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38.进堡

38.进堡

        沈光明呆在石门这侧,出不了声。

        那头消停了,他便更加不敢擅动,生怕百里疾或者辛暮云知道自己在偷听。

        他听到百里疾应了句“好”。

        两人的脚步声渐渐往上,消失了。沈光明出了一身冷汗,瘫坐在墙下。

        他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他的妹妹正在前往少意盟的路上,正赶赴柳舒舒身边。

        石门十分坚固,他不可能扒得开。沈光明也不知道那可能不存在的送饭的人是否会来。他在石室里焦急地走来走去,眼看这光斑一分分褪下、消失。石室里彻底黑下来的时候,阿岁醒了。

        沈光明跟他说了他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阿岁急忙问:“我们怎么逃出去?”

        黑暗中沈光明拍拍他肩:“我在想办法。”

        “现在连这扇门都过不去。”阿岁黯然道。

        “是的。”沈光明咬了咬牙,“只要能过了这扇门,我就一定能找到机会救你和把消息传出去。”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两人正饿得饥肠辘辘,沈光明突听外面传来脚步声,随后石门便缓缓开了。

        “送饭。”百里疾将手中托盘放在地下,“沈光明,你随我出去。”

        沈光明一颗心剧烈地跳了起来。他知道百里疾这样的高手能听出人的呼吸脉搏,生怕他察觉自己激动心情,背贴在墙上装作害怕地说:“我不去!你是不是要杀我?”

        “不杀你,好吃好喝地接待你。”百里疾的声音仍旧没什么起伏。沈光明不知怎么的想起他与辛暮云那时发出的喘息,臊得脸红。

        黑暗中百里疾看不到他脸色,将他急促的呼吸和心跳理解为害怕,因而直接走过来拎着他衣领就往外走。

        “我自己走!”沈光明大声道,“等等!你们不许害他!绝对不许!”

        “不害他,我怎么会害他。”百里疾轻笑一声,回头对阿岁道,“小公子,慢慢吃。”

        他说完,将石门再度关上。

        一直没机会说话的阿岁沉默了。

        他担心沈光明,担心自己,同时也困惑:一丝光都没有,他怎么吃?!

        沈光明仍被蒙着眼睛拎了上去。他走路的时候故意磕磕绊绊,想着如何才能摔倒。无奈百里疾力气太大,他屡次向前向后扑倒,都被他扯了回来。

        “不要乱跑。”百里疾阴恻恻地在他耳边说,“若跑,我就将你弟弟和妹妹全都抓来,一条条胳膊腿拆下来,慢慢吃了。”

        沈光明一抖:“你骗人!”

        “不骗人。”百里疾轻笑道,“你不知道,没了手脚的人做成水尸更好玩。圆滚滚的在水里漂,很有趣。”

        沈光明再不敢挣扎了。

        眼前黑布被拆开,沈光明才看到自己站在一个明亮的地方。房中烛光重重,他转头看到辛暮云坐在桌边,而桌上满是菜肴。

        他的肚子十分不争气地叫了。

        沈光明:“……”

        辛暮云:“过来坐。我有事情问你。”

        沈光明慢吞吞地蹭过去,坐在椅上时只沾了半边屁股,随时准备跑。

        百里疾卷了衣裳,无声无息地跳上屋顶消失了。辛暮云没有看他一眼,沈光明好奇地打量了他几下。这两人的关系不是……很好么?为何这般冷淡?沈光明想了一会儿,突然想到唐鸥曾说辛暮云还有妻儿,不由得又看了他几下。

        “看饱了么?”辛暮云为他舀了一碗汤,“想好了么?”

        沈光明看着那碗汤里的半个鸡腿,抬头问:“想什么?”

        “告诉我,玉片是谁的。”

        “……”沈光明脸上仍是呆滞畏惧神情,心里却已激动万分——他最担心的,不过是辛暮云没有任何要求。只要对方有任何要求、任何疑问,这些要求和疑问都是沈光明可以下手的缝隙。

        维持着脸上表情,沈光明已在瞬息间,在心里将方大枣说过的话、他曾骗过的人,全都飞快过了一遍。

        “是我的。”他抬起头,认真道,“玉片其实是我的,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我吧。”

        话音一落,他惊讶地看到辛暮云脸上闪过极其复杂的神情。

        狂喜、震惊、悲伤、憎恨,这些情绪令辛暮云脸部抽搐,他不得不闭上眼睛,狠狠吸了几口气才略略平复。

        “是你的?”他硬邦邦地问,“那我问你,这玉片原是一块,它如何成了现今的一半?那上面的字是什么?为何会有这样丑陋的燎烧痕迹?”

        沈光明愣了一会,微微眯着眼睛,让自己面上显出回忆和惋惜的神态:“被摔断的。路上遇到强匪,抢夺中掉到地上就变成这样了。之后又被……”

        辛暮云根本没让他往下说,抄起一根筷子就朝沈光明扔了过去。气浪突然袭来,沈光明鬓角与额前头发被他气劲激得扬起,双目惊恐。

        那筷尖悬在沈光明额上,筷尾拈在辛暮云两指之间。

        “骗徒。”辛暮云声音低沉,似是压抑着心中愤怒,“骗徒!别跟我说谎!”

        他将筷子狠狠掷下。筷尖如穿过豆腐一般无声穿过地面青砖,深深嵌了进去。

        沈光明被他这一手吓得腿都软了,摔倒在地上。

        “爬起来!”辛暮云令他站起,“再说一遍,是谁的?!”

        沈光明浑身颤抖,默默运起大吕功,将冷汗不断逼出。

        “是……是我捡的……”他声音发颤,语不成句,显是被辛暮云吓坏了,“年初,庙外头……在庆安城外头……庆安城外面那破庙外头,我捡的。在路上。”

        辛暮云无声地盯着他,良久才问了下一句:“看到是谁掉的么?”

        沈光明抬手擦了擦滴到下巴上的汗:“似是一个紫衣的公子掉的……不不,不……”

        辛暮云紧紧盯着他乱转的眼珠子。

        “不是紫衣,他是紫色的外袍……挺高大,和你差不多……”沈光明又抹了一把汗,“我……我再想想……”

        他抹完下巴抹脸颊,心想大吕功别的用处先不提,能逼汗真的不错啊。他不敢看辛暮云,生怕被他识破,心里却在盘算如果这些汗不能说明自己很害怕,为增加可信度他只能逼着自己尿裤子了。

        ……可不到万不得已,着实不想这样做。

        那头的辛暮云端着杯茶默默地喝,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莫怕,我不会因为你的这几句话弄死你。那公子什么模样,你是否看到?”

        问完问题的辛暮云再次凝视沈光明。

        沈光明这回不敢转移目光了。他略略挺直腰,和辛暮云直视着:“我是跟在他后面从庆安城里出来的。我记得,那是个很好看的公子。”

        他回忆着唐鸥的模样,边想边说,那神态倒也十分真实:“身材与你差不多,但年纪绝对比你年轻,是个在人群里也能一眼看到的公子爷。虽然……穿的不是锦衣,但气度非凡。我……我当时是想跟着他,看是否有可乘之机……”

        “然后你就看到他掉了个玉片?”辛暮云眯起眼睛。

        “……也,不是。”沈光明故意增加了一些细节,“其实是,他在怀里掏银子,想给途中遇到的一对乞丐。那玉片掉了之后……之后我就……踩住了。”

        辛暮云突然笑出声。

        “你踩住,是为了借机与他搭话,继而骗他?”他问。

        “是、是的。可那公子走得飞快,我弯腰捡个玉片的功夫,他就往前走了挺远。”沈光明舔舔嘴唇,继续将故事编下去,“人多,拥挤,其他的我记不清了。”

        辛暮云转着手里的茶,没说话。他面庞沉静,眉目疏朗,不言语的时候俨然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佳公子,身上的江湖客气质又平添许多精悍气息。这夜里他换了一身松花绿的衣衫,腰上一根鸦青腰带,整个人即便坐着也能生出无端风流。

        “高大,好看,功夫不错,心善……”辛暮云喃喃道,“成了一个好孩子。”

        他语气温柔,里头还带了些笑意。这令沈光明有些吃惊,不由得抬头看他。

        “若你再见他,你能认出吗?”辛暮云转头问他,“认出这个玉片的持有人?”

        ……持有人在你家地底下。沈光明心想。他仍不确定辛暮云对这玉片的感情,因而不敢随意说出,便弯了弯腰:“应当可以。”

        辛暮云点点头,正欲说话,忽然眉头一动。

        沈光明随即也听到了外头的破空之声。

        轻微的爆裂声响之后,是百里疾冷冰冰的声音:“你们胆子倒大。”

        立在辛家堡练武场旗杆上方的,赫然是唐鸥和林少意。

        沈光明所在的位置能清晰看到那边情况,差点冲口喊出唐鸥名字。

        “百里疾,我们没交过手。”林少意手里的剑光雪亮,“今夜不妨来试试。”

        百里疾站在略低一头的屋顶上,抖抖衣袖,一言不发。

        沈光明突然听到周围有簌簌响动声。他转头一看,只见数个浑身漆黑的人影正从草丛中慢慢直腰站起。它们眼口均被粗线缝合,步伐拖拉地走过沈光明和辛暮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