不知道是来自哪个星球。

        文艺弯腰捡起电话,楼尚想着自己可能接错了电话,就把手机还给了第五夏。

        等到文艺再次对准镜头,就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脸,从楼尚换成了第五夏。

        “啊夏夏,你怎么可以不让楼尚大师亲自接电话呢!”

        两秒的间隔,完全一样的语气,却因为多了一个不字,变成了完全相反的意思。

        换做一般人这么出尔反尔、自相矛盾,第五夏早就不予理会了。

        但文艺不是一般人,她是养生朋克协会的联合创始人,自相矛盾是协会赋予她的特权。

        第五夏什么话也没有说,第二次把手机递给了楼尚。

        视频通话,声音自动开的就是免提。

        楼尚如果不愿意可以拒绝接过电话。

        这一次,楼尚大师的反应,比上一次快多了:“你好,文化大使。”

        “啊~啊……!楼尚大师,你差点又把艺艺的手机给吓掉啦,屏幕要是碎碎了,大使可是会让大师赔的。楼尚大师等艺艺先冷静一下吼!”

        文艺仿佛自言自语地说:“怎么办,怎么办,艺艺有那么多多的问题,要从哪一个开始问才好呢?”

        楼尚没有说话,他抬头看了第五夏一眼。

        文化大使既然让他等,那他就等。

        如果能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看着小夏,绝对比楼尚之前想过的,所有可以和楼夏相处的情况,要更加岁月静好。

        只不过,撒娇妖姬没有给他一个安安静静地看妹妹的机会:

        “楼尚大师,你看起来状态好像有点不好,是不是艺艺上次把你弄发烧了,到现在还没有好呀?你需不需要艺艺去苏格兰照顾你啊,艺艺可是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地会照顾病人的。”

        第五夏是习惯了没有表情,她如果有的话,此刻应该是扶额叹息。

        哪个病人会这么想不开,会想要得到摔跤妖姬的照顾?

        犹记得,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第五夏明明没有生病,文艺非说她病了,要去给她熬粥。

        当撒娇妖姬的母性光辉想要四射的时候,任谁想要拦,也是拦不住的。

        然后文艺就去熬了一碗不知道是不是属于人类粮食范畴之内的粥。

        第五夏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她让告诉自己,就算是外星食物,也要把自己的胃临时调成外星人模式。

        摔跤妖姬却在这个时候,连人带粥直接摔到了第五夏的床上。

        这一摔,如果不是第五夏还盖着被子,至少也会有30%的烫伤面积。

        第五夏压根也没有时间管自己有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文艺摔到的时候,有一只手碰到了那碗升腾着热气的外星食物。

        第五夏从床上跳起来,给文艺做烫伤后的应急处理。

        这种处理,第五夏早就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她打四岁开始,就在自己身上不断地做着练习。

        萝魔女孩的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口头禅,反着听准是没错。

        “我没事,谢谢文化大使的关心。”楼尚的声线,比刚刚稍微清楚了一点点。

        “怎么会没事呢?你现在酱紫,看起来也太楚楚可……呃……楚楚动人了一点点。”文艺经常会高估自己的很多能力,比如中文。

        她志得意满地把楚楚可怜换成了楚楚动人,却没想过,后者是不是会比前者,更加不适合用来形容一个克己复礼、长身鹤立的酿酒大师。

        “……”

        楚楚动人这样的表达,楼尚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接。

        文艺很快就接收到了楼尚脸上挂着的省略号的深层含义——

        犹豫就是踌躇,踌躇就是还没想清楚,没想清楚就不是真的没事。

        文艺左右晃动了一下她漆黑如墨的眼珠,迅速想到了应对楼尚大师不是真的没事的解决办法:

        “楼尚大师,你在或不在,艺艺的想念值都会升值。大使想见大师,就像考试忘了一条重要的公式。见到你,就像解开了数学物理的最后一题。”

        没有什么,是表白解决不了的问题。

        如果一次不行,那就两次。

        如果当面不行,那就视频。

        如果深情不行,那就数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