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35.对峙(2)

35.对峙(2)

        杰子楼是天下武功秘籍齐聚之地,武林盟主的换届大会一直都是杰子楼主持。天生掌是怪人石中仙所创,只传了林少意一人,田苦此时听到百里疾也懂天生掌,不由得愕然。

        “那不是天生掌。”七叔森然道,“只是百里疾为嫁祸林盟主,故意让那掌力造成的伤害仿似天生掌。”

        他话音一落,雪刀门首领木大河便笑了出来。

        “七叔,你这话说得奇怪。”木大河笑道,“你刚刚说百里疾用的是天生掌,现在又说不是天生掌是别的掌法。既然不是天生掌,又何来嫁祸之说?”

        七叔无声地转头看他,两人目光撞在一起,都不想让。

        雪刀门是西域最近窜起极快的一个门派,丐帮与他们并不熟悉。沈光明心想辛暮云准备得可真充分:有德高望重的武当,也有籍籍无名的小门派。这样的安排,日后若是传出去也不能说辛家堡和武当是仗势欺人了。

        木大河这话说得却很对,一时厅中众人面面相觑,脸上神情都十分复杂。

        林少意知道此番前来,正中了辛暮云的圈套。他见七叔无话可说,便站起身来。

        “林盟主。”辛暮云连忙对他行礼,“请说。”

        “辛堡主,林某人有一件事情想请教你。”他说,“盗娘子柳舒舒在命案发生当夜,正好见到百里疾杀人,之后还被百里疾伤了。林某人想问,百里疾所用的,是不是虎爪?”

        他话音刚落,田苦刚喝进口里的一口茶喷了出来。

        “百里疾能练成虎——咳咳咳咳!”他说得太急,茶水呛进喉咙里,连连咳嗽。坐在他旁边的司马凤连忙伸手帮他拍背。

        其余人看着林少意,并不明白他问这个问题的用意。辛暮云和百里疾根本没想过否认杀人这件事,只是千方百计地将杀人这件事说得合情合理。

        “是的。”辛暮云看看田苦,平静回答,“至于如何练成,是我辛家堡秘辛,恕辛某不能说。”

        “是就好了。”林少意往前走出几步,问,“那林某还有几个问题,也请辛堡主回答一二。”

        辛暮云:“请。”

        林少意伸出一个手指:“请问辛堡主,既然你说百里疾杀人是惩恶锄奸,那为何他要对柳舒舒痛下杀手?”

        辛暮云回答:“百里恰好见到柳舒舒在行窃,出手制止,何来痛下杀手之说?”

        林少意笑了笑,继续问:“百里疾在十方城惩恶锄奸,却追着柳舒舒到了少意盟之外。请问辛堡主,百里疾不惜对柳舒舒用了虎爪,这样恶毒狠辣的手法,还追了这么远,辛堡主所说的‘制止’似乎与我们所理解的‘制止’不太一样?”

        辛暮云侧头看看百里疾,仍旧笑道:“百里从小跟着我父,忠肝义胆,素有侠气。柳舒舒恶名远扬,百里一时不忿,并无不妥。若是柳舒舒平白构陷,说百里和辛家堡与她为敌,故意杀害,那辛某人确实无话可说。”

        “恶名远扬?”林少意冷笑道,“你难道从未听你父亲说过,当年他和三百义士对抗南疆逆党时,柳舒舒曾舍身救他一命,更在战中手刃数十人?”

        他这话一出,辛暮云便愣了。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我父亲恰是其中一个。当时正是危急关头,逆党乱箭齐发,将我方人马死死压制。柳舒舒轻功最好,但当时也受了不少皮肉伤。她吞了一颗提功丸,手提一个盾牌便从城墙上跳下,手刃带队的逆将与数十位精兵。直到战斗结束,我们的人才在尸堆中发现重伤的柳舒舒。她自损十年功力,才救下这么多人。这些人之中,就有你父亲。”林少意沉声道,“但柳舒舒从未提起过,因而江湖上的人多知我父亲林剑与你父亲辛大柱的功劳,却从不晓得盗娘子也是一个铁铮铮的巾帼英雄。”

        田苦肃然站起:“确有其事。杰子楼的江湖卷宗里曾记载着这件事,我看到过。”

        “……那又如何?”辛暮云淡淡地笑了,“盗娘子所为值得辛某钦佩,但她恶行累累,即便有这样的一段,也不能证明她就不会污蔑辛家堡。”

        “好,辛堡主,林某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林少意竖起三根手指,“你知道千鸽营的许和许大侠,以前是做什么的吗?”

        辛暮云静了,眼神突地有些可怕。

        沈光明听得云里雾里,拉着唐鸥问:“他问这个干什么?许和以前是做什么的?”

        “许和以前和盗娘子一样,也是个小偷。”唐鸥笑了一下,“少意问得很好。”

        只听林少意继续讲了下去:“柳舒舒是盗贼,许和也是盗贼。辛堡主说盗娘子恶行累累,许和也不见得光明到哪里去。辛堡主既然认为盗娘子因为其身份和行为,所说的话不能信,那么为何你这样笃信许和?”

        沈光明顿时明白了林少意的用意:他要推翻辛暮云给出的证据。沈光明转念又觉得不妥:少意盟和丐帮这边的所有证据证言都很薄弱,远远比不上对方。

        辛暮云没说话,底下已经有人笑了出声。

        司马凤摇着他那把扇子,姿态悠闲地靠在椅背上,对着林少意竖起了大拇指:“林盟主逻辑严密,不错不错。”

        此时三空道人又站了出来:“林盟主此言甚差。许和自数年前创立千鸽营开始,便不再涉足那些事。如今千鸽营已可与鹰贝舍比肩,如何还能以故念度人?”

        迟夜白却冷冰冰地插了一句:“可与鹰贝舍比肩?三空道长,这句话说得太离谱,鹰贝舍不太高兴。”

        司马凤又大声笑出来,丝毫不给许和和三空道人面子。

        三空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即便许和不可信任,那证据却是铁板钉钉的。丐帮中出了一两个败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七叔大可不必……”

        他还未说完,眼前突然一花。三空毕竟阅历深厚,他向后一仰,堪堪躲过七叔扫过来的打狗棒,腰间佩剑已弹出来。

        一棒一剑交击,三空被七叔的浑厚内力所震,脚下连退几步。

        “武当也不是人人清白。”七叔冷笑道,“道长看来深谙败类之道,乞丐们只能佩服。”

        三空嘿了一声,正欲上前,性海和尚已落在两人中间。

        “阿弥陀佛。”他念了个佛号,“如此争执,不知何时才有结果。林盟主,七叔,辛堡主,这次的事情只与三位有关,其余人等只来评断,无需多说。”

        辛暮云朗声道:“大师所言甚是。辛家堡平白受了一场诬陷,但我素来钦佩丐帮侠义与少意盟公道,其中种种误会,今日都已说清。百里疾确实杀了丐帮的人,那两位也确实是有恶行。辛某不想再于此事纠缠,只有一个请求:请林盟主广发江湖令,将这事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他话音刚落,七叔便怒吼起来:“你放屁!”

        却听三空与许和在一旁附和:“甚好,甚好。”

        性海挡在他面前,阻止他上前:“阿弥陀佛,施主莫怒,从长计议。”

        沈光明与唐鸥也十分紧张,都看着林少意。林少意静静站着,良久才答了一声:“可以。”

        众人走出大厅,沈光明内心一直惴惴。

        在厅中一直摇扇嬉笑的司马凤已经敛了笑容,端整的脸庞上浮现凝重之色:“立刻备马回去。江湖要生变了。”

        沈光明发现几乎人人脸上都是一副这样的神情,不由得转头看向唐鸥。唐鸥在等林少意,诸人会合后立刻朝着出口走去。没走几步便被性海叫停了。

        “林盟主,老衲有几句话要告诉你,请你记住。”性海低声道,“辛家堡意欲与少意盟一争高下,相信林盟主已经知道了。但今日辛堡主此举,令老衲有几分不解:他与你争夺便争夺,为何要拉扯上丐帮?辛堡主心思细密,手段多变,还望林盟主多多当心。”

        林少意点点头。

        “这位照虚,是我少林照字辈的弟子。”性海向林少意介绍照虚,“日后有何互通的消息,林盟主找照虚即可。”

        林少意:“我们早就认识了。”

        照虚眼皮低垂,不反驳也不承认。

        性海与林少意、七叔两人走到一旁说话,照虚扭头看了看沈光明:“小施主,你气色好了许多。”

        沈光明连忙道:“是的。倒是大师你的身体……你受伤了是吗?”

        “寺中肃众,应受的。”照虚慢慢道,“小施主……你的内功练得如何了?”

        沈光明:“还行吧……练功不太容易。你们练十几二十年的,可真能熬啊。”

        照虚便道:“习惯了便好。我在寺中读过不少医书,性海师叔也教了我一些法子。小施主,不如让在下为你把把脉?”

        沈光明说好的好的,朝他伸出了手。照虚抓着沈光明的手掌,手指搭在他脉上。只是还没诊出个子丑寅卯,唐鸥走过来一把将沈光明拖开了。

        “干什么?”他十分凶恶地问。

        “为沈施主把脉。”照虚平静道,“唐少侠,许久不见。”

        “有多远滚多远!”唐鸥低声怒道,“不要靠近他,不要靠近我,除非你想死。”

        照虚退了两步,冲沈光明点头致意,转身走了。

        沈光明:“他没恶意。”

        唐鸥息了怒气,转身坐在石凳上不说话。

        沈光明知道他见到照虚就会想起张子桥,心中默默决定以后不在唐鸥面前跟照虚说话了。他靠近唐鸥坐下,小心问他:“林盟主真的愿意写江湖令?辛暮云说的都是假话啊。”

        “我不知道……”唐鸥低声回答,“别问我,我不知道。”

        沈光明便不出声了。他看到辛暮云和百里疾走出来,两人一白一青的身影远远站着,在青天白日下竟也令他觉得寒冷。

        眼光再一转,便看到了骑马立在一旁的迟夜白和司马凤。迟夜白是一匹白马,司马凤身下的这是一匹枣红色骏马。两人正在对谈,沈光明呆看着迟夜白,几乎转不开眼。

        唐鸥:“……你为何总是盯着迟当家?”

        沈光明仍用心看着:“你不觉得迟当家好看吗?怎么会有那么俊的人啊?而且还那么高,他跟司马凤谁高?司马凤也不错,可还是迟家主好看。”

        唐鸥不耐道:“还不如你好看。”

        沈光明呆了片刻,转头看唐鸥:“什么?”

        唐鸥:“……”

        沈光明:“你刚刚说了什么?我好像听错了。”

        唐鸥不看他,盯着面前的一个光斑发愣。沈光明想确认那句话,但唐鸥不给他确认的机会,死死闭着嘴巴不开口。沈光明郁闷得心焦: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听错了。

        两人拉扯间,林少意和七叔走了过来。

        “回去了。”林少意说,“别拉拉扯扯的给我丢脸。”

        沈光明:“我们不是少意盟的人,丢不了你的脸。”

        林少意:“丢你自己的脸也不好啊。”

        沈光明挺胸:“那倒无所谓,我们这一行哪儿还要脸。”

        林少意眉头一皱,困惑地看着他。沈光明这才想起,林少意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干哪一行的,连忙噤声,不敢再开口。

        “真要回去写江湖令?”唐鸥问他,“七叔,你这边……”

        “江湖令就不是我的事了。”七叔将打狗棒在地上敲了几下,“百里疾,青蝎。我也惩一次恶,锄一次奸。”

        七叔欲找百里疾报仇,众人都沉默了。七叔看着唐鸥,恳切道:“唐少侠,我可否请你帮我一个忙?”

        “七叔请说,不要客气。”唐鸥连忙道。

        “请你暂且收留阿岁几日。”七叔说,“我们要去找百里疾,不能带上他。唐少侠家就在庆安城,请你照顾他几天。待事情一结束,我便立刻去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