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65.墓穴(3)

65.墓穴(3)

        四人进入山洞时候还是白天,但唐沈二人落入山腹之后,无处觅光,自然也不知道现在的时刻。

        僵人在山腹中漫步游荡,他们这样走,出去的可能性不大。沈光明昨夜只吃了些菜粥,唐鸥更是未进食,两人都饥肠辘辘。

        “这样不是办法。”沈光明道,“不能这样干等司马他们来救,而且不知道他们在上面会出什么事,还得我们自救。”

        山腹温暖,唐鸥包扎之后就裸着上身,此时正趴在山缝的地面上,十分认真地摸着什么。

        “这里有苔。”唐鸥搓搓手指,“都干了。”

        沈光明:“说明什么?干的苔能吃吗?”

        “不能吃。”唐鸥一本正经地回答,“但说明以前这里有水流经,而且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儿都是湿润的。”

        沈光明心中一动,也趴在地上摸。苔干得都成了粉,但他摸索了一番,很快发现苔的痕迹只在这裂缝的地面上有,一直延伸至水潭。

        “这里头难道有个口子?”沈光明在裂缝里摸索。

        裂缝外宽内窄,宽的地方也不过是五六尺长度,再往里去,便窄的无法容人通过。沈光明趴在地上,去看那窄处的口子。里头黑洞洞的,看不分明。他静静趴着,终于发现脸上发凉。

        “唐鸥,这儿有口子,有风漏进来了。”沈光明从地上跃起,低声兴奋道,“我们把这些石头弄开就能过去了。”

        虽然不知里头的拿处口子是否能通往外头,但现在出也出不去,权当探险了。

        唐鸥拿起自己和沈光明的剑,正要想办法凿开里头堵路的石块,忽见沈光明举起一只肉手,就这样重重拍了下去。

        唐鸥:“!”

        沈光明出拳很快,收劲也很快。他拳头接触到的石块啪嗒几声裂开,落了下来。

        唐鸥:“……”

        他非常非常吃惊。

        沈光明自己也很惊异:“真的可以啊?”

        “手不疼?”因为裂缝太窄,唐鸥只能站在他身后,“我看看。”

        “不疼。大吕功真的有趣啊唐鸥。”沈光明非常兴奋,小声道,“你师叔跟我说了一些内力运用的关键。方寸掌的口诀不是只有十六个字么,我明白了天地方圆吞于一心,但没搞懂宜深宜浅和以浊试清的意思。原来宜深宜浅说的是内力爆发的时刻和劲道,但以浊试清我还是不清楚。”

        唐鸥想了片刻,继续问他:“仔细说说?”

        “你师叔说,大吕真气于我体内四处流动,从丹田流出,又回归丹田。一般人运用内力的时候,都是从丹田中来的,还得经过身体和手脚经脉,才能吞吐出来。但我可以不这样做。”沈光明将手放在面前的一块石头上,扭头对唐鸥解释,“他的大吕真气和我的大吕真气,都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丹田只是大吕真气的存储地,却不是真气的发生地。因而发力的时候,其实我和他完全没有必要和别人一样,一定要以丹田为源。”

        唐鸥修炼的青阳真气与大吕真气同源,因而立刻明白了沈光明的意思。

        “以丹田为源就是深,直接使用经脉中流动的大吕真气就是浅?”他伸指去摸沈光明方才击碎的石块,发现碎的地方只是他手掌接触到的位置,其余地方毫无裂缝,也没有受到影响,“你以手臂经脉中蕴藏的大吕真气击打岩石,但这种真气不持久,所以只能击碎你触碰的那个位置,对么?”

        “对的。那种什么隔山打牛之类的功夫,我练不了。”沈光明手掌稍稍离开,再次猛地击过去。石块又碎了一截,啪嗒啪嗒往下掉。

        唐鸥觉得十分有趣。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真气还可以这样一截截地使用。

        “那大吕真气用完了怎么办?”他问,“师叔给你的真气应该是有限的。”

        “我一直在修炼大吕功啊。”沈光明解释道,“所以它不会断的。你师叔说在紧急关头,使用浅层的真气,可以达到很令人惊奇的效果。”

        唐鸥想起林少意说得事情。那日张子蕴在子蕴峰上与性严搏斗,性严武功这般高强,却被他的掌法死死困于方寸之地无法挣脱,想来就是方寸掌的作用。

        “我明白了。”唐鸥拉着沈光明的衣领,“但你还是别打了。”

        “不打怎么开路?”

        唐鸥亮出两人的佩剑。

        沈光明用刀柄弄了一阵,开始喘气。

        虽然大吕功练得不错,但这样用对他来说还是很吃力。唐鸥将内力灌注入剑身,切割似的往前行进。沈光明便干脆跟在他身后,给他挡石头。

        被石块挡住的地方并不太宽,两人轮换了几次,裂缝渐渐宽了,可以勉强并肩站立两人。

        沈光明很兴奋,正要继续往前,唐鸥却拉着他,让他摸身边的岩石。

        岩石平整光滑,有着很规律的起伏。

        沈光明心头一咯噔:“咦,这不是自然形成的裂缝?”

        “方才在外头没有注意,但我凿石头的时候发现了,石头是被人力嵌入山石之中的。而除了最窄的那处,其余的山壁都比较光滑,就像你摸到的那样。”

        沈光明毛骨悚然:“……这里面住着人?”

        “……”唐鸥有些无语,“住人吗?我倒是觉得这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藏好了,从这儿退出去,把石头推入山中,遮挡裂缝,就没人能发现了。”

        裂缝前头一片漆黑,唐鸥的声音虽低,仍有轻微回声。沈光明有些紧张,贴着唐鸥站了,然后从怀里掏出几根柱状的水晶。

        “照明。”他将两根塞给唐鸥。

        “……你什么时候折的?”唐鸥又吃了一惊。

        “就外头,长在地上的,在裂缝旁边。我折的时候你正在水边洗脸,没看到。”沈光明举起发着幽光的水晶,看着唐鸥神情,连忙辩白道,“我折它们可不是为了卖钱啊,是……有备无患。”

        “所以还是为了以后卖钱。”唐鸥无情拆穿。

        两人举着水晶,慢慢往前走。

        裂缝虽窄,但很快出现了拐弯处。拐过那个口子后,唐鸥弯腰在地面摸索。

        “从这里开始,地面是平整过的。”唐鸥低声道,“小心点,跟在我后面。这儿太奇怪了。”

        沈光明抓着他腰带,跟着他往前走。

        又拐了两个弯,走了很短的一段路,走到尽头,眼前豁然开朗。

        两人站在出口,目瞪口呆。

        面前是一个空洞,而空洞中央,竟堆放着无数尸体。

        此处远比两人身后的那地方要小,但却极高。洞顶是一处飘雪的缺口,风浩浩地刮过,缺口处不断有雪花落下来,覆盖在空洞中央的尸堆上。

        尸堆看似已经积了许久,被冰雪牢牢封着,形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尸山。

        两人终于知道裂缝之中的苔痕从何而来。夏季气温较高,冰雪化水后顺着裂缝流出去,淌进了水潭里。

        沈光明差点吐出来。

        唐鸥连忙皱眉安慰他和说服自己:“水潭里的水大部分还是地下水,只有一点点……”

        “一点点那也是啊!”沈光明连吐几口唾沫,抹干净嘴巴。

        唐鸥抬头看着那裂口:“只能从那里爬出去了。”

        沈光明虽看着尸山心头犯恶心,但也只能点头赞同唐鸥的话。

        两人绕着那尸山走着,想找出攀爬的路径。绕了半圈,沈光明看着尸体的衣着心头一动,拉停了唐鸥。

        “东原王要控尸术是想利用狮子军来抢狄王的位置,但是你记得刚刚那些追我们的僵人的模样么?”他问。

        唐鸥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之中也有许多穿汉人服饰的人。你怀疑这里才是狮子军的墓穴?”

        “是啊。”沈光明看着身边的尸堆,“这儿有刀盾,有铁甲,有枪尖,还有旗帜。怎么看都是一支全军覆没的军队。”

        尸堆之中露出半块黑乎乎的旗帜。旗帜上绣着一个金色兽头,那异兽大张血口,颈上一圈鬃毛。沈光明和唐鸥不认识,但至少看上去,绝对不是马。

        “这么说来,东原王和辛暮云,根本不知道狮子军葬在哪里?”唐鸥抬头看着头顶缺口,“这些尸体如此堆放,倒像是从上面一具具扔下来的。”

        “要是知道狮子军就在这里,还敢把我俩放进来?”沈光明笑道,“你记得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僵人么?辛暮云操纵他做出了挖掘东西的动作。看来他们现在要寻找和挖掘的,可能是狮子军的墓穴。”

        两人对视一眼,不知是什么滋味。

        东原王和辛暮云显然没有想到,狮子军葬身的墓穴就在这山腹之中。

        唐鸥俯身打量冰冻的尸体,沈光明继续小心往前走。此处有了光线,方便视物,他很快就在空洞的另一侧发现了一些怪异的东西。

        十数个箱子。

        天底下所有藏宝的箱子,也许都是同一个作坊制作的。

        沈光明一眼看出那箱中有宝物,十分兴奋地呼唤唐鸥。

        唐鸥及时拉住他,没让他贸贸然地打开。

        将剑小心伸过去,沈光明推开了一个箱子的盖。箱子大都没有上锁,箱体歪斜,但因质量很好,里头的金珠宝玉,竟完全没有漏出。

        “这么多呀。”沈光明大吃一惊,“这是狄人的财宝么?”

        唐鸥沉默不语,接二连三地用剑将未上锁的箱子打开了。每个箱子里都装满了金银珠宝,其中两箱里头更是石刻竹简,看着就有年头。

        “找到狮子军还附赠这么多宝贝,难怪东原王这么积极地找控尸术,不惜连自己王妃表兄的腿都打断。”沈光明一时被里头的珠宝晃花了眼,连忙走开,“我能……拿一点儿么?”

        沉默着的唐鸥突然开口了。

        “我知道东原王为什么一定要得到控尸术了。他不是为了狮子军,是为了这十几个箱子。”

        沈光明眼睛一转,明白了唐鸥的话:“他想要钱,有了钱就能买人和武器,并不需要这些破烂不堪的尸体。”

        两人说了几句,发现彼此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东原王木勒汲汲于控尸术,但狮子军的人死去多年,即便找到了尸首,但若已化为白骨,对他来说全无用处。他现在正处于与兄弟争抢地盘的关键阶段,有了这么多的钱,他大可从中原这头购买到更多强壮的奴隶和锋利坚固的武器。

        “狮子军的故事也给了他启发。”唐鸥说,“不必等到父亲死去的那天,只要自己的武力成熟了,大可弑父夺位。成了王,就无人会追究这些事情。”

        “他为人这么毒辣阴险,说不定野心比我们想的还大,连关内也……”沈光明说了一半,突地停了,“不对,我记得东原王很熟悉中原文化。”

        “是啊,从汉人手里买武器和奴隶,等夺了王位,再把这些奴隶和武器用到汉人身上,这没什么奇怪的。”唐鸥冷冷道,“掌权者大多如此,知恩但不感恩。”

        他踢了踢脚下的东西。那物件发出泠泠清响。

        “这银制铃铛上刻的文字是南疆的虫豸文,专用于祭祀。”唐鸥低头念了几个字,“我不太熟悉,但辛暮云以前跟我提起过,他懂得虫豸文。这铃铛既然刻有祭祀文字,就肯定是祭祀用品,是南疆人极为珍视的东西,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出现在这里。辛暮云方才说,辛大柱知道南疆有宝物,想用控尸术去找。现在看来,这宝物早就被狮子军这些人发现并带走了。辛暮云他爹没找到的东西,他倒是接近了。”

        沈光明:“说不定他是知道这些宝物在东原王手里,才与他合作的。”

        唐鸥点点头:“有可能的。他爹花了这么长时间都得不到的控尸术,他从百里疾身上拿到了。他爹寻了半辈子的宝物,他也轻易地知悉了情报与所在之处。对辛暮云来说,这一定令他非常非常愉快罢。”

        沈光明茫然了:“不管辛暮云,那我们怎么办?就这样出去么?这尸体和宝物都不理了?”

        唐鸥沉吟片刻,拍拍沈光明的脑袋:“要理。我们要毁了这地方,至少让他们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