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40.相救

40.相救

        林少意眼睁睁看着自己落进水里,瞬间被浑浊江水淹没。

        他听不到辛暮云的声音,只感觉口鼻里不断有江水泥沙灌入。辛家堡背靠郁澜江,但下方是一个较浅的石滩,间中有嶙峋怪石突起,半截淹没在江水里,半截裸.露在水面上。

        林少意觉得自己的手臂和肋骨可能都断了。石块受流水日日冲刷不停,圆润光滑了,但仍旧十分坚硬。

        水灌入太多,他无法呼吸,脑袋里剧痛阵阵,口眼鼻都疼了起来。

        年幼时林剑让他出门闯荡,他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石中仙,并拜他为师,学了许多本事。林少意是个地地道道的江湖客,虽然担着武林盟主这个名号,但骨子仍然是一个渴望洒脱天地的年轻人。他和唐鸥成为好友,不止一次提起过自己羡慕唐鸥。

        一叶舟,一壶酒,一把剑,一身蓑:林少意向往这样恣意的人生。江湖上有名的玉笔书生赠过林少意两句诗,林少意将它提在书房壁上,是墨汁淋漓的两行字。

        “此身受尘拘,薄酒论生死”。

        可即便如此,即便他将生死看得很淡,却也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死去。

        少意盟的许多事情还未交待清楚……父亲与阿澈也未安排妥当……辛家堡虎视眈眈,又暗藏祸心,他还未给出任何提醒……

        林少意又遗憾又后悔。他不该托大,不该与百里疾赤手空拳地搏斗,不该忽视背后的辛暮云。

        他胸口像被重物反复碾压一样疼痛。剧痛和窒息终于令他视线模糊。半张的口中逸出一道血线,林少意模模糊糊地想,自己这辈子还有许多事情没经历过,着实不甘心。

        血线在水里很快被冲淡消失,但他肋骨已断,伤势严重,血不断从口中涌出。

        在即将失去意识之前,他透过朦胧的血水,看到有个人正朝自己奋力游过来。

        有光头……是个和尚……林少意艰难地想。

        那人将他拦腰抱着,脚蹬石块往上浮去。林少意身体沉重得如同石块,意识还剩一丝清明。和尚为救他,转头将自己口中的气渡入了林少意口中。他将林少意的嘴巴合上,又捂着他的鼻子,令江水不再进入他体内。两人**地从江中钻出来,林少意才看清楚救他那人是照虚。

        照虚一抹脸上的水,转头问他:“你能动吗?”

        林少意话都不能说,何况是动作。他抖抖眼皮,脑袋一歪就晕了过去。

        被胸口剧痛弄醒的时候,林少意发现自己的手能动了。

        照虚把他衣服都脱了,几处大穴上扎着针。他睁开眼吐出胸腔浊水,吐完了看到和尚跪在一旁,正按着他的胸口使力。一点虚弱的火亮在岸边,在夜风里摇摇晃晃。

        “我——噗……”林少意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又是一口水从口里涌出。

        他看到照虚皱了皱眉,有些嫌恶。

        林少意顿时不想说话,也懒得管他了,平躺着任他帮自己按压。

        头顶是苍穹高宇,身下是湿苔冷岩。

        林少意活了这么久,头一回这样光溜溜地展在天地之间,身边还有个皱着眉头救自己的和尚。

        这回真是幕天席地了。他想。彻彻底底,坦坦荡荡。

        扎在几处大穴上的针引出了林少意体内的毒液。黑血流尽了,他才缓缓开始尝试运气。肋骨与手臂果真骨折,动不了,一吸气就疼。林少意起了一半身,又无奈地躺了下去。

        照虚坐在一旁喘气。他手臂上也都是划伤,伤口粗糙狭窄。他正对着火光,仔细将碎石和泥沙从伤口中清理出来。林少意知他是为救自己才受的伤,默默盯了他片刻,出声道谢:“多谢大师。”

        照虚瞥他一眼,面无表情道:“不敢当。这是林盟主头一回称小僧为大师,小僧当不起。”

        “……多谢秃驴。”林少意咬牙切齿道。

        照虚半蹲起,转头冷冰冰地笑道:“盟主再说一句?一旁就是郁澜江,小僧不累,可帮盟主再去洗一遍澡。”

        林少意:“……”

        他没力气跟这个和尚打嘴仗,扭头闭目养神。养了一会儿,他又转过头看照虚:“和尚,我发现你跟我说话和跟沈光明说话,腔调不一样啊?你刚刚讲的那些……呃咳……你讲的那些话,哪里有半分佛门弟子的气度?”

        “阿弥陀佛。”照虚念了个佛号,平静道,“苍生芸芸,均有佛性。大道无限,不吝慈悲。林盟主认为佛门弟子是什么样的?古佛青灯,打斋念佛?盟主统率武林,见识却如此狭隘。皮囊外相皆是虚无,佛在己心。”

        “噢。”林少意艰难点头,“说得好,大师你辩佛也很有一套。但我还是觉得你不像佛门弟子。小气。”

        “……阁下光溜溜一条晾在这里,也不见得有武林盟主的风度。”照虚起身,抬腿跨过林少意的身体,往郁澜江边走去。

        他不提起还好,一提起林少意顿觉从下往上,凉得可怕。

        “和尚,大师,帮个忙,穿个衣服。”林少意连忙道。

        “小僧小气,不乐意。”照虚眺着远山望了一阵,转头走回来,神色有些惆怅。

        林少意仍旧躺着,心想都是大丈夫,也没必要这般拘谨。他理了理方才发生的事情,认真问照虚:“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随着性海回少林了?”

        照虚告诉他,性海确实回了少林,和他同去少林的,还有七叔。

        七叔逃离辛家堡后在山中独自疗伤。性海与照虚两人在附近的庙宇中逗留了片刻,这才在路上碰到他。性海见七叔伤势严重,经脉被阴寒内力重创,身上更有许多伤口,一时半刻难以料理清楚。他征得七叔同意,决定以少林的须弥功为七叔诊治。须弥功需三人同使,性海便决定背他回少林诊治,照虚留了下来,盯紧辛家堡,等候少林那头的援手。

        谁料才盯了几个时辰,他就看到林少意被辛暮云扔下来的场景。

        林少意:“……”

        有些丢脸,他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七叔还活着,很好。他应当还不知道阿岁被抓的事情。”

        照虚:“阿岁是何人?”

        林少意:“七叔的心头宝,你小友沈光明的朋友。”

        照虚了然般点点头,拨动篝火,一言不发。林少意躺在他身边,脸上平静,心里其实焦灼得一片慌乱。

        火中柴火毕剥作响。林少意闭了眼开始思考。片刻之后,他身上一暖:照虚给他盖了衣服。

        林少意睁眼看看身上的僧衣,又抬头看上身裸着的照虚。

        “我的衣服已经干了,你的再等一阵。”他说。

        “……多谢。”林少意踌躇片刻,低声道。

        他这头被人救起,辛家堡那头唐鸥差点在辛暮云身上戳了个窟窿。

        辛暮云看了眼被唐鸥削成块的尸体,在脸上擦了一把。

        唐鸥的剑同样很快。秋霜剑招招都是杀人的招式,但唐鸥显然留手了:他只在辛暮云脸上划破了个口子。

        “辛大哥!”唐鸥又悲又愤,“你……!”

        “如今死了你一个朋友,你便说我过分。当日辛家堡大火死了那么多人,偏偏无人谴责过那些道貌岸然者一言一词。”辛暮云冷笑道,“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道理?”

        “那事情与少意又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就能独善其身?他无辜,枉死的人就不无辜?”辛暮云抹净脸上血迹,“唐鸥,你已经踏入这个江湖了,不要太天真。”

        唐鸥捏着剑,下不去手,也不甘心。

        踟蹰中,他听见沈光明在身后大喊:“别跟他废话!去救林大哥啊!”

        唐鸥这才醒悟,匆匆收了剑,回头将他背在身上,从林少意落水的地方跳了下去。

        林少意落水只有片刻,但两人已找不到他形迹。唐鸥解开了沈光明的穴道,他跳入水中,沈光明在石滩上,一同往下游找去。夏季江水充沛,唐鸥屡屡被冲撞到江石上,沈光明喊了他几次,终于将他喊了上来。

        沈光明把阿岁的事情跟唐鸥讲了。当说到阿岁手里的玉片同时引起辛暮云和百里疾的注意,他发现唐鸥的脸色也变了。

        “……玉片有什么不对吗?”沈光明紧张地问,“辛暮云会不会对阿岁不利?”

        唐鸥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皱眉沉默了片刻。

        “少意不会死的。他一定不会死。”他转头对沈光明说,“你沿着下游一直往前找,仔细一点。他也许是被冲到岸上了。我回去救出阿岁。辛暮云与我……毕竟是一场相识,我们之间并无仇怨,我救出阿岁的可能性比较大。”

        “好。”情况紧急,沈光明也顾不上迟疑了,“还有,辛暮云让百里疾去杀柳姑姑,你要想个办法通知少意盟。我担心沈晴。”

        “百里疾现在仍在辛家堡,他已经受了伤,一时半刻还不可能出发。我救出阿岁之后与你会合,再一同回庆安城找少意盟的人。阿岁关在哪里,你知道么?”

        沈光明只好告诉他,他被带出带入,都是蒙着眼睛的。

        “但刚刚出来那次,我记住了方向和步数。”沈光明细细跟唐鸥讲所走的路程和步数,两人一同反推。唐鸥对辛家堡的地形很熟悉,很快就知道沈光明说的是哪里了。

        “那是供奉辛大哥母亲牌位的地方。”唐鸥道,“暗室就在下面。”

        “在辛家祠堂下面设暗室?”沈光明讶然道,“他也太大胆了。”

        “辛家祠堂在别处。”唐鸥抬手擦去沈光明额上的一点灰土,“这地方只供奉这两个牌位,他娘亲的,和他弟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