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7章

第7章

        对于阙清言正巧和林棉住在同一公寓里这个事实,柏佳依在沙发上足足消化了数十分钟才缓过来。

        柏大小姐抬头望白净的天花板,话都说不利索了:“为什么他要住在这儿啊?”

        为什么……

        林棉去厨房削了苹果,切成小块装碗,边咬边含混道:“因为这里离K大近……而且住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她心里动了动,不要脸地用口型无声补了句,“住在这里能看见我啊。”

        “……棉宝,”柏佳依提醒她,“我能看见你在说什么的。”

        林棉把水果碗递给柏佳依,去书房拿了笔记本电脑出来,跟着窝进沙发:“好不容易能近水楼台,我不是那种见到美色不为所动的人。”

        语气居然还有些小自豪。

        柏佳依现在很想知道,要是阙清言听到有人把他当成美色该是什么反应。她看向正聚精会神敲键盘的林棉,忍不住问:“你在干什么?”

        林棉的表情立即垮了下来:“写检讨呢。”

        四,万,字。

        林棉上一次写检讨是初三毕业那年,洋洋洒洒写下来也就千百来字,算起来,她还是第一次写四万字的。

        她赶了几天,几乎博览了网上挂着的检讨范文,集百家之长,融汇小学生与中学生文笔,最终东拼西凑地攒成了一份文风奇异的检讨书。在完成后,林棉把成稿打印成册,抱着近四十页的检讨书险些喜极而泣。

        “你这个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写情书。”柏佳依在一旁敷着面膜,“离得这么近,直接上楼去给他不就好了?还能顺便做点什么。”

        言语间十分暧昧。

        林棉目光忧郁又惆怅:“我也想直接上楼做点什么。”按照少女漫的套路,她还应该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去敲他的门。

        但她不敢。

        而且即使是住在同一公寓楼,她和阙清言也从来遇不到一起。

        别说平时上下楼在电梯里碰不到了,就连有次她刻意地算好他下课的时间在楼下花园蹲点,也没能蹲到他。这样想想,也只有上课能光明正大地看见他了。

        国际经济法的课,从开课到现在,每节都座无虚席,没有例外。

        这次林棉总算挑了后排靠窗的座位,位置既隐蔽又能听见阙清言的声音,最适合睡觉。

        她没有马上就睡,而是支着脑袋强打精神,不听课,只看人。

        讲台上的男人正在分析一起国际商法案例,逻辑清晰、名列详尽,声音是冷感的质地,偶尔有学生对细节提出疑问,他都能精确地细述起某则法条,连法案的修订日期都回忆得分毫不差。

        后排时不时传来女生小声的议论,压抑着快要按耐不住的激动情绪。

        隔得远,林棉看不清阙清言的神情,只能看个大概。这种模糊不清的距离最挠人,看得清衬衫领口,看不清脖颈的线条,看得清袖子轮廓,看不清分明的指骨……越看心越痒,连睡觉都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她快后悔哭了。

        就不应该坐在后排的,坐前面至少还能看阙清言,就算不小心再当着他的面睡着也无所谓。

        林棉深刻地认为自己是个行动主义者,当再三确认了没人会注意这个角落以后,她面目沉着地拿出手机,解锁了屏幕,点开相机拍摄,用指尖放大了画面。

        手机屏幕里是放大的讲台中央,画面清晰聚焦在阙清言的身上。

        他正好在回答前排学生的问题,漆黑沉静的曈眸注视着对方,林棉一瞬不瞬地看着,视线一点点挪下去,修长的眉宇,低落的眼睫,挺直的鼻梁……五官深邃好看得像漫画。

        紧接着,男人抬起眼扫过一遍前座,顿了顿,将目光投向了后座。

        听见身后的女生轻声低呼,林棉倏忽觉得一阵心虚,刚想收起手机,就见屏幕里被拍的人方向准确地看了过来,她隔着屏幕跟阙清言对视两秒,清楚地看见他微微眯起了眼眸。

        看到她了。

        在人群中被他一眼找到,林棉的心跳声如擂鼓,脑海一片空白,灼热的烫感不断从脚尖往上窜。她微屏着呼吸,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突然眼前白光一亮。

        这下连前排的人都后知后觉地转了过来,林棉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按到了拍摄键。

        闪光灯……

        忘关了。

        “………………”

        啊啊啊啊啊?!!

        林棉手忙脚乱,恨不得扒着窗口跳出去彻底消失。

        片刻。

        “法学大二三班,许彤。”阙清言的声音响起,不疾不徐,意味不明,“下课后留一下。”

        整洁透亮的办公室内煮着咖啡,隐约弥漫开一片香醇的咖啡香气。红木桌上摊开一本看了一半的案卷,黑色的钢笔搁在一旁,阙清言拧开钢笔,在论文封皮导师一栏签上了名字。

        “太谢谢老师了。”徐逐收起论文,“之前您给的推荐信我用了,律所那边同意给我三个月的实习期,还让我帮忙问问您最近有没有空。”

        “最近会忙。”阙清言应了一声,语气平稳,“我这里还有个学生。还有事吗?”

        徐逐忙说:“没事了。”

        路过一旁等着的林棉时,徐逐脚步稍停,对着她挤眉弄眼地示意,用口型问:“你怎么在这儿?”

        林棉也用口型回:“你,管,那,么,多。”

        太丢人了,她才不说。

        其实对于第二次来阙清言的办公室,林棉是不介意的。

        这个前提是……她不是来受训的。

        等徐逐走后,林棉乖顺地把手上的期中论文和检讨一并递给阙清言,低声道:“阙教授,这是我的期中论文,还有之前的检讨……”

        严格来讲,这份检讨的字数没满。

        四万字的检讨,林棉拼死拼活凑了三万四千,剩下六千多字抄了十遍的《师说》,最后一页,她在空白的地方还画了个栩栩如生的动漫小人儿,小姑娘神情悔恨地跪在地上,旁边手写添了个对话框。

        左联:悔过自新痛改前非。

        右联:放下屠刀洗心革面。

        横批:阙教授我真的错了。

        “……”阙清言叩住页码,停在最后一页,目光留驻几秒,开口叫她,“许彤。”

        检讨拼凑得这么明显,他肯定看出来了。

        林棉惴惴:“啊?”

        他按了按额角,问:“我的课这么好睡吗?”

        这句不是呵责的诘问,阙清言语气平淡,林棉回想了一遍,确定了是句再寻常不过的问句。

        “不是的……”

        其实我到现在也只会睡你的课,当初大学的时候还从来没睡过别的课。

        当然林棉还是怕死的,对生命的渴望制止住了她,最终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

        她改口:“不然,我给您签个保证书吧。要是我再犯,就……”思忖一瞬,话脱口而出,“就不要这门课的平时分了。”

        “不用了。”阙清言合上了检讨书,目光扫过林棉,淡淡道,“没有下次了。”

        罚也罚过了,检讨也写了。小惩大诫,他从不信奉体罚式教育,对本科生的要求也放得比硕博生要低,这次的四万字检讨罚一个大二生,是严重了。

        林棉睫毛微颤,抬起眼来看阙清言。

        什么叫没有下次了?

        他不会生气了吧……

        林棉此刻的神情既乖又软,下唇被咬得殷红,衬着乌黑分明的眼眸,整张脸上贴了大写的“不安”两个字。

        阙清言带过不少学生,在法庭上也打过不少案子,有时气势冷下来的时候确实凌人,当庭辩护时他的字字句句都是最锋利的刃。但迄今为止在认识他的人里,还没有一个是像她这么怕他的。

        束手而又拘谨,小孩儿一般,生怕惹他生气。

        “我的意思是,”他失笑,逆着点窗外的光,眸中有星星点点的暗淡光色,“这次就算了。但没有下次了,明白吗?”

        这句话的语气是低沉温柔的,像轻抚过心脏的手,力道正好地拿捏住命脉,心口又酸又软。

        从她的角度看,能看到阙清言线条分明的下巴,往下是修长的脖颈,剩下的光景隐没在了领扣里,他放下检讨,衬衫随着内里肌肉线条而拉出几道衣褶。

        说不出的禁欲撩人,又带着不同于年轻小男生的成熟魅力。

        林棉的耳朵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她蜷起手指,觉得脑中有哪根弦倏而一下就绷断了。

        “阙教授,”她一眼都没舍得移,嘴比脑子动得快,“有没有人跟您说过,您长得很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

        林小棉:怎么才能让阙教授相信我不是真的怕他?在线等挺急的。

        谢谢小天使们的雷和营养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