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的谍战岁月在线阅读 - 第347章 拐弯抹角(求订阅求票票)

第347章 拐弯抹角(求订阅求票票)

        中华话术博大精深。

        ‘有句话当讲不当讲’,便是最好的例子。

        ‘当讲不当讲’此言,一般来说,多半会讲些不中听的话,又担心对方闻言不愉,故而便会来这么一句。

        意即为自己要讲的话打一个埋伏,因为对方通常心里不愉快,不想听,碍于面子也会说一句‘但说无妨’。

        如此,即便是此话难听,那也是你让我说的哦。

        然则,程千帆说出这话,显然不属于这种情况。

        齐伍自忖算是了解程千帆,这个年轻人是一个鬼机灵,自然不会说令上峰难堪、不好回应的话。

        多半是一些会引起争议(不合时宜),但是,却又不会令齐伍难做的话。

        同时,他也颇为好奇程千帆会说些什么。

        ……

        “但说无妨。”齐伍微笑说道。

        “主任,属下心忧党国,也常常思忖上海战事之未来,请恕属下言语无状。”程千帆说道。

        “你是我极为欣赏的晚辈,此处也无他人,且说来听听,出得你口,入得我耳。”齐伍点点头,说道。

        不远处,盛叔玉表情略古怪,朝着这边瞥了一眼。

        “那属下姑且妄言。”程千帆表情严肃说道,“上海战事若开,前期我方确有极大可能赢得先机,然则,日人调兵遣将,战力全开。”

        “且江阴要塞之谋功亏一篑,日本方面船坚炮利,可沿江发挥炮火之利,对我军威胁巨大,中日双方国力悬殊,上海非久守之地,早晚必然沦陷。”

        看着表情凝重的程千帆,齐伍亦是表情阴沉,想要开口指责程千帆的悲观主义,却也知道此子所言非虚。

        事实上,国府高层对于上海战事之结局是有心理准备的,正如程千帆所说,上海非久守之地,沦陷是必然。

        国府决定主动发动淞沪抗战,其目的只有一个,在日本方面还没有完全做好开辟第二战场的情况下,先发制人,将日军提前拖入淞沪战场,将日军打算由北向南攻击武汉地区的有利进攻路线,改变为由东向西的不利进攻路线。

        倘若日军一直坚持沿着平汉路由北向南的路线,而南方则在广州登陆,由南向北,则可会师武汉。

        如此,日军将完成最完美之进军战略,将中国‘东西隔绝’、‘南北分段’,同时更是切断了国府向西部腹地撤离的路线,逐步蚕食中国。

        齐伍作为特务处高层,可以接触和了解到最高军事委员会的一些战略机密,对此自然知晓一二。

        同时在淞沪进行一场大会战,也是向全国民众表达抗战之决心。

        当然,老头子心中未尝没有用一场大战役向列强战事坚决抗战的立场,博取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同情的想法。

        ……

        “你到底要说什么?”齐伍瞪了程千帆一眼,没好气说道,“这要是在军中,你小子这就是动摇军心,要军法从事。”

        “主任,您别急。”程千帆陪着笑脸说道,“属下和上海特情组一直在为上海沦陷后坚持隐蔽斗争做准备。”程千帆小心翼翼说道,“处座和主任对属下器重有加,属下自然竭诚效力,唯恐有负主任和处座的期许,属下百般思虑……”

        他看了齐伍一眼,嘿笑一声,“上海沦陷后,我部军资、后勤之补给,势必愈发困难,故而只能抓住最后机会,囤积枪械、电台、药品,然则,战事将起,那些黑心的家伙一个个鼻子比狗都要灵敏,以我部之经费来计算,堪堪足够满足此前之三成采购。”

        齐伍此时哪里还不明白,合着这小子说了这一大段话,绕了这么大的圈子,其实就是:

        伸手要钱!

        ……

        “你小子还敢伸手要钱,你扪心自问,处座对你部还不够照顾?”齐伍气乐了。

        他指着程千帆的鼻子骂道,“此前处座来沪,已然从龙华方面划拨了一批枪支弹药与你,你小子竟还不知足。”

        程千帆立刻叫屈说道,“那哪儿够,一次行动就要消耗不小,我部未来补给困难,此时不多加囤积,到时候有钱都没有地方买。”

        他看了齐伍一眼,赶紧补了句,“再说了,手上也没钱啊。”

        “这我不管。”齐伍怒气冲冲说道,“要钱?你拍电报给处座,问处座要去。”

        另外一边,盛叔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也没想到程千帆这家伙一幅心忧党国的话语之后,最后竟是拐弯抹角的诉苦,要钱。

        “主任,我找处座,处座肯定骂我。”程千帆委委屈屈说。

        “合着我就好欺负,我就不骂你了?”齐伍气的骂道。

        程千帆一把拉住齐伍的胳膊,“主任,这不是属下仗着您对属下的几分厚爱,才敢向你开口嘛。”

        “你小子还赖上我了?”齐伍哭笑不得,不着痕迹的将程千帆悄悄递过来的一张支票顺手放进兜里。

        程千帆则嘿嘿笑着,不再说话。

        ……

        “你小子。”齐伍无奈的摇摇头,指着程千帆的鼻子,“你自己拍电报给处座哭穷去,我给你敲敲边鼓,至于说处座会不会理会你,就看你的运气了。”

        “谢谢主任。”程千帆立刻面容一肃,敬了个礼。

        “先别谢我。”齐伍沉声说,“此番泄密案,你小子必须抓紧时间,争取早日揪出此獠。”

        “是。”程千帆郑重点头,“不过,主任,属下认为,想要从上海这边揪出这个内奸,很难,主战场还是南京那边。”

        釜贺一夫毕竟只是电讯人员,并非内奸的直属上线,想要通过日军海军司令部这边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并非易事。

        齐伍点点头,“能够有所收获最好,最不济,你的任务是交好釜贺一夫,以为后计。”

        事实上,戴春风并非不知道想要从日军海军司令部下手揪出南京方面的内奸的难度极大。

        但是,老头子逼得紧,戴春风也急了,只能双管齐下,南京那边自然是主战场,但是,上海这边万一有所收获呢?

        也正是因为‘青鸟’履历功勋,这让戴春风对‘青鸟’有了一种近乎玄妙的信任,对上海这边报以一定的希望。

        “属下明白。”程千帆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