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男生没想到她会拒绝,愣了愣,坚持道:“学妹你不用跟我客气的。”

        学妹……

        林棉也坚持:“真的不用了,我随便找个地方睡——不是,上课就好。”

        别开玩笑了,她两万字检讨还没写完呢,这回再要被阙清言发现她又睡他的课,还是第三排,许小彤这门专业课的成绩就别想要了。

        来上课的学生依旧爆满,一眼望去,能容小几百人的阶梯教室里基本没有空的座位。林棉的目光在最后一排扫了一圈,终于发现有个唯一还空着的座,正想走过去,下一秒就被某个拿单反相机的女生占了座。

        单反女生从包里拿出迷你三脚架,娴熟地摆弄好相机的角度,聚焦调光圈一气呵成,最后一本正经地在桌上竖了本《国际经济法》的课本,既挡住了相机显眼的部分,又巧妙地露出了点镜头。

        林棉:“……”

        她终于知道,K大校内论坛上那些阙教授的高清无死角偷拍照是怎么来的了。

        这下真的是一个座位都没有了。

        人固有一睡,或坐着睡,或站着睡。

        林棉能屈能伸,思考了一秒,转身挪到了之前那个小男生给她留的座位上,端正坐好:“谢谢学长。”

        “不客气。”男生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漫画,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上回我害你被教授拎去办公室,这回帮你占座当赔罪了。”

        临近上课,男生合上漫画书,露出了彩绘的封面。他收起来前林棉多看了一眼,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偷摸着又看了一眼。

        这个花里胡哨的封面……

        这个壁咚墙角的姿势……

        这个异常熟悉的画风……

        这不是她的漫画吗??

        她还记得这本是她手上连载正热的少女纯爱漫画之一。两个月前,漫画系列的第六本单行本面市,为了迎合单行本的出版,林棉拉着方栩栩熬了一星期,画了男女主你侬我侬的彩页小剧场当出版彩蛋,还被逼着签了五千本的精装签售版。

        单行本的销量在首月加印了三次,破了五十万,加印的漫画封面上还用红色加粗字体加了句:“人气少女漫画家木眠老师倾情奉献,躁动万千少女心!”

        ……躁动万千少女心。林棉收到编辑寄过来的样本以后看着那行字沉默了三秒,转头就塞进了书柜的深处。

        现在大学里的小男生……

        林棉心里百转千回,眼神从漫画书一路移到男生身上,欲言又止。

        男生注意到林棉一言难尽的目光,反应过来,连忙解释:“不是不是,你别误会啊,我不爱看这种少女漫画的。”

        林棉一脸“我懂我理解”的神情:“没关系的,学长。”

        男生知道她不信,翻到封面给她看:“我就是喜欢这个漫画作者,所以想看看她最近的作品。”

        林棉愣了瞬:“啊?”

        “木眠,这个漫画作者。”男生见她茫然,兴致勃勃地给她科普,“她以前在网上画过惊悚恐怖类的漫画,很有天赋,画得也很好,可惜画了一半就没再画了,前两年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画少女漫画了,以前的坑也没填上。”

        “我就想看看她现在画得怎么样,”男生一脸可惜,“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继续画惊悚漫了,明明画得挺好的。”

        林棉默默地听完,才回他:“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少女漫比较畅销,比较赚钱……”

        男生不屑一顾:“她怎么可能是这么肤浅的人。”

        “……”肤浅的人:“哦。”

        当年还在大学校园里的时候,林棉确实在某漫画网站上连载过恐怖漫画。她平时喜欢看一切惊悚悬疑有关的电影书籍,也抱着玩玩的态度画过类似题材的漫画,虽然读者反响不错,但受众人群实在太小众,单靠着画恐怖漫画并不能赚多少钱。

        但那也是很久以前了,没想到还有人惦记着。

        年轻真好啊。

        林棉顶着张清纯漂亮的小脸,内心社会而沧桑地叹了口气,心情复杂地自我反省了三秒,开启了一场深沉的人生杂想,此刻脑内的小剧场已经给自己点了根不存在的烟。

        还在想着,人声躁动的周围倏然间安静了不少,她抬眼去看,阙清言正侧过脸和课辅助教说些什么,两人边谈边走进了教室。

        林棉心神微动,没舍得移开目光。

        太显眼了。

        他跟年轻的助教走在一起,明明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却被衬得气质出众。

        阙清言迄今为止的人生履历,她倒着都能背下来。

        他以前就是优中佼佼。B市有这么多眼高于顶不学无术的官二代权二代,阔太太们私下谈论起来的时候都当成是喝下午茶时的笑料,而只有阙家少爷是出了名的好风评。

        那个时候林棉还在上初中,偶尔跟着林母听一听下午茶闲谈,听说阙少在还是上中学的年纪就已经进了国内的名校本科读大学,听说人还在海外一流学府读硕士,说不准还要留在那里读博士。

        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见过他,还干了不少蠢事,最后以一份检讨收尾。

        现在他早就不认识自己了。

        阙清言走上讲台,颔首翻了翻手边的教案,只看过一眼,又合上了。

        林棉没有好好听过他的课,却看过其他学生对阙教授的教学评价,无一例外都是褒奖和崇敬,都说他的课逻辑清晰,法条案例信手拈来,记忆力好到让人咋舌。

        她的心思回到了刚刚的人生杂想上,默默想,其实当畅销少女漫画家也挺好,要是能靠着画少女漫攒够钱,那以后不画恐怖漫画也没什么。

        她有一个志向宏大的人生目标。

        她想攒够钱,然后包养一个人。

        已经是上课时间,按照林棉本来的设想,她这会儿应该窝在某个小角落里准备来一场说睡就睡的旁听,但现实是残酷骨感的,她这回还是坐在第三排,还是在座位中间。

        阙清言稍一留意就能看见她,她说什么都不敢再在他眼皮底下睡了。

        林棉乖乖地坐好,摊开崭新的笔记本。

        这样认真的学习态度,她给自己打五星。

        林棉夸了夸自己,一只手不露声色地摸进手袋里,摸了半天没摸出来一支笔,倒是摸出来了一支粉色的马克笔。

        这是她平时随身带着用来画灵感的。

        “……”

        林棉把马克笔捏在手里斟酌了几秒,冷静地拿出来,放在了笔记本旁边。

        等下用马克笔装模作样地记个笔记,他应该发现不了吧……

        一切准备就绪以后,林棉撑着脸,用心地听了会儿。

        本来态度是端正的,但听着听着,就有点被转移了注意力。

        只隔着两排的座位,林棉能近距离地看清阙清言的一举一动。

        他衬衫挽起一截,小臂上的肌肉线条流畅分明,虚叩在桌边的手指干净修长,扫过来的黑眸沉沉,在讲课间隙垂眼看人的样子又禁欲又性感,每一个角度都能画成少女漫画的男主分镜,每一处都带着致命的干扰能力。

        唯一的缺点……

        林棉在下面掐了下自己,这才清醒一点。

        唯一的缺点是,他的声音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催眠了。

        行走的人形安眠药。

        问:阙教授平时上课怎么样?

        答:很好……

        睡。

        林棉困得不行,心里追悔莫及。她宁愿站在教室后面睡,也比凑到他面前睡给他看要强,真的。

        她前段时间赶稿熬夜都不困,整夜整夜失眠的时候,简直能清醒地蹦迪一晚上,现在听到他的声音,所有的困意却席卷而来,挡都挡不住。

        阙清言像是看了她一眼。

        她还是坐在第三排,像只挪不动窝的仓鼠,脑袋一点一点,水汪汪的杏眼半阖下来,脸上俱是困意,正艰难地揉着眼睛。

        阙清言见她又一次揉眼睛时,眨巴着眼跟他对视了下。

        他看到自己了。林棉心尖颤了颤,困得都快哭了,她权衡了下利弊,觉得还是跟人打一声招呼比较好。

        于是下一秒,阙清言见她低头在笔记本上写了点什么,过了几分钟终于完了工,下一刻她将笔记本竖在脸前,写着字的那一面朝着他。

        第一面,空白的笔记本上,用粉色的马克笔写了五个端正的字。

        “阙教授,您好。”

        阙清言还在讲课,声音却微顿了下。

        她又翻了一页纸。

        第二页:“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好困。”

        又翻一页。

        第三页:“我错了,我会写四万字检讨的。”

        最后一页。

        第四页:“真的对不起!!!”

        这回还跟了三个粉色的感叹号,歉疚之心溢于言表。

        阙清言看她的眼睛从笔记本后面露出来,目光湿漉漉,又乖又软,耳朵尖也红红的。

        做完这些后,林棉将笔记本合上放好,马克笔也端端正正地放在了一边。

        她愧疚地抬眼看了他一眼,双手搭上桌子,慢慢俯下身趴了下来,缩成一个仓鼠球。

        ……开始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看着玩儿的不喜欢跳过么么哒

        林棉有个志向宏大的人生目标,她想包养阙教授。

        她现在终于成为了畅销漫画家,月收颇丰,她觉得她具备了包养阙教授的一点点资格。

        于是某天她把自己的银|行卡给了阙教授。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阙清言,在床上任她怎么委屈求饶都没放过她。

        第二天阙清言把银|行卡还给了她,连带给了她一张他的副卡。

        林棉不明所以,顺手查了查额度。

        当天晚上阙清言回家的时候,林棉已经乖乖地盖好被子在床上等他了。

        她端正心态,没脸没皮:感谢阙金主肯包养我。

        收钱被包养,还能睡到他,林棉觉得这一波是她赚了。

        江山:好不要脸。

        林小棉:……我的刀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