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你妈妈,挺可惜的

第五十四章?你妈妈,挺可惜的

        “被个一身肥肉的男人洗脑。”孟千寻妈妈一开口,针对帅戈的意味就非常明显。

        帅戈听完就想骂人,还是必须要带脏字的那种。

        吃你家米啦?

        喝你家汤啦?

        一身肥肉还是一身腱子肉和你家有半毛钱关系啊?

        真·脏字·找骂。

        楼尚把处在暴怒边缘的帅戈往自己的身后推了推。

        胖戈吨自巍然不动。

        吨位摆在那里,要是随随便便就能被推动,还怎么保有胖戈吨个帅比地球的昵称?

        身虽未动心已妥协。

        向来都是他冲在被甩哥的前面,用庞然的身躯,帮楼尚遮风挡雨,偶尔享受一下粉丝少了他20万的被甩哥的保护,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楼尚一个小小的动作,成功压制了帅戈想要骂人的冲动。

        “我刚下楼的时候好像听到您说您女儿进医院了,是吧?能告诉我是因为什么原因吗?”楼尚没有帅戈的暴脾气,他要先把事情搞清楚。

        “是的。说是有个什么第一主播,啥也不喜欢,就喜欢胖的。然后说自己要增肥一百斤,每天吃到吐了还要再吃,一天至少吐三回,这样的吐法,能不进医院吗?这难道还算不上侵害未成年少女?”

        “……”

        原来想要骂脏话的帅戈顿时哑口无言。

        胖戈吨的无语是和大熊猫的繁衍能力一样珍稀的存在,这两天却像过街老鼠似的,一窝接一窝地生。

        让一个未成年少女吐进医院,就算不是帅戈理解的那种侵害,也足够让父母震怒了。

        先不要说这种吃法能不能增肥,单一直呕吐这件事情,对一个17岁的少女来说,都是致命的伤害。

        严重的话,肯定是有性命之忧的。

        以这样的侵害程度来算,孟千寻的妈妈刚刚说的话,真的算是客气并且非常有涵养的。

        帅戈的气场,瞬间就弱了,暴脾气,瞬间就漏气了。

        “帅戈确实是给了不太正面的引导。您这个时候找过来,千寻现在人是在苏格兰是吗?”楼尚先安抚好孟千寻的妈妈,才开始想解决的办法。

        如果不是因为“上山清修”了五年的时间,楼尚原本还是很会讲话的。

        成了被甩哥之后,因为有了经纪人+代言人,才会慢慢“失语”,越来越不怎么开口说话。

        这会儿帅戈遇到了事情,楼尚的废弃已久的语言能力,一下子,就都回来了。

        “那丫头偷偷跑回国,回来之后,一开始还是高高兴兴的,没多久就开始哭,说什么见光死,哭完就一直吃,吃完就一直吐,吐完还接着吃。”

        更加详细的信息被披露了出来。

        “见光死”这三个字,大概能够解释孟千寻后面这一系列行为的原因。

        “帅戈那次直播吃饭之后,就没有再跟令千金有过联系了,如果我们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不可能不闻不问的。”

        “现在知道也不晚,只要从现在开始,不要再直播去祸害千寻就可以了,我们千寻这么爱学习的一个姑娘,以后是要和他一样做院士的。”

        “是这样的,千寻妈妈,直播是帅戈的工作,他不太可能马上就不做。再有,就算现在开始不播,那以前录的那些,也还是能找到。”

        楼尚解释完现实的情况,才接着给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要不您看这样行不行?您把医院的地址给我,我让帅戈去劝一劝千寻,会不会解铃还须系铃人?”

        任何只提出抱怨,却没给出解决办法的意见和建议,都是耍流氓。

        孟千寻现在的问题是心理问题。

        相比于帅戈,楼尚才是那个久病成医的人。

        孟千寻的妈妈在这种情况下来找帅戈,多半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起诉也好,停播也好,都解决不了孟千寻的问题。

        归根到底,孟千寻症结不在帅戈的直播,而是在于帅戈把孟千寻好不容易和他建立起来的联系,全都给掐断了。

        当自家小孩,身体健康无病无灾的时候,妈妈肯定一天到晚的和你说学习、特长,各种有的没的。

        等到人都住进医院了,学习什么的,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健康,才是孟千寻妈妈对她所有要求的前提。

        当事人帅戈的一身肥肉,很是有些在抖动中错乱,他才是被甩哥的经纪人,什么时候轮到楼尚给他安排工作了?

        “……”帅戈的失语症,到现在都还没有治好。

        一个花季少女,为了能够增肥一百斤,好配得上胖戈吨身边的位置,硬生生把自己吐进了医院。

        这应该是可以上热搜的新闻吧?

        他胖戈吨终于要有一条属于自己的热搜了吗?

        没有人知道胖戈吨心里的想法是什么。

        就连胖戈吨自己,亦是如此。

        …………………………

        帅戈去医院看她这件事情,给了孟千寻非常大的刺激。

        虽然她一回苏格兰就开始努力增肥,更确切地说,是不要命地增肥。

        但实际效果,却是事与愿违,越增越不肥。

        很多人都知道减肥痛苦,但对于一个先天就是不胖体质的人来说,增肥绝对是比减肥要更加痛苦的事情。

        减肥的时候,你还可以心存希望,想象着减肥成功就可以吃这个那个,还可以每天都有很多想吃的东西。

        增肥到吐是会直接导致厌食的。

        如果已经到了吃什么吐什么的程度,还要逼着自己吃,那和慢性自杀也没有什么区别。

        孟千寻现在就是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

        才几天的时间,原来水灵灵的一个花季少女,就直接吐到脱相了。

        “重逢”的这一幕,带给帅戈的刺激,一点都不比孟千寻的少。

        他是真的没想到,也不可能想到,自己的个人喜好,会给孟千寻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都说名气越大,责任也就越大,一直都在处理被甩哥的人气问题的帅戈,终于有了切身的体会。

        帅戈几乎每个月都要出来好几个求甩联盟里面比较极端的粉丝闹出来的问题。

        可处理他自己惹出来的问题,就真的还是第一次。

        孟千寻崩溃地把自己整个人都蒙在了被子里面:“我不要见帅戈,我现在瘦成这个样子,帅戈肯定更加不想理我了。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短短几天的时间,孟千寻就在她自己的增肥计划里面,增瘦了五斤。

        孟千寻的妈妈怕女儿激动过度,赶紧把帅戈从病房里面往外拉。

        帅戈再一次巍然不动。

        他请吃饭的那一次,孟千寻打扮得很漂亮,像个芭比娃娃似的。

        大部分男生见了,都会觉得可爱,会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但帅戈是真的喜欢胖胖的女生,多有压根就没有看在眼里。

        胖戈吨对肉的追求,从来都不只是说说而已。

        病房里面的孟千寻,形容枯槁、精神崩溃,最多只有一秒的反应时间,就把自己整个人躲到医院的被子里面去了。

        但这一秒,却深深地印刻在了帅戈的脑海里面。

        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印记。

        帅戈被触动了,尽管不知道是心里面的哪一个角落。

        帅戈第一次违背了自己的初衷:“本帅最近都考虑减肥了,你还增什么肥?恭喜你啊,孟千寻。”

        帅戈说完恭喜,孟千寻终于从被子里面漏出了一双哭红的眼睛。

        孟千寻不明白帅戈为什么要和她说恭喜,崩溃过后的眼神里面,装满了疑惑。

        “没想明白是吧?你听说过胖子都是潜力股吧?等本帅减重两百斤,向本帅表白的,那可就是万千少女了,恭喜你,成为了万千少女中的第一。”

        孟千寻看向帅戈,这是她第二次,听到没有经过电波“打折”的天籁之音。

        帅戈的声音,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真正能够面对面,亲耳听到的人,却是不多。

        在虚拟的世界认识,又延续到现实生活里面的,孟千寻是第一个,也是最特别的一个。

        “人是会变的,我以前喜欢胖,以后可能就不会喜欢。减重两百斤,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可能需要个三年五载的,你好好上大学,等到三年五载过后,再看看瘦下来的胖戈吨,是喜欢胖的还是喜欢瘦的,你到时候也看看你自己的喜好有没有变。”

        帅戈的情商,其实是很高的,他话里话外的攻击性,多半都只是因为胖戈吨的毒舌人设。

        孟千寻的住院,因他而起。

        关键还是一个未成年少女。

        帅戈不可能继续事不关己地选择性失语。

        面对这样的粉丝,最好的办法,就是正确地引导。

        许下一个需要三年五载才能画完的大饼,等到小姑娘心智成熟了,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

        “胖戈吨怎么可能会想要减肥,帅戈最讨厌瘦子了。”孟千寻是帅戈长达五年的声粉,对帅戈的喜好,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的。

        “本帅以前讨厌,不代表以后还会讨厌。本帅都说了,人是会变的。”帅戈不希望孟千寻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就又画了一个立等可取的饼给她:“作为万千少女的第一的奖励,我可以单独录一段话给你。”

        帅戈知道孟千寻是声控,最好的办法,就是录下一段话发人深省的话,可以让孟千寻慢慢找回迷失在他声音里面的理智。

        “三年五载减掉两百斤是吗?好像也不是太长的时间。那既然是奖励的话,是不是可以由我来挑录什么?”

        “我的声音,自然是要由我来决定里面的内容。”帅戈拒绝了孟千寻的得寸进尺,他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录音。

        “不是我想要的,那还算什么礼物?”孟千寻又把头埋到了被子里面。

        这一次,被子底下的孟千寻,脸色依然不好看,却笑得一脸的灿烂。

        “有一段声音给你听,你就能心无旁骛地学习三年五载,一直念到博士?”插话的人,是孟千寻的妈妈。(注)

        孟千寻的被窝里面,传出了非常委屈的一个表达确定的语气词:“嗯。”

        委屈之中,带着哭腔的语气,很好地掩盖了孟千寻内心的狂喜。

        孟千寻的妈妈看向了帅戈:“那能麻烦你……?”

        帅戈对孟千寻的妈妈是心存歉意的,他在没了解清楚情况的时候,说话太过,攻击性也太强,而且还是对一个爱女心切的长辈。

        “不麻烦不麻烦,录段话哪有什么麻烦的?这不就我的本职工作吗。哪里会麻烦。”帅戈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孟千寻又一次从医院的白色被子里面,露出黑漆漆亮闪闪的眼珠。

        只露出眼睛的话,表情还是可以继续隐藏的。

        她要亲眼看到帅戈和妈妈答应。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孟千寻怯生生地拿出来手机:“我写了一首诗给你,但一直都没能发送成功,你能把我的诗录下来给我吗?”

        帅戈明明是想录一段劝诫孟千寻的话的,最终却变成了南辕北辙的内容。

        尽管违背了胖戈吨的初衷,但作为一个把承诺和体重看得一样重要的三百四,帅戈还是给孟千寻录了她接下来三年五载的精神食粮: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像春天的花,不问朝夕生生不息。”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像夏天的雨,淅淅沥沥点点滴滴。”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像秋天的月,不远万里茕茕孑立。”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像冬天的雪,绵延无际茫茫无期。”

        听着帅戈的现场录音,孟千寻的妈妈有点晃神。

        她现在有点后悔,帅戈明明都拒绝了,她这个做妈妈的,为什么要帮女儿搞定这样的事情?

        天天听着这样的表白诗睡觉,真的能心无旁骛的从本科念到博士入学吗?

        孟千寻的妈妈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后悔而删除录音,也没收孟千寻的手机。

        从孟千寻把自己吐进医院这件事情,就不难看出,这是一个有恒心、有毅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

        她的妈妈正式因为知道这一点,才会和帅戈说“麻烦”。

        勉强了帅戈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的孟夫人,把回报给到了胖戈吨的艺人,稍显犹豫地对楼尚说:“你妈妈那时候,挺可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