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67.追击(1)

67.追击(1)

        蛊房里放着不少已经腾空的器皿,臭气冲鼻欲呕。

        司马凤和迟夜白掩着鼻子进去看了一圈,心中了然:此处应该就是辛暮云和木勒养蛊的地方。

        南疆人养蛊自有一套方法,但大同小异,都是挑引蛊虫互相争斗啃噬,最后剩的便是可用的。这儿练蛊的方式和他们所知的略有不同,他们更注重的似乎是培育这些虫子,而不是找出最强者。

        两人被蛊房的内容吸引了注意力,司马凤对这些蛇虫较为熟悉,更是蹲在地上,戴了手套反复察看。

        之后不久,两人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石块崩裂的声音。迟夜白站在蛊房门口,立刻走出去察看了一番。司马凤忙着将蛊房里头他觉得有用的东西拢在一起打算带走。迟夜白听了会儿里头的声响,转回蛊房让司马凤赶紧离开,他猜测应该是唐鸥和沈光明在里面出了点事情。司马凤正将东西塞进怀里,才刚转了个头,便看到迟夜白身后掠过一个黑影。

        迟夜白反应极快,在黑影欺身近前的时候手腕一拧,将手里的剑挡在身后,因而辛暮云的第一剑并未刺中。

        但两人都没料到辛暮云用的是双剑。第二剑紧随而来,在迟夜白大腿外侧划了一道极深的口子。

        迟夜白将剑反手一递,逼退辛暮云,随即立刻转身,两人才算是面对面。

        司马凤大怒,一个箭步上前将迟夜白拉到自己身边,厉声问他伤情。辛暮云原以为只有迟夜白一人,看到司马凤从蛊房里出来,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也生起怒气。但他没有逗留,提了剑就往外跑了。

        迟夜白草草扎了伤口,和司马凤一起追出去。剑伤虽然不深,但血流得有点凶,温热的血液顺着衣服和皮肤滑下来,又因天气太冷,很快凝结了。他烦的不是这伤和血,是司马凤太啰嗦,一路不停地问他“没事吗”“真的吗”“你确定”“还是回唐鸥师叔那里吧”“要不我帮你瞧瞧”……等等等等。

        他早已习惯司马凤的烦,然而也快要撑不住了,幸好看到了唐鸥和沈光明。

        沈光明觉得司马凤说的没错:“你还是回谷里头歇一歇吧。我们三个去追就行了。”

        司马凤说他不去了:“我和小白回去。”

        迟夜白怒道:“你不是要去抓辛暮云么!”

        司马凤:“不抓了。你的伤比较严重。”

        迟夜白此时身体确实有些发冷。他做的事情其实向来不凶险,唯有几次流血事件,也大都是和司马凤在一起才惹出来的。这么多的血,自己也是头一回见。四人再耽搁下去,只怕辛暮云已经跑得没影了,迟夜白终于没有再坚持。他从袖中掏出一块软木,举袖挡着风,让唐鸥和沈光明都闻了。

        软木上带着一种怪异的香气,在这寒风凛冽的气候里也十分清晰。

        “辛暮云偷袭我的时候,我在他身上撒了点儿东西。你们认清楚这气味,有这气味的,就是辛暮云经过的地方。这味道很难消散,能追上的。”

        沈光明不禁佩服:“这是鹰贝舍的秘宝吗?”

        “不是。”司马凤说,“我也有,有很多。”

        沈光明:“一定是迟当家给你的。”

        迟夜白将软木交给沈光明,唐鸥和沈光明不再停留,转身追了下去。

        司马凤要搀扶他,迟夜白把剑插入剑鞘中,用作拐杖,不理会他的手脚,自行走了。

        七星峰上风雪仍旧是很大,唐鸥与沈光明的衣服湿了又被内力烘干,但里头仍有些潮,寒意侵进去,很可怕。

        两人鼻子都冻得发红,吸进去的都是冰凉的气,唯有那怪异的气味,丝缕不绝,在清寒的冷意里显得格外明显。

        沈光明抖着声音说:“真有趣。这是什么东西制成的?怎么风这么大也没被吹散?”

        唐鸥没回答。两人已走出很远,峰上密林虽多,但大多落尽了叶子,只剩光秃秃的树干杵在雪地里,被风刮得打弯。唐鸥闻了一会儿,指着林中道:“他进去了。”

        沈光明瞧了那林子两眼,心头有些忐忑:“我以为他要是想逃跑,会先进师叔呆的那个峡谷里头。”

        唐鸥:“他进不去的。你以为师叔不知道我们进了他的地盘么?只怕我们刚刚走上七星峰,他就晓得了。那里是他的地界,还有我师父在,他不可能随便让人出入的。若不是你我身上真气与他同源,他有所感应,我们四个之前肯定也进不去。”

        沈光明心道真气还有这妙用?有趣有趣。

        “辛暮云要逃跑吗?”沈光明随着唐鸥小心步入那密林之中,轻声问,“他和木勒不是同伙么?会不会逃到狄人那边去了?”

        “他们怎么算是同伙?”唐鸥也压低了声音,“简单的利益关系,甚至没有更密切的联系。辛暮云没必要对木勒忠心,发现情况不对立刻就会逃走,自保为先。木勒也一样。”

        “他会回哪里去?辛家堡么?”沈光明问。

        “我不知道。辛家堡是他的家,但他也并不喜欢那里。”唐鸥道。

        转入林中,风雪陡然变小。雪地松软,脚步沉重,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沈光明不懂轻功,唐鸥便在地上和他一起前进。雪山没有人行走过的痕迹,辛暮云那身手,也不可能从地上走过去,应该是攀附着林木移动的。

        两人找了一会儿,闻那味道越来越浓,都停了下来。唐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捏紧了剑。

        沈光明双腿扎在雪地里,大吕真气在体内飞快流转,温暖他的身体。他正在侧耳细听,却忽然察觉到雪地里头,有一点轻微的动静。

        辛暮云藏在雪里!

        这念头甫一出现,雪地上已猛地炸开一片白沫。

        “唐鸥!!”沈光明急得大喊。唐鸥在他身前两三步开外,正朝着辛暮云窜起来的那地方。

        辛暮云从雪下跃起,一把闪着寒光的剑已于呼吸间刺到唐鸥胸前!

        唐鸥将剑一侧,以扁平剑身挡下了辛暮云的剑尖。饶是如此,也免不了要被辛暮云的来势逼得退了两步。

        辛暮云一剑刺完,却还有另外一剑。唐鸥自然知道他擅使双剑,眼角余光看到他从雪下踢上来一道银光,正冲着自己心口,双腿立刻一矮,猛地跪在雪上。那从雪里窜出来的剑失了准头,擦着唐鸥的肩膀过去了。

        剑才过去,辛暮云将手里那把狠狠往下一划,锋锐剑尖划破唐鸥手背,一串血珠溅在白茫茫地上。

        只是血才落下两滴,唐鸥已从小腿上抄出之前别在那儿的匕首。匕首随着那些陈年的尸体放了许久,也不知里头有什么毒,他小指和无名指勾着刀柄,猛地递上去,直插入辛暮云的腰侧。

        而此时沈光明呼唤唐鸥的那尾音,还未散去。

        他被这瞬息间的几番变化惊得发不出声音,直到瞧见辛暮云握着剑退了数步,靠在树上,才缓过劲来。

        “唐鸥!”沈光明跑到唐鸥身边抓住他的手,“你……”

        “我没事。”唐鸥甩了甩手,“刀上有毒。”

        那匕首还刺在辛暮云腰侧,没有拔出来。血透过厚厚衣物,顺着刀柄,流成了一条线。

        一击得手,三个人都是震惊的。

        那匕首一入体,辛暮云就知道不好。他研究南疆蛊毒许多年,身边又有百里疾,对毒物非常熟悉。那随着冰冷刀身深入身体而开始的麻木和微痒,让他心头突然惊慌。这匕首有毒。

        他自认很熟悉唐鸥,知道他这样的正人君子是不屑于用毒的。辛暮云还以为唐鸥被他身边那个骗子带坏了,抬头看到两人神情,才觉得自己不对:唐鸥应该不晓得刀上有毒。

        他觉得好笑,又稍有些宽慰。这天底下坏人太多了,像他这样的坏人太多了。他愿意唐鸥是好的,善良的,甚至天真的。

        辛暮云将匕首用力拔出,看着刀柄上的字发愣。

        狄人的表意文字他懂得一些。这是拔除恶鬼、涤荡人世的刀,是狄人传说中的哈尔萨拉大王降世为人时随身带着的神器。

        真假他不清楚。辛暮云点了伤口附近的穴道,再次站直身子,提剑看着唐鸥。

        “唐鸥。”他扬声道,“你我相识许久,却从未真真正正比过一次。这机会也许永不会有了。”

        他左腿迈出半步,脚尖朝着癸位,将剑平平举起,朝着唐鸥。这是辛家家传剑法斩浪的起手式。

        “我们比一比吧,唐鸥。”辛暮云说,“生死有命。”

        唐鸥凛然道:“比可以,但你不能使诈。”

        辛暮云笑道:“我和你比试,何曾使过诈?”

        唐鸥也亮出了秋霜剑的起手式:“你不曾使诈,但也从未全力以赴过。”

        辛暮云点点头,示意沈光明站远一点。他认真冲唐鸥说了句“好,我答应你”。

        只是这句答应还未讲完,他右腿突然猛蹬身后的树干,手中长剑在雪地上不断搅动,扬起遮目的雪花,随即整个人箭一般朝着唐鸥急冲过去。

        唐鸥未料到这人居然一边说着不使诈,一边就立刻出手,但他丝毫不惧,凝神在漫天雪沫之中,听辛暮云接近的动静。

        辛暮云有两把剑,但已经被他踢走了一把。唐鸥此时突然想起,自己方才没有看到辛暮云拔出匕首之后,是否扔了出去。

        这念头一起,果真见到一点寒光从雪中冲自己激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