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42.旧事(2)

42.旧事(2)

        沈光明又从火里抓出半个馒头,低头不说话。

        他仍旧震惊着,一时不知如何表达。

        沈直姓沈,所以他也姓沈,他哪里会去想沈直为何姓沈?沈直在河边捡到他,将他带回家,他又怎么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

        也许爹确实是辛家堡的人,但他后来收留了我,这不说明我与辛家堡有任何关系。沈光明心里掂量着这个想法,但根本无法说服自己。

        他心里隐隐约约有个感觉:自己和辛家堡是有联系的。

        林少意见他沉默许久,忍不住问:“怎么了?这故事不是挺好听的么?”

        沈光明犹豫片刻,摇摇头,垂首啃那烤香了的馒头。他不想跟林少意说这件事,只盼着唐鸥赶快回来。

        此时唐鸥已顺利进入了辛家堡。

        辛家堡的防卫确实森严,但唐鸥熟悉辛家堡结构和地形,潜入时没被任何人发现。方才林少意伤了百里疾,这一时半刻的,他也不可能出来。唐鸥心更定了,在檐下翻了个身,稳稳落在安放辛夫人与辛晨灵位的房子面前。

        要是按照唐鸥的看法,这小房子比辛家祠堂更精巧。虽无辛家祠堂那般气象整严,但其中各处的巧妙心思,不可谓不精细:檐角铃铛上浮雕着辛夫人生前最爱的梅花,柱子上是辛夫人最喜爱的诗人的诗作,窗棂上刻着辛夫人的手书的诗句。唐鸥谨慎小心地将那门轻轻往里推了推,没有锁。

        此处是辛家堡最冷清但也最干净的地方,连巡视的人都不多。平日里百里疾就守在这房子一旁的玉兰树上,唐鸥在树下跟他打过几次招呼。

        他将门推开仅容一人进入的缝隙,飞快闪了进去。

        有巡视的家丁正好从院门走过,提灯照了照,没发现任何可疑迹象,转身走了。

        唐鸥静待脚步和呼吸声远去,抬头看眼前的房舍布置。

        房子很小,因而即便很空荡也不显得凄凉。灵桌上点着两根香烛,燃得有气无力。

        他弯着腰悄悄在房中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机关。两个灵牌坐在灵桌上,一个写着“先妣辛母沈孺人讳淑君之莲位”,一个写“亡弟辛晨之莲位”。唐鸥拜了两拜,弯腰在地上摸索。

        就在灵桌下方,他摸到地面一处小凹槽。

        那凹槽仅容二指进入,恰在灵桌布幔下方,着实不起眼。唐鸥伸入食中二指,往那凹槽暗暗使力,果然按了下去。他随即听到轻微的机括声,只见那灵桌从中央裂开一缝,越来越宽,未几已出现一个四四方方的黑口子。黑口子下有石梯,唐鸥一路戒备着,小心走了下去。待他走到最后一阶,感觉脚下石块微动,上方灵桌又缓缓合了起来。

        暗室里只墙上一把火把,十分昏暗。唐鸥一路走去,渐渐心惊。

        这暗室看样子已使用了不少年头。有些牢房门也没了,墙上的斑驳黑血早已凝结,在火光下显得十分狰狞。血迹四处喷溅,唐鸥站在那牢房之中,抬头看到连头顶天花上也有。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墙上嵌着铁制镣铐,又有这样的场所,不难想象这其实是一个刑场。只是地面积灰甚多,看着并不像常常使用之地。唐鸥只发现有一处牢房尤为干净,石床上竟还有整齐的草席,但这暗室又没门,不知作何用途。

        一直走到尽头,唐鸥终于看到一扇紧闭的石门。

        他曲指敲了敲,凝神细听。

        片刻后,里面传来发颤的声音:“谁?”

        是阿岁。唐鸥心中一喜,忙告诉他:“我是唐鸥,我来救你的。”

        他将火把搁入墙上凹槽,回头细细研究那石门。

        石门上既无机关也无把手,唐鸥摸索许久都不得要领,便问阿岁:“这劳什子门究竟怎么开的?你见到他们开过么?”

        阿岁已走到石门边上,声音也清晰了很多:“见是见过的。”

        “需要钥匙?”唐鸥疑惑道,“可也没有钥匙孔。”

        “不是的。是直接推开的。”阿岁扯着嗓子说,“百里疾用手推开的!”

        唐鸥一愣,随后忍不住冷笑。

        果然严密。这石门并无开启的机关,若是被关押的是羸弱之辈,或者来救援的人臂力不足,只怕到了也救不了人。既然没有机关,这石门难不倒唐鸥。他将袖子捋高,露出手臂上的精壮肌肉,低吼了一声。

        双掌贴着石门,他暗暗运起青阳心法,将内力灌注入掌,未几便听到那石门颤抖着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唐大哥你真厉害!”阿岁在里头欢天喜地地喊。

        那石门果真在他掌下,缓缓移开了。

        石室里同样一片漆黑,唯有一处缺口漏入了几分月光。阿岁站在门边,见那门开了,立刻钻了出来,紧紧贴着唐鸥站稳。

        唐鸥抓起火把,命他跟着自己走。

        “阿岁。”唐鸥问,“你今年几岁?”

        “不知道。”

        “也不知道家里的事情?”

        阿岁回答道:“也想不清楚了。我身上就一个玉片,其余的破衣服里也翻不出什么东西。”

        “你比沈光明小吧……”唐鸥喃喃道,“应该比他小的。那玉片真是你的?”

        阿岁奇道:“自然是我的。我一直贴身放着的。”

        唐鸥突然站定,阿岁撞在了他背上。

        阿岁:“???”

        唐鸥回头打量着他。

        火光里的小乞丐十分瘦弱。他虽然受七叔和其他弟兄的疼爱,但毕竟是在丐帮,再疼爱也仍没什么吃喝的。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唐鸥心想如果他真的是辛晨……现在应该是十六七岁了。但阿岁看上去,身量却像十三四岁的孩子。他头发有些凌乱,衣服肩头的补丁破了,线头露出来,在光线里冒出个模糊不清的影子。唐鸥突然想起沈光明说的话。他说自己遇到的好事总比坏事多。

        阿岁呢?唐鸥心想。他一生中遇到的事情,也许是坏事更多。

        唯一的好事,是他遇到了七叔和丐帮。他虽衣衫褴褛,但仍有一双不沾阴霾的眼睛。唐鸥忍不住伸手帮阿岁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又拢了拢他的头发。阿岁困惑地看着他。

        “唐大哥。”阿岁说,“你认错人了么?我不是沈大哥。”

        “不是……”唐鸥欲言又止,想了想问,“关沈光明什么事?”

        阿岁讷讷道:“你们平时都这样的……”

        唐鸥满腔柔情与惆怅烟消云散,重重踏上石阶的最后一级。灵桌果然又缓缓移开了。

        辛家堡中安静依旧。唐鸥带着阿岁走出来,回身小心按下机关,灵桌便合上了。阿岁看到那两个灵位,惊讶之后连忙双手合十拜了一拜。

        “别拜!”唐鸥连忙阻止他,“拜这个做什么!”

        阿岁正站在“亡弟辛晨之莲位”的灵牌前,茫然抬头。

        唐鸥将他身子转了个方位,朝着“先妣辛母沈孺人讳淑君之莲位”:“你应当拜这个。”

        阿岁便跪下来,认认真真磕了三个头。

        “为何拜这个,不能拜那个?”他问。

        唐鸥:“……那个,那个还是小孩子,拜了也没用。你拜的这位是个很好的夫人。她定会保佑你一辈子。”

        阿岁笑道:“是个好看的夫人吗?我见过许多心善的夫人,都特别好看。”

        “比你见过的所有夫人都要好看。”唐鸥低声道,“去跟夫人说声你要走了。”

        阿岁不明所以然,但仍是按照唐鸥的话去做了。

        两人一前一后小心走出房子,阿岁正踌躇着怎么离开,唐鸥弯腰道:“我背你……”

        他突然停口,似有所感,猛地抬头看向院中的玉兰树。

        百里疾裹着一身黑衣,正站在树枝上看他。

        唐鸥:“……”

        百里疾见他发现了自己,卷了衣裳跳下来。他甫一落地,唐鸥立刻闻到清晰的血腥气。

        “你伤了还那么拼?”唐鸥将腰间长剑抖出来,“阿岁我是要带走的,你拦着我便砍了。”

        “不拦,不敢拦。”百里疾道,“唐大侠一手秋霜剑使得那么狠,谁敢迎面上?”

        唐鸥:“……那便让开。”

        百里疾又紧了紧衣裳。阿岁看到他衣角沉重,有黑色水滴落在地上。

        “你……你在流血。”他忍不住开口,“没包扎吗?”

        百里疾脸上露出一丝模糊的笑意:“多谢小公子,百里没事。受伤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他转而对唐鸥道:“我不是来拦你的,唐大侠。我本应在床上休息,但我心中有事情放不下,还是想去找一找你。只是没想到,才到这儿,就看到你了。既然这样顺便,我就跟小公子道个别吧。”

        阿岁看看百里疾,又看看唐鸥。

        “别叫我小公子!”他怒气冲冲道,“你害了我们丐帮的人,我要跟你算账的!”

        “七叔没死,他逃了。他也令我受了内伤,大家彼此彼此。至于其他人,既然是生死相搏,自然命在自己手里。自己没本事,还能怪对方太强?”百里疾说,“小公子,你还不懂江湖。”

        唐鸥突然插话:“你为何叫他小公子?”

        百里疾退了一步,背靠在玉兰树上喘气。

        “他确实是小公子,怎么叫不得了?”他脸上笑意又浮了起来,却因灯光昏暗,看不清真假,“好久不见啊,小公子。”

        他一声接一声的小公子,令阿岁浑身不对劲。这三个字似是嘲讽,他皱眉瞪着百里疾。

        百里疾对他笑笑,转而跟唐鸥说话了。

        百里来找唐鸥的原因很简单:他告诉唐鸥,辛暮云要掀了少意盟。

        “十年前大火的时候,一众江湖客里只有丐帮和少意盟最出名,其余的鹰嘴派、如意楼、青峰寨等等,都是不值一提的小角色。”百里疾道,“因而他最想对付的,也正是这两个帮派。当时的丐帮帮主已经死了,可林剑还在。若是当年那两人能振臂而出,自然会有附和之人前来营救。但他们没有。既然没有,这仇恨便肯定在暮云心中扎根了。”

        唐鸥无言以对。他内心自然清楚恩仇必报的江湖道理,但这道理放在他挚友身上,令他一时过不了自己那关。

        “少意盟有一个武林盟主,丐帮又根深蒂固,拔除十分困难。暮云早已决定先对少意盟下手,此次杀丐帮两弟子,全是他的谋划。”百里疾脸色凝重,“此次林少意被害,正是灭了少意盟的好机会。”

        “你们……少意盟毕竟还是个大帮派,你们这样做,是会被江湖人不齿的!”唐鸥怒道,“对付丐帮也是一样,报仇便报仇,你将丐帮弟子弄成了水尸是什么意思!”

        百里疾冷冷地看他。

        “是很快意的意思。”他说,“辛家堡这么多条人命在大火里活活没了,不残忍?那么多江湖客踞于山顶观火,不残忍?”

        这句话让阿岁十分莫名。但他不敢插嘴,直觉此时不是该插嘴的时机。

        “百里疾,你为何要跟我说这些事情?”唐鸥问。

        “我想请你帮一帮他,千万要阻止他做这件事。”百里疾沉声道,“暮云要火烧少意盟。”

        唐鸥与阿岁一惊。阿岁莫名觉得不安和恐惧,紧紧攥着衣角。

        似是看到了他的动作,百里疾转头朝他投去已算温柔的一个笑容。

        “他若真的点火,那和这偌大江湖就结下了解不开的梁子。”百里疾继续说他的想法,“辛家堡大火是江湖人不敢擅提的事情,太难堪也太愧疚。这是那些观火者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惨事,因而日渐壮大的辛家堡,自然也会成为这些人的眼中钉,生怕有朝一日,暮云会重算旧账。”

        “所以他若这样高调地对付少意盟,换来的会是当年那些江湖客的讨伐?”唐鸥沉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辛家堡已经足够高调了。他可以用更隐蔽的方法去……但我说服不了他,所以只能将这事情告诉你。请千万不要让他成事。”

        唐鸥沉默了。

        百里疾阻挠这件事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辛暮云和辛家堡,而唐鸥阻挠这件事,可以保护林少意和少意盟众人。或者往更大的去说:可以让江湖暂时再安宁一阵子。

        他没有应允,也没有否定,弯腰让阿岁跳上他背后。

        “多谢。”唐鸥低声道。他带着阿岁跳上房顶,几个腾跃间就消失了踪影。

        百里疾在玉兰树下又歇了一会儿。他掀开衣袍,看到胸前一道长长血口,衣衫全被鲜血润湿了。

        “都说了么?”辛暮云从外面走来,站在院子门口远远问他。

        百里疾连忙将伤口掩好:“都说了。林少意肯定没有死,待他们几人回到少意盟,正好一锅炖。”

        “好。”辛暮云点点头,朝院中走去。走过百里疾身边时闻到他身上的浓厚血腥味和尸臭,不由皱眉闪开。

        “你太臭了。”辛暮云道,“未料理干净别靠近我。”

        百里疾点点头,笑着将衣服紧紧抓好。辛暮云没有回头,径直走入了那房子,回身将门小心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