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说了等于没说

第六十章 说了等于没说

        帅戈看了文艺一眼,这女孩怎么还和第一次见面一样,这么不讨他的喜呢?

        为什么这么瘦还这么骄傲?

        这是谁给的自信?

        文学赶在自己的合作伙伴发飙之前开了口:“帅总要是觉得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一定要不吝赐教。”

        国民绅士这种谦卑的态度,才是帅戈喜欢的。

        帅·钢铁直男·戈非常大人有大量地决定不和文艺这种脑细胞都长到了胸上的女人一般见识:“恰恰相反。是你们做的太好了。”

        文艺也看了帅戈一眼,没有转头,只动了动眼珠子的那一种,撒娇妖姬送给胖戈吨一个他根本就看不到的白眼。

        什么叫做的太好了?

        还有酒厂会嫌弃自己酒卖多了的?

        但文艺是一个有教养的姑娘。

        知道哥哥刚刚就是在帮她圆场,就没有再说火上浇油的话。

        为什么这么胖还这么傲娇?

        脂肪给的勇气?

        “文化酒业代理的威士忌的白兰地,大多都是保乐力加集团旗下的。保乐力加在全球只是第二大酒业集团,在体量上和收购波特艾伦酒厂的帝亚吉欧集团还有差距。”

        帅戈开始发表自己的观点:“你们却把保乐力加在中国的洋酒市场份额,做到了第一,远超帝亚吉欧集团旗下各大品牌的市场占有率。他们要是没有顾虑,那才叫奇了怪了。”

        文学知道帅戈还有话没有说完,就给了帅戈一个“愿闻其详”的眼神。

        “你一个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后浪,现在跑来和前浪说,来吧,咱们一起浪。你要是前浪的话,你会作何感想?”

        原本一点都不服气的文艺,在听完帅戈的这番话之后,忽然就服气了。

        服气的原因,是她完全都听不懂帅戈在说什么。

        不明觉厉,说的就是文艺此时的这个模样。

        “难怪,我刚刚给出了那么好的条件,营销经理还推三阻四的,难不成他们有别的想法?还是他们觉得能在大中华区,找到比文化酒业更好的代理。”

        “他们,确实,是这样想的,而且,也已经找了。”帅戈一句话,停顿了好几次。

        文学很快就听懂了帅戈的话外之音:“帅总是不是知道点内幕?”

        “是。但我不准备告诉你,波特艾伦最心仪的大中华区总代理,是尚夏小酌时尚白酒有限公司。”帅戈嘴上说着不准备告诉,说出来的话,却是直接把波特艾伦的打算和盘托出了。

        刚刚还不明觉厉的撒娇妖姬,再一次听明白了帅戈的话,并且更加生气了。

        这算什么?

        挖墙脚?

        不正当竞争?

        文艺刚想发表,她的哥哥却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反应:“谢谢帅总。”

        谢……谢谢?为啥子谢?这有啥好谢的?

        文艺看了看文学,发现自家哥哥并不是在开玩笑,赶在她自己发飙之前的一秒,压下了原本想要说的话,再一次进入到不明觉厉的状态。

        “客气。那本帅拖他们一拖,等看看他们会开出什么条件吧。”

        “再次感谢。这样一来,文化酒业也不需要再成立一家新的代理公司,特别处理竞业禁止的问题。”

        文化酒业是主动想要波特艾伦酒厂新酒的代理,这样一来,条件可能就要由对方来开。

        尚夏小酌对波特艾伦酒厂采取的是若即若离的态度。

        开条件的时候,主体就要反过来。

        这样一来,就能为代理争取到更多更好的条款和政策。

        相当于是一个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的区别。

        尚夏小酌时尚白酒有限公司看起来像是一个专门营销烈酒的代理,实际上,却是如假包换的一个“酒厂”,一秒钟的烈酒代理都没有做过。

        尽管这话说出来,可能信的人不太多,但尚夏小酌的灵魂,始终都在酿造一道上。

        文学和帅戈合作了五年的时间,很清楚帅戈是怎么想的。

        他知道帅戈现在肯定没有和波特艾伦达成合作,也知道帅戈最终会和波特艾伦达成合作,在尽可能多得争取有利代理条款的前提之下。

        这个合作达成之后,最终的实际代理,肯定还是会落到文化酒业。

        文学之所以要表达两次感谢,就是因为帅戈和波特艾伦的态度越是“暧昧”,最终争取到的条款就会对文化酒业越为有利。

        文化酒业和尚夏小酌时尚白酒有限公司之间的关系,别说是外国酒厂,就算是国内的酒厂和代理,也没有几个是能够看得明白的。

        在大众的眼睛里面,文化酒业是凭借自己龙头老大的地位,每年都邀请楼尚大师出席一次年度盛典。

        作为回报,文化酒业帮尚夏小酌策划每一年的尚小酌发布会。

        除此之外,双方并没有什么业务上的往来。

        就算文化酒业想,也根本就没有限量版的“尚小酌”可以给他们卖。

        文化酒业和尚夏小酌合作多年,虽然尚夏小酌现在几乎都是线上“秒杀”,压根用不到文化酒业的线下渠道。

        但帅戈也没有因为自己直播带货做起来之后,就把文化酒业一脚踢开的想法。

        尚小酌是因为产量小,根本就没有办法拿到线下去卖。

        等到夏小酌推向市场的时候,文化酒业的渠道,一定是尚夏小酌不可或缺的。

        直播带货,帅戈是宇宙第一等的存在,但他从来也没有全权代理别人家酒厂在大中华区整体销售的想法。

        这个世界上的钱是赚不完的。

        什么钱都想赚,到最后就是什么钱都赚不到。

        帅戈虽然是一个对女孩子非常吝啬的三百四,在生意场上,绝对是一贯的心宽体胖、海南百川,义薄云天、豪气干云。

        胖戈吨的脑海里面有一本肥硕的生意经,别人就算想抄也没有足够的脂肪细胞可以用来容纳的那一种。

        …………………………

        餐厅就四个人,文学和帅戈聊上了,就剩下文艺和楼尚。

        楼尚很习惯安安静静地坐着不说话。

        但撒娇妖姬的特长里面,从来都没有包括“安安静静”。

        “楼尚大师,你怎么都不说话,是不是也在为我们夏夏的厨艺叹为观止呢?这才是刚刚开始,就是食材的一个亮相而已,等下才是真正展现我们夏夏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厨艺的时候。”

        楼尚被文艺嘴里的两个“我们夏夏”给吸引了。

        他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地说出“我们夏夏”、“我家妹妹”、“我们楼夏”这样的话呢?

        嫉妒这样的一种情绪,可能一旦开始出现,就会开始繁衍。

        “你和夏夏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楼尚大师找话题开始聊天这样的事情,要是录下来,给求甩联盟的人看到,文艺至少能被扒掉两层皮。

        好在,这会儿是“家宴”。

        不存在餐桌上说话的内容曝光的可能。

        “就五年前,艺艺家里出了一点事情,哥哥让艺艺暂时离开格拉斯哥,就把艺艺扔到了艾莱岛。艺艺那时候真真是超超超可怜的。”文化大使没有辜负楼尚大师的问题。

        “五年。认识,也不算是很久……”楼尚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他原本是想要从文艺这里,了解他自己没有陪在楼夏身边的这些年里面发生的事情。

        仅仅只有五年,离她想要的从四岁到二十二岁,中间还空档了十几年。

        “才不是咧。人和人的相处,又不是用绝对时间来计算的。有些人,你就算是认识了一辈子,也没有办法成为真正的朋友。有些人,你可能只需要一天,一个眼神,就知道可以相守一生。”

        萝魔女孩停顿了一下,眼珠子在眼眶里面提溜了两圈,才两眼散发璀璨光芒地说:“爱情里面有一见钟情,比如我对你。友情里面也有一眼一辈子,比如我和夏夏。”

        文化大使的表白,已经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从一开始非常刻意的那种表白,上升到了能够和任何话题无缝切换到表白模式的程度。

        救场女孩得了严重的健忘症,完全都不记得文化大使和楼尚大师之间的,那个漱口水湿身的开始。

        如果不是强行加上了一见钟情,文艺刚刚说的那番话,还是蛮有道理的。

        楼尚其实是对女生的表白有阴影的。

        被甩哥这个“昵称”是怎么来的,楼尚作为当事人,不可能像救场女孩这般健忘。

        楼尚这会的感觉很奇怪,他明明很抵触表白,却不想终止和文艺的谈话。

        虽然,五年的时长,并没有达到他心里的预期。

        但即便只是五年,也一样是他这个做哥哥的彻底错过的五年。

        “能说说和你相守一生的朋友平时都喜欢什么吗?”掉落凡尘的楼尚大师,用尽可能自然的语气,问出了自己一早就想问的问题。

        “当然可以啊,大师对大使和大使身边的一切都感兴趣,大使怎么可能不满足大使的小小愿望呢。夏夏她喜欢艺艺喜欢的,只要艺艺喜欢夏夏都喜欢。”

        文艺非常完美地阐释了——说了等于没说。

        楼尚自动过滤了文艺的第一句话,认真想了想第二句,大概是自己的问题问的太笼统了,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楼尚决定细化自己的问题:“夏夏喜欢吃什么?”

        “夏夏当然是喜欢吃艺艺喜欢吃的啊。”再一次,说了等于没说。

        “那文化大使喜欢吃什么?”楼尚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点执着。

        “艺艺当然是喜欢吃夏夏做的啊。”第三次,说了等于没说。

        “那文化大使平时都让夏夏给你做什么好吃的?”

        “啊咧咧,楼尚大师的问题好奇怪哦,夏夏做的哪里会有艺艺不喜欢吃的咧?”第四次,说了等于没说。

        人和人相处的绝对时间,可能真的不代表什么。

        楼尚发现自己从文艺这里得到的信息,远远比不上孟千寻妈妈给到他的。

        发现自己掉进了文艺设定好的螺旋坑里面,楼尚大师决定“退隐”,回归到不食人间烟火的状态。

        他这是病急乱投医,才会想着要找文艺打探自家妹妹的喜好吧。

        “楼尚大师,你怎么不说话了嘞?艺艺和你说吼,只要是和夏夏有关的事情,就没有艺艺不知道的。”文艺一脸求问问题的期待。

        楼尚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刚刚太执着于楼夏喜欢吃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有那么明显地表现出他想知道和楼夏有关的一切这件事情吗?

        “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楼尚想了想,去厨房帮忙,应该算是一个客人最正常的行为模式。

        “要帮忙那也是艺艺去帮啊,楼尚大师的手是用来酿酒的,怎么能随随便便去端盘子呢?端盘子这样的事情,交给艺艺就行了,艺艺可是宇宙无敌超级会帮忙端盘子的呢。”

        摔跤妖姬总是对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有着谜一样的自信。

        文艺不说自己超级会端盘子还好,她这一说,除了帅戈之外,餐厅里所有的人,都直接陪着她去了厨房。

        第五夏看到这阵势,很是有些不习惯。

        没有人比第五夏更了解文艺的摔跤特长。

        五年的相处,别说是让文艺端盘子,连端杯水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第五夏向来喜欢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最负责的问题,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会给自己找麻烦的人。

        让文艺端盘子,做好的东西撒了是小事,盘子碎了也是小事。

        摔跤妖姬要是不小心伤到了自己,心疼的、照顾的,还不都是第五夏。

        这个世界上,就有那么一些人,生来就不应该被生活的琐事所烦扰的。

        第五夏选的帝王蟹,每一只,都是五斤起步,装帝王蟹的盘子,也相应地比家里常用的盘子大了五倍不止。

        跑到厨房,口口声声说要帮忙的三个人,第五夏谁也没有搭理。

        一手两个超级大盘,第五夏一个人就把四只帝王蟹,从厨房端到了餐桌。

        以第五夏对文艺的了解,但凡她要给一个盘子出去,那个盘子就一定会到文艺的手上,并且以和地板亲密接触过后的破碎告终。

        楼尚对着第五夏的背影,心酸莫名。

        同样都是妹妹,为什么别人家的妹妹可以生活得像个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