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45.火(1)

45.火(1)

        林少意沉默着看照虚,试图从这和尚脸上找出与当年陪他练剑的人有半分相似的痕迹。

        “我记得……”他轻声道,“和我一起练剑的是个挺好看的小姑娘啊。”

        照虚:“……???”

        林少意皱眉道:“她虽然不懂林家剑法,但闪避的功夫很不错,小小年纪,不可小觑。”

        他说着还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照虚脸色变了又变,嘴角的筋皮都抽搐了:“谁是小姑娘?”

        “那小姑娘身着绛红色长袍,黑发梳成两个揪揪,尖下巴大眼睛,声音又脆又清亮。她与我练了一段时间的剑,我总记着她练完剑之后,就会去厨房里讨水喝。”林少意笑吟吟道,“真是你?”

        “……”照虚总算知道林少意是在故意挤兑自己,脸皮抽了抽,无声转过头去,拒绝与他交谈。

        林剑见林少意这样与照虚说话,本想呵斥,但不知自己儿子和这和尚出过什么事,于是也不开口调节,只让林少意出去布防,他再和照虚密谈。

        林少意敛去脸上笑意,恭恭敬敬地朝照虚鞠躬行礼:“照虚大师,多谢了。幼时你陪我练习,现在又为少意盟这般拼命,此番恩德林少意永铭于心。”

        照虚面上冷意稍去,转身阿弥了一个陀佛。

        谁料林少意紧接着道:“因此大师在郁澜江边扒我衣服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了。”

        他飞快说完,拂袖长笑便走,背影洒脱利落。

        然而走到门边,胸口剧痛站立不稳,只得弯腰扶着门板慢慢出去了。

        林剑见照虚脸上又笼了一层寒意,不由得笑着对他解释:“他已将你看做少意盟家人,所以才会跟你开玩笑。”

        照虚嘴上说了个是,心里却并不认为林少意是在开玩笑。

        他是林夫人家中买来的奴仆,随着林夫人嫁给林剑,他与其余仆人一起也来了少意盟。因少意盟中的武师见他骨骼精奇为人机灵,便把他收作剑童,从侍剑开始,慢慢跟着练习各样剑法。

        那时林少意刚出生,数年后他学了些本事,于是就陪着林少意练剑。

        林家剑法他是没有资格练的,但林少意使的那些不纯熟的剑招,他完全不放在眼里。

        他记得林少意对自己特别小气。削了半片衣角便要自己赔他一件新衣,斩了那株十八学士两片叶子,要他翻遍十方城再找一株茶花赔来。他在少意盟里过得很好,唯有一面对林少意就心烦气躁。之后便是除了一身功夫,外功内功全都去得一干二净,这才入了少林。于是也过去十几年了。

        若林少意当时真以为自己是小姑娘,这般对待小姑娘……照虚心道,活该他没有成婚对象。

        林少意一路扶着胸口,作西子捧心状走了出去。在院中远远见到唐鸥,正想出声叫他,随即便见到唐鸥从方大枣身边拉走沈光明,两人一溜烟地跑了。

        他无计可施,只好唤随从过来,扶着他去换药换纱布了。

        少意盟里流水山石各有特点,尤其是厨房那头的。唐鸥带着沈光明去了厨房,沈光明一路看景不暇,偶尔奇道:“你想要吃的?我帮你去要啊,厨娘一瞧我的脸什么都会给我。”

        “是是是,你厉害。”唐鸥进厨房向厨娘要了一块布,裹了几份干粮揣在怀里,转身抓着沈光明的手腕往外走。

        沈光明这才觉得不对劲:“你要出门?”

        “我要去武当和少林送信。少意盟的信息现在传不出去。”唐鸥掏出干粮,重新把那布打了个结,尽量打得结实精致,“跟你说一声,你自己当心。别躲在林少意背后,一旦出事他必定是最受注意的。你去找你师父,找柳舒舒,她们能保护你。”

        “方叔不是我师父。”沈光明强调道,“我要是插在他和柳姑姑之间他会揍死我。”

        “他敢揍你我揍他。”唐鸥匆匆道。他将干粮放好,对沈光明道:“武当山上的兔子听说挺好吃,我给你弄条腿回来尝尝鲜。”

        沈光明想了一下唐鸥怀里揣了个血淋淋的兔腿回来的场景,连连摆手:“别别别,唐大侠您千万别。话说,武当不是偏向辛家堡么?少意盟还找武当作甚?”

        “辛家堡要来挑少意盟,这样大的事情武当不可能置身事外。我将消息送到了,他们便不能再装作不知道这回事。江湖事就按江湖规矩来办,武当作为一个大帮派,想要偏帮辛家堡,也要看看实际情况。”唐鸥说,“明白了吗?”

        沈光明连连点头:“明白了。反正牛鼻子们知道这件事情,他们帮辛家堡是错,谁都不帮也是错。”

        唐鸥说是的。他和沈光明一路走向马棚。林澈正好拎着她的枪从马棚里走出来。

        “唐大哥,沈光明。”她跟二人打招呼,“爹爹已经跟我说了,我给你准备了一匹最好最快的马。你千万注意安全,千万千万别伤了我的马。”

        唐鸥连连点头,见她要离开便转头叮嘱她:“阿澈,这次的事情不同以往,你不要逞强。少意和林伯伯若是不许你出战,你不要拧。你若出了事,你大哥和爹爹……”

        “我知道。”林澈凛然道,“爹爹已经有安排,我和沈晴一起负责盟内妇孺的安全和伤员的转移。外头有爹爹和盟里的哥哥们,里面还是安全的。我们把盟里守好了他们才能安心御敌。”

        沈光明听到沈晴也安排在盟内,顿时放了一半的心。

        他虽希望沈晴不要掺和进这些事情里,但他知道自己妹妹的心性,所以得知林剑这样的安排,心内大安。

        林澈与两人告别,唐鸥在马棚里挑了一匹马。沈光明觉得那是马棚里最不好看的马,但十分神气精神。

        唐鸥拍拍马头,很快与马熟悉了。他翻身利落上马,紧拽缰绳,低头看沈光明。

        他坐在马上,日头又热又亮,沈光明眯起眼睛都看不到他面容。

        沈光明突觉一丝惊悸。

        “唐鸥……”他咽了咽口水,心头不安又紧张,有许多话拥堵在喉头,却不知先挑出那一句来说比较好。

        唐鸥俯了身,俊朗眉目里同样带着隐约忧虑。

        “一定要注意安全。”他说,“方寸掌的要诀别忘了,记得要日夜修习大吕功。”

        沈光明似听非听。这是他和唐鸥自相识以来将要分离的头一次。他心中存着担忧,但又隐隐地笃定:唐鸥会回来。他一定会回来,带来好消息,骑着这匹丑马,踏破夏日繁茂的草丛林木,飞驰而来。

        唐鸥还说了许多话,但沈光明并未仔细听。

        “快启程吧,这是要紧事情。”沈光明道,“别耽误时间了。”

        “……好。”唐鸥悻悻地截断了话头,把剩下的三千七百六十二个字都咽了回去,“沈光明。”

        沈光明:“嗯?”

        唐鸥:“注意保护自己,偶尔……偶尔可以想想我。”

        沈光明怔了。唐鸥的神情令他感到诧异,似乎有一种比他所想、所知的任何一切都更强烈的感情,正在唐鸥的身上,亟待爆发。

        “好……偶尔。”他点点头,顺着回答。

        唐鸥猛地伸出手,揪着他的衣襟靠近自己,察觉沈光明的惊讶之后又立刻放开了手。

        “不,你必须想。”

        他脸也微微发热,说完立刻直身,驱着那马飞速跑上了官道。

        剩沈光明一人站在马儿扬起的烟尘里发愣。

        唐鸥离开的第二天,沈晴终于从十方城里回来了。

        沈光明把自己被辛暮云和百里疾抓走关在辛家堡暗室里的事告诉了方大枣,方大枣告诉柳舒舒,柳舒舒讲给林澈听,林澈第一时间转告了沈晴。

        所以沈晴一见沈光明就立刻扑到他身上,别人怎么扒她都不放手。

        待她哭完,沈光明脱了自己**的外袍,把食物推到她面前,继续听方大枣讲故事。

        方大枣坐在树下,把当年林少意夺得武林盟主之位的故事讲得听者两眼炯炯。柳舒舒坐在树上,长腿垂下一摇一晃,看似不在意,实则也在认真听方大枣的话。

        方大枣因而更将一场打斗讲得满面放光,山摇地动。

        讲完林少意,又讲林剑。夜幕渐深,少意盟塔楼上敲响了钟声。随即四面警戒的人们纷纷鸣钟。

        “今日又无事。”柳舒舒伸了个懒腰,打断方大枣的滔滔不绝,“阿晴,阿澈,咱们去吃饭。”

        沈晴紧紧挽着沈光明的手,沈光明挣脱不开,只好跟着她一起去了。方大枣紧随在柳舒舒身后,笑眯眯地说她丰腴点儿更美,换来柳舒舒一阵不知是喜是怒的笑。

        数人还未走到后厨,突闻一声尖锐哨响从盟外传来。

        哨响未落,一支燃烧的火箭于夜空中划出一道圆满弧线,直直落向少意盟中最高的书阁。

        “来了!”柳舒舒大笑一声,长袖挥动,与方大枣一起朝火箭跃去!

        两人身还在半空,突见房舍之中飞起一道人影。那身影极快极轻,瞬息间已落在书阁顶上,接住了那火箭。

        燃烧的货簇距离阁楼只余三寸距离。

        “和尚好身手!”

        柳舒舒轻功卓绝,但仍落在照虚之后,不由得出声赞叹:“且有副好模样……”

        从听到哨响再落定于书阁顶上,不过瞬间的功夫。随着照虚将火箭掷回,少意盟四面齐齐亮起灯火,警钟纷纷鸣响——林少意嘹亮有力的声音震动了整座少意盟:“御敌!!!”

        火箭是从郁澜江上发出的。箭头扎着一团浸饱了火油的布,火焰呼呼冒起。箭是普通的箭,火油也并非强风不灭的珍奇之物,但那火箭却是由辛暮云亲自射出,其中所蕴的内力,足以支撑其飞跃很长的距离,稳稳落在少意盟之中。

        “是个和尚。”百里疾立在桅杆上,长声对辛暮云说,“是那日少林来的和尚。”

        辛暮云没有用大船,他和百里疾于今日傍晚乘着一舟小船顺流而下,速度竟比发现二人行踪赶回报信的人更快。辛暮云只带了一支火箭,如今射也射了,再无后手,却仍笑意满面。

        “去吧,百里。”他抬头对百里疾说,“烧了少意盟,为我祭奠我母亲。”

        百里疾今日身着轻便的夜行服,但身上伤口未愈,血腥之气不绝。

        “仅祭奠夫人?”他足尖卡在桅杆上,蹲下问辛暮云,“义父呢?”

        “祭他做什么?”辛暮云冷笑道,“唤他从阴曹地府里滚回来,找你索命?”

        百里疾怔怔看他片刻,沉默地站起身,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

        此时少意盟内外都喊声震天,不断有火箭与火弹射入少意盟,但均被好手们一一阻截。照虚已经去了阵前,方大枣和柳舒舒等江湖人士站在房舍顶上,拦截火种。

        “大枣。”柳舒舒突然开口,“你看西南方向,那些是什么?”

        少意盟的西南方向是数座连绵的矮山。此时矮山上隐隐有火光攒动,却不是少意盟这边安排的助力。

        “是来围观的江湖人。”方大枣道,“舒舒,他们在看戏。”

        “是啊。十年前看了一场好戏,十年后再来看另一场。”柳舒舒冷笑道,“时时有戏看,好快活!大枣,你守着这里,我去会会……”

        方大枣立刻抓住她的手:“万万不可!你别忘记当年辛家堡大火的时候,江湖客里甚至有丐帮和少意盟这样的大帮派。你我并不知道那头是什么人,绝对不可冒险。”

        “可那些人太恶心了,大枣。”柳舒舒怒道,“这江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脏了!”

        “少意盟不会有事的。唐鸥去联系武当和少林了,丐帮的人也正在赶来,没事的,你放心。”方大枣低头看看她,笑道,“你和沈晴都不会有事,方大枣以我的名声发誓。”

        “你不过是在明哲保身。”柳舒舒奋力挣开,“方大枣,你莫忘记了,当年在那矮山上的人里,有人是起过救援念头的!如果此时那边也有这样的人呢?如果他们只是缺少一个提醒,缺少一句喝骂呢?你放开,别抓着我!”

        方大枣的手没有松开。他另一只手臂一长,赤手空拳地抓下了一个火弹。

        “舒舒,你看,你我身后还有许多人。有我的小弟子,有你的小弟子,还有少意盟许多无法逃出去的人。”他将火弹捻熄,把焦黑的手掌藏在身侧,严肃对柳舒舒道,“这些作乱的东西还源源不断地射过来,我们不能走开。只怕你还未说服那头的人救援,少意盟已经被火弹烧透了。”

        他话音刚落,柳舒舒终于还是挣了出去。

        她跳上高处,截下一支火箭扔进院中沙堆,回头道:“行了,道理我知道。”

        两人不再浪费时间交谈,继续阻截火种。

        辛家堡的人是从十方城里出来的。十方城空了一半,几乎全是辛家堡的人。报回来的消息让林少意和林剑暗暗心惊:辛暮云想报仇,已经谋划了很久很久。

        辛家堡诸人使用长型□□,动力十足,火弹和火箭源源不绝地飞向少意盟。但除此之外他们并无其他举动。

        林少意和林剑每每率人攻出,辛家堡便收了那一侧的□□与火力飞快遁走。几次下来,林少意也觉得不对劲了。

        “方叔,柳姑姑。”他与林剑、照虚等数人将方大枣和柳舒舒叫下来,“上面有人看着,你们先下来,我们商量件事。”

        看到方大枣和柳舒舒的身影从屋顶消失,沈光明和沈晴都是一惊。

        “师父去哪儿了?”沈晴讶然道,“情况有变化吗?”

        林澈正关上厨房暗道的门:“有变化的话哥哥和爹爹回来找我的,你们放心。”

        三人正好将盟中未来得及撤离的伤弱之人全数送入暗道,由少意盟侍从带着离开。林澈指挥,沈晴和沈光明帮忙,做得还算条条有理。门关上之前,厨娘拉着她的手让她和沈晴一起进去,林澈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我的枪好久没喝过血。”林澈拿了她的枪,兴致勃勃道,“也是时候尝尝鲜了。”

        沈光明:“你杀过人啊?”

        林澈:“……没有。就一个气氛!懂不懂!”

        沈光明畏惧她的枪尖,连连躲避:“懂懂懂。不过林小姐,你听我说一句话……”

        林澈怒道:“不听!别拦着!走开!”

        沈光明挡在厨房门前,站得死牢:“看在你曾说过想嫁给我的份上,听我说一句……”

        “什么!”沈晴大叫起来,“谁!谁要嫁给谁!”

        “别吵了阿晴。”林澈温声对沈晴说话,转头面对沈光明时仍旧愤怒,“沈光明你别拦着我啊,再拦我我就给你身上戳个窟窿了。”

        一片闹嚷之中,沈光明死死占着门口,就是不放林澈出去。

        他已顾不得唐鸥的嘱咐,更无暇去寻找方大枣和柳舒舒等人,只想保护这两位妹妹。

        天幕中火弹乱飞,沈光明应付着林澈和沈晴,双耳突然捕捉到了一丝轻微的破风之声。

        没有暗器,没有兵刃。

        那声音仿佛是有人轻轻落地,又仿佛衣袂轻拂。

        沈光明听不分明,想到自己这聚力于耳的功夫还练不精纯,于是很快将这声响抛到了脑后。

        另一边厢,林少意等人正在商谈。

        “我也觉得不太对劲。”柳舒舒道,“辛家堡是在玩儿么?辛暮云前些年攻下西南钱庄卢风波的寨子,可不是这般软绵绵的手段。”

        “辛家堡既然说要挑了少意盟,为什么不全力攻击?”林少意沉吟道,“辛暮云必定有后招。他不出面,但百里疾呢?百里疾不可能不出面。”

        照虚接口道:“辛暮云光明正大地说要火烧少意盟,想来应该是障眼法。”

        “蠢货,自然是障眼法。”林少意毫不留情地说,“不过你还不算蠢得过分,百里疾告知唐鸥这件事的目的,确实也如你所说,是为了让我尽快回盟,一网打尽。”

        照虚的脸又黑又臭,连连念了几次阿弥陀佛才平静下来。

        方大枣问:“不过为何一定要火烧少意盟?这法子不稳妥又太招摇。”

        “他就是要招摇啊。”柳舒舒冷声道,“不招摇如何重复十年前的惨案?又如何达到他报复……”

        她突然停口,惊愕地看向林剑。

        “林大侠,你可记得当年的火是从哪儿烧起来的?”

        林剑想了想:“十年过去,印象不清楚了。只记得是从辛家堡里面烧起来的,具体哪个位置……”

        众人同时一惊,顿时明白辛暮云的想法。林少意再次西子捧心状冲了出去,一路召唤各路侍卫。照虚紧跟着他离开,林剑迅速展开少意盟的地图,指点给柳舒舒和方大枣看。

        “少意盟的粮仓和木材场都不在盟里,但如今水房与后厨都堆放着大量柴火,容易引火。你们先过去,我去拿些御火的物什。”林剑将具体方位告知方大枣和柳舒舒。

        “如果是百里疾潜进来,你我可都对付不了。”柳舒舒一边飞奔,一边回头跟方大枣说,“枣啊,你说你中意我,到时候可要为我挡着啊。”

        “当然当然。”方大枣笑道,“你不知道吧,我们这一行还有个必须要学的技术,就是逃跑。到时候我就带着你跑啊,你千万千万跟着我,别走开,咱们在一起。”

        他趁这机会大占口舌便宜,柳舒舒也不恼他,一路笑着过去。

        “这少意盟还挺别致好看的。”方大枣继续道,“以后咱们俩的家也这样安排好不好?哎哟你看那假山,山上那亭子……”

        “你真啰嗦。”柳舒舒忍不住打断他,“你徒弟不烦你?”

        方大枣从假山上跳了开去,闻言笑道:“他可不是我徒弟。这孩子心地是天生的善,我知道他是个好苗苗。就是有时候人傻了点,遇到喜欢的东西就走不动道,心思也迟钝,吃了不少亏。我不让他拜我为师是不想害了他,毕竟走出去一说‘我是方大枣的徒弟’,谁不吐几口唾沫啊?”

        柳舒舒攀着一根树枝,猛地转头。

        “大枣,沈光明和阿晴他们在盟内活动,你晓得他们在哪儿么?”

        “最宽的暗道就在后厨……”

        两人顿时色变。

        “大哥,你拿太多了。”沈晴冲沈光明叫道,“再给我点儿呗?”

        “赶快走别废话,还有几百卷几百盒呢。”沈光明换了个手,继续扛着书册往前走。

        三人此前正在厨房那儿僵持时,林澈突然想起了少意盟书阁里的卷宗。

        少意盟的书阁是江湖上仅次于杰子楼的藏书之地,而书阁里大部分都是少意盟搜集的武功秘籍和江湖卷宗,有些更是独一份,连杰子楼里都没有。杰子楼的少楼主田苦不知上门恳求过几次,但林少意就是不松口。

        林澈这样一提起,三人立刻前往转移书阁的藏书。书阁高六层有余,其中三层都是藏书,其余三层是学堂与书房。仅那三层的藏书已令沈家兄妹咂舌。沈光明和沈晴都不识得多少字,看面前的浩瀚书卷不由深深头晕,连忙搬了就往外走。

        三人来回搬了数趟,总算搬完了半层的内容。书卷放在了花园的暗道处,隐秘也安全。

        “我教你们认字吧。”林澈说,“你们就住在少意盟里好了。”

        说话间,头顶乱窜的火弹与火箭已全都消失。火攻暂时停了。

        “结束了?”沈光明愣然道,“这么快?”

        “肯定没有。阿晴你先整理一下暗道里的东西,多腾点儿地方,我跟沈光明再去搬。”林澈边走边说,“你一定没看过博子溪的画吧,书阁里有一卷呢。不过我不懂如何开那机关,不晓得能不能取得出来。”

        沈光明自告奋勇:“我懂得开锁。把你发簪给我……”

        抬头一看,林澈把头发挽得又紧又高,哪里有簪子插着。

        “没那玩意儿。要打架呢,谁戴那种玲珑物件。”说起打架,林澈再次兴致勃勃,“你别拦我了啊。待会儿搬完书册我就去前边儿找哥哥和爹爹。辛家堡的人肯定没见过我的林家枪法。……你也没见过对不对?”

        沈光明一路走得小心谨慎,连连点头:“对对对。”

        “将剑法改练成枪法的我还就知道我一个。”林澈骄傲道,“待我入了江湖,必定能成一代女侠。见识过林家剑法的人多了,知道林家枪法的可一个都没有。”

        沈光明灵机一动:“那要是谁见过你的林家枪法,你是不是就要娶——不不,就要嫁给他?”

        林澈闻言一愣,随即认真思索了片刻。

        “那可说不定。他若是跟我哥哥人品差不多,我倒是也愿意。”林澈开心笑道,随即立刻变脸,恶狠狠冲沈光明说,“绝对不是你!我当时那样说是因为不想嫁给唐鸥。不过你人也挺有趣,咱们像现在这样做朋……”

        沈光明:“我知道!”

        两人已来到书阁门外,林澈走到石像边上,伸手从它口里掏东西。

        “这儿倒是有根铁丝……我小时候偷偷溜进书阁睡觉,为开锁才悄悄藏的。书阁大门的锁头可难不倒我,不过这铁丝那么软你真能打开那机关么……”她絮絮叨叨地说话。

        沈光明站在门口等她,心道世上的姑娘家莫非都这样多话?沈晴也是。他不讨厌多话的姑娘,尤其是又好看又多花的姑娘。

        没听到林澈的唠叨,他转头问:“掏着了没……阿澈!!”

        林澈没有回答。她靠在那座狮子石像上,水色的外衣上晕开一大片乌黑的血迹,一片雪亮剑身从胸前穿出。书阁廊下挂的灯笼把剑上的血也映得清清楚楚。

        手里的铁丝落了地。林澈看着沈光明,万分艰难才哑声喊了句——快跑。

        百里疾将长剑从少女背上抽离,抬起一双绝无温度的眼睛看向僵立的沈光明。

        “后厨为何没人?”柳舒舒与方大枣来到厨房,却没发现任何形迹。

        方大枣四下察看,发现厨房暗道已经被锁死,只能从内侧打开。

        “人应该已经转移完了。他们三个去了别处。”方大枣起身道,“走,去找。顺便注意是否有百里疾的动静。”

        柳舒舒随他走出去,一边将腰上的铁块卸了下来,重重扔到地上。

        “你还带着这玩意儿?”方大枣笑问。

        “每天不练上几回,功夫就懈怠了。你呢?”柳舒舒问,“你以前可没有那么俊的轻功,跟谁学的。”

        “从小就学了。这是防身保命的功夫,可不能轻易现在人前。”方大枣冲她挤眉,“你见过了,得嫁给我。”

        “下辈子吧。”柳舒舒哼哼地笑。卸了腰上负荷,她移动得更为快速,很快就把方大枣落下了一段距离。

        书阁距离后厨不远,柳舒舒发现书阁周围的灯光全灭,四周一片昏暗,看不出什么。空气中弥漫着火弹与火箭燃烧的火油气味,气味复杂。她捏了捏鼻子,从书阁前面转身走了。

        方大枣正好赶了上来:“这儿有什么情况?”

        “没有。书阁的灯都灭了,估计是不想让辛家堡的人将它作为目标吧。”柳舒舒道,“快走,去花园那儿看看,我记得那边也有一条暗道,他们几人说不定在那边避难。”

        沈光明被百里疾压在书阁的墙上,紧紧捂着嘴。

        他听见了柳舒舒和方大枣的对话,但苦于发不出任何声音,无法呼救。眼看两人很快去远了,他脱力地闭上眼睛,彻底绝望。

        百里疾松开手,将他扔在地上,顺手点了穴。

        书阁一楼的书册已经搬去了大半,百里疾一言不发,转身在阁中细细察看。

        他将林澈的尸身也拖进了阁子,和沈光明放在一起。沈光明腿动不了,好在手能活动。他将林澈小心抱在自己怀里,帮她将凌乱的头发按平。那比他所预计的还要沉重的身体仍带着活人的温度。林澈双目圆睁,手上都是捂着伤口而沾的血。

        沈光明抹下了她的眼皮,擦去她脸上和手上的血迹。他紧紧依着少女的脸颊。想说话安慰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现在只希望沈晴不要过来,千万千万不要过来。

        “哭了吗?”百里疾站在二层,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沈光明闭着眼睛没搭理他。

        百里疾笑了几声,转身继续查看书阁内部的状况。书阁下三层是藏书处,上三层是学堂和书房。顶上还有半个天台,黑沉沉天光压下来。

        他点亮了火折子。

        书阁太适合点火,甚至不需要助燃的东西。

        百里疾站在六层的平台上,将火折子扔下。

        燃烧的火种一路轻飘飘地往下落。百里疾倚在天台的楼梯口子上喘气。他感觉胸腹上的伤口又崩裂了,温暖新鲜的血液缓慢浸透衣裳。火种将要落到书堆与纸页上了。百里疾转头看着沈光明。是直接杀了他比较好,还是让他在火场里葬身比较好,百里疾正在思考。

        就在火种接触纸页的瞬间,沈光明突然从他眼前消失了。

        百里疾:“!”

        沈光明放下林澈、翻身站起、扑向火源——竟在呼吸之间全部完成!

        他在那火源上滚了一滚,将刚燃起来的火压灭了。手背被火燎伤,沈光明从书堆上站起,抬头冷冷看着百里疾。

        “好,真好。”百里疾笑道,“你功夫不错,进步很大,竟学会冲穴了。”

        沈光明仍旧一言不发。

        为冲开穴道,他将大吕真气全数调动起来,如今五内翻腾,身冷如冰,只能勉强站稳。他自然知道百里疾会看出自己的外厉内荏,但身后还有林澈的身躯,周围都是林澈要保全的书册,他不能退一步。

        百里疾从腰上抽出软剑,手腕一抖,那剑便硬直地绷紧了。剑身上仍有林澈的血,他甚至无心擦拭。剑光一凛,他提剑从六层飞跃而下,直直砍向沈光明!

        沈光明闪身避过,百里疾的剑却似附着双目,剑尖紧紧黏着他一路追逐。

        那剑来势汹汹,他最多只能勉强躲过第一招。眼看剑身就要横着划过自己腰身,沈光明突觉手上抓住了一个长形物体,连忙拿起格挡。挡下一招之后他顺着将那物由着力气抛出去。

        长形的镇纸飞出,撞在百里疾的肩上,令他不由退了一步。但他手上的剑也同时飞向沈光明。虽然两物一重一轻,但百里疾内力绵厚,那薄刃扎入沈光明手掌之中,又带着他深深切入墙壁。

        “出剑收剑,圆润如一。”百里疾揉揉自己肩膀,“你这是秋霜剑的起手式秋水一色。唐鸥把这个也教你了?可惜形似神不似,唐鸥用这招能杀人,你却只能伤我油皮。”

        沈光明的左手手掌被剑扎穿,血很快流了他一袖子。百里疾见他咬牙忍耐,也懒得与他再说话,直接从怀中又掏出一个火折子。

        “我方才还在犹豫,是直接杀了你,还是让火慢慢烧死你。堡主说要留你,可我不喜欢。你的内功诡怪邪气,留着会是大患。唐鸥若是怒了,来找我便是。”他将火折子点燃,回手抛入书堆之中,“慢慢烧死吧,这样更像当年。”

        沈光明痛得半个身子都失去了力气,贴在墙上瑟瑟发抖。

        “……你呢,你想怎样死?”百里疾背后已熊熊燃起了烈火。书页干燥发脆,在火里发黑卷曲,烧得干净。

        沈光明见他竖起了手指。

        “一是被火烧死,就像辛家堡的大多数人一样。”百里疾缓缓道,“二是被我杀死,就像当年我的义父一样。”

        沈光明惊得连疼痛也忘记了:“果然……果然是你做的!”

        “不然我如何学得虎爪?”百里疾走上前,拍拍沈光明的脸,“你们不也早就猜出来了么?”

        沈光明喘着气,心里有许多问题想问。眼看就要死了,他也不甘心留着这些问题过清明。

        至少回魂之夜,他还能将这些事情告诉唐鸥或林少意等人。

        “他是你义父,救你养你教你,你怎么能杀他?”沈光明怒道,“禽兽不如!蛇蝎心肠!忘恩负义!鸡鸣狗盗!为虎作伥!……”

        他不知此时此地此情用什么词语比较好,于是一股脑地将自己懂得那些不好的话都说完了。

        百里疾被他逗得大笑。

        “他于我有恩不假,但他要暮云自毁武功,污蔑夫人妇道有损,那是不对的。”火又热又烫,百里疾换了个位置站着,继续跟沈光明说话,“凡事都有因果。他那样的下场……不过是恶因酿造的恶果。”

        他的面庞在火光中显得十分平静,但沈光明却从他口吻与眼神中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你帮辛暮云做了这么大的一件事,为什么他对你还是不好?”沈光明愣愣问,“你的伤还没好,我看到的。血又流出来了。”

        百里疾低头按着自己的伤:“因我对他也不好。”

        沈光明顿了顿,小心问道:“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话?你点了火杀了人不是应该立刻离开么?故事里凡是做了坏事又留下来的人,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

        百里疾点点头:“等火烧到二层我便走了。你瞧,你我还说了那么多话,我更将那些秘事告诉你,也算送你上路了。”

        沈光明贴着墙壁,一言不发。

        在书阁噼啪乱响的声音中,他敏锐地听到了书阁之外的某处传来的声音。有人正翻过花园的院墙,疾奔而来。

        长剑一抖,百里疾突然出手,从墙上拔出了那把薄剑。沈光明手掌的伤口失去了堵血的东西,顿时又涌出一大汪鲜血。

        就在百里疾转身面对书阁正面的时候,书阁南北两侧的窗户同时被人从外破开——方大枣和柳舒舒一齐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