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69.追击(3)

69.追击(3)

        刀上的毒究竟多厉害,唐鸥是切身体会到了。

        沈光明走后没多久,他就陷入了昏迷。

        这昏迷没有让他彻底失去知觉,他似乎仍清醒着,但抓不住准确的地点与时间,仿佛陷在一个辽阔的梦里。

        山是高的,路是远的。两侧林木高耸,他走在粗糙的石子路面上,手里抓着一把柴。山外仍是山,雾气从山根那处涌出来,浮在空中。两只落单的雁哀鸣着,擦过雾气边缘,飞往远山。

        唐鸥在模糊间隐约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

        这是子蕴峰。他是十年前初入此地学习的孩童。

        他走了几步,突然拔腿狂奔起来。

        将这路走到尽头便是一处清潭。顺着清潭边上一块形似大龟的石头往上走,经过三十四棵红枫和十二株永远结不了果的桃树,他就能见到师父。

        张子桥果真在练剑。练的是他教给唐鸥的那套秋霜剑。

        剑意应似秋霜,凛冽寒厉,后劲绵绵。唐鸥初练的时候还不懂什么是狠什么是辣,于是有形无神。张子桥教他练剑的时候没少骂他,唐鸥记忆中,自己鲜少获得过张子桥的称赞。

        他站在一棵很高很高的树下面,怯怯地看张子桥练剑。

        “师父……”唐鸥小声叫他,没有回应。

        天瞬间便暗了下来。他手里不知何时提了一盏灯,隐隐照亮张子桥灵动身影。唐鸥心中一慌,连忙提着灯跑到张子桥的身边。

        张子桥被他打断,气得又骂:“柴砍好了吗!鸡喂饱了没有?”

        “都做好了。”唐鸥举着手里那捆柴给他看,“师父,教我练剑。”

        张子桥神色突地温和下来。他将手中的剑递给唐鸥握好,自己拿着他那捆柴,退了两步。

        灯火晃动着,照得张子桥有些虚。唐鸥慌忙捏紧了那把剑,手中重量不对,他低头一瞧——这不是当时的那把无名剑,是七叔之后给他重新打了剑鞘的秋霜剑。

        唐鸥慢慢放下手里的灯,抬头看着几步之外的张子桥。

        “师父,好久不见。”他低声道,“唐鸥不中用,丢你的脸了。”

        张子桥看似想责备他,话到嘴边一又咽了回去,转而问道:“青阳心法都练好了么?”

        “最后一层过不去。秋霜剑也练不到最高一层。”唐鸥说。

        张子桥走了几步,忍不住叹气:“怎么就过不去呢?你还记得最后一层说的什么吗?”

        “记得。”唐鸥说出了最后一层的心法口诀,“万般归一,知白守黑;含凝于心,不死不生。”

        “不好理解吗?”张子桥问。

        “不好理解。”唐鸥老实回答。

        张子桥拍拍地面,盘腿坐了下来,唐鸥也坐下,将灯放在两人中间。

        “其实我也不理解。”张子桥说。

        唐鸥:“……什么?”

        张子桥哈哈大笑。“真的不理解。青阳真气是师父传给我的,之后的心法口诀全是我自己根据他以往的口诀总结和编出来的。”

        唐鸥:“……那你是怎么突破最后一层的?”

        张子桥歪着脑袋,笑得很坏:“因为我死过一次。所以唐鸥,你也要这样来一次。”

        张子桥说的那场意外发生在他收唐鸥为徒之前。当年他在少林寺与人辩经,结束之后返回子蕴峰,路上遭到了敌人的围攻。

        围攻的人武功都不高,只是人非常多。恰好张子桥旅途劳顿,不小心着了暗算,被那百十个人团团围在路边茶坊之外。

        茶坊上还另有一个中年人,他只听得随从唤他“唐老爷”,却不知对方底细。只是这些江湖人摆明了是冲自己来的,张子桥不愿连累他人,便走出了茶坊,另寻地方比试。

        饶是他自恃艺高人胆大,也敌不过百十个人轮番上阵的车轮战。张子桥一直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觉得丢脸。但唐鸥听了一半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

        他曾跟沈光明说,当日他爹带他来子蕴峰拜师学艺的时候,张子桥是看在银票的份上才收了自己的。但实际上因为,当日那位茶坊中的“唐老爷”曾救过张子桥一命。

        唐鸥的父亲领着随从在山后的溪水里找到张子桥的时候,他只剩半口气吊着。因人伤势太重,不能移动,唐老爷便买下了那茶坊,将张子桥安置在茶坊里,留了人细心照顾。如此这般三个月后,张子桥才恢复完全,能够离开了。他不愿欠那唐老爷的人情,以为这种商人行善应该是想让自己为他做事,没曾想唐老爷领着个孩子过来了,头一句话就是请他收自己儿子为徒。

        唐鸥听父亲说过这件事,此时连连点头。

        “我以往练习青阳真气,从未想过它还有这番妙用。”张子桥比划了一下,“那三个月中,我就是用青阳真气给自己疗伤的。”

        围攻他的人来自各个帮派,有的光明正大,有的擅使暗器和毒物。他内伤外伤都很严重,外伤能养好,内伤却要调。

        “你现在快死了,你知道吗?”张子桥坦然道,“不然你见不到我。”

        “我晓得。”唐鸥点点头,“但这样能见到你,也是很好的。”

        “把青阳真气都收回来,收回你的丹田里,护住自己的心脉。”张子桥道,“它和大吕真气不一样,大吕真气一不小心就会反噬原主,青阳真气是会始终保护着你的。”

        “它正在保护我。”唐鸥指着胸口道,“不需要我将它收回来,它自己就……”

        “不是的,你一定要引导真气,回归丹田。”张子桥再次强调,“必须要你自己来引导,一丝都不能漏在外面,明白吗?”

        唐鸥皱眉想了又想,犹豫道:“没听过这样的方法。”

        “当你濒临死亡的时候,求生才是你最强烈的念头。你会自发地聚拢体内的真气……咦,你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张子桥疑惑道,“你不觉得体内发冷吗?”

        被他这么一问,唐鸥才下意识地摸摸自己胸口。

        “不冷……不对,冷的。有一股我不熟悉的真气,有点冷。”唐鸥讷讷道,“但它没有威胁我。它和青阳真气融合在一起了……很适合,不难受。”

        “……大吕真气?”张子桥了然道,“子蕴在帮你。”

        此时张子蕴的房子外头,木栏杆上开始噼噼啪啪结霜。

        司马凤和迟夜白披着披风站在外面,还是觉得冷。谷中原本温暖如春,但唯有此地,寒冷得异常。

        “真的不要我帮忙吗?”司马凤殷勤道,“你可以靠着我。”

        迟夜白笑笑:“不用。”

        司马凤又说:“那我可以扶着你。”

        迟夜白:“不用!辛暮云死了没有?你去瞧瞧。”

        司马凤只好去了。辛暮云被张子蕴扛回来扔在外头,眼看着有进的气没出的气了,一张脸又黄又黑,口鼻中污血横流。

        “唐鸥倒是艰难,这厮为何拖这么久还没断气?”司马凤奇道。

        “青阳真气有利于行血,修习之人一旦中毒,情况往往瞬间就很危急。”迟夜白给他解释道,“他师父年轻时也遇过一遭,很凶险。”

        “你连这个都知道?”司马凤连忙拍马屁,“真不愧是鹰贝舍当家。”

        迟夜白扭头,继续守着那处小小的房子。

        张子蕴和沈光明正在房中以大吕真气为唐鸥逼毒疗伤,真气寒冷凶猛,周围十几丈的叶片都打霜了。

        “别停。”张子蕴抽回手,从自己的药囊里抽出十几根针,“继续输真气,我来治伤。”

        沈光明不便回答,闭口点点头。

        他遵照着张子蕴的嘱咐,正不断地往唐鸥体内输入大吕真气。

        尸毒很凶,张子蕴怕唐鸥的青阳真气守不住,因而要求沈光明以同源的大吕真气来帮助他。沈光明从不懂得传功,此时赶鸭子上架地学了,勉强算有模有样。

        张子蕴挑出几根长针,刺入唐鸥经脉之中,暂缓毒行。药囊中另有数根中空的针,他一根根拈起来,全都扎进了唐鸥腹中的伤口周围。

        因青阳真气护住了唐鸥心脉,他和沈光明又即使补充了大吕真气,毒液只停留在经脉之中,没有扩散。张子蕴把脉片刻,开始缓缓转动那几根中空的针。

        唐鸥的身体温度仍旧很低,但呼吸渐趋平稳。浓稠的黑血从针管中一滴滴流出,落进了地面的水盆中,声音极为清脆。

        沈光明正渡着真气,忽然察觉唐鸥体内的青阳真气不再与大吕真气对抗,反而像是突然一收,竟全都消失了。

        他大吃一惊,声音都变了:“唐鸥师叔!唐鸥的真气……”

        他话还没说完,伤口中扎着的一根针突然崩了出来,差点刺中张子蕴。

        “没事,你继续。”张子蕴将针捡起来,草草擦净了又扎进去,“他在自救,这是好事。”

        沈光明连忙闭口继续专心渡气。

        寒冷的大吕真气在唐鸥体内没遇到阻挡,但也不横冲直撞,而是继续沿着他的经脉,一分分逼出里头的毒液。沈光明敏锐地察觉虽然青阳真气似是消失了,但唐鸥身体的温度正在缓慢地回升,血液滴落的速度也渐渐加快。原本黑得可怕的血浆渐渐转淡了。

        “青阳真气能护卫他的心脉,并帮助他自疗。但在真气回归丹田的时候,若是没有别人相助,这毒就会立刻迅猛地攻入心脉,到时候可就回天乏力了。”张子蕴看这情况也大松了一口气,话居然变得稍微多了起来,“别的真气也不行,会加重他的伤势。若不是在此地,若不是有你有我,唐鸥可就救不回来了。”

        沈光明一颗心跳得极快,心情却是雀跃的。

        它落了下来,终于稳稳落回了自己的胸膛里。

        “多谢唐鸥师叔。”沈光明之前过分紧张,现在一经松懈,不由有些脱力。他哑声道:“你是唐鸥的救命恩人。”

        张子蕴看着他,干枯焦黄的脸皮上慢慢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

        “小骗子,你才是他的救命恩人。”

        到唐鸥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几个时辰。他体内的毒终于在几个时辰后逼干净,张子蕴很快为他包扎好了,随即和沈光明轮换着给唐鸥传入大吕真气。

        唐鸥在那片蒙昧的黑沉之中坐了许久许久。不知何时张子桥已经消失了,他看到自己遇过的许多人都在黑暗里走回走动。但他没有看到沈光明。

        昏迷之前沈光明离开自己身边去找张子蕴,他不知道沈光明现在身在何处,又是否安全。心中突然焦急,唐鸥猛地站起来,一下踢倒了面前那盏灯。灯火忽然之间像水泼出去一般,光亮浩荡地淌了开来。

        他终于睁开眼睛,只见到沈光明正坐在自己面前,双手放在他胸前,满脸吃惊地看着他。

        全须全尾,就是憔悴了一些。

        唐鸥大喘出一口气,喉咙发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想动动手指,但手脚都麻木发僵,只是眼皮抖动,嘴唇发颤,竟是一动也不能动。

        沈光明愣了片刻,突然展开手臂猛地扑了上来。

        唐鸥身后就是墙壁,他这一扑立刻将唐鸥撞到了墙上,砰的一声巨响。

        后脑勺疼死了……唐鸥又想笑又生气,还想回抱沈光明。沈光明紧紧地揽着他,浑身发抖,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唐鸥终于发现这房子的陈设有些熟悉,仔细辨认了一阵,认出是张子蕴的住房。那门响了一下又关紧了,司马凤的声音从外头大咧咧地传进来:“不用进去了,正抱着呢,哎哟我这双招子啊,得长针眼了……”

        唐鸥被沈光明抱得死紧,好不容易把他稍稍扒拉开了,艰难地开口问:“怎么是你……师叔呢?”

        “谷里来人了,师叔在外面。是师叔救你的。”沈光明说。

        唐鸥想了想,吞口水润了润喉咙:“你也帮忙了对吗?你也有大吕真气的。”

        沈光明抬头瞧他,摸摸他脸,凑上去亲了一下。

        “是。”沈光明与他距离极近,说话时声音像轻吐出来的气流,拂在唐鸥新长的胡茬上。有些酸,有些痒。他略略低了低头,找对位置,轻吻了他几遍。

        许多话也不需说得太清楚明白。唐鸥知道沈光明心头的恐惧和欣喜,他相信沈光明也知道他的。

        沈光明被他吻了几下,眼眶便湿了。怕唐鸥发现,他便闭着眼睛,以鼻尖摩挲着唐鸥略微粗糙的胡茬。唐鸥被他弄得很痒,忍不住笑出声,抬起勉强能动的手搭在他身上。

        “我为什么没穿衣服?”他问沈光明,“谁脱的?”

        沈光明这时才想起这回事,脸皮顿时一烫,立刻脱手闪开。唐鸥眼疾手快,飞快拽住他袖角,沈光明没摔下去,又被唐鸥拉回了怀里。

        “谁脱的?”他又问了一次。

        “……你师叔脱的,因为腹部有伤口。我什么都没看到。”沈光明说。

        唐鸥:“……你现在看到了。”

        沈光明窒了一瞬,很快回应道:“看到了也做不了什么,你放心。”

        唐鸥笑笑:“刚刚不是亲我了?我还是个伤者,你就扑上来了。”

        沈光明无言以对,辩白道:“你也亲我了。”

        “我那是多谢你。”唐鸥道,“那你呢?你是为什么亲我?”

        沈光明眼珠子转了几转,尴尬得说不出话。

        唐鸥又凑近了问他:“为什么?嗯?”

        沈光明答不上来,伸手捂着他嘴巴。

        唐鸥:“?”

        见到沈光明这样的窘态,令他死而复活的这一趟很是高兴。正想再问,却见沈光明靠近自己,飞快吻了一下手背。

        “我也是多谢你。”沈光明低声道,“多谢你没有死,我还能看到你。”

        仿佛被他的羞涩和笨拙吓了一跳,唐鸥挑眉笑着,只觉心头又软又温暖。他不再逗他,亲了亲他的手心,慢慢将他抱在自己怀里。

        此时峡谷的入口处,张子蕴正与一位道人僵持着。

        那道人须眉俱白,身着一身利落干净的道服,看似单薄,却不见孱弱。他双足不丁不八立在雪里,脚下方寸,积雪竟已全都融化。

        张子蕴自然看出这人武功奇高,只怕比自己还高出几分。但此地他绝不愿意他人乱入,就连司马凤和迟夜白也是看在唐鸥的面上放进来的,这个陌生道人更不可能让步。

        “走。”张子蕴言简意赅,“你不能进来。”

        “张大侠,贫道无意打扰,此番前来,只是为了救人。”那道人微微一笑,倨傲之中又带着几分清高。

        张子蕴眉头一皱:唐鸥哪里认得这种人?但他既然说是救人,张子蕴的态度便不那么强硬了。

        他领着道人走到半途,一言不发,倒是那道人看着谷中景致,频频捋须称奇。他年岁不小,但言谈之间还算平易,不端架子,张子蕴见他是唐鸥认识的人,唐鸥的年纪也要尊称他为长辈,因而好不容易应了一句:“你不必担心,唐鸥体内的尸毒我们已经处理好了。”

        那道人略略一愣,随即摇头道:“我不是为唐少侠而来的。”

        张子蕴微微吃惊:“那你救什么人?”

        “救我一位恩人的孩子。”道人再次举掌,向张子蕴行礼,“张大侠,贫道风雷子,此次是专程来向你讨辛暮云的一条命。他母亲多年前与我有赠饭之恩,风雷子曾以武当声名起誓,只要还活着,定保她与家人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