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57.七星峰(1)

57.七星峰(1)

        少女跟着徐子川,很快就被人发现了。

        徐子川受不了双腿被打断的痛苦,连声答应木勒,可以试一试控尸术。

        木勒在抓他之前已经尝试过自己在南疆找到的所谓控尸术,效果极不理想。他命人将那少女带到徐子川面前,让徐子川用少女来做实验。

        沈光明大惊:“你……你真的做了吗?”

        “……”徐子川沉默良久,叹了口气,“一开始没有。”

        控尸术需要养蛊,徐子川说自己身上没有蛊虫,不能使。谁料木勒竟命人取出一个大罐,里头尽是从南疆那里搜来的蛊虫,密密爬动。他早就备好了材料,却苦于无法付诸于实施而已。

        徐子川又说自己忘了一些内容。木勒的人将他另一侧膝盖敲碎之后,徐子川便把忘了的东西都记了起来。

        他垂首坐在轮椅之中,十分疲惫。

        “她是第一个。”他说,“我永远忘不了她死前的模样。”

        沈光明说不出话,只呆呆站着。

        徐子川也沉默了,似是说出这件事耗去了他太多力气。良久之后,他终于慢慢开口:“有些事情我没说清楚,是觉得没必要说出来。毕竟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对你们来讲……也不一定有用。”

        “为什么那些尸体,头都要朝着府里头?这里面有什么蹊跷吗?”沈光明问。

        “是蛊虫作怪。我虽然没有使用过控尸术,但府里头留着当时在南疆学艺时,师父送我的东西。”徐子川比划了一下,“一块布满孔洞的黑色石头。据说是从这种蛊虫初生长的地方敲下来的。”

        “你和那个师父,应该关系很好吧?”沈光明随口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送你。”

        “他很喜爱我,还想过要将他女儿嫁给我。”徐子川笑了笑,脸上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无波的神情,“那女子我不喜欢,便婉言回绝了。后来听说她还是嫁给了汉人,一个姓百里的汉人。师父救了他,他却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将人女儿带走了——喂?你怎么了?”

        沈光明脸色惨白,退了两步才得以站稳。

        “……百里?你确定他姓百里?”他颤声问。

        沈光明带回来的这个消息非同小可。

        林少意一直在等待机会和积攒力量,要一次性吞了辛家堡。最令他担心的是百里疾的控尸术辛暮云是否学了,以及是否还有那种怪异的尸体留在辛家堡里。

        “这些蛊虫是可以控制的。”沈光明急切道,“徐子川说,它们最害怕金凤草的气味。”

        他跑过来找司马凤等人时十分急切,唐鸥当时正离开敏达尔那头,还没进司马凤的院子就被沈光明撞了个满怀。司马凤和迟夜白从当年打更老人那里问来的消息并无太大价值,他们对沈光明说的故事反而更有兴趣。

        “金凤草是什么?”司马凤转头问迟夜白,“小白,你知晓天下事,说说?”

        “知天下事的是田苦。”迟夜白皱眉道,“我知的是江湖八卦。这名字没听过。”

        “是啊,好土。”司马凤笑道,“谁起的,这么潦草。”

        唐鸥给沈光明倒了杯茶,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歇一歇。沈光明一口气喝了司马凤一杯好茶,牛噍牡丹般也没品出什么滋味,匆匆把自己从徐子川那里听到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司马凤仍旧笑着,眼神却有些冰冷:“徐先生可真不愧是读书人。都说书生风流多情,可多情是无情。”

        “他还说,木勒之所以放他回来是因为以后还需要他帮忙,因而不杀他,也不为难他。”沈光明想了想,“而且徐子川说,木勒也不怕自己把这事情说出去。这事太玄乎,木勒又是狄人,他说出来谁也不会信的,谁知道他是不是妒忌自己的漂亮表妹嫁给了狄人,因而故意说这样的话挑拨关系呢。而且徐子川虽然才华横溢,名声却不是太好,因他脾气出了名的糟糕,又心高气傲……”

        沈光明润了喉,一口气地说下去,都是徐子川的坏话。

        其余三人听得津津有味。沈光明喘气的间隙,司马凤还催促他“快说快说”。

        沈光明:“……说完啦。你们当听戏呢。”

        司马凤把扇子一甩,啪地展开了,又是一幅沈光明没见过的香花美人。

        “说实在话,这事情和狄人有无穷牵扯,确确实实不是你我可解决的。我认为我们先尽快找到金什么草……”草药名称和他名字类似,令他很是不满,“先保证灵庸城里没了僵尸出没的危险,再论其他。”

        迟夜白:“我同意。”

        司马凤:“嗨,我说的话,你自然要同意的。”

        迟夜白没理他。

        唐鸥转头问沈光明:“金凤草在哪儿,徐子川说了么?”

        “说了。”沈光明连忙道,“就在城外的七星峰上。说是七星峰南面有一片低洼地,长有金凤草。徐子川遍读灵庸城志,连周围的地理环境都记得很清楚。”

        他说得又快又急,把鬓角头发都吃进了嘴里,唐鸥顺手帮他拈了出来。

        沈光明一愣,歪着脑袋躲开唐鸥的手,继续面不改色地说:“徐子川说要去七星峰就现在这个时候去,晚了就不行了。等大雪越来越厚,根本进不去。”

        司马凤将扇子一拍:“那就去——”

        “去不了。”迟夜白打断了他的话,“七星峰是狄人的地盘。”

        夜间,舒琅仍旧在自己房里看书,正想让人帮自己打水洗脚,司马凤等人就来拜访了。沈光明紧跟在唐鸥后面也走进了他的房间,十分恭谨地扑通跪了下来。

        众人将这些情况都跟舒琅说了,按照徐子川的要求,隐去了徐子川这个关键人物,就说是他们查出来的。

        舒琅又震惊又佩服,连连说:“你们厉害,真厉害。”

        这件令他困扰万分的事情终于有了些眉目,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好,没有问题,我为你们写通关文书。”他爽朗道,“沈光明,你不用在这儿听了,去为我打水。先把我笔墨和印章拿来。”

        沈光明恭恭敬敬磕头:“遵命。”

        舒琅让司马凤和迟夜白详细说说发现这些事情的经过,听着听着,忽然背脊一凉。

        他忙抬起头,正瞧见那唐少侠转过头盯着门外。沈光明提水进来了。

        舒琅很快写好了通关文书,一份用于进入狄人地盘,一份用于进入七星峰地界。

        “传说七星峰上有神仙居住,以前许多汉人都乔装去祭拜,所以管得越来越严了。”舒琅将文书交给司马凤,“麻烦司马家主。舒琅还要陪着母亲,无法同行。我会派几个人和你们一起去,连同我这个奴隶吧,多一个人去找也许方便些。”

        司马凤心道你同行就糟了,唐鸥半途说不定就大开杀戒,人人无幸。

        想是这样想,仍旧遗憾地说了些客气话。

        沈光明连头都不能抬,一直弓腰跪着,面前是一桶热水。唐鸥挪了几步,站在他身边,挨得很近。

        舒琅也没好意思让沈光明伺候,挥手让沈光明离开了。“去跟你的汉人朋友说说话吧。”他说,“我看得出来,他们都很喜欢你。”

        司马凤等人已走到门边,沈光明连忙深深鞠躬多谢舒琅。或许是因为他平时这样的话说得多了,此时不由自主地跟舒琅又多讲了几句:“只要世子喜欢我就成,小的恨不能永远……”

        他话未说完,突地停口。

        舒琅也按按胸口,略显惊悸:“怎么有股莫名杀气?倒冷得可怕。”

        司马凤举起扇子敲敲脑袋,打着哈哈:“什么杀气,是世子你门窗不关,外头进去的凉气。哎那个谁,那个奴隶,走罢。”

        沈光明连忙退了出来,伸手关门,把满脸狐疑的舒琅关在了屋子里头。

        第二日,数人启程。

        舒琅的人伪装有方,很快将车队打扮成一支简单的商旅。

        “这个季节商队都从外头回灵庸城,我们这样出去,不是更可疑?”司马凤问。

        来为众人送行的舒琅闻言回答:“所以你们这个商队不能阔气,不能太显眼。能挣到钱的商旅都回来了,你们这样的商队恰是因为没有油水,才拼着没命的危险出关外,我们都将你们这种拼上性命做买卖的商队叫兔子队,基本出去就是一个死,给外头野物送口粮去的。但如果带上高手,有经验,那就不一样了。关外没了别的竞争对手,都是兔子队的天下。”

        “会死?”司马凤大惊,“这么危险。小白你记得躲在我身后。”

        迟夜白只当没听到,与唐鸥在车里细细研究着舒琅给的地图。

        舒琅给的地图十分简单,只标准了大概的位置。众人知他谨慎,也不在意。他们不是去刺探狄人情报的,只是去寻找七星草。

        迟夜白昨夜调出灵庸城分社的资料,已将城外地理位置都记载了心里,正跟这地图详细比对。看了片刻,他小声跟唐鸥说:“唐兄,我到时会顺道去狄人大营看看。你们可以先行回来。”

        唐鸥:“不行。”

        司马凤从前头转过头来:“千万别想,不然我把你打晕了再扛回来。”

        为了加强威慑力,他还将那扇子合上,遥遥指着迟夜白。

        迟夜白看他一眼,手指弹动,一颗小石子朝司马凤飞去。司马凤立刻挥扇格挡,谁料那石子不是冲他去的,是冲他手里那把扇子去的。扇子散了,裂成两半,扇上的美人也裂了,歪着眼睛鼻子,很难看。

        “哎哟。”司马凤惋惜不已,“这可是俏俏送我的。里头还有她一个香吻。”

        他翻了半天,没找出那吻痕,倒是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俏俏送的了。迟夜白暗暗冷笑,继续低头研究地图。

        才爬上马车的沈光明只听到后面几句话,突然想起司马凤还没跟自己解释徐子川那两句艳诗的意思,连忙切切地问。

        司马凤没了扇子,有些懊恼,正想跟沈光明细细分析,突然抬头瞧了瞧唐鸥。

        “我不说了。”他摆摆手笑道,“我可不敢说。”

        沈光明:“太小气了……”

        司马凤:“哈哈哈。不行不行,我还不想死。”

        迟夜白顿时发出更清晰的冷笑声。

        一路过去都相安无事,只有司马凤拒绝跟沈光明沟通艳诗心得,令他很沮丧。频频强调“我其实什么都懂的”,也无法令司马凤吐露一言半语,沈光明郁闷得紧,裹着唐鸥的外袍蜷在车里,半睡半醒。

        他着实累了。

        此时虽然还在颠簸之中,但身边都是认识的人,安全感让他深深放松,最后歪在唐鸥肩膀上睡着了。

        迟夜白仍细细看着那地图,一寸寸地移动手指。司马凤觉得外头风太急了,也溜进车厢,和迟夜白一起看地图。他看不懂地图,就看迟夜白,也觉得很有趣味。

        唐鸥睡不着,挺直了腰让沈光明靠,一手抖开自己的外袍,仔仔细细地给他盖上了。

        他心里有很多很多的事,和沈光明有关,和他自己也有关。这些事又牵不出个头来,乱糟糟地团在心里,很让人烦恼。

        手里托着个暖手的小炉子,掌心是温热的。他小心地攥着沈光明冰凉的手指,握了一会儿觉得不妥,干脆将小手炉放进他手中。

        沈光明的手指在他掌心无意识轻挠几下,他顿时又觉得不太舍得。

        啊。真烦。唐鸥忍不住叹气。

        走了大半日,七星峰到了。

        这儿比灵庸城更偏北,雪片厚而大,纷纷被风卷着,扑到人身上。

        传说在许多年前,天神还在天地间打着天崩地裂的架时,七星峰就已经存在了。当时七星峰还是一整座巍峨山岭,后来不知哪个神祗打斗中力气不济,从上面摔了下来。他的手又宽又大,五指张开,狠狠压在七星峰上面,顿时山崩地裂。等震动停了,巍峨山岭已成了参差不齐的七座峰头。

        迟夜白说完了,指着最靠近他们的一座峰头说:“南面的洼地应该就是那里。那里有一个避风的谷口,如果地图没有错,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七星峰有七座山头,形似北斗七星。六座较为低矮的山峰拱卫着其中最高的一座,此时天地俱白,峰顶隐没在云层里,看不到头。只有南边这一座还隐隐露出些嶙峋山石。

        山石都是被风雨磨砺过的,并不好走。唐鸥和司马凤武功较好,走在前头开路。舒琅让跟过来的人守在峰底,并不上去。

        “他们不怕我们跑了?”沈光明问迟夜白。

        迟夜白:“当然不怕。我们要离开这里,还需要那份通关文书。文书都在他们手里,马车之类的工具也是他们的,我们怎么跑?”

        沈光明点点头,望着前头同样走得很慢的俩人叹气:“这么高,这么冷啊。这地方能长草吗?”

        “能的。”迟夜白道,“洼地温度比外头高一点,而且各样植物耐温不同,金凤草既然长在这里,就说明它能忍受这里。”

        沈光明对那药草也好奇起来:“我小时候也认过一些药草,爹爹有时候会帮村里人治病。我跟着他学的。但没有那么精,现在想想,很遗憾哩。”

        迟夜白惊讶地看他:“你还称那人为爹爹?”

        沈光明茫然:“?”

        迟夜白拧着眉头:“你若有些骨气和血气,就不要再认那种人为亲人了。这样如何对得起你的父母?”

        又一股强风刮来,迟夜白连忙拉着沈光明,以免他后退。沈光明的头发被风吹得极为凌乱,一双黑眼睛里带了一些惊讶和恐惧。

        “迟当家,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若不是那厮放火,辛家堡怎会被烧?若不是那厮放火,你爹娘自然也不会死。”迟夜白有些愤愤,“若不是那厮将你当做辛家小公子掳走,你又怎么会成现在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