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别人家的故事

第六十三章?别人家的故事

        真相总是在楼尚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这么赤裸裸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樊老有告诉弗雷德里克说,他的徒弟要到艾莱岛找人。

        但樊老知道的消息比较有限,也不可能像楼尚这样,直接拿着一张照片“找人”。

        楼尚是出于一种非常微妙的心理,把孟千寻妈妈给他的照片拿出来给弗雷德里克看。

        妈妈在楼尚的记忆里面,一直都停留在七岁。

        七岁,还是一个男生会崇拜自己爸爸妈妈的年纪。

        当地警察都说,没有人能进去参观,可见进去布伦施威格酒厂,试衣间极其困难的事情。

        可他的妈妈第五绮雯,不仅自己进得去,还可以带孟千寻的妈妈进去参观。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妈妈是非常特别而又厉害的存在。

        差不多就是那种,你们谁都不行,就我妈妈可以的,七岁小孩的心态。

        楼尚七岁之后,就没有再见过第五绮雯,甚至连和第五绮雯有关的消息都没有。

        会因此产生“返璞归真”的心理,也是可以理解。

        只不过,楼尚没有想到,自己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孩童心态,会引爆这么大的一个惊天巨雷。

        楼尚在这样的事情上有孩童心态,本地警官弗雷德里克,自然也不甘示弱。

        三十七年前他哥哥家的灭门惨案,当时的警察肯定也进去了,但那个时候,耶罗尼米斯还没有成为警察,所以他想要进到里面,证明一下自己的胆量,肯定也是没有可能的。

        几年之后,弗雷德里克成为了警察,可那个时候的耶罗尼米斯的古堡,早就随着布伦施威格酒厂的关停,不再对外人开放。

        即便是做了警察,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想进谁家就进谁家。

        整个艾莱岛的人口加起来,才只有小几千的规模。

        虽然是一个以威士忌闻名于世的岛屿,但艾莱岛却很少有那种在大街上游荡的醉汉。

        治安也好到很多人家里,都是夜不闭户的。

        命案在艾莱岛,是非常稀有的。

        稀有到,很多“胆大”小孩子,会把去“命案现场”猎奇,当成是成长历练的一部分。

        弗雷德里克想要去命案现场看看的愿望,很多年都没能实现。

        有介于此,时隔十九年,弗雷德里克能够一眼就看出来自己经手的命案的“主角”,就成了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绝大多数的时间,弗雷德里克在艾莱岛做的,都是“社区民警”的活计。

        布伦施威格酒厂所在的古堡,是耶罗尼米斯的私产。

        酒厂已经关停,和任何人都没有生意往来,在这种情况下,耶罗尼米斯自然是有权拒绝任何人的参观的。

        但如果那里发生了必须要有警察进去处理的事情,就另当别论。

        命案,肯定属于必须由警察来的事情的范畴。

        相较于楼尚那一张照片证明“十九年前,有人进去了”,自然是弗雷德里克作为直接经手人的参与级别“更高”。

        按照弗雷德里克的心理预期,樊老的小徒弟,在知道他是十九年前命案的经手人之后,应该会非常兴奋地和他讨论这件事情。

        然后问能不能也带他进去参观一下,再然后,他就告诉刚刚还在嘚瑟的“小孩”,这是本地警察的特权。

        看着福尔摩斯长大的弗雷德里克,把楼尚和帅戈在夜半时分出现在布伦施威格酒厂的行为,理解成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时不时都想要去“命案现场”一探究竟的同类人。

        但很快,多年的办案经验,让弗雷德里克意识到,楼尚和帅戈,并不是那种周游世界,参观甚至是购买凶宅的那种,有特殊兴趣的人。

        因为他没能从楼尚的眼睛里面,看到期待中的两眼放光。

        也没有等到楼尚和帅戈在第一时间追问命案的细节。

        或许,这个世界,一直都有一只黑暗的大手,会把所有的坏消息都聚集在一起,会让倒霉的人喝凉水都塞牙。

        但大手再怎么黑暗,也仅仅只有一只。

        只要经历得足够多,就知道,不论被什么东西塞住了牙齿,都一样可以用牙线慢慢地清除。

        真相就摆在楼尚的面前。

        面对或不面对,真相它就在那里,不偏不倚。

        楼尚强迫自己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继续和弗雷德里克的谈话:“您,记得的,这个,女人,她是我的妈妈。”

        弗雷德里克已经推理出来,楼尚和帅戈出现在布伦施威格酒厂的原因和他预想的不一样,却不能真的拥有像福尔摩斯那般敏锐的侦查力。

        楼尚给出的这个信息,对弗雷德里克来说,也是一个重磅炸弹。

        他当年经手的案件的女死者,除了一个四岁的女儿,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亲人。

        “很抱歉。”弗雷德里克为自己没能事先想到楼尚和死者的关系道歉。

        “您无需抱歉,您……能我我讲一讲,当年发生的事情吗?”楼尚已经过了不愿意面对现实的时间。

        他最崩溃的,是看到报纸上报道的那个时候。

        在那之前,他是来找妈妈和妹妹的。

        在那之后,他能找的人,就只剩下了妹妹。

        来艾莱岛之前,楼尚就做好了最差情况的心理准备,妈妈可能嫁给了一个年长很多的人。

        来了之后,才发现,事实比他预想的最差情况,还要差得多。

        看完十九年前的旧报纸,楼尚多么希望,孟千寻说的,她妈妈嫁给了一个年纪很大男人是真的。

        那样,至少,妈妈是还活着的。

        和生死相比,其他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

        在帅戈赶到艾莱岛的那个时候,尤其是在lochindaal酒店的餐厅,遇到楼夏之后,楼尚就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崩溃了。

        等到和孟千寻的妈妈把合照给到他之后,楼尚已经接受了妈妈离世的事实。

        就算命运太过残忍,至少,上天没有带走妹妹楼夏,至少他还有自己心里的那道光,可以作为努力的方向。

        他还有一个妹妹等着他守候,他没有崩溃的资格。

        “当年意外离世的亚洲女人,不是没有亲人吗?”弗雷德里克也是有些意外:“你有能够证明你和死者关系的文件吗?”

        “我这次过来的比较匆忙,并没有带有效的法律文书一类的东西。这张照片,是当时我妈妈带进酒厂参观的这位女士给我的,我非常确定,照片里面的这个人,就是我的母亲,她叫第五绮雯。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找我的户籍所在地,出具我的身份证明。”

        家里面,关于第五绮雯的一切,都被楼房抹去了,但派出所肯定能找到当年第五绮雯的护照和身份证照片一类的东西。

        楼尚接受了这个提议之后,就开始沉默。

        “当年的事情,最奇怪的,是耶罗尼米斯·布伦施威格的态度。我们一度怀疑他和这桩命案有关。你们要是能提供身份证明就好办了,我可以带你们去警局找一找当年被封存的卷宗。”

        “耶罗尼米斯·布伦施威格的态度怎么了?”帅戈决定在去警察局的路上,帮自己的兄弟了解更多的消息。

        “一开始,他极力撇清,说自己和死者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偶然的师徒关系。非常暴躁地让我们去寻找死者的亲属。他自己也有给大使馆打过很多的电话。”

        “这听起来,并没有很奇怪。”帅戈基本上知道楼尚掌握的所有信息。

        “一开始,确实是的。但是,死者入境时候留的紧急联系人的电话第假的,我们和大使馆都打了,对方也坚称自己和死者没有关系。我们找了两天,都没有找到死者的直系亲属,就在我们想着要做进一步调查的时候,耶罗尼米斯却忽然改口,说他和死者有事实婚姻关系。”

        录完口供又翻供的行为,很难让警察不怀疑。

        “然后呢?”帅戈继续了解细节。

        “然后耶罗尼米斯就成了头号嫌疑人,被我们给挖了一个底朝天。我们所有人都在心里认定他是有罪的,但再怎么深挖,耶罗尼米斯也确实是没有作案的时间和条件,最后这个案件就以人口自然死亡意外结案了。”

        “自然死亡?”

        “对,就是猝死。卷宗里面应该有当年的死因调查和尸检报告。等下到了警局,我再把卷宗拿出来看一看。你们要是能让你们当地的派出所,把亲子关系证明传真过来的话,也可以把卷宗直接拿给你们看。”

        弗雷德里克解释了一下必选要拿到亲属证明才能开卷宗的原因:“在排除了耶罗尼米斯的嫌疑之后,我们应当事人家属的要求,对卷宗做了保密处理,对媒体和外界封锁了消息。非直系亲属,不能查看。”

        弗雷德里克带着楼尚和帅戈到警局的时间,已过半夜十二点。

        国内和苏格兰的时差,刚好可以让帅戈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帮楼尚拿到弗雷德里克需要的证明文件。

        第一经纪人认真起来,那速度也不是盖的。

        不仅找派出所要了亲子关系的证明,连英文翻译都直接做好了,一起发传真过来。

        警局的卷宗,比媒体报道的只言片语,详尽了不知凡几。

        囊括了耶罗尼米斯写给第五夏的信里面,除了他说自己是一个被诅咒的人,并且希望第五夏继续厌恶他之外,几乎所有的信息。

        甚至还有很多信里面没有写到的。

        耶罗尼米斯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偶然”收留了第五绮雯和第五夏。

        又是在什么样“偶然”的情况下,和第五绮雯开始师徒关系。

        第五绮雯死的时候,第五夏才四岁,必须要有监护人。

        法官最开始,是把第五夏判到了一个福利机构,进入了等待被收养的名单。

        最后身有残疾的耶罗尼米斯,借着和第五绮雯的事实婚姻关系,以及一份详尽而又完整的教育计划,优先于其他家庭,获得了第五夏的抚养权。

        除此之外,卷宗里面还有一份社工的回访记录,和一份公益性质的儿童心理医生的的治疗报告。

        一开始,心理医生是希望能够通过心理干预,尽快让第五夏从妈妈去世的时候,被锁在威士忌仓库拍门的阴影里面走出来。

        当发现第五夏从医院醒来之后,压根就不记得之前的事情,心理医生就做出了不治疗比治疗好的结论,如果有问题再去复查。

        社工也在第五夏上学之后,停止了定期的回访。

        …………………………

        楼尚和帅戈在警局翻看卷宗的时候,喝了至少1.5l威士忌原酒的第五夏,也开始有了难得的醉意。

        等到天亮,她就把自己不愿意继承遗产的决定,告诉布伦施威格家族的遗嘱执行人。

        抛开了一切枷锁的第五夏,有了难得的片刻轻松。

        即将要彻底告别布伦施威格家族的第五夏,事不关己的看起了,耶罗尼米斯留给她的,除了十万瓶威士忌以为的那三样东西。

        那一封信件。

        那一份调查。

        那一本家谱。

        上一次,看耶罗尼米斯的信,第五夏只看“你的妈妈”这四个字就没有能够再看下去了。

        她,第五夏,没有妈妈。

        这一次,因为事不关己,第五夏就像看别人家的故事一样,顺顺利利地看了下去。

        第五夏没有什么感觉地看完了耶罗尼米斯的手写信,她有点醉了。

        以第五夏的酒量,喝两瓶700ml的普通威士忌,是毫无压力的微醺。

        但布伦施威格家族的威士忌原酒,即便经过几十年岁月的洗礼,也肯定超过了常规威士忌的四五十度。

        更何况,第五夏还喝了不止两瓶的量。

        放到平时,就算比微醺更醺一点,第五夏也不会允许自己彻底喝醉。

        像今天这样的,无事一身轻的情况,可以例外。

        醉得脑子不太好使的第五夏看了一遍信,压根就没有看懂信里写了什么。

        然后她又看了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

        不管看多少遍,都一样没有看懂。

        然后,第五夏就被自己给蠢哭了。

        嚎啕大哭。

        仿佛要流尽从四岁开始储存到现在,一次都没有开过闸门蓄眼泪池。

        迷醉状态的第五夏,越哭越是不解,为什么,别人家的故事,能把连笑都不会的她看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