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塞两块豆腐进去装装样子

第六十四章 塞两块豆腐进去装装样子

        哭泣是一件非常耗费体力的事情,长时间的嚎啕大哭更是如此。

        第五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

        小的时候,第五夏确实有听到过一些有关她妈妈的传闻。

        但她听的时候,也一样是像在听别人的故事。

        那些当着她的面,传她的八卦的同龄人,始终也没有一个能够打得过她的。

        棍棒底下没有传闻。

        那些没有当着她的,在第五夏这儿,就等于是不存在的。

        第五夏始终都坚持自己是没有妈妈的。

        不需要原因,也不需要理由,没有就是没有。

        为什么耶罗尼米斯人都已经不在了,还要在一封这么短的信里面,连着写了六个“你妈妈”。(注)

        她,第五夏,明明一个妈妈都没有,为什么忽然有了六个妈妈?

        这个世界上,谁会有六个妈妈?

        第五夏越看越看不明白耶罗尼米斯歪歪扭扭地写了什么。

        如果,她真的有妈妈,那姓甚名谁为什么都不写呢?

        综上所诉,她,第五夏,没有妈妈。

        第五夏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精疲力尽地睡着之时,布伦施威格酒厂外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这一天,是艾莱岛难得的好天气。

        文艺高高兴兴地起床来到餐厅。

        然后就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了。

        虽然,她已经决定毕业就回国发展,可她明明回去没有几天,就又回来了吗?

        为什么才这么短短的几天时间,原来每天都会给艺艺做早餐的那个夏夏就不见了?

        第五夏和文艺并没有彻底住在同一个房子里面。

        文艺在艾莱岛的度假屋只有一层楼,但是占地面积很大,有前后花园还有六个房间。

        除了文艺的卧室、书房和琴房之外,还有三个可以算作是客房的空房间。

        文艺想要收留第五夏,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第五夏也时不时会被文艺拉着在度假屋留宿。

        这也是为什么,楼尚问文艺是不是没有和第五夏住在一起的时候,文艺会说“有是有啦”。

        但第五夏在艾莱岛,一直都是有自己住处的。

        一个只有一间卧室的,很小的公寓。

        第五夏的公寓,离文艺在艾莱岛的度假屋,差不多两百米的距离。

        文艺有心让第五夏把公寓给退了。

        萝魔女孩连理由都找好了,她的度假屋是文学给他置办的,不仅大,住起来是免费的。

        第五夏的公寓是租的,还小。

        完全没有留着的必要。

        但第五夏宁愿早点起床,走过来给文艺做饭,也不要直接住到文艺的家里面。

        夏夏在艺艺的面前,还要一直坚持的原则不多,坚持要有一个自己的“家”,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是文艺怎么撒娇都没有用的那一种。

        那种,就算再小,也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的想法。

        第五夏自己也从来都没有提起过,她是在一个寄人篱下的冰冷环境里面成长的。

        文艺对第五夏的过往,知道的并不多。

        一开始,文艺其实是非常不能理解,第五夏的这种“毫无意义”的坚持的。

        事实上,以文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不可能不背着第五夏搞小动作。

        她曾经试过用两倍的价格,让第五夏住了五年的公寓的房东毁约。

        然后,奸计得逞的文艺就成功的收留第五夏完完整整的一个星期。

        那时候,第五夏住的离文艺只有一百米。

        一个星期之后,第五夏就搬到了距离两百米的公寓。

        然后,文艺就不敢再搞适得其反的小动作了。

        她怕再折腾下去,两百米就要变成两公里了。

        等到文艺发现,第五夏虽然没有住在她的度假屋,却几乎都市在她睡着之后才离开,又在她醒来之前过来把早饭都做好了,也就慢慢地接受了“卧室间隔”两百米,这样的一个事实。

        小动作是没有了,用各种借口,把第五夏扣下这样的事情,就时不时会有。

        比如,“艺艺还没有想好明天早上吃什么,可能做梦的时候会想到,夏夏就陪艺艺一下下,艺艺半夜想到了,立马告诉夏夏。”

        再比如,“艺艺今天真真是吃的太饱饱了,等下晚上肯定会胃疼疼,夏夏就陪艺艺一下下,艺艺半夜要是没事,夏夏再看看要不要走。”

        五花八门的理由,花样百出的借口。

        文艺第一次找这么憋足的借口,也是没有抱什么希望的。

        但很奇怪,只要文艺不坚持让第五夏把自己的房子退掉,第五夏就并没有特别介意留宿在她家这样的事情。

        说到底,除了最开始认识的那段时间,文艺和第五夏,在艾莱岛待的时间也不算很多。

        艾莱岛的人口,撑不起一所像样的大学,文艺和第五夏的大学,都是在格拉斯哥念的。

        两人在格拉斯哥大学,住的都是学校的公寓,同一个套房里面的不同的房间。

        学校的套房,里面的房间,本来就是可以分开租的,价格也在第五夏的接受范围之内,就没有在住宿的问题上,产生过分歧。

        不管是一百米、两百米,还是同一套公寓的两个不同的房间,第五夏都从来没有缺席过文艺的早餐时间。

        艺艺给夏夏打电话,夏夏没有接。

        艺艺再给夏夏打电话,电话直接关机。

        艺艺很生气。

        这才回国几天,怎么一切都不一样了?

        艺艺要真的没有办法在短时间之内,把夏夏拐带回国,是不是以后连一个电话的塑料闺蜜情,都不会有了?

        文艺穿了个睡衣,脸都没有洗,就直接走去两百米之外的小公寓“兴师问罪”去了。

        头发要尽量凌乱一点,眼神要尽量憔悴一点。

        夏夏犯了这么严重的错错,艺艺要是不把夏夏给骗回家一个星期,就不是撒娇妖姬。

        文艺按了半天的门铃,也没有听到里面有反应,就开始莫名地心慌。

        摔跤妖姬用最快的速度飞奔回家。

        奔跑对于没有穿贴身小衣的36d,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这样的苦恼,谁有谁知道。

        别人跑步的动作是摆臂,文艺才跑了两步,就不得不开始双手抱臂。

        就这样,还跑了一个生不如死。

        跑步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适合36d的运动,没有之一。

        萝魔女孩一脸惊恐地叫醒了还在倒时差的国民绅士:“啊哥哥,救命救命快救命。”

        文学条件反射般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怎么了?别怕,有哥哥在。”

        “是夏夏……夏夏她失踪了。”文艺气喘得很厉害,也不知道是跑的,还是抱臂抱的。

        “怎么好端端的会失踪呢?”

        “夏夏每天早上都会过来给我做早餐的,别说下雨,下冰雹都不例外的,但是夏夏今天没有来。”

        “那可能是因为哥哥来了,夏夏觉得没必要。”文学还没有完全睡醒,略带沙哑的声音,很是有些宠溺和好听。

        “不可能的,不管谁在,夏夏都不会不给艺艺做早餐的。夏夏肯定是失踪了,我第一次打电话还打得通没人接的,再打第二次,就直接打不通了。”文艺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紧张。

        “夏夏可能只是手机没电了,你不要过于担忧,自己吓自己。”文学摸了摸文艺的头,好让她稍稍冷静一点。

        “才不是!我刚刚都跑去夏夏家找她了,里面根本就是无应答。夏夏她肯定是失踪了。啊哥哥,你说夏夏会不会被拐卖了?”文艺越说越担心。

        “艾莱岛的治安这么好,几时有过人口拐卖的事情?要是随随便便都能人口失踪,哥哥当时也不可能让你过来这边了。艺艺乖乖的,先把气喘顺了。”

        文艺小的时候,文学经常帮她顺气。

        现在长大了,就有点不太方便。

        就算是龙凤胎,相处起来,也不是完全没有禁忌。

        “艾莱岛的治安再好,那也一样是有外人啊,谁知道忽然过来艾莱岛的人是要干嘛?比如非要跟着夏夏一起离开的楼尚大师和胖戈吨。他们两个肯定有问题,哥哥快快打电话问问,他们把我的夏夏藏哪里了,立刻刻、马上上!”

        文艺一开始,确实是从表情到语气都很焦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回了叠字妖姬。

        “你要哥哥打哪个电话,是帅总的?还是楼尚大师的。”文学宠溺地笑了笑。

        “楼尚大师都有电话啦?那当然是……”文艺在将自己内心真实想法和盘托出的那一秒,忽然发现自家哥哥的话里面有陷阱。

        好好的哥哥,学什么不好,学别人给自家妹妹挖坑:“那当然是随便哪个都行啊,艺艺要找的是夏夏,又没有要找别的那个谁。”

        文学给帅戈打了一个电话。

        自己宠大的妹妹自己了解。

        不论文艺到底是担心第五夏还是想要达成别的成就,他要是不立“刻刻马上上”满足自家妹妹要求的话,他今天一整天,都会生活在“人间炼狱”。

        “帅总,我想问一下,你们昨天是什么时候从布伦施威格酒厂回来的。”

        “今儿个早上才回来的,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享受警察叔叔的一路护送。”

        帅戈过了好一会儿才迷迷瞪瞪地接了电话。

        帅大经纪人因为自家艺人的事情,也一样是折腾到了天快亮才睡的。

        “警察?为什么会有警察,怎么就警察叔叔了?夏夏呢,你们把夏夏弄哪里去了!”

        原本只想在一旁偷听,顺便打探一下楼尚大师有没有起床一类的消息的文艺,一听到警察叔叔,就不管不顾地抢过了电话。

        “我哪敢把那位大小姐弄到哪里去啊,是她把我们扔到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然后就不管了好吗!”帅戈把听筒往远离耳朵的方向移动了一下。

        “你没有和夏夏一起进去?你竟然让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去那么阴森恐怖的地方,胖戈吨,怎么能这样?!”

        撒娇妖姬生气了,先前还是你们,忽然就变成了你,就好像昨天晚上搭第五夏便车的,只有帅戈一个人似的。

        帅戈原本就缺觉,是耐着性子和文学通话。

        文艺的这一通莫须有的指责下来,帅戈的暴脾气也就上来了。

        “你丫说话之前要不要动动脑子?没脑子的话,至少也塞两块豆腐进去装装样子。”

        说完,帅戈就把电话给挂了。

        帅戈能耐着性子和文学说话,是看在合作多年的面子上。

        自称文化大使的没脑子,并不属于帅戈要给面子的人的范畴。

        文艺很委屈。

        为什么胖戈吨总是要针对她?

        为什么全世界,就只有胖戈吨,整天凶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可爱的艺艺。

        文艺的眼眶红了红,她一惊一乍是真的,想要找话题和楼尚搭话是真的,但他担心夏夏也绝对是如假包换的。

        她要真的只是想要折腾谁,完全没有必要自己一大早往第五夏住的地方跑一趟。

        “乖啦,哥哥把楼尚大师的电话给你,你给他发条信息问一问。哥哥现在起床,带你去找找夏夏,好不好?”

        “艺艺要给楼尚大师打电话。”文艺才在经纪人那儿受了委屈,想要找艺人诉苦。

        就算不能直接换了经纪人,也要让艺人看看恶毒经纪人的真面目。

        “帅总刚刚不是说他们刚刚才回的酒店吗?楼尚大师他肯定也是在睡觉。你发条消息,他万一要是醒着,肯定会回你,要是睡着了,你就等他睡醒了在问一问,好不好?”文学对着文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有起床气。

        文艺的表情,还是有点不太乐意。

        她是个行动派,习惯想到什么就直接做。

        “咱们就算是报失踪人口,也没有才几个小时不见,就直接报的,你说是不是?你想想夏夏可能会在哪里,哥哥带你去找,好不好?”

        “嗯嗯,哥哥最好了,艺艺听哥哥的。哥哥把大师师的电话话发给艺艺吼,艺艺去洗个脸换件衣服,哥哥也是吼,我们等下下书房房见吼。”

        文艺一开始,是关心则乱,等到她静下心来,她对第五夏的“生存能力”是有着绝对的信心的。

        除了撒娇妖姬,文艺还没有见过什么人,是能够欺负到第五夏的。

        但哥哥说要一起找,文艺肯定是十二万分的赞成。

        这可不是文学陪着文艺找第五夏,这分明是哥哥陪着妹妹找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