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52.“是我”(1)

52.“是我”(1)

        沈光明从水房里打了一桶热水,还收获了值夜大哥的一个冻梨。他把冻梨揣进怀里,提着水桶往舒琅房里去。

        自己与生俱来的本事,也许是讨年纪大的人欢心。沈光明心想。值夜的这位大哥五十多岁,说自己的小儿子和沈光明一般大。沈光明又想起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初方大枣才会欣然收下自己。

        一想到方大枣,心又揪成了一团。在远隔故乡的地方听闻自己亲人的死讯,始终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这消息隔了这么久的时间、这么远的距离,事实也变得缥缈起来,不足以成为事实了。

        但迟夜白没有必要骗他。

        沈光明放了桶子,深吸几口气,擦擦眼睛,又继续提起往前走。树枝仍在屋顶瓦片上轻轻敲击,像是某个人不加掩饰的脚步声。

        舒琅已换了衣服,坐在桌边拿着一卷书认真地看。沈光明敲了门,得他应声才走进去。那桶子很大很沉,好在他臂力强了,内里功力也能支撑,提着也不算辛苦。舒琅抬眼看他,见他身骨瘦削,上臂绷直,不由得开口道:“看不出来,你体质不错。”

        “都是世子教训得好。”沈光明放了水桶,点头哈腰地说,“世子日日带我到猎场打猎,又遣我去放羊牧马,都是锻炼。若是没有世子,怎么有我沈光明今日。”

        他这话听着古里古怪,舒琅也不是吃素的,当即冷笑道:“哦,不错,还懂得指桑骂槐,讥讽我了?”

        沈光明也不知道他这个“指桑骂槐”用得对不对,但不管对不对,都是对的。

        “世子总这样说,小的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沈光明凝出一副认真又略带委屈的神情,亮出自己从方大枣那儿学来的真传,“若说你将我带到这里来,我心中没有丝毫恨意,那是不可能的。但王妃对我好,世子虽然脾气粗豪,但也是人中豪杰,草原上风物都与中原不同。我与其怨天尤人,恨你怨你,不如将这时间花到别处。我确实感激世子。不管世子是出于什么原因让我天天陪着跑,但这对我确实有好处。世子的好,沈光明是记在心里,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屋顶的树枝哒哒轻响,一路滚落进院子里。

        沈光明仍继续说着:“我在中原也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不存回去的心思了。若是能在这里落地生根,再生个一儿半女,要我终身侍奉世子和王妃左右,我也是愿意的。”

        舒琅看着他,他看着舒琅。

        年轻的东原王世子似是有些羞赧。他放下书,装模作样地轻咳两声,拧着眉头道:“我若信你,我就是雪山上蒙头蒙脑的傻羊。”

        沈光明垂了眉,无奈地笑笑——哎哟可你已经信了哈哈哈哈哈哈。

        他给舒琅倒了水,让他泡上脚。站在一旁没什么事情做,他又决心狗腿狗到底,蹲跪在舒琅面前,下手帮他洗脚。

        舒琅吓了一跳,立刻将脚收起,略烫的水花溅了沈光明一脸。

        沈光明立刻装作被烫到,哇的叫了两声。舒琅怒道:“你做什么!谁让你给我洗脚了!你来这里是去照顾我母妃的!”

        “不是世子将我叫过来的么?”沈光明抹了抹头脸上的水,怯怯道。

        舒琅喘了一会儿气,无话可说,重重拍了一把那桌子:“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我可以……”

        他话音刚落,沈光明扑通一声跪在了他面前。

        “请世子明日放我出去,我只要一个时辰就够了。若是世子不放心,可以让侍从跟我一起出去。”沈光明脸上那种谄媚巴结的神情不见了,“我想为我亲人买几支香烛,拜拜他们。”

        舒琅将他神情审视片刻,不满道:“你方才又在骗我,是不是?”

        “不是。”沈光明的声音沉了一些,是人和人在认真谈话时那种缓慢谨慎的语速,“我方才说的话是真的,现在也是。只是方才的话真虽真了,实际是想让世子高兴,因而轻快,我现在说的话会让世子不愉快,因而担忧。求世子应允,沈光明愿为牛马,世世报答。”

        言罢,他放下膝盖,冲着舒琅磕了一个头。

        舒琅见他匍匐在自己面前,心头突然起了一个恶念,便抬脚踩在沈光明肩膀上。

        沈光明一动不动,又说了一遍“求世子应允”。

        他跪得很正,紧贴在地面上的手掌却在轻轻颤抖。舒琅忽觉愧疚,连忙将脚收回来,在沈光明肩上按了按那踩湿的地方。

        “你别跪了。要祭拜的是你父母么?”他粗声粗气地问。

        沈光明直起腰:“是我师父。”

        “师父?他教了你什么?”

        “世故人情,天地山川,一生受用不尽。”沈光明一字字道。

        房中一时沉默。舒琅抓起自己那书卷站了起来,转过屏风往床走去:“那就给你半日吧。我让人带你出去买香烛纸钱,府里有个祭拜先人的地方,你不用在外面跪。也没那么多规矩,我明日跟表舅和母妃说一声就是。”

        沈光明感激涕零,又说了一些话,磕了一些头。

        提着冷水走出去的时候,他神情已经变得平静。

        和舒琅相处一个月以来,他渐渐摸清了舒琅的脾气。这是个很好琢磨透的狄人,看着多疑,实际却没有什么心机。只要捧他几句,让他不好意思,再说些真话,他很容易就会听进去。

        沈光明提着水桶在走廊上行走。舒琅这头的侍卫很多,连续拐了数个弯,离仆人房不远了,侍从才渐渐变少。他也懒得将水提到别处倾倒,眼看四下无人,提着就往花园里走。

        走到一半,这肥还没泼出去,沈光明忽然听到头顶有衣袂拂动之声。

        他心中一凛,知道迟夜白绝不会这样进出,连忙扔了水桶,转身要防卫。这身还没转一半,那半空跳下的人便将他揽着拉到了假山后头。

        沈光明被那人抱得死紧,口鼻填满那人身上的寒气与体息。他慌乱中也认不出是什么人,只想要挣扎,那人却忽然在他头顶低声说了句“是我”。

        语气是熟悉的,那口吻温柔中又带着一丝不耐烦,也是他熟悉的。沈光明突然就不挣扎了。他只迟疑了一瞬便伸手以同样的力气,狠狠一把抱着面前的人,一句话还没能说出,眼眶就已经湿了。

        他突然觉得充满勇气,能对抗天地间一切困厄,而又似乎羸弱瘫软,需在唐鸥怀中才能站立。

        两人一声不吭,紧紧抱着。沈光明此时此刻才感受到自己这多日以来的恐慌、惧怕、绝望捕获了一个出口。它们疯狂地想要朝那个出口涌去,他控制不住自己。唐鸥正十分温柔地挠着他脑后束起的长发,忽然听到怀中的人吞声哭了出来。

        “……沈晴没有事,少意盟也没事。”唐鸥叹了口气,问他,“你呢?那世子是不是常常欺负你?我帮你揍他?”

        沈光明揪着他衣服不停摇头,咬牙不敢出声。一旦开口,定是崩溃的哭泣,他不愿让唐鸥看到自己这没用的模样。

        只是他对方大枣、柳舒舒,对林澈和沈晴、对唐鸥的思念,被无人倾听的孤独和茫然的恐惧催化,终于在此刻从他躯体里生出来,将他紧紧缠绕、密密覆盖,竟无一丝喘气的缝隙。

        “你让我吓坏了。”唐鸥仍在轻声说话,“若这里再找不到你,我只能买一匹马,出城往狄人那边去了。迟夜白以为我是奉了林少意的命才来找你的,让你难过了。”

        沈光明摇头,松出一只手抹去自己的眼泪鼻涕。

        “好好练功了么?”

        他点头,用力吸鼻子。

        “有进步吗?”唐鸥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笑意,“想喝我的血吗?”

        沈光明笑不出来。他摇着头,哽咽着说不喝,绝对不喝了。唐鸥捏了捏他的耳朵,是非常亲昵的动作。沈光明抬头看唐鸥,看自己每天夜里都要辗转想上几次的人。

        视线被泪水糊得一片混乱。他眨了几下眼睛,才清楚看到唐鸥。唐鸥正垂眼看他,没有穿夜行衣,没有面罩,身上甚至还有隐隐的酒气。但他英俊脸庞仍和沈光明记忆中一模一样。寒冷的月光与花园中昏暗的烛光交融在一起,将唐鸥的半个脸庞照得清楚,连带他眼里的神情。

        沈光明这一生从未在别人那里见过这样的眼神。以前没有,以后也许也不会有。

        唐鸥迅速垂下眼皮,闭目又伸手将他抱着,深深吐了一口气。

        “太好了,你没事。”他不停重复说着两句话,“辛苦你了,我知道。”

        沈光明拽着他衣裳,听到他胸腔中震动的声音。唐鸥体内的脏器仿佛被那两句简单的话鼓噪起来了,怦怦蹦个不停。沈光明抽着鼻子。他今夜很难过,却又很高兴;好像明白了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都不确定。

        “听说你要永远侍奉在狄人世子和王妃身边?”唐鸥突然问他,“不跟我回中原了?”

        “当然不是!”沈光明连忙抛去心头种种,辩白道,“我只随口一说,你知道我不可能呆在这里的。”

        “那,跟我回去?”唐鸥问。

        “跟你回去。”沈光明答。

        唐鸥仍搓着他的耳朵,一双眼睛里带着笑意,却又十分复杂。

        “信你一回罢。”他说,“小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