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68.追击(2)(捉虫)

68.追击(2)(捉虫)

        唐鸥知道匕首上有毒。此时上下各有威胁,辛暮云手里的剑指着他胸口,匕首朝着他腹部,避无可避,只能反击。

        此时辛暮云的剑尚未见到,他只瞧到那匕首,便把剑横着一扫,打落匕首。辛暮云的剑正好递到近前,就要刺入他胸口。

        唐鸥手中没有兵刃,他突然伸出自己拳头,紧紧握着,从下往上砸向辛暮云的剑。拳头关节处正好撞在辛暮云剑身中央,力气颇大,竟将辛暮云的剑生生挡开。辛暮云手腕一扭,剑刃擦着唐鸥的拳头过去,在他手上割了一记。

        但准头已经失了,剑冲着唐鸥肩膀而去。

        辛暮云心头恼怒,立刻变招,改刺为劈,从肩膀斜着劈向唐鸥。

        唐鸥挡开他的剑之后已有余裕,飞快将剑挑起,刺向辛暮云的手腕。

        辛暮云的伤对他影响很大。匕首中不知是什么毒,方才站着还好,现在运功打斗,毒行极快,他半个身子已经麻木,反应速度也大不如前。

        剑尖果真刺入他手腕。

        挑破皮肤、筋肉、骨血,再钻出另一侧皮肤。

        辛暮云痛呼一声,那攥剑的手仍不死心,拼了最后一丝力气扫向唐鸥的脖子。

        唐鸥就着入肉的趋势把剑一拧,割破了辛暮云半个手腕。辛暮云再也拿不稳那把剑,剑刃离唐鸥仅有半寸,还是松手掉了下来。

        割肉刺骨的痛令辛暮云浑身都失去了力气。他扑通一下跪在雪里,深深弯下腰,捧着自己手腕,吞声颤抖。

        他压不住血,片刻间雪地就红了一片。

        唐鸥甩了甩剑上的血,在雪地上溅出一道稀疏的血痕。他没想过用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来速战速决,但辛暮云的言而无信着实令他很愤怒。

        “这就是你的全力以赴?”唐鸥怒道,“这就是你说的不使诈?!”

        “我已中毒,半身无力,如何跟你全力以赴?”辛暮云慢慢抬起头,冷笑道,“唐大侠是正人君子,只晓得使诈,不懂求生是人的本性。”

        “你若真想求生,为何要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唐鸥蹲在他面前厉声道,“善恶有报,你逃不过的。”

        辛暮云笑着摇摇头,咳两声,竟从口里咳出一团黑乎乎的血来。

        匕首里的毒是身怀怨恨的尸体长年熬出来的,既猛又快,眼看辛暮云的半个身子都发黑,人已经栽倒在雪里,无意识地抽搐发颤。沈光明探了探他鼻息,十分紧张:“会死吗?”

        唐鸥弯腰点了他穴道,好让血行得缓一些。

        “不知道。”他闷闷道。

        要他看着昔日好友这样死去,无论有多少前事都很艰难。

        “让他就死在这里,还是……还是带回去?”沈光明茫然问。

        如能让少意盟来处理,那是最好的。林少意去年说的武林大会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召开,若是如常召开了,内容也应该是讨论怎么处理辛家堡和辛暮云这件事。

        “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师叔那里找司马凤。”唐鸥起身道,“注意安全,你的剑呢?”

        “在这里。”沈光明连忙举起剑给唐鸥看,“快去快回。”

        “有什么人过来的话你别管他,自己先躲好。”唐鸥拍拍他脑袋,帮他把披风的帽子给戴上去,“你可别乱跑,我真的、真的不找你了。”

        沈光明立刻答应:“绝不乱跑。”

        唐鸥不再多言,起身飞快走了。这回他不用顾及沈光明,施展轻功攀上高树。

        沈光明看得神往又钦羡,还有一丝隐隐的骄傲。

        他正瞧着,冷不防眼前突然溅起一片雪——本以为已经昏迷的辛暮云竟猛地跳了起来,双爪似铁,死死钳住了沈光明的脖子!

        沈光明反应不及,立刻被辛暮云扑倒在雪里。

        雪又深又厚,沈光明被他掐着喉头,近乎窒息,四肢都在雪里扑腾。他又怕又慌:辛暮云毫不留情,是想杀死他的那种狠。他心头也突地发了狠,估摸着辛暮云的伤处,手狠狠地挠。

        辛暮云拼了所有力气才挣起来,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放开。他忍着疼,手上的劲越来越大,拼命将沈光明的脑袋往雪里的石头上砸。

        自知逃不过,但他也不想让沈光明活着。死一个算一个,死一个他就挣了一个。

        沈光明的反抗力气渐渐弱了。辛暮云狠狠笑出一口气,脖子上突然一紧——被人一把勒了起来。

        “辛暮云!”

        唐鸥怒吼着将他勒紧,飞快地拖离沈光明所在的地方。

        “沈光明!”他吼道,“站起来!别躺着!”

        沈光明像是从恐怖的晕眩之中乍醒过来,天旋地转,但还是勉强撑着自己,听从唐鸥的话站了起来。他面色惨白,连连咳嗽,喷出口鼻间的雪。

        唐鸥见他无恙,心中稍安,突觉怀中辛暮云的手动了一下。

        这个天上掉下来的机会,辛暮云终于得到了——他能靠近唐鸥的身。

        唐鸥只觉腹上一凉,麻木和微痒的感觉顿时从伤口向全身扩散。他惊怒交加,击晕了辛暮云,将他扔在一旁。

        沈光明扑过来惊叫:“那刀子!”

        方才刺过辛暮云的匕首,此时正插在唐鸥的腹上。

        辛暮云竟不知何时把匕首拾了起来。这匕首太毒,唐鸥也慌了,踉跄两步坐倒在雪地里,抬指飞快地点了自己的几个关键穴道。

        “伤处在丹田,我先封了经脉。”唐鸥拔了匕首,飞快道,“辛暮云被我打晕了,你不用管。快,快回谷里头,找师叔,或者找司马凤和迟夜白,谁都可以。我不能再动了。”

        沈光明吓得脸都白了,跪在唐鸥面前看看那刀子,又看看他:“怎么办……怎么办……”

        “回去!”唐鸥低吼,“回谷里,找人帮我。”

        沈光明眼睛都红了,鼻子里一阵酸过一阵:“我帮你……我帮你……”

        他抹了抹嘴巴:“把毒血吸出来就行了。”

        唐鸥气得打了他一拳:“别傻了!快回去!”

        “我不能放你一个人在这里……不能的。”沈光明茫然又恐慌,紧紧拉着唐鸥的手,“吸出来就没事了。我以前也吃过你的血,没有关系的,真的没有关系,你信我……”

        唐鸥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吻了吻他鬓角,肯定而有力地再次叮嘱:“我没有事,我什么事都不会有。不需要你吸血,这毒是什么玩意儿我们都不清楚。你去找师叔,他一定有办法的。沈光明听我说,看着我!”

        沈光明连连点头,看着他。

        “只要你现在立刻出发,在半个时辰之内找到师叔或者司马他们,让他们把我带回去,我绝对不会有事的。”唐鸥问他,“清楚了吗?半个时辰?你要救我,沈光明。”

        沈光明总算听清楚,连忙疯狂点头:“我救你,我救你……”

        他把自己的剑也塞到唐鸥手里,让他自保,随即转身朝着密林外头狂奔。

        出了林子仍旧是狂暴的风雪,吹得他打晃。沈光明连喘带跑,在这寒冷的天里也跑出了一身密汗。

        四处都是白茫茫,他也认不出路,只记得大概的方位,一边跑一边努力辨认。

        半个时辰究竟有多久他着实也不清楚,跑得气喘也没见到峡谷的入口。正惶恐时,忽听远处传来了一声清啸。

        沈光明大喜:他认出这是张子蕴的声音。

        “唐鸥师叔!”他一边奔跑一边大叫,“唐鸥师叔!!!”

        张子蕴在峡谷里头接到了司马凤和迟夜白,还十分慈悲地给迟夜白一些山妖和绷带。听迟夜白两人说唐鸥与沈光明正在七星峰上追逐辛暮云,他不由得怒骂了几声。七星峰的地形虽然不负责,还算是直上直下,但由于暴雪,对于不熟悉地形的人来说还是很难辨认出方位的。司马凤听他这样讲,立即打算出去找唐沈二人,但被张子蕴阻止了。

        他出来不过一阵,便听到了沈光明的叫喊声。

        沈光明飞快地和他说了唐鸥现在的状况,要带他回去。回去的路也不好找,好在还能闻到辛暮云身上那股怪异的香气。张子蕴将他挟在肋下,一路根据他的指点狂奔,总算回到了唐鸥和辛暮云身边。

        辛暮云仍旧昏迷不醒,唐鸥歪着坐在树下,半个身子都被雪盖住了。沈光明扑到他身边,发现的手极冷极僵,急得连喊他几声。

        张子蕴摸着唐鸥的脉门探了半天,抬头看沈光明。

        “你的大吕真气练成什么样了?”

        沈光明不知他用意,老实回答:“还行吧。”

        “他体内的青阳真气正护卫着他的心脉,但尸毒驱不出来。”张子蕴说得飞快,“我需要你的帮忙。”

        “好好好。”沈光明狂点头,“怎么做?”

        “先把他运回去。”张子蕴一手扛着辛暮云,一手抓起唐鸥,“我先带他们回去,你自己寻路回来。能闻到气味是吧?”

        “闻得到。”神官们点点头,看着昏迷的唐鸥,很是焦急。

        “他现在听不到我们说话了。”张子蕴见他神情急切,罕见地试图安慰他,“青阳真气封锁了他的五感,就跟我当时给你传大吕真气的时候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