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11章

第11章

        餐厅坐落在地段金贵的市中心,进了门廊是清幽别致的四合院落,香槟领带提前订了包间,西装革履的男侍者一路将人引进了内院。

        林棉亦步亦趋地跟在阙清言身旁,不时偷摸看他一眼,在脑补的小剧场里早就悔了千八百遍。

        刚才他明显就是替她解围,本来她顺着说一句不去,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也不至于现在被热情得过了头的香槟领带一路撺掇过来。

        对方多年来靠辩护律师练就了一副好口才,她在来餐厅的中途提了几次要离开,都被不经意地绕开了话题。

        不了了之的结果就是,她现在真的没脸没皮地介入了阙清言的私人聚餐。

        她羞惭地想,真的……太没礼貌了。

        香槟领带已经进了包间。包间门口,林棉思虑一瞬,壮着胆拉住了阙清言的衬衫衣角。

        男人停下脚步,回过身看她。

        “阙教授……”林棉神色满是歉意,声音低得可怜,“对不起……我给您添麻烦了。”她抿唇,“我等下和您的朋友去道个歉,就说我有事要先走,不会打扰你们聚餐的。”

        林棉知道她给他惹了麻烦,在脑袋里放空了那些旖旎的小心思,满脸的小心翼翼,攥了一下他的衣角就立即放开了。

        阙清言垂眸,扫过她还未干的发梢,顿了顿,开口:“不过是吃顿饭,不至于麻烦。”

        一码事归一码。她是他教的学生,又是主修的法学,等下来吃饭的也都是业内各诉讼领域的律师,吃这顿饭对她没什么坏处。

        当然,这些都是基于他把她当自己学生的基础上,但她——

        林棉还在歉疚着,就听阙清言的声音又响起,继续问她:

        “下午出门带伞了吗?”

        “……”林棉戚戚然抬头,不敢再瞒他,乖顺地坦白,“带了的。”

        阙清言淡然问:“伞呢?”

        她支吾:“借,借给别人了……”

        说完耳朵微微泛红,他果然知道她是故意不打伞……

        至于为什么故意有伞不打,反倒淋着雨去找他……再不明白的都明白了,何况对方还是阙清言。

        林棉观察着阙清言的神色,一颗心紧张地揪起来,直觉得他下一句话就是“我没有你这样胆大包天敢觊觎教授的学生”,然后再补上一句“从今以后我开的课你都不用来了”。

        许小彤回国以后可能会哭昏在她公寓门口。

        她神情太过忐忑,阙清言收回目光,平静道:“这件事先欠着,等吃过饭我们再谈。”

        之前他觉得在不伤及自尊的前提下,有些事点到即可,不直接点破也无妨。

        但对她……似乎没什么用。

        阙清言走进包间,偏头跟侍者说了两句话,没过多久侍者面带微笑地向林棉走来,躬身问:“小姐需要换一身衣服吗?请跟我来。”

        等林棉换好衣服回来时,包间里已经坐了六七个人,她环视一圈,果然,除了阙清言,其他的人她一概都不认识。

        几乎是侍者开门的同一时间,几道目光齐齐地向门口投了过来。

        “这边!”香槟领带热络地招呼,示意旁边的空座,“正好人齐了,今天买单的人不是我,小姑娘你随便点啊,不用跟我客气。”

        在场的大多数人在来之前就被八卦过了,不动声色地瞻仰打量了一番眼前“勇追高岭之花”的林棉。有人明知故问,打趣道:“齐进你简直太不要脸了,说说,你怎么把人家一个清纯可爱的小姑娘骗到这里来的?”

        “哪能啊,”香槟领带真名叫齐进,他看了眼阙清言,确认对方神色无恙才回,“这是清言带的学生,正好也在,就顺带着捎过来了。”

        单从外表看,林棉的长相其实十分具有欺骗性。

        她一直都长得脸嫩,小脸杏眸,从小被林母捧在手心里养尊处优惯了,看起来就要比同龄人娇巧,也怪不得别人总下意识地把她往小看。

        唯一剩下的空座靠在阙清言的旁边,林棉和众人打完招呼以后,就乖乖地挪了过去。

        接下来,从点餐到装盘上菜的整个过程中,林棉都端端正正地坐在了位置上,难得一句话没开口,也忍着没去注意坐得近在咫尺的阙清言,将存在感降到了最低。

        在场的都是同一律所的熟人,彼此都已经熟络,等菜上席的间隙间聊起了天。林棉边喝椰奶边听,耳旁不断地有陌生名词蹦出来,从离婚案聊到入室抢劫案,最终话题维持在了最近的一起经济诉讼案上。

        侍者端上了酒,推杯换盏间,众人多多少少喝了点,谈论得兴致高昂。

        完全听不懂。

        林棉咽下椰奶,暗忖,果然保持沉默还是明智的,真要让她加入这样的话题……恐怕接一句就露馅了。

        谈话间,齐进留意了下林棉。他本来拉人过来就是看八卦的,没想到小姑娘态度拘谨,没有半点之前在学校里亲近阙清言的样子。

        他奇了怪了,这个样子,不像是跟着教授来吃饭的,倒像是来自我忏悔的。

        另一边,林棉默默地听着谈话内容,心想,今晚本来就是朋友间私底下的聚餐,她来这里已经是给阙清言添了不必要的麻烦,到时候再出个什么差错,这叫什么事?

        她可以在他面前丢人,但不想……不想给他丢人。

        “你是我带过来的学生,不用那么拘谨。”

        林棉正想着,从旁就递过来了一本菜单。

        阙清言侧过脸看她,一眼就明白了,问:“有没有什么想吃的?点完了跟服务员说一声,或者可以告诉我。”思忖一瞬,补了句,“有什么忌口吗?”

        林棉冷不防被他拉回了思绪,眨巴着眼看向男人。

        他在顾及她的感受。

        要换平时,林棉早就脸热心跳脑内跑了五十圈了,但现在……

        “我不吃了。”林棉摇头,一脸的忏悔,“您和朋友聊天就好,不用管我的。”她神色坚定,悄悄道,“您就……您就当我不存在好了,你们聊什么我保证都不会听的,真的。”

        “……”

        阙清言的视线落在她抿着杯沿的唇上。

        从开餐开始,她没有动过桌上的公筷,椰奶倒是已经喝完了三杯,殷红的唇边还沾了奶沫,说话的语气压得很低。

        不安,局促,甚至带了微软的讨好。

        “小姑娘喝不喝酒?”侍者又端了酒上来,齐进笑着插话,让人给林棉倒了杯,“试试看这里的清酒,度数不高,肯定喝不醉。”

        林棉推过酒杯,道了谢,笃定道:“谢谢……但我不喝酒的。”

        她没试过自己的酒量,要是等下她喝醉了,旁边坐着的还是阙清言,她可能一个控制不住就——不不,不是可能,是她肯定会控制不住的。

        齐进也没真想劝酒,有意想逗逗林棉,还没待开口,就被叫了一声。

        阙清言意有所指:“齐进。”

        “哎哎,我闭嘴闭嘴。”

        齐进讪讪的坐了回去,片刻后没沉住气,又调侃着问林棉,“你们老师平时上课的时候,对学生是不是都这么如沐春风的?得亏我没去上过他的课,要是我是个小姑娘,啧啧,肯定就芳心暗许了。”

        周围一阵善意的哄笑,都乐的看林棉的反应。

        林棉闻言心里咯噔一下,捧着杯子的手指蜷了起来,下意识地就去看阙清言。

        今天下午他对她说的话在脑海中原话回放了一遍。

        阙清言不喜欢她在公然场合搭讪自己,一定也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别人揣测情感生活,更何况对象是自己的学生。

        齐进本意是想八卦林棉,话说出口就发现连着阙清言也一起扫到了,心里一沉,刚想开口,有人直白地接过话:

        “小妹妹喜欢清言也没什么,人确实厉害啊。”

        说话的是坐在角落里的一位男人,他放下酒杯,笑道:“你还不知道吧,上半年你老师打了个大案子,现在还在被别的律师当成经典案例来引用呢。他平时在学校当教授带学生,又写论文又搞课题的,在外面还能有心力接这么大的案子……”

        男人环视半圈,装着征询周围人的意见:“是厉害吧?”

        林棉只以为男人就是顺口一夸,还茫然着,在场的几个人却变了脸色。

        齐进暗骂了句,忙打圆场:“差不多行了啊,结案这么久了还拿来说事。”

        说话的这男人也是律所的律师,平时擅长打经济诉讼案,不巧,阙清言在律所挂的是二级律师的牌,偶尔接的几个案子基本都是经济诉讼相关的。

        半年前有个权属纠纷案找上了律所,本来的代理律师是这男人,但当事人随即终止了代理,中途临时更换了代理律师,指名道姓请的阙清言。

        案子标的额达上亿,打赢后的律师诉讼费可想而知。阙清言平时不来律所,也不知道男人一直耿耿于怀,明里暗里地介怀是他用手段撬走了自己的当事人。

        别人不知道阙清言是阙少,而那个当事人是某上市公司的老总,和阙家有沾亲带故的关系。齐进了解内情,心想,没准当事人一开始就是奔着阙清言来的。

        齐进呸了一声,人家巴巴地上来给阙少送人情,有你什么事?

        林棉不明状况,还没想好措辞回答对方的那句“她喜欢阙清言”,就听又来一句:“小妹妹你的老师这么厉害,你想追人恐怕是有点难吧?你又是你老师的学生……这个年龄差得是不是有点大了?”

        男人暧昧一笑,话里带着酒气:“连酒都不喝,你应该是刚上大学的年纪吧?这么年轻,是动心得比较容易。”

        一旁齐进听得脸都青了。

        不敢正面怼阙清言,就含沙射影地把矛头转向了他的学生,口无遮拦,没一句像样的。

        喝高了吧这祖宗!

        林棉听明白男人话里的意思了。

        他在讽她年纪轻轻,头脑简单,还和自己的老师关系不清不楚。

        林棉没被这么针对过,抿紧了嘴唇,沉默半晌,同男人对视了一眼。

        都被当面讽刺了,她不是没有脾气的。

        但她要是在这时候抖年龄,就是下阙清言的面子。堂堂名校法学教授,知名律师……不知道自己学生是别人冒名顶替的。

        林棉闭了闭眼,捧着玻璃杯的指尖微微泛白,睁眼时眼眸都红了,拼命忍着才没让自己更难堪。

        她轻轻吸了口气,开口:“我是喜欢阙——”

        “你没有过问别人**的权利。她是我带来的人,你想问她,不如问我。”

        林棉没有偏头看阙清言,只听到他声音响起,带着气势凌人的冷:“半年前的案子换了代理律师,是有人违反了保密协议,你清楚律师法,了解律协的行令行规,应该知道违反的后果。”

        齐进看阙清言,后者抬眸盯着男人,修长的手指晃过酒杯,脸色沉下来,跟平时在庭审上把人堵得百口莫辩的样子一模一样。

        他把男人刚才的话抛回去:“我心力有余,不介意帮当事人追究责任。”

        话音一落,男人脸色一下白了下来,酒醒了大半。

        没人敢说话。男人讷讷半晌,忙不迭站直了身:“阙教授,我——我刚刚乱说话,醉得脑子都不清楚了。”

        男人看向林棉,连声道歉:“不好意思啊小妹妹,真不好意思,我刚才说的话你千万别当真,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向你道歉。”

        林棉侧过脸看向阙清言,他与她对视一瞬,神情微顿。

        她委屈得眼睛都泛红,嘴唇紧抿,憋着一股劲儿,但却忍着没在众人面前哭。林棉与他对视过后飞快地又偏过头去,狼狈地用手腕狠狠地擦了下眼角。

        众目睽睽下,她紧接着站起身来,没看任何人,端起刚才齐进给她倒的那杯酒,一口气干了。

        杯子被放回桌面,隔着细绒的桌布,重重一声闷响!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林棉没有停留,直接离开了包间。

        众人面面相觑,齐进愕然半晌,观察阙清言的神情,打着哈哈道:“小姑娘脾气还差点儿啊……”

        阙清言已经站起了身,闻言冷冷道:“她什么脾气我知道。”

        齐进连忙想说两句好话,对方顿声,又道:

        “我就喜欢她对我发脾气。”

        这句话回护得毫无原则。

        “清言等等——哎,阙少——”

        齐进拦不住阙清言,也不敢拦,急得焦头烂额。

        有人回过神,迟疑问:“齐进,这什么情况?”

        齐进瞪人:“我能知道?”

        他要是知道就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小天使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