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48.火(4)

48.火(4)

        唐鸥与少林众僧在数里之外的山头上就看到了少意盟的熊熊火光。

        他既急且怒,双腿狠夹马腹,朝着少意盟疾驰。性海眼尖,瞥见了一旁山腰上的星点火光。那是正在此处围观的江湖客。

        性海匆匆一瞥,已在昏黄火光中认出其中数人。

        “如清如净,你们跟上唐少侠,我到山上去一趟。”

        两位年轻的和尚应了一声,快马加鞭地跟上了唐鸥。

        性海轻提缰绳,行至山道上,遥遥冲着山上合掌:“卢大侠,方大侠,老衲来迟了。”

        他一出口,不问山上密密麻麻的江湖客为何不去救援少意盟,也不说自己深夜到十方城这边来是为什么,只一句“来迟了”,顿时将山上所有江湖客的口都堵上了。

        性海心知此时情况十分紧急,并不是谴责众人的时候,于是再次向为首的两位大侠开口:“唐鸥唐少侠一路快马,总算及时将消息送到了少林。老衲对十方城的情况及辛家堡平素攻寨的方法有些心得,幸好此时还来得及。”

        他上前一步,抬头平静望向面前众人:“诸位大侠,既然手中已有火把,便随老衲去吧。救援不怕迟,不怕不及时,林盟主和少意盟众人定会感激诸位。”

        人群中一时无声。无人应和,却也无人反驳。

        片刻后不知是谁扬声问了一句:“大师,少林和辛家堡渊源也很深,你帮少意盟,怎么说得过去?”

        “善哉善哉。”性海凛然道,“辛大柱辛堡主对少林确实有恩,但如今辛家堡围攻少意盟,无理由无凭据,手段狠辣毫无慈悲。少林感念辛堡主恩德,却也不能因此而舍弃了江湖道义。老衲与诸位大侠一样,都是江湖人。既然是江湖人,便有江湖人的规矩,恩怨分明。”

        他说到“恩怨分明”就咬断了话头,不再继续。

        但人群中已起了骚动。

        若说恩怨分明,辛暮云此番行动,正是有仇报仇。他报的是当年辛家堡的仇,谁又能保证再过十年,没有一个林暮云找上自己帮派的门去,要报今日众人见死不救之仇?

        众人今日站在这里,就注定不可独善其身。如今少林出手帮助少意盟,而辛家堡无端攻堡,无论是情理还是势力上,显然都应该要站到少意盟那边才是。

        眼见卢方两位带头的人面面相觑,似已动摇,性海正想再添几句话,双耳却一动:他听到了脚步声。

        那人脚步声沉滞稳健,速度却极快,众人才听到脚步声,面前便掠过一阵风:那人已站在性海身边。

        “大师,莫要啰嗦。”丐帮帮主郑大友一抹脸上乱发,手中打狗棒在地上敲了两声,随之高高举起,“这些浑人不动便不动,丐帮也来帮少意盟一把。”

        郑大友年纪不大,双目炯炯有神:“少意盟为查清丐帮弟子被杀事件尽心尽力,我听七叔说,林盟主对我帮弟子也是非常好的。大师们更是慈悲心肠,郑大友粗人一个,不会说话,总之,帮忙打一架再说!”

        性海却十分喜欢他这豪爽性格,于是不再与山上众人说话,飞快上马,随郑大友下了山。

        他记得自己与唐鸥离开少林寺之时,郑大友才刚刚抵达少林寺。这人落后自己许多,却立刻就赶了上来——性海心中暗道:多年来这帮主的名气总被七叔压下,但现今见他武功,也确实是江湖中排得上名的高手。

        待见到山下齐齐整整的两百多位乞丐,性海才是真正吃惊了。

        一帮之主在武功上令帮众信服不难,但若是能令帮众心服口服,才叫了不起。只见丐帮众人虽衣衫有别、年纪不一,但见了郑大友,立刻齐齐喊出“帮主”,声震山间。

        郑大友也不废话,随手与性海拱了一拱,提着打狗棒便朝少意盟奔去。身后丐帮弟子的脚力竟然也不弱,人人都跟了上去。

        性海正要随着去,忽听山上传来杂乱脚步声。回头一看:是卢方两位大侠带着江湖客们下来了。

        “老衲先走一步。”性海说完便驱马上路。身后的人群也各自施展轻功,分散开朝着少意盟去了。

        唐鸥抵达少意盟附近,正好见到书阁烧成一个通透轰然的火柱,从中间断了两截,摔入少意盟之中。

        他知道那书阁林少意非常喜欢,书阁里更有不少珍本孤本,如今这副样子,确实令他心伤。

        少意盟前方被人围得密密麻麻。弓.弩高高架起,火弹与火箭呼啸旋转,在烈烈火光中激射入少意盟。唐鸥抽出自己的佩剑,手腕一振,将充沛的青阳真气灌入剑中,飞快驱马冲入弓.弩阵之中。

        剑刃薄而锋利,切入人体之中,与血肉、骨头、经脉撞击,轻松地便割了一个辛家堡家丁的脑袋。

        未待那人身旁两位装填火药的人反应过来,他俩的双臂也已经飞了出去。

        唐鸥将秋霜剑使尽了,确实招招杀机,每出一式定有一人死伤。他为求速度与效率,将剑招中的“秋江寒水”与“苍天星辰”两招反复使出来。两招都是以一敌十的妙招,他未几已冲破弓.弩阵,直朝少意盟大门而去。

        有数位辛家堡家丁在身上捆缚了几层火药,见唐鸥势如破箭,纷纷朝他扑过去。唐鸥手腕一转,将冲到眼前那人身上的火药引线利落割断,顺将他半截身子也削了下来。

        余人惊愕害怕,一时迟疑,纷纷送了命。

        唐鸥一一破坏了那些火药,见少意盟的门锁死了,上头箭簇密密射下,当即气凝丹田,大吼了一句:“林少意!!!”

        林少意伤口崩裂,正被心腹们按在地上包扎,听见唐鸥的声音立刻生出神力将数人推开,扑到墙砖上朝上头钟楼上的人大声应道:“唐鸥回来了,鸣钟!鸣钟!!!”

        钟塔的人同时也看到了远处涌过来的人,于是一边鸣钟一边大喊。在钟声之中,唐鸥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现在是如何!我打外面?”

        “先打一圈!”林少意一路跑来,身后洒了一路的血,“你跟丐帮说,麻烦他们去十方城!城里也有事!这儿不用这么多人打!打完了回家救火!”

        他疼得神智不清,唐鸥回家好容易让他清醒了一阵,但说话还是乱七八糟的。

        唐鸥想问一问沈光明和沈晴在少意盟里安全不安全,可此时此刻不便询问,于是回头杀人。

        性海和江湖客很快便来到了。唐鸥手臂被火箭刺伤,见已来了这许多人,便转头踏着城砖跳上了墙头。

        林少意已被心腹们又拖了下去,死死按住给他裹伤。唐鸥一见林少意这满身的血,原本心头揣着的问题一个都不见了,吓得几乎立刻跪在他身边:“怎么这么多血!”

        “跑来跑去,飙出来的……”林少意一把抓住他的手,“去救火……去盟里……我让秃驴去叫我爹了,可不知为何他现在还没到。盟里都是木房子,烧起来不得了。”

        “书阁没了。”唐鸥道。

        “我知道。”林少意咬牙挣扎着不让心腹碰他腋下和侧腹,“痒!你们小心点!没了就没了,大不了我伤好了去杰子楼抢几层书册,田苦他不敢来打我。”

        唐鸥懒得批评武林盟主的强盗行径:“性海把那头观望的江湖人也带过来了,怎么处理你想个主意。辛暮云和百里疾没来?”

        “我都没看见。”林少意道,“怕就怕那俩人潜进盟里了。不过盟里人多,方大枣柳舒舒和我爹都在,现在照虚也进去了,应该没事。”

        唐鸥皱眉讲了句难说。

        “书阁那么大,一两个火弹可烧不起来。”林少意的心腹甲说。

        “小姐可喜欢呆在书阁里了,现在烧了她会伤心的,盟主。”心腹乙说。

        唐鸥:“小甲小乙说得有道理。我还是去看看吧。如果辛暮云和百里疾出现在这儿了,你立刻让人找我回来。阵前有性海,可以撑住的。他武功极高,远比之前的……那两个和尚高得多。”

        “他以前不会是扫地的吧?”林少意开了个玩笑,但唐鸥说完自己的话已经跳开跑走了,他这玩笑的话尾晃晃悠悠,最后落在小甲和小乙的耳里。

        “什么意思?”小甲问小乙。

        “我也不知道。”小乙说着,手里的绷带紧紧一束。

        两人抬头,发现林少意已经晕了。

        书阁燃烧着倒下,少意盟中火光四处乱溅,不少房舍与花木已经被连带着烧了起来。

        照虚拎着百里疾躲了一阵,觉得还是得救火,眼看地下烧得比较厉害,于是将百里拎上小楼,用长绳绑在了柱子上。

        “大师,我会被烧死。”百里疾提醒他。

        照虚看他一眼,冷冰冰的眼神:“咎由自取。”

        言罢他起身踩着栏杆跃进院中,与赶来的少意盟众人一同去救火了。

        百里疾直待他走远了,才瘫着靠在柱子上喘气。

        周围烈火熊熊,噼啪乱响。他闭眼坐着,脑门上渐渐沁出密汗,最后还是睁开了眼。身处火中,又听得耳边这么多杂乱的声音,无一不让他想起当年辛家堡的大火。

        火势虽不小,但短时间内还烧不到这里。百里疾搓动手指,从护腕的皮子里推出一根细韧铁丝。

        将内力注入铁丝之中,铁丝瞬间绷直,竟能切割开绳子。

        正用心切着,百里疾眼角余光忽的瞥见一旁的屋顶上跳出来一个人。

        是拎着水桶的柳舒舒。

        百里疾下意识地缩了缩自己,专心弄断绳子并注视柳舒舒。他对柳舒舒无恶感也无好感,那只是一个外人。但这外人误了一些事情,让辛暮云不高兴了,百里疾便要去解决。

        若不是柳舒舒此时突然出现,百里疾几乎要将她忘记了。

        柳舒舒独自一人站在屋顶上泼水灭火。她身形娇小,力气却很大,反复跳上跳下,将那重达十几斤的水桶提来提去。

        辛暮云不知道的事情,百里疾知道,比如柳舒舒和辛大柱相识,比如当年南疆的三百义士中死的死伤的伤,若无柳舒舒当年舍命救助,只怕辛大柱也好林剑也好,都是回不来的。百里疾想起辛大柱,心中一时黯然。

        他终于将那长绳弄断,也不站起,膝盖几乎点着地面,双脚轻移,贴在栏杆之后。

        柳舒舒又提了一桶水跳上来。

        “大枣,你那头都解决了?”百里疾听到她正低头冲地面上的方大枣说话。

        百里疾将手中铁丝无声射出。

        无声无息的铁丝飞快地穿过碎末与乱飞的火屑,准确没入柳舒舒太阳穴,随后从另一侧钻出,啪嗒落在瓦片上。柳舒舒一声未出,立刻栽倒。

        百里疾一得手便立刻转身隐匿。他身上的伤口血流不止,而如今柳舒舒没了,少意盟也烧了,他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必须离开。他捂着腹部伤口喘息片刻,伏腰小跑几步,跨出栏杆跳下。

        这小楼位置很好,一侧是少意盟,翻过去便是郁澜江的山崖。此时四野茫茫,夜色黑沉,百里疾只隐约见到江山有星点火光,却不知辛暮云究竟在何处。

        “狗贼!”

        随着方大枣的悲愤怒吼,一块燃烧着的沉重木块从身后狠狠掷来,正砸在百里疾的腰上。他惨呼一声,抄出腰间所有能摸到的暗器,统统往身后射去。

        暗器飞旋着射向方大枣,他不闪不避,拿起手中长剑,朝百里疾下落的躯体扔去。百里疾已无力气闪避,那剑刺入他肩头,与他一齐深深扎入了水中。

        方大枣在火光里摇晃几下,扑通跪在地上。百里疾不知他生死,只看到他身后火光凶猛,燎红了天空。

        闭目沉入郁澜江里,百里疾被江水呛得鼻子喉咙都酸痛不已。

        落水的时候他看到了辛暮云的小船。辛暮云与他离开时一样,袖手站在船头,无丝毫动作。

        他知道辛暮云看到他了。他也知道辛暮云不会救他。

        百里疾在水中扑腾,终于将那沉重的铁剑拔了出来。更多的血丝从身体里散出,在水里溶解。他慢慢沉到江底,一口气死死憋在胸中,却无力气再次浮起。

        他手掌撑在江底泥沙之中,并不愿意这样溺死。辛暮云十分喜欢他的模样,常抚着他脸颊与他说话。若是在水里死了,泡肿了,那才真叫可怕。

        他用那剑撑着自己起身,尽力朝水面游去。伤口与口鼻都混入了浑浊江水,因那痛楚太过强烈,压过他此刻身上的一切感受,因而百里疾反而不觉痛了。他只觉得窒息,快要喘不过气,水又黑又重,他觉得自己也许撑不住了。

        而辛暮云就在不远处,平静地、无动于衷地,看着他死。

        江水渐渐急了,或是他的力气渐渐消失了。在口鼻终于露出水面的瞬间,百里疾再也抓不住那把扎在浅浅江底的剑,手一松,立刻被江水卷走了。

        他不出声,大口大口喘气,边喘边笑。他想起最后那一眼,想起方大枣站在火光里为柳舒舒报仇。他觉得方大枣是个英雄。

        和十年前一样,这一夜少意盟的大火也照亮了半条郁澜江。流火的江水滔滔地从上游往下奔流,沈光明蜷在麻袋里,不知怎么就睡了过去。

        他梦见少意盟起了很大很大的火,梦见方大枣和柳舒舒带着沈晴成功跑了出去。唐鸥骑了一匹又帅又俊的白马穿出浓雾与夜色,垂头问林少意:沈光明呢?

        沈光明抽抽鼻子,醒了。

        船舱里又臭又酸,他似乎是躺在了地上,即便隔着一层麻袋,仍旧被那冲鼻欲呕的气味弄得差点反胃。那气味仿佛是由十几根沤了上百年的老咸鱼泡水后散出来的,沈光明连忙坐起身捏着自己鼻子,尝试站直的时候脑袋砰地撞上了一个顶,立刻又扑到在恶臭的地面上。

        船舱里还有人。沈光明听到呼吸声和粗糙的摩挲声,那些人似乎也是被捉来装进麻袋里的。他摸索着地面,连滚带爬地在麻袋里移动了几丈,贴着船壁坐下了。

        他不敢开**谈,也没人和他交谈,只有充满恐惧的呼吸和少女低声的抽泣在角落响起。沈光明凑在船壁上仔细听外头的声音,听见有水不断拍击以及船只晃动的声音,他顿时大惊:这船正在行驶。

        船舱低矮狭窄,直到有人大步走来开了舱门,才透入一股难得的新鲜空气。沈光明连忙大口大口呼吸。麻袋也是臭的,因而进鼻的空气是又臭又新鲜,那滋味简直难以形容。

        沈光明心想辛家堡原来还暗地里买卖人口,等我跟林少意打个小报告,弄死你。

        这个念头还没转完整,他这麻袋也被人提着拎了出去。一路在楼阶上磕磕碰碰,撞得沈光明屁股都青了,却又不敢说话。现在他不知自己在何处,也不知要往何处,自然还是先保持沉默比较好。

        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太多,他脑袋里所有的感觉都变迟钝了,痛苦和悲伤都隔了厚厚一层,摸不到实质。直到有人隔着袋子捏他手臂,他才突然惊慌起来。

        “什么人!你们是什么人!”沈光明在袋子里挣扎。

        他一出声,周围的人似乎都很惊喜。

        “总算有个活着的了。听这声音,中气挺足,嗯?”那人更加肆无忌惮地抓着他手脚乱摸,“就是太瘦了,能干活?”

        “能能能。”有人笑道,“这些都是特别能干活的农家孩子,我们可不敢挑次品。”

        “多少钱一个?”

        “跟以前一样,一个三百文。”

        “都死了四个了,还剩仨活的,有力气的估计也就一个,还三百?五百,我三个都要了。”

        袋外诸人为了价钱争吵不休,沈光明坐在袋子里,听得心惊。

        未几,众人以六百文的价钱买下了三个活着的人,迅速将他们装上了马车。沈光明不知自己要去哪里,想在麻袋上抠出一个洞,挖了半天都没挖出来,只好放弃。

        他又饿又累,在左手掌心摸了几下,确定伤口不流血了,才略略放心。

        只要活着,总能回去的。他想。

        一觉醒来,头痛欲裂。马车竟然仍在前行。沈光明趴在马车里听了一会儿,惊讶地发现车里竟然只有自己一人。马车里堆满了各类物件,有硬有软,沈光明隔着麻袋摸了一会儿,确实摸不到任何别的人了。想起之前听到的话,想来那两个人是已经死了。

        他心中凄然,摸到了一个箱子较尖锐的角,遂带着凄然心情,一边叹气一边在那角上反复用力摩擦那麻袋。

        未凄然完,袋子果然戳穿了一个口。

        沈光明心中大喜,连忙把眼睛凑在那洞口上往外看。

        此时已是白天,虽然车窗被白布封着,马车里仍旧十分亮堂。车中堆放着布匹、木箱,竟然还有几把弓,沈光明一时之间不知道买下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人。他看了前头的,又艰难转头看自己后面。之前乱摸的时候倒是摸到了后头有软垫,若是舒适,躺上去也不是不可以……

        沈光明:“……”

        后方确实有软垫。一个男子正坐在软垫上,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沈光明大惊失色,扑通坐倒在地上。他手一松,那麻袋就软跌下来。手忙脚乱找到那洞口拈起来,沈光明再看出去,发现那男子正在笑。

        头一眼看上去以为他年纪很大,此时仔细打量,才发现是个十分年轻的狄人。他黑发微卷,浓眉大眼,笑得靠在车壁上连连拍手。沈光明一见那人这般英俊,顿时也不怕了,默默等他笑完再说话。方大枣跟他说过南蛮诸族的故事,却从未说过北狄那头有什么。沈光明见他脑后垂着几根精心编制的辫子,身上裹着动物皮毛,露出的一臂肌肉虬结,心中又是好奇又是畏惧。

        方才他听了许久都没听出车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声,可见这狄人内功也是十分厉害的。

        那狄人笑够了才凑上来,盯着麻袋上的小洞问他:“你就是中原奴隶?你几岁了?为何这么小?”

        “我十八岁了,不小了。”沈光明虚张声势,把自己年纪活活添了两年。

        那狄人果真不信:“这么一点儿,还这般瘦,真看不出你还是个男的。”

        沈光明顿觉被侮辱:“嘿!你是没见识过中原武功。我们不比个大个小,我们比的是内功外功。你是不知道我是谁,我就是鼎鼎有名的少意盟林少意的弟弟,江湖人称绝笔圣手的林二峰!”

        他又给林少意胡乱添了个弟弟。

        那狄人从未听过这名字,顿时好奇:“什么叫绝笔圣手?这名号听上去这般愚蠢,谁给你起的?”

        “被称绝笔圣手,是因为我的武器就是一支铁笔。想当年,我用铁笔扫荡太湖十三帮,人人见了我都得下跪称声林爷,怕了吗!”

        “不怕,你现在没有铁笔,也扫荡不了我。”男子又问,“如何扫荡法?”

        “武功靠练不靠说,说了也白说。”沈光明庄重道,“你我毕竟有缘,你且为我解了这麻袋,我便将少意盟的祖传武功逍遥笔给你演一遍。”

        狄人兴奋点头,伸手去翻那麻袋的结。

        沈光明心想果然个大心蠢,竟这么好骗。他强按心中喜悦,仍肃然出声:“逍遥笔当年可是威震整个中原。林少意虽然是我哥哥,但爹爹最后还是选择将这功夫传了给我,就是因为……”

        他说到一半,突然出不了声了。

        那狄人笑问:“因为什么?”

        沈光明又气又怒:这厮竟点了他的穴!

        “都说汉人狡猾奸诈,果然不假。你可是我花六百文买下来的人,想糊弄我,先把本儿给我挣回来再说。”狄人起身,整整衣装,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沈光明穴道被点,歪在车里拧成一个十分别扭的姿势,就这样僵了一天一夜。每每穴道将要解开,那狄人就满脸喜色地跳上马车,再给他补上两指。

        对那人的仇怨越积越深,两日后终于达到了顶点。

        车队终于停下,沈光明被两个陌生的狄人像搬东西似的拖下了马车。有人将他麻袋解开,顺手为他解了穴。

        “汉人,看看我们家的风光,是不是比你们那小楼小阁的中原好?”

        年轻的狄人笑着问他。沈光明抹了把脸上的灰土,惊愕万分,心中一时茫然无措。

        眼前竟是万顷辽阔草原,数层雪山叠在远方尽头,衬得苍天碧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