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非礼勿视

第五十八章 非礼勿视

        楼尚看向自己的经纪人,很是难得地做出了一个极为迅速的反应:“我们等下有事?”

        楼尚的这个问题,满满的人间烟火气。

        别人可能听不出来,帅戈没有可能不知道自己兄弟的言外之意。

        “你丫没事本帅就没事。”帅戈一语双关,他关心的是,如果等下就见面,楼尚有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楼夏。

        文艺一脸嘚瑟地对着文学一通摇头晃脑,俨然一个胜利者的姿态。

        文艺没有开口,文学也知道自家妹妹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什么:【你才胡闹,你全家除了我,都在胡闹。】

        嘚瑟过后,萝魔女孩眨巴着眼睛,笑靥如花地看向了帅戈:

        “宇宙第一主播、地球最帅经纪人,请问你和楼尚大师等下是不是都没有安排?”

        帅戈不喜欢这么被人盯着,尤其是在他对文艺的气还没有彻底消掉的情况下。

        帅戈还是有点想骂人,但他骂不出口。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还是一个夸他帅的笑脸人。

        更为重要的的是,帅戈身上,重达三百四十斤的肌细胞、骨细胞、神经细胞……各种各样的细胞,没有一个不好奇,文艺嘴里“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人间美食”,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就算帅戈不言不语不回答,有文艺在的地方,冷场是不可能冷场的:“那艺艺是不是可以和夏夏说,等下要带你们回去吃饭饭了呢?”

        帅戈调整了一个最为严肃的表情,用高傲不可一世的语气,回答了一个字:“嗯。”

        可惜的是,帅戈脸上的肉太多,除了他自己,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有认真调整过表情。

        文艺说自己做得了第五夏的主,自然是带着那么一点点夸张的成分。第五夏从来都是有自己坚持的。

        但文艺的夸张,也就那么一星半点,她至少做得了第五夏95%的主。

        第五夏对文艺以宠溺为前提的言听计从,是毋庸置疑的。

        第五夏真正坚持的事情很少。

        或者说,除了自力更生,不想依附在任何人的羽翼之下,其他的一切,第五夏都是依着文艺的。

        第五夏打记事以来,就是寄人篱下。

        她在恐慌、无助和不解中长大。

        第五夏喜欢文艺的灿烂,但只有自己的成长,才能够带给她安全感。

        文艺招待朋友回来蹭她饭的事情,时有发生,文艺说第五夏不会有意见,那就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

        一行人参观完波特艾伦酒厂过来。

        餐厅里面,首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文艺念叨了一路的清蒸帝王蟹、爆炒帝王蟹、椒盐帝王蟹和芝士焗帝王蟹,而是一只看起来完全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生帝王蟹。

        餐桌上还放着一个几个小锅,就是去吃涮涮锅的时候才会有的,那种一个人一个的小火锅。

        每个锅里都装着用来酿造艾莱岛威士忌的——来自艾莱岛本地湖泊的——自来水。

        没有任何的香料,看不见一丝的佐料。

        就是极简主义的“本地水”,连矿泉水都不是的那一种最常见的水。

        文艺看到这些小锅,即是意外,又是惊喜:“啊夏夏,你今天去得这么晚晚的,还挑到了特别好好的帝王蟹蟹咩?”

        “昨天。”第五夏用只有文艺能够听得懂的语言回答。

        “啊坏夏夏,你终于忍不住招了是咩?夏夏昨天就预定定了,还非要和艺艺说赶时间,夏夏可真是坏的死死的呢。”撒娇妖姬趁势想要挠第五夏的痒。

        第五夏轻轻一躲,躲开之后才开口说了一个字:“做。”

        楼尚非常听话地在餐桌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只有自带翻译功能的文艺,才知道第五夏说的,是她要赶回来做帝王蟹,所以先前没办法不赶时间。

        但可是,可但是,楼尚大师都坐下了,喜欢大师的大使姑娘,怎么都得要在一旁作陪。

        “楼尚大师,你听艺艺和你说吼。我家夏夏的刀工那可真真是超级无敌棒棒的。”

        文艺假装自己没有听懂第五夏的话,火速抢占了楼尚边上的位置,开始给他介绍:“你看这只帝王蟹,不管是近看还是远看,都还活灵活现的,会让人以为什么都没有动过是不是?”

        文艺一坐下,就开始吹嘘自己的闺蜜。

        一种与有荣焉的既视感,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这都是文艺的杰作。

        楼尚原本是想要近距离地看看自家妹妹楼夏的。

        一个会做饭的妹妹,并不在楼尚的记忆之中。

        相比于靠得太近有可能的情不自禁,坐在餐桌边上,听文艺说“我家夏夏”的故事,既不用担心自己会露馅,又可以从侧面了解楼夏这些年的生活,不失为一个更好的选择。

        楼尚认真地看了看,确实没有发现,这只帝王蟹除了不会动之外,还有什么是和活帝王蟹有差别的地方。

        帝王蟹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美食,鲜活的帝王蟹,和冷冻的帝王蟹,不管是从价格还是从口味上来说,都是有着云泥之别的。

        那些旅行社重磅推出的,类似于帝王蟹吃到饱的“日本饕餮之旅”,都属于“泥”。

        营销得再好,也改变不了都是冷冻的帝王蟹腿的事实。

        那些图片看起来很漂亮的,有包括帝王蟹腿的五星酒店自助餐厅,也是一样的情况。

        这样的“饕餮”在像文艺一样,真正嘴刁的人这里,压根就是难以下咽。

        只有真正的日本米其林之旅,或者是自己亲自去北海道的海鲜市场挑了现吃的,活的帝王蟹,才是打开这种帝王级别美食的正确方式。

        “确实不像是有动过的样子。”楼尚像研究酒一样,开始研究自家妹妹的手艺。

        “这是夏夏的独门绝技,你看得到的地方,就是完整的帝王蟹,你看不到的地方,所有的壳都去得干干净净,连一丝影响口感的骨骨都不可能找到。”

        文艺把第五夏处理好的蟹腿翻了一个面,原本还活灵活现的一只帝王蟹,瞬间就和得了软骨病似的垮塌了下来。

        楼尚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处理,做出了一个让文艺非常满意的,虽不明显,却称得上叹为观止的表情。

        被甩哥不食人间烟火,也就最近这五年的时间。

        楼尚和楼夏在一起的小时候,可是没少相互鼓励和夸赞。

        “夏夏可是很少拿出她的独门绝学学的,今天算你们有口福福咯。”文艺一高兴,叠字就会比平时更多一些。

        “感觉到了。”楼尚史无前例地配合。

        只要遇到和妹妹楼夏有关的事情,被甩哥自然是什么都说好。

        可对美食有着极为深入的研究,并且爱得极为深沉的帅戈,就没有这么好哄骗了。

        这得是有多不要脸,才会对着一个没有任何蘸料,只装了清水的小锅,吹捧至此?

        拿瓶矿泉水,呃,不对,是一杯来自当地湖泊净化处理过后的自来水,往锅里面一倒,然后把自来水煮沸,就能做出“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人间美食”?

        莫不是对美食有什么误解?

        “啊哥哥,你也不要站着呢,夏夏只有在遇到特别好的帝王蟹的时候,才会有去骨直接生帝王蟹上桌的做法,这个时候,我们要做的是,就是分秒必争的吃。”

        文艺一边说,一边身体力行地做示范:“把蟹腿夹起来,放到锅里,左边刷三下,右边刷三下,然后就直接拿出来,夏夏处理过的帝王蟹,你刷完六下之后夹出来,肉就会自己掉出来。”

        文艺夹起涮好的肉,闭着眼睛,一口塞到了嘴里:“我家夏夏的手艺,简直无法形容的美丽,你们快尝尝,绝对是一种从舌尖甜到你心尖的感觉。”

        文学有点讶异,几年没有“养”在身边,自家妹妹怎么和变了个人似的:“夏夏还在忙活,你就自己在这儿吃啊?”

        “不是酱紫的哥哥,清蒸、爆炒、椒盐和芝士焗的帝王蟹,每一种做法,都可以等夏夏来再吃,唯独现在这个,必须要看到立马就吃。”

        稍作思考,文艺举了一个例子:“就好像是我们出海捞上来的海鲜,你在船上吃,和拿下来吃,肯定是有区别的。你多说一句,美味就多流失一点,你们快点开通,我涮一个给夏夏送过去。”

        文艺风风火火地,把从第二条帝王蟹腿里面掉出来的肉,送去给在开放式厨房忙活的第五夏。

        走的路上还不忘回头喊话楼尚:“大师你快点试试哦,不然等艺艺回来,有不是现在这个味道了。”

        “小心看路。”文学看着文艺远去的身影,有点心惊胆战地跟了过来。

        “啊哥哥,艺艺不是让你快点吃吗?”萝魔女孩有点不满哥哥在关键时刻亵渎美食、分不清主次。

        文学接过文艺手里的小碟子:“哥哥帮你送过去给夏夏,你去帮哥哥涮一个,两不耽误。”

        “酱紫也对吼,涮帝王蟹也是一门技术活,艺艺才是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厉害。”撒娇妖姬很快就妥协了。

        文学把文艺给第五夏准备的蟹肉端到在厨房忙活的人身后。

        正忙着处理剩下的四只帝王蟹的第五夏,手没空,头也没有回。

        文艺经常会在第五夏做饭的时候,给她投食,第五夏一开始都是决绝的。

        但架不住撒娇妖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严重影响第五夏做饭的进度。

        渐渐地,两人就形成了默契。

        文艺遇到特别喜欢的就可以给第五夏投食一次,这样的话,第五夏就知道文艺喜欢是什么,然后就可以多做几次。

        接了文艺“工作”的文学在第五夏的身后站了两秒,见第五夏没有反应,就直接把叠字从第五夏的身后递到了她的手边。

        习惯了文艺日常投喂的第五夏,稍稍侧了侧头,摆好了接受投喂的姿势。

        文学又愣了两秒,才把一大块帝王蟹腿的肉,投喂到了第五夏的嘴里。

        蟹腿又肥又长,肉还有点多。

        一口有点塞不下。

        第五夏很是有些诧异,她和文艺这么些年养成的只投喂一口的量的默契,怎么才分开了几天,就荡然无存了。

        第五夏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她开不了口。

        整张嘴都被帝王蟹肉给塞得满满当当,就差直接满溢出来的那一种。

        第五夏想着要用眼神来稍稍抗议一下,稍稍转头就看到了文学。

        然后,第五夏吓得就差直接把满嘴的蟹腿给喷了出来。

        场面很是有些尴尬。

        组成史上最大尴尬现场的,并不只有文学和第五夏。

        以体重来计算的话,帅戈的尴尬值,超过了第五夏和文学的总和。

        帅戈就看看这一群人的表演,不说话也不吃。

        他发现自己上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当,受了一等一的骗。

        见过清水煮火锅,还不给蘸料的吗?

        活久见系列!

        更加活久见的,是楼尚竟让非常听话地照做了,而且吃了一口之后,还闭上了眼睛,开始细细品味。

        他带楼尚去吃米其林三星的时候,楼尚都没有过这样的表情。

        从来都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被甩哥,眼里根本容不下人间吃食的架势。

        就算是自家妹妹做的,也不用狗腿成这样吧?

        “帅戈,你不试试吗?这真的是我人生中,吃过最好吃的帝王蟹,没有之一。”

        楼尚的语气很是真诚,真诚到帅戈怀疑人生。

        见过舔狗的,没见过连自来水都舔的。

        “帅大主播,你赶快试试哦,你要再迟疑一下下的话,可能就被艺艺吃光光了哦。你试过用奥多摩湖的水,涮日本最顶级的a5和牛吗?大概只有那个,可以稍微媲美一下。”

        文艺说着话,就把涮好的蟹肉往文学的碟子里面夹,准备招呼自家哥哥赶紧过来吃。

        然后她就看到了文学给第五夏投食的那一幕。

        文艺果敢地低下了萝莉的脸庞,在心里默念了三遍“非礼勿视”。

        萝魔女孩只要愿意低头,就肯定会被自己的魔鬼身材挡住所有的视线。

        这一次,丘比特地球总代,妥妥地要在艾莱岛开一个大大的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