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在线阅读 - 86.番外:糖藕和小骗砸(6)

86.番外:糖藕和小骗砸(6)

        两日之后,林少意和照虚抵达了杰子楼。

        沈光明正浑身紧张地和田苦的爹娘喝茶,连带商量沈晴和田苦的婚事。他对这些一窍不通,唐鸥也一窍不通,但他以“我为你参考参考”为名,堂而皇之地占据了一个桌角。

        林少意等人才到杰子楼峡谷,已有人传讯过来。沈光明一面跟着唐鸥往外走,一面问他:“我该如何称呼照虚大师?”

        “他都还俗了,就不能再称为照虚。”唐鸥道,“至于如何称呼,我也不知。”

        沈光明略有些懊恼:“我才刚学会写照虚二字。”

        他闲来无事,跟着唐鸥继续学字。原本唐鸥已把两人名字教给他,沈光明写得比较似样了,他便继续教他写别人的名字,如田苦,如林少意,如司马凤等人。“照虚”二字笔画略多,沈光明居然也学得极快,让唐鸥很惊讶。

        只是学会了也没什么用处了。

        两人和田苦一起来到杰子楼前,便见一身红衣的林少意骑着他的马,慢悠悠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三人,分别是阿甲阿乙和照虚。

        沈光明的眼神越过前面几人,准确落在照虚脸上。

        照虚比他印象中要精神许多,神情平静,泛青的头皮上已长出短短的头发茬。他也看到了沈光明,笑意从他眼里浮上来。

        沈光明不由自主地要走过去,被唐鸥拉着腰带,动不了了。

        “林盟主。”田苦上前与林少意打招呼。

        林少意:“哎呀那么多虚礼,别玩儿这一套,进去说话。”

        他与田苦司马凤等人原有交往,但不算十分深;只是经过少意盟大火一事后,几位年纪相仿、想法也出奇一致的年轻人便愈加亲密起来。田苦笑了笑,弯腰对他比划了一个“请”的动作。林少意走到唐鸥面前,突然出拳砸向唐鸥脸面。

        唐鸥不动不避,立刻伸掌挡下了林少意这一拳,手心一旋,巧妙地借力打力,化解了林少意这一招中七八成的天生掌功力。

        林少意知他能挡,却不知他挡得如此轻巧,不由得“咦”了一声,飞快递出另一掌,击向唐鸥腹部。

        在他出手的瞬间,沈光明已经飞快移走。他几步走到照虚身边,抬头欣喜地叫他:“大师。”

        “沈少侠。”照虚笑道,“你长高了。”

        沈光明被“少侠”这个称谓灌晕了,笑得见牙不见眼:“我成少侠了?”

        “那是当然。你不是和唐鸥一起分享了青阳祖师的两种功力么?你练成之后便可行走江湖,伸张正义了。”照虚似是知道他想法,轻声道。

        沈光明觉得跟照虚说话真是太舒服太美妙了。照虚不会向唐鸥那样打击他,或者堵着他,他甚至觉得照虚才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哪怕知道这只是这和尚性情里本有的温和和体谅。

        “大师,还俗有趣么?”沈光明终于将这个问题问出,“我该如何称呼你?”

        “我俗名是李亦瑾,你若不嫌弃,称我一句李大哥就好。”照虚笑道,“俗世有趣得很。”

        “你一直都呆在少意盟么?”沈光明问。

        照虚点点头:“最近确实是。少意盟里面已经很有趣,而且现在百废待兴,正是我可以出力的时候。”

        沈光明仍旧有些担心。他记得最后一次见照虚,照虚正和林少意打得不可开交。

        “林盟主不会为难你吧?”他问。

        照虚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明白沈光明心中所想,不由得拍拍他脑袋:“好孩子。他不会为难我的。”

        沈光明知照虚将他看做一个孩子,虽不太愉快,但听照虚这样说,便略略放了心。

        正要再说什么,那头的唐鸥和林少意已经切磋完。唐鸥并不跟照虚打招呼,径直走过来将沈光明拉走了。

        “不要跟假和尚说话。”唐鸥低声道。

        沈光明却回头高声问照虚:“李大哥,你俗家名字是怎么个写法啊?”

        林少意见他走到自己跟前,顿觉身高合适,也伸手在他脑袋上抓住了两把:“咦,这感觉果真有趣……”

        唐鸥冷脸将他的手抓开:“去摸别人的。”

        “没那么长……”林少意笑道。

        照虚已走到沈光明身边,瞥林少意一眼后抓起沈光明的手,在他掌心一笔一划写了“瑾”字。

        沈光明抖着手,长长叹了一声。

        照虚:“?”

        沈光明:“这字怎么笔画也这么多……李大哥,无论俗名还是僧名,你都特别难写。”

        照虚:“……哦。难为少侠了。”

        林少意一过来,沈晴和沈光明立刻分别从田苦和唐鸥身边脱离了。一个不需日日对着书页苦看,一个不需日日被人监督着练字学剑,兄妹俩乐得轻松。

        林少意身边的阿甲和阿乙跟沈晴打过一段时间的交道,沈光明又是同龄人,四人便常常拿着干果蜜饯,泡上一壶好茶,坐在杰子楼角角落落说闲话。

        杰子楼一堆机密,沈晴是不能说的。沈光明也无意将他和唐鸥的事情与别人分享,于是便常常是阿甲和阿乙俩人讲。

        讲来讲去都是少意盟。

        “李大哥和盟主不知该说是关系好,还是关系不好。”阿甲说。

        “说关系好吧,但常常说着话呢俩人就拔剑打起来了。”阿乙说。

        “可盟主还常常提酒去找李大哥喝。也不似有什么过节。”阿甲说。

        “李大哥也常陪盟主睡觉。更不应有……”

        阿乙这句还未说完,立刻被沈光明和沈晴打断:“陪着睡觉是怎回事!”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同时道:“盟主睡不着,李大哥帮他睡着。”

        沈光明:“……怎么帮?”

        沈晴瞧瞧他,转脸面对一对双生子,兴致勃勃:“对呀,怎么帮?”

        阿甲和阿乙忽的一笑,立刻又将笑意敛实在了,干巴巴道:“并不晓得。”

        “……说嘛。”沈晴伸手去挠阿甲痒痒,“新制成的桃果蜜饯你们还没尝过哩,那可是朝廷贡品,天下独此一份儿。”

        双生子眼皮一跳,立时心动。

        正要开口,忽听上头哗啦啦一阵响动,林少意也学杰子楼诸人下楼的法子,直接跃下来了。

        “聊什么?”他冲双生子伸出手,“这么开心?”

        四人瞧着他,露出近乎一致的纯真笑容:“没聊什么。”

        林少意心生疑窦。但正事要紧,他决定暂时不深究。从阿乙手里拿过今日刚收到的信件,他顺手在阿甲头上打了一下,揣着信又翻上去了。

        沈氏兄妹眼睛太尖,立刻瞅到信件之中有一封十分奇特,没有收信人或寄信人名字,只写了两个字:普见。

        甲乙两人很平静:“这是李大哥的信件。李大哥还在少林里头的时候,曾和盟主约定过通信的密件上只写这俩字,这样我们收到信件便知道不可拆看,只能给盟主。”

        “普见是什么?”沈光明奇道。

        “一个佛。”沈晴匆匆解释,继续问,“你们家盟主和和尚都在这里,何必要这样寄信啊?信里头写了什么不能给人看的玩意儿?现在和尚不是不在少林了么,还这么神秘。”

        甲乙又是神秘一笑,随即干巴巴道:“还是不晓得。”

        沈晴仍在推算:“按照时间来看,这信应该是你们离开少意盟那天寄送出来的。何必呀?你告诉我,何必呀?”

        甲乙两人抿嘴摇头,不发一言。

        沈晴:“你们盟主跟和尚有猫腻。”

        阿甲:“谁知道呢。”

        沈晴:“那你们盟主跟和尚,谁的武功比较厉害?”

        阿乙:“……谁知道呢。”

        沈晴立刻道:“我知道了,和尚比较厉害。”

        甲乙这时终于想起要维护盟主名声了:“也不是,就盟主都让着李大哥。两人各有输赢,切磋嘛,呵呵。”

        沈晴怪异地笑了,摸着下巴转头看沈光明。

        数日又过去。林少意和田苦等人日日关在书房里商量事情,田苦爹娘终于再次提醒:婚期不能再耽误了。

        以风雷子为首的武当和以性海为首的少林虽说给丐帮下了战帖,可目前双方都无甚动静,这也不是能调停的事情,便如此胶着下来了。

        既然胶着,这边该做的事情仍旧是要做的。

        林少意仍旧每日早晚和照虚打一架,围观二人打斗成了杰子楼里头的男女闲时最大的乐趣。

        沈光明和沈晴却想着另一件事情。

        “我已经给他寄信说过了。”沈晴抖出沈正义的信件,“这酸诗你还看不看啊?”

        “不看不看,看不懂。”沈光明收拾行李,从沈晴手里将写有沈正义书院地址的纸条拿了过来,“还有什么要带的么?”

        他正准备出发到沈正义的书院,将他接过来参加沈晴的礼。

        “他会不会哭啊?”沈晴担心道,“这小子以前说过长大要娶我的。”

        “他还说过要娶我呐。”沈光明说,“你以为自己有多美?”

        “田苦说我世间最美。”沈晴立刻道。

        “他眼睛不行了。”沈光明迅速将物什打包好,从才窗口扔出去给正津津有味看林李二人打架的唐鸥。

        一去一回,大约要十几日,沈光明叮嘱沈晴在这里要万事小心,他和唐鸥去一趟就回来了。

        沈晴一脸欲言又止。

        沈光明:“切记不要偷东西。”

        沈晴:“大哥,我,我也写信给爹了。”

        沈光明一愣,突然想起沈直的事情,背脊无端一凉。

        “他虽不是我亲爹,但这么多年了,也有养育之恩。我跟田苦说过,他也觉得应当把他请过来。”沈晴十分忐忑,“可他没有回信,田苦派过去的人说他接了信,回了屋,却不肯给任何回音。”

        “没回音就算了罢。”沈光明轻声道,“他若来了,我怕又惹出许多不愉快来。”

        沈光明并未跟沈晴说过自己身世,也没说过沈直和辛家堡的恩怨。田苦虽知底细,但顾念她和沈光明的心情,也从未主动提起过。因而沈晴并不晓得沈直对沈光明所做的事情。

        “其实是因为……”沈晴低声道,“因为田苦说,他会为我找生身父母。我想请爹过来,让田苦与他聊聊。田苦这人细心,指不定能从爹说的话里头,找出些蛛丝马迹。他现在离不开杰子楼,我只能……”

        沈光明顿时明白了。是田苦觉得沈晴的身世有可疑,想为她寻回亲生爹娘。

        这样的好事,哪怕有一丝可能,他也是愿意为沈晴去尝试的。

        他压着心头恐惧与焦躁,终于点头:“好,我先去接沈正义再和他一起回家。若是他在,说服爹过来的可能性就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