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11.子蕴峰

11.子蕴峰

        翌日启程,辛暮云送他们俩出门。

        他换了一身月白色衣裳,长发披在肩头,略显慵懒,眉目倒是更温润清隽了。

        “路上小心。”辛暮云说,“前些日子官道上发生了几起剪径事件,你们要多加注意。”

        唐鸥说我知道了。

        沈光明有一些不舍。昨夜和唐鸥同睡一张床,唐大少爷睡姿十分凌乱,挤得他整个人几乎贴在墙上;但在辛家堡这一日所吃所喝所见的,都是他这几年来少有的舒坦。辛暮云见他看着自己,挑眉温和地笑了:“欢迎你再来,只要你不打算骗我堡中任何一人。”

        沈光明十分尴尬。他能对着唐鸥厚颜无耻地承认自己是骗子,但看着辛暮云的笑面却无法再说出那样的话。慌忙点头后他结结巴巴地说:“堡主……堡主保重。”

        唐鸥惊奇地回头看着他,忍不住笑。

        沈光明心想人帮我诊病,还给我指路,说一句好话怎么了?想是想了,却不敢说出来。

        离开辛家堡之后便要翻越几座山。庆安城之所以是兵家重地,正因其易守难攻,周围是巍峨苍峦,十分险峻,唯一的通道,便是唐鸥正带着沈光明走的这条。

        “路途略远,这马也上不了子蕴峰。”唐鸥说,“不过先安全过了这里再说吧。”

        沈光明紧紧跟着他。他这人平日里胆子并不小,但最怕抢劫的强盗。那些人不会讲道理,更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方大枣千叮万嘱:遇到强盗,能跑则跑,实在跑不了再动口舌,万万不可逞一时意气而主动挑衅。他知沈光明练不了武,年纪轻轻却比自己更弱,每逢带沈光明出门都要把这番话翻来覆去地说。

        沈光明便记住了。

        他看看唐鸥的佩剑,又看看唐鸥的胳膊腿,心中暗喜:“应该没问题。”

        心既定了,想法忍不住就多起来。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张子桥是否肯教他青阳心法这件事。沈光明想到这件事,不由得又想到正缚在自己背上的飞天锦,便立刻想起了柳舒舒的那句话。

        “唐鸥,你师父住的那个地方,为什么叫子蕴峰?”他问。

        唐鸥正盯着一双雀儿看得认真,闻言稍稍愣了一下。

        “不能说么?”沈光明问。

        “当然能说。”唐鸥道,“师父从不讳言,但不会主动说起。那是青阳祖师传功之后的事情。不过要说这山峰名称的来历,就要先说说青阳祖师。”

        子蕴峰是张子桥的居所,而在许多年前,它是青阳祖师的故乡。

        “你也知道青阳祖师的故事。实际上,他于围攻之中所创的内功心法却不止青阳心法一个。”唐鸥慢悠悠道,“青阳祖师身兼佛道两家之长,投身俗尘以慈悲化难,但他始终不是心如明镜的圣人,突逢大难,心中难免生出怨怼。”

        当日青阳祖师被困于乾坤洞中,他的同门、曾教导过的弟子、以心相交的朋友手持火把围于洞口,试图点燃堆放在洞口的柴垛。

        乾坤洞是青阳祖师设计的机关密室,他有过目不忘之能,看过许多典籍,乾坤洞之中便藏着数以千计的武功秘籍。来围攻他的人有想毁去本派典籍者,也有居心叵测者。青阳祖师大开乾坤洞,告知围攻者:乾坤洞中所有书册里,都不曾记录过别派武功的一字一句,所载的不过是他遍阅天下武学之后的一些心得。

        但那些人却并不信。烟熏起来了,浓浓地灌入洞中。

        而青阳祖师身边,只有两个他在路上捡来的小童。

        “一个是我师父。”唐鸥道,“一个是他的亲弟弟,张子蕴。”

        两兄弟是青阳祖师在道旁拾得的孤儿。见孩子枯瘦羸弱,若是不理不知还能活几日,他便留了下来。

        两个孩子都识字懂礼,可惜都不适合练武。青阳祖师内心十分喜爱他们,深深为两人不擅习武而遗憾,于是教了他们养气之术,以壮体质巩根骨。

        青阳祖师当日其实有余力逃出,乾坤洞中另有遁走的密道。但他意冷心灰,已有赴死之念。他召来两个孩子,叮嘱了他们一些事,便让他们从密道离开。但张子桥和张子蕴都不肯走,跪在他面前求与师父同死。

        青阳祖师劝阻不得,含泪长叹。洞外密密丛丛的人群,个个要他死;而身前两个伶仃少年,却殷殷愿他活。

        “于此绝境之中,青阳祖师将自身功力,全数传给了我师父和张子蕴。”唐鸥说,“只是他心中从未生出过那般强烈的悲愤,至今我也不知他是有意,或是无意,传给我师父的内功与传给张子蕴的,全然不同。”

        沈光明听故事听得入神,顾不得问他为何对张子蕴直呼其名不用尊称,急忙问:“是什么内功心法?”

        唐鸥顺手折了道旁一枝李花插在马鞍处:“传功之后,我师父浑身滚烫发热,而张子蕴却冷得颤抖不停,无法跪稳。青阳祖师从怀中掏出两本剑谱分别给他们,并告诉两人:我师父的这门内功心法,名为青阳,而张子蕴的,号作大吕。”

        沈光明此时才悟出些味道:“春为青阳,冬称大吕。”

        “是十二月,深冬。”唐鸥说,“青阳心法能救人,能养身,大吕功却是一门极其阴毒的内功,若无极坚韧心智,绝无可能练成。”

        道路颠簸,花盏松疏,鞍上李花未几已落尽。唐鸥顿觉无趣,抽出李枝扔给沈光明:“我师父与张子蕴却不知道其中关窍。两人虚弱之时被青阳祖师带出密道,眼睁睁看着青阳祖师毁了密道,隐没在烟尘里。乾坤洞四围震动,连那个被火熏燎的洞口也被碎石埋住了。”

        “青阳祖师这样厉害,他不能逃出来么?”沈光明对那位老人心驰神往,连忙问道。

        “我与师父曾去拜祭过。乱石数十年如一日,不见改变。当日青阳祖师已存死意,全身功力化为两种心法,已给了我师父和张子蕴,又哪里撑得过去?”

        沈光明默然垂眸,心中黯淡。

        “子蕴峰就是张子蕴的名字。”唐鸥继续道,“之后的事情师父就不太愿意说与我听,倒是一些前辈和子蕴峰下的村民还乐意告诉我以前的事。当日两人回到峰上,依照往日修行养气之术的法子去练,原本不适合练武的体质因这两门同源的心法,竟也生了变化。他们本想练成之后去寻人报仇,但谁知练了几年,我师父已全无恨意,倒是张子蕴性子越变越怪,杀人嗜血,无恶不作。师父念着与他的亲情,出手教训。两人在峰上打了三天三夜,结果张子蕴暗下毒手,趁我师父不备偷袭,赢了。”

        “可恶!”沈光明猛地一拽缰绳,疼得那匹马四蹄乱蹬。

        他吓坏了,唐鸥连忙出手制服。

        “别激动。”唐鸥看他一眼,“那张子蕴见我师父半身是血,突然就清醒了。他跪在我师父面前愧忏,说今生今世再不踏足中原,若下次他稀里糊涂地还想伤我师父,师父可立刻将他打死。”

        沈光明叹气道:“师父哪里忍心。”

        唐鸥惊讶看他:“你怎知道?”

        “山峰不舍改名,便知道师父他必定十分牵挂自己弟弟。”沈光明缓声道,“你是家中独子,自不会懂骨肉血脉的深情。我与沈晴和正义虽无血缘,但就算他们对我做了多么糟糕的事,恨是恨了,却总是忘不了的。”

        唐鸥:“……真看不出,你倒还是个性情中人。”

        沈光明忍不住怒道:“我怎么不能是性情中人了?师父也是性情中人。这天下性情中人多了,就你唐大少心硬如铁。昨夜还抢我被子,害我冷了一宿。”

        唐鸥也不理会他乱说,一边缓缓前行,一边继续说后面的事情。

        张子蕴当天夜里就不见了。张子桥待血流稍缓,立刻在山峰周围寻找张子蕴。然而这一找便是二十余年,张子蕴仿佛在世间消失,没有半点音讯。

        两兄弟跟着青阳祖师在山上呆着的时候,见山中林木稀疏,两人便寻了许多种子幼苗,将山峰侍养成一片郁郁。

        “那日两人打斗之前,张子蕴还未发狂,与我师父开玩笑说,像以往一样,谁赢了谁就能给这座山起名字。”唐鸥说,“如今那山峰就叫子蕴峰,而山上的每棵树每株花,都是我师父的命根子,谁都不能损毁。”

        沈光明一时心绪复杂。

        他试想若是沈晴和沈正义这样对他了,他会不会还愿意花二十余年时间去寻他们的踪迹。

        “师父必定很想他,也必定怨恨他。”沈光明连连叹气,“师父哎,我可怜的师父啊……”

        唐鸥终于忍不住:“那是我师父,何时又成了你师父了?”

        沈光明哂笑几下,不说话了。他将唐鸥说的话想了几遍,仍是不解为何柳舒舒说知道子蕴峰来历,就知道张子桥会不会传功于他。

        一路还算顺利。两人真遇上了剪径的强匪,只是那匪徒才从林中钻出,脚甚至未曾站稳,唐鸥拔剑就削了他半边头发。

        把跪在路上发抖的强匪甩在后方,沈光明被唐鸥刚刚露的那一手万分钦佩:“怎么练的?你教教我?”

        “练十一年就成了。”唐鸥说。

        沈光明:“……没有诀窍?”

        唐鸥:“有。找个十一年里每日骂你不懈的师父。”

        沈光明哈哈大笑,装作生气抬腿往唐鸥的马屁股上踹了一脚。

        随即便在唐鸥投过来的眼神里蔫了。

        待到了子蕴峰下,唐鸥和他将马寄在农户家中,带着他徒步走上子蕴峰。

        路经山下小溪,唐鸥心生感慨,告诉沈光明:“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地方。我当时在这里看到了大汉和小孩。”

        沈光明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没印象。不是我。”

        唐鸥说我知道不是你,怎可能那么巧,说书么?

        沈光明嘿嘿地笑,紧跟着他往山上去。

        子蕴峰所处之地气候温和舒适,十分适合林木花草生长。沈光明一路上乐颠颠地认树,唐鸥见他毫不紧张,不由得有几分好奇:“没到之前你倒还挺担心,怎么到了反而这样轻松?”

        “那是因为师父他——你师父他心地善良,这样的人怎可能见死不救?”沈光明细细说给唐鸥听,“你也说了,青阳心法是救人的内功,他又至今仍记挂着自己那个恶人弟弟,我想师父一定是个和青阳祖师一般慈悲的人。”

        唐鸥看着他。

        沈光明:“……你师父。”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爬上了山,远远便看见密林中有几方檐影透出,一个青色身影立在浓密树荫之中。

        看到张子桥的样貌,沈光明大吃一惊。

        他自己曾算过,唐老爷之前过了四十三岁寿辰,唐鸥虽然没说过自己年纪,但约莫是二十多岁上下,而他是十一年前跟着张子桥学武的:青阳祖师死了有三十多年,无论怎么算,张子桥应该都年过半百。若是太年轻,只怕唐老爷也不会放心将儿子交给他;但也绝不会太老,青阳祖师死的时候两兄弟还是少年人……沈光明自己算了一通,于是便设想过张子桥的模样。

        长须飘飘,道骨仙风。应该是这样的。

        但站在树影之中的男人,看上去分明不过而立之年。

        沈光明心想,青阳心法竟能驻容养颜,乖乖,那更要练了。才刚冒出这个念头身体便突地一轻,他抓住揪着他衣领用轻功奔跑的唐鸥,那句怒吼出来的“干什么”被风吹跑了。

        唐鸥拎着沈光明落在那中年人面前跪下:“师父。”

        沈光明连忙也跟着他跪了:“师父。”

        张子桥看他一眼,没理。

        “不是说了不必祝寿么。”张子桥淡淡道,“有这闲工夫,不如帮为师打理林子。鸟雀越来越多,果子花儿都被吃了,不好。”

        唐鸥连忙应了。

        絮絮说了一通,张子桥终于问起:“你旁边这个是什么东西?你爹说你要娶亲了,娶这个?”

        沈光明:“……”

        唐鸥:“师父……”

        张子桥笑了:“既然不是你媳妇儿,带来做什么?下饭?起来说话,那么大个人了,不用怕我。”

        唐鸥仍旧不起:“师父,你为他探探经脉便知。”

        张子桥露出好奇之色。自己这个徒弟鲜少求他,他觉得有趣,便答应了。只是探脉片刻,他神色渐渐凝重。唐鸥在一旁将辛暮云诊症时的话跟他说了。

        片刻后,张子桥抓起沈光明另一只手,摸了几下后抬眼看他:“可怜的小东西。”

        沈光明:“???”

        张子桥此时的神情缓和了,没有之前那么冷硬。

        “你全身经脉于幼时被人以独门手法阻断,除学青阳心法外,绝无可能再续。这是一点。”张子桥说,“第二点是,你左腕手筋受过十一道创伤,右腕六道,一共十七道。下手的人心肠毒辣,地方找得很准。姓辛的说那人没有做到底,他说错了。那人不是没有做到底,是阻断你经脉之后自己内力未恢复,所以落手虚软无力。他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以这样的手劲,割你十七刀。”

        看到沈光明脸色惨白,张子桥笑笑,继续道:“还有一件事,辛暮云没本事摸出来。你小时候练过武。练武之人骨骼的形状有变化,细细一摸便知。更要紧的是,你必定练过内功。”

        沈光明:“!”

        张子桥按着他的手心:“我方才输了一道真气入你体内。练过内功的人与没练过内功的人我分得清。但这个发现没什么用处,你之所以虚弱,还是因为经脉不通。害你的人与你、或你家人定有极大仇怨。江湖人最忌最恨,无非是内功练不了,外功也练不了。那人正是要你身陷此种痛苦。若你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或是官宦子弟,不练武也无大碍,但他既然这样做了,我认为你的生身父母定是武林中人。”

        他手指洁净温暖,神色平静,似在说一件普通的事。

        沈光明却说不出话。他呆了良久,猛地跪在张子桥面前。

        “唐鸥师父,请你救救我。”他颤抖着,还想说什么,却无法发声。

        张子桥所说的事情太令他震惊。

        额头贴着土地,沈光明紧闭眼睛。他十来年的人生中,竟是第一次为一件事这样局促紧张。

        衣袂轻拂,张子桥在他面前站直。

        “青阳心法确实可以为你再续经脉。但祖师故训说得清楚,心法一师传一徒,这是死规则,绝无可能更改。”张子桥轻叹一声,“当日我兄弟练功走火入魔,目障心蔽,我若能传他青阳心法,也不至于有后面的……但师父如此嘱咐定有他道理,我不可违抗。唐鸥,你带他走吧,我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