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81.番外:糖藕和小骗砸

81.番外:糖藕和小骗砸

        江南的雨有点儿小气。

        沈光明心想。

        檐外的雨似粉一般,在寒冽的春风里飘来飘去。雨确实不大方,但人要在外头走上一遭,头脸都湿透,外衣颜色也都变了。沈光明的头发、眉毛和睫毛上都是雨珠,他拍掉了,又擦了擦。

        唐鸥从对面的食铺里走出来,手里托着一张纸,纸上是几个冒着热气的大肉包子。

        食铺里头人很多。刚出年,进城的多是讨生活的人,这食铺虽位于繁华街市,但价格公道东西好吃,甫一开门就日日满座。唐鸥买了包子回来,让沈光明先挑了两个吃。

        两人离开灵庸城后一路南下,在少意盟里过了个年。林少意回得稍迟,没两天唐鸥和沈光明就走了。林少意想跟唐鸥说说照虚的事情,唐鸥没听,林剑在一边叮嘱林少意,让他料理了盟里的事情之后就上一趟少室山,跟照虚说说少意盟和自己的想法。他想让照虚回来。

        这事情林少意不敢再跟唐鸥沟通,只好悄悄拉着沈光明说。当时也不知道林少意去得顺不顺利,沈光明觉得照虚一直都左右为难,得知少意盟有心让他回来,还是很高兴的。他按照林少意的嘱咐,拐弯抹角地跟唐鸥说了这件事。

        当时他俩得知辛暮云就在少林寺里,明白林少意去就不可能单纯是为了找照虚。沈光明心里好像有点明白这江湖之中的事情,又觉得十分复杂,不想细究。

        随即唐鸥便催着他动身,两人继续南下,来到了蓬阳城。司马凤的家就在这里。

        “鹰贝舍在城外面。”唐鸥吃着肉包子,跟沈光明介绍,“临海。蓬阳城是一个大的海港,四季不冻,因而非常繁华。”

        “去找迟当家吗?”沈光明迅速吃完两个,从唐鸥手里又拿了一个。

        “不去了,他不在家。”唐鸥叹气。

        两人都不说话了,默默吃包。

        这包真好吃。沈光明吃得想哭。要是离开蓬阳城,以后就吃不到了。

        世事实在太离奇,也太巧。他和唐鸥出发之前,林剑和林少意都说辛暮云僧名如净,现在在少林寺的保护中生活。

        谁都没料到不过经历了途中的几日,两人抵达司马世家的时候,正巧有探子持信回报。司马良人在接待他们的同时,也将辛暮云的死讯告知了两人。

        辛暮云死于伏龙掌手下,也等于死于丐帮之手。这事实如此确凿,自然没有司马家出场的必要。只是因为辛暮云这件事,司马凤早留了探子。探子将当日情况详细汇报,众人面面相觑,心内都很是震撼。

        七叔武功高强,出手狠辣,但这样干脆利落的暗杀,在他成名之后还是第一次。

        可见他极其憎恨辛暮云。

        在少意盟逗留的时候沈光明和唐鸥才第一次听说了阿岁的事情。沈光明根本无法相信,一直以为是林少意在开玩笑,开恶劣至极的玩笑。他和唐鸥给阿岁烧了很多纸钱,沈光明忍不住哭,他一点都想不起以前在辛家堡生活的事情,只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阿岁会死在自己亲大哥的手里。

        他抽着鼻子跟唐鸥说,希望阿岁死的时候,不知道辛暮云是他哥哥。

        辛暮云一死,唐鸥来到司马家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司马凤随着迟夜白去了鹰贝舍,只是还没停留两天,就被他爹赶去京城查案了。迟夜白去拜访故友,两人再次一同上路。唐鸥吃完了肉包,又跟店家讨了两杯清茶来过口。沈光明吃喝完毕,抬头看着他:“你打算去哪儿?”

        唐鸥也觉得茫然。两人同行以来,从来都是目的明确,此时突然没了目标,一时间确实有些迷惑。

        他习惯性地伸手摸沈光明的脑袋,惊觉这人好像又高了一点。

        “你长得可真快。”唐鸥慢吞吞说。沈光明把他的手扯下来:“你没目标的话,我想去一趟杰子楼,然后再去书院。”

        唐鸥奇道:“杰子楼?书院?你要念书学学问?”

        “不是。去书院是为了看我弟弟。他今年就要考试了。”沈光明顿了顿,咬牙切齿,“至于杰子楼……我要把沈晴拉回来!”

        唐鸥这才想起沈晴和杰子楼田苦看对了眼的事情,忍不住笑了。

        “好,和你一起去。”他说。

        两人正说着话,身后的铺子突然传来响动。

        是店家卸了门板,准备开门了。

        唐鸥和沈光明让了让,站得偏了些。街上许多铺子都开始营业,四处都是打招呼和拆卸门板的声音,十分热闹。身后的门板卸了两张,掌柜顶着圆胖肚子走出来,一个懒腰还未伸完,突地大叫起来:“少爷!!”

        唐鸥两人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忙回头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沈光明差点跳起来——这是庆安城里王氏布铺的掌柜!

        他趁唐鸥和掌柜说话,退了两步,捂着脸拐入一旁的巷子里。

        那掌柜因为飞天锦一事,没多久就被调离了庆安的总店,来到了蓬阳城的分店。

        分店也有分店的好,蓬阳和庆安一般繁华,他也不觉得有何不适应,况且利润也不差多少。

        在这里见到唐鸥,他也是很高兴的。

        唐鸥陪她娘亲等人去过许多次总店,自然认识掌柜,两人相谈甚欢。说着说着,唐鸥不免问起他为何会在这里。

        掌柜便说起了飞天锦一事之后自己的遭遇。

        唐鸥:“……”

        他下意识地回头想找沈光明,但沈光明早躲开了。

        掌柜:“哎哟,那小骗子的模样,化成灰我也认得。可千万别让我遇到,我非揍得他屁股开花不可!长得人模人样,为何就行这坑蒙拐骗之事?只可惜东家不许我将这事情声张,否则掏点银子找司马家的人,不到十二个时辰就能把这人揪出来!”

        “那人姓沈名光明。”唐鸥说。

        掌柜说是的是的。

        “是一个俊俏的少年郎,看着像有钱人家的孩子。”唐鸥又说。

        掌柜说对的对的。

        “我帮你把那人找出来吧?”唐鸥笑道。

        掌柜说甚好甚好。

        沈光明心叫不好,唐鸥一个箭步迈过来,把他从角落拉到自己身边。

        掌柜:“……”

        沈光明:“……”

        唐鸥拍拍他的肩,冲掌柜说:“是这个吧?”

        掌柜脸上的神情万分精彩。他结结巴巴,想要点头,但看到自家少爷和这骗子又似乎十分熟稔,不敢乱说话,只好诺诺点头。

        “沈公子是我朋友。当日只是与你我开个玩笑,请掌柜大人大量,原谅小孩子的莽撞。”唐鸥拱手道。

        这礼让掌柜有些受不了,连忙也拱手回礼:“哪里哪里,不在意不在意。”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可没忘记当日唐夫人为了找飞天锦,暗地里不知出了多少钱找了多少人。

        但东家就是东家,东家说什么都是对的。

        掌柜的一直将两人送出城。出城的时候沈光明仍旧觉得掌柜的眼神紧紧黏在自己背后,他紧张坏了,抓住唐鸥的袖子怒道:“为何将我拉出来!”

        两人已走出一段,拐入寂静山路上。唐鸥回头看看,一把将沈光明拉近,亲了一下。

        沈光明被亲得没脾气了,松开袖子懊恼道:“我只要一直藏着就行了,没必要和掌柜见面啊。”

        “见面也没事,以后说不定还得继续见面的。”唐鸥转头看着他笑眯眯地说,“咱们在去杰子楼之前,先回一趟家吧。”

        沈光明警惕心大起:“回你家?做什么?”

        “我很久没回去过了。看到掌柜有点想我爹娘。”唐鸥道,“我爹的寿辰也快到了。你别忘了当日你骗走的飞天锦就是我爹的寿礼。”

        沈光明:“……哦。”

        路程都是同个方向,两人也没有改变路线,一直往前。

        快到唐老爷的寿辰,唐府内外都开始布置,两人甚至刚刚进入庆安城,便随处都可听到唐老爷做寿的时候要开流水席的事情了。

        “你家真有钱。”沈光明忍不住感叹,“三天三夜流水席啊。我能去吃吗?”

        唐鸥:“……不能。”

        沈光明盯着他:“唐少爷,你家真的阔气。你爹妈肯定不会喜欢你交个没钱没物的穷朋友。”

        唐鸥不客气地用剑柄戳他的肩:“说什么呢???”

        来迎接唐鸥的人之中,有一张沈光明十分熟悉的面庞。那人远远看着自家少爷走近,正要张口欢呼,突见少爷身旁又走出一匹马,马上是一个白衣的俊俏小公子。

        “怎么又是你!”南襄气得手足乱挥,“少爷你怎还不丢掉这厮!”

        “南襄!”沈光明兴高采烈地与他打招呼,“你胖了!”

        南襄仍记得他坏了自己少爷两桩亲事这一茬,并不想理他,连个眼角都不愿给。

        还是唐鸥拧着他脑袋:“这是沈公子,是我的朋友,也是唐家上宾。”

        昔日和自己一同住下人房的小混帐变成了上宾,南襄实在很难接受。两人跟在唐鸥身后,拉拉扯扯地进了府。

        唐夫人和唐老爷都不在,说是带着客人去拜佛祈福了。

        唐鸥和沈光明草草吃了一顿,府里的丫鬟仆从基本都认识沈光明,见他如今竟能和少爷同桌吃饭,无不大感惊奇。沈光明被这种好奇的眼神弄得十分尴尬,脸几乎埋在桌上,一双筷子却仍旧不断地夹菜夹肉。唐鸥没帮他解围,反而看着他笑。

        沈光明惦记着沈晴说过的话,吃完了立刻跑往听醪亭那儿找沈晴藏的东西。他熟悉沈晴藏东西的习惯,翻开两块地砖,果真看到一个油纸裹着的小包。唐鸥跟着他,兴致勃勃地跟他一起挖。沈光明解开那油纸里头的东西,不禁一呆。唐鸥手指上有泥,不客气地擦在沈光明脸上,从他手里夺过了那两件首饰。

        这是唐夫人的一件点翠头饰和一个血玉手镯。

        “沈光明,你知道这两件东西价值多少么?”唐鸥晃着手镯问他。

        沈光明说知道:“估计能买下全天下的王氏布铺吧。”

        “你怎么还偷东西?”唐鸥有些生气,“这是我娘亲的嫁妆。”

        “不是我偷的,是沈晴。”沈光明讷讷道,“她怕我以后没钱娶亲,自己藏起来的。也不是一开始就藏着,是她离开唐府之前藏的。”

        说起那件事沈光明还觉得心悸不已。那夜少意盟火光冲天,他被沈晴塞进暗道里,沈晴一边堵着门,一边叮嘱他没钱娶亲的话一定记得去拿听醪亭下的东西,还有沈正义考没考上功名,在西南钱庄里都有沈晴的礼物。唐鸥这才明白沈晴当日离开唐府的时候,或许已做好了身死的打算,因而先将自己能拿到的东西给哥哥弟弟准备好。

        虽说偷东西不好……但唐鸥也不知道如何责备她了。

        他挨着沈光明坐下,将手镯和点翠塞在沈光明怀里,抓起他的手用自己衣角给他擦。

        “给你了。”唐鸥说。

        沈光明看着他给自己擦手的动作,呆呆问:“为啥?”

        “不为啥。你拿着,以后娶亲可以用。”唐鸥说。

        沈光明仍旧呆看着唐鸥的手,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对了,你当初在这个亭子里,跟苏姑娘说了什么话?”唐鸥握着他手笑问,“我一直十分好奇。”

        “也没什么,其实是苏姑娘心里有人,又来到陌生地方,所以什么都能引出她心里那种想法。”沈光明回忆着,“她跟我解释,醪是酒的意思。我便说这儿景色很美,有酒才能尽欢。苏姑娘说人生若不能尽欢,确实痛苦。”

        “有道理。”唐鸥点点头,搓搓沈光明的手指,低头靠近他。

        沈光明:“……这是你家!”

        唐鸥:“是啊,所以我便胆子大一些了。”

        说完便吻了上去。

        两人一路同行,夜宿的时候唐鸥便十分喜欢紧挨着他躺。他和沈光明似是有了默契,只要搓搓对方的手指,便知道是想要索吻了。

        沈光明起初十分害羞,不过也不是讨厌的意思,被唐鸥逗了几下就不反抗了。两人倒没什么逾礼的事情发生,只是搂搂抱抱亲亲嘴儿,便觉得很快乐。沈光明自恃“很懂”,但唐鸥细细一问,发现他其实什么都不懂。

        方大枣以前也不知怎么教的,只告诉他两个人亲嘴或是在一张床上睡觉,都是很羞的事情,至于光着那就更不行了。

        “成亲了才能脱衣服!”沈光明抗议。

        唐鸥便不脱了,和衣抱着他。

        但即便如此,在唐府花园里头这样,沈光明还是很害怕的。唐鸥手臂抵着听醪亭的亭柱轻吻他,亭外的迎春和紫薇沉沉压在枝头上,伸进了亭里,在两人头顶上随风轻摆。沈光明抓着唐鸥的衣襟,唐鸥笑了一声,握住他的手,抵着额头说了几句话。

        沈光明听得不太清楚,他似乎还晕乎乎的,抬眼只看到亭中那枝托着许多花盏的紫薇。因为唐鸥抬起头,动了那枝条,花瓣落下几片。唐鸥随手在身边拿了一片正飘落的花瓣,贴在沈光明唇上,就着又一次的亲吻将那片纤薄花片顶进他口里。

        沈光明脸极红,手掌贴在唐鸥胸前,感受到皮肤和衣料之下搏动的那颗心。

        花瓣的味道很涩,但他实际上没尝清楚就吞了下去。

        还被呛到了。

        唐鸥忙放开他,拍了拍他的背。

        沈光明真觉得自己太丢脸了。他擦擦嘴巴,不好意思地小声说了句对不住。

        唐鸥说不不不,是我太……

        太什么,没好意思往下讲。

        两人靠得极近,互相看了几眼,都默默笑起来。

        将地砖摆好,两人才刚走下听醪亭,便听得有仆从远远跑来。

        “是南襄。”沈光明说。

        唐鸥此时心情极好,便顺杆儿爬地夸了他两声。

        南襄一看到沈光明又在少爷身边,差点翻白眼。他禀报唐鸥,原来是老爷夫人都回来了。唐鸥和沈光明道别了,匆匆往外走。

        见自家少爷走远了,南襄一脸欢喜地凑到沈光明身边:“陈正义,你可知道老爷夫人身边还有什么人?”

        “……我叫沈光明。”沈光明无奈道,“有什么人啊?我怎么可能知道。”

        “事不过三,你这小混帐肯定不能再捣乱了。”南襄挤眉弄眼,“老爷夫人今儿带去一同祈福的客人,是个特别特别美丽的姑娘。”

        沈光明来了点儿兴趣:“哦?”

        “是表少爷家里教书先生的妹妹。”南襄高兴得不得了,“老爷夫人说了,这么好的姑娘,一定要嫁到我们府里来的。”

        沈光明不知道南襄说的表少爷是谁,他好不容易把南襄打发走,三步并作两步跳上了墙头,默默看着唐府地形。

        他仍记得大厅的位置,发觉没人发现他,便猫着腰一路悄悄从墙头走过去。

        厅堂很宽,房顶上没有可以窥看的地方,沈光明只跟着唐鸥练了几日轻功,也不敢靠得太近,干脆趴在墙头,远远瞧着。

        看不太清楚里头人的模样,只看到了几双脚,但声音是听得到的。

        沈光明竖起耳朵。

        他听到唐鸥说自己有个朋友叫沈光明,这次也一起回来了,要跟爹娘介绍。唐夫人和唐老爷对儿子的江湖朋友兴趣不大,却一直说要把个什么姑娘介绍给他。

        沈光明终于看到那几双脚里,有个姑娘从椅上站了起来,行步款款,轻声细气地跟唐鸥打招呼。

        沈光明捏着嗓子学了句“唐少爷”,觉得十分困难,心头突地有些难过。

        他手一松,从墙头跳了下来,转身往外走。

        他是上宾,没人拦他,丫鬟仆从还笑着跟他打招呼。

        沈光明走出了唐府,在街上转了两圈,茫然地坐在河边。

        有孩子在河边嬉戏,因为站得太近,他跑过去将孩子们一个个拎到稍高的地方,让他们去别处玩。

        小孩子没有继续玩,纷纷被母亲叫回了家,是要吃饭了。

        沈光明从怀里掏出手镯和点翠。日光照得这两件闪闪发亮,刺得他眼睛酸。

        唐鸥给了他以后娶亲的资本,他要给唐鸥些什么礼物好?手里的东西太贵重,他给出去的也一定不能太便宜。

        沈光明想了一会儿,想起自己身上没有钱,要是给唐鸥准备贺礼,也只能去骗了。

        念及此处,连鼻子也酸了。他连忙将头埋在膝盖上,在没人看到的地方抽抽鼻子。

        自己除了骗钱骗物骗人,什么也不会。将来唐鸥成了亲,他夫人一定也不会喜欢自己这样的人呆在唐府的。

        可他不愿意唐鸥娶亲。

        唐鸥一旦成亲,就再也不能两个人一起出行了。他会牵挂着府里的夫人和孩子,他要做别的事去养家糊口。沈光明不舍得唐鸥,也不舍得唐鸥给过他的许多亲密举止和隐隐约约的、让他迷惑又仿佛了然的暗示。

        唐鸥说过自己不娶亲吗?

        沈光明现在有点乱,他回忆不起来。

        反正自己肯定是不会娶亲的。他要去投奔沈晴,这下就没底气去责怪田苦乘人之危了。沈光明想起沈正义,很快又自己否定:沈正义是要考功名做官的,他不能有个骗子哥哥。

        越想越心酸,甚至有些怨恨起唐鸥来。

        他许诺过给他一个家,一辈子盯着他,可是现在又要娶亲了,不守承诺。

        沈光明胡思乱想了大半日,终于起身,垂头丧气地走回去。过桥的时候看到唐鸥正从人群中钻过,似是在找人。沈光明知道他找自己实在太容易,他的青阳真气和自己的大吕真气互有感应,何况唐鸥体内现在还有自己那一部分真气。但他不太愿意让唐鸥找到,身子一矮,横下心跳到了河里。

        实际上沈光明一入水就后悔了。

        太冷了!!!

        浑身湿透,也不好从正门回去了。他水淋淋地上岸,拐进小巷子里,翻过墙跳进了花园。

        他刚刚落地,立刻听到听醪亭里传来一声娇怯怯的惊叫:“哎呀,你是谁!”

        沈光明一抬头,只见一个穿着水红色绸裙的少女正从亭内站起,捂着一张脸惊恐地瞧着自己。

        他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是坏人,我是唐少爷的朋友……”

        “沈光明?!”那少女认出他声音,立刻放下手掌吼了句,“你也盯上了这家?!”

        沈光明一愣,这声音他也觉得有点儿熟悉的,连忙跑过去细细察看。

        少女修眉挺鼻,一双含烟目,两片笑嘴唇,左右两颊还各有各小酒涡,一身水红色绸裙衬得人面似春水柔美,身如柳枝多情。

        沈光明:“……”

        他也认出了这个人。

        “秋姑姑……”沈光明扶额无力道,“你扮成个二八少女做什么啊!”

        “骗钱啊。”那姑娘一脚踩上听醪亭栏杆,手肘撑在膝盖上,伸指戳了沈光明一下,“小光明,你姑姑我先进来的,你可别抢生意,不然我跟你师父告状,看他不打死你。”

        沈光明没想告诉她方大枣死了的事。这女人名叫秋南风,是方大枣认识的女骗棍,还跟柳舒舒学过一段时间的易容术。但她和方大枣的行骗业务不同,虽然有来往但话不投机。沈光明跟着方大枣学艺的时候没少被秋南风捏脸捏鼻地戏弄过,见到她的第一反应还是有点儿怕。他看看秋南风身后,发现桌上有一本佛经和笔墨纸砚,又看看她脚下,发现她把两块地砖起开了,正是沈晴藏东西的地方。

        “这地砖下面本来是有东西的。”秋南风十分懊恼,“我昨儿都发现了,可惜唐夫人今天拉着我去祈福,回来借着抄佛经的名义来这儿一瞧,妈的居然不知被哪个猢孙子起走了!”

        沈光明心头庆幸,正诺诺点头,突然反应过来。

        “秋姑姑!”他不由得惨叫出声,“你就是唐家老爷夫人说要嫁给唐鸥的那个什么姑娘?!”

        秋南风一愣,随即立刻放下手脚,捏出自然无比的娇怯怯声音:“沈公子,可吓煞奴家了。唐少爷英伟俊俏,一表人才,奴家也……也……”

        “也什么啊也!”沈光明一把翻过栏杆跳进了亭子里,“秋姑姑!你今年都五十三了!”

        秋南风脸色一变,娇羞少女顿化街市大妈,抄起桌上佛经就往沈光明身上打:“你给老娘小点儿声!看老娘不废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