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15章

第15章

        阙清言的声音压得低,像玻璃酒杯里轻微碰响的冰,在林棉听起来,有点酝酿暴风雨前平静的意思。

        这是认识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林棉的心脏差点骤然停跳。

        “阙……”话刚出口,把称呼噎了回去,没敢再叫了。

        “您,您先别生气,”林棉思忖半天,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苏打水往前递了递,轻声问,“您要不要喝口水?我没有喝过的……”

        衬着大厅金碧辉煌的顶灯,阙清言眸色格外的深。他敛神看她,没有接过水,也没有开口。

        换平时,林棉能蹬鼻子上脸地去亲昵他,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她完全没了头绪。

        生气了,肯定是生气了。

        今晚是阙母的生日宴,阙清言前一天刚从隔壁市结束完一场研讨会,回来后直接开车来了阙宅。期间他没回过公寓,因此也没有进一步去确认,昨天在T市会展中心看到的那个人是不是许彤。

        阙清言微眯了眼,不发一言。

        他好涵养的没有逼问,给足了对方解释的时间。林棉捏着酒杯,眼眸湿润,组织措辞,感觉自己就像庭审上的被告过错方,说一个字是判刑,不说也是判刑。

        “许彤是……”

        林棉不想再骗阙清言,在道德谴责和良心谴责中徘徊一秒,含混着招了,没把许小彤卖得太惨:

        “许彤是我表妹,她出了点事所以没来上课,让我帮她来上课——”

        她本来想说记笔记的,但回想了遍自己每节课的睡姿,实在没脸再往下说了。

        阙清言脸上看不出来什么情绪,淡然应了声,示意她继续。

        “不过……期中论文是许彤写的。”

        临死前,林棉帮人说了句好话,心说许小彤我自身难保,尽力了。

        说完许彤,要说自己了。

        林棉抬眼观察男人的脸色,咬了咬下唇,顿声道:“我是——”

        “棉棉,你今晚也来了?”

        话说到一半被打断,林棉循着声看过去,一位年轻女人正端着红酒杯走过来,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吧?上周我和朋友在马会喝茶,还想叫你一起来的,”女人优雅地捋耳发,“但之前林伯伯……”

        “抱歉,不应该提起来的。”她戛然而止,歉然一笑,继续道,“所以也有好久没联系了,也不知道你忙不忙,怕打扰你了。”

        女人妆容精致,腕间漂亮的首饰攒着细碎的光芒,看着有些眼熟。林棉叫不出名字,以前可能见过几次面,或许还说过几句话,应该是哪家大小姐。

        名媛圈之间的来往复杂,踩低捧高的不在少数,她很少接触。

        林棉从小被护得很好,所有人在眼里分为两种,想亲近的,和不想亲近的。

        阙清言被放在想亲近的塔尖,所以她在他面前比谁都乖软温顺,但对别人……

        女人话语中若有似无地带了优越感的怜悯,殷切的询问只换来林棉不咸不淡一声应,神色愣了愣,自然地转向了一旁的男人。

        “阙少,”女人微红着脸,打招呼,“听我小叔说,他最近想在S市投资一家马球俱乐部,正好有几张内部卡,我听说你在英国的时候马球打得很好,要是有时间,我和小叔想请……”

        林棉也听出来了,醉翁之意不在酒。

        她上一秒还在愧疚万分地受训,下一秒就偏头去偷看阙清言的侧脸,支起耳朵。

        “最近比较忙,等改天有空的话,我会亲自联系程泽,不用麻烦了。如果没什么事,”阙清言目光扫过女人,顿了下,又道,“我跟朋友还有话要聊。”

        他的语气平静,话说得却毫不留情,字里行间直接绕过了女人。

        女人刚刚过来搭讪,有一方面的原因,是看到了林棉羞惭的神情,以为她和阙清言发生了点不快,是来看笑话的。

        但让女人没料到的是,阙少背后训人,当着别人面却护得好好的。

        “没想到棉棉你们认识,”女人听见“朋友”两个字,笑容有些撑不住,关切地看向林棉,“既然现在不方便,那只能下次约出来了,阙少你们先聊,我不打扰了。”

        等女人走后,林棉看向阙清言,心说,他肯定已经隐约知道她是谁了。

        就是不知道他记不记得多年前她追过他的事……

        宴会上衣香鬓影,周围频频有人把目光投过来。

        已经不能喊“阙教授”了,林棉一点点伸手,轻轻地扯了下阙清言搭在臂弯的西装外套。

        阙清言低眼看她。

        “您……您能不能……”话有点难以启齿,林棉目光湿漉漉的,小声征求意见,“出去训我……”

        她指尖无意识刮了下手上的玻璃杯,仰头解释:“这里人太多了,我出去一定跟您解释清楚。”顿了顿,“好不好?”

        话一出口,林棉先腹诽了句自己。

        做错事被训,要求还这么多……

        林棉没有说的是,其实她不怕当众丢人。

        她就是不想让别的异性时不时地往这里看阙清言一眼,再看一眼,就差没过来搭讪了。

        男人闻言,神色微动。

        这点小心思瞒不过阙清言。

        他平时说话留有余地,不会戳破,拒绝的话点到即止,现在却不一样。

        她不是他的学生,登门上脸地来撩他,像只不知进退的小仓鼠,把猎豹的客气当成纵容,屡次三番地伸出毛绒绒的小爪子挠他。

        没有不回敬的道理。

        阙少在庭辩上一针见血的口才派上用处,随口问了句:“是不想让我被人看?”

        “……”

        林棉戚戚然回视他漆黑深邃的曈眸。

        愣怔一瞬。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脸红了个彻底。

        最后林棉还是被阙清言带去了前宅的花园,低着脑袋字字句句地把事解释清楚了,末了声音细如蚊呐:

        “阙……”她埋首,“我错了,瞒了您那么久,还一直都不跟您说清楚……”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林棉痛定思痛,忙道,“您罚我吧,写检讨签保证书……罚什么都行的。”

        半晌,阙清言的声音在她脑袋顶响起,平静回:“我没有体罚学生的癖好,况且你现在不是我的学生,我也不会来罚你。”

        话音刚落,林棉耳朵尖颤了颤,抬起头看他。

        阙清言敛眸跟她对视。

        她一副诚心悔过的神情,一眨不眨地看他,眼尾稍稍发红,看起来实在可怜兮兮。

        本来站在她的立场看,帮表妹替课瞒着教授,是合情合理的事。

        而且她的道歉诚恳,认错态度很好,被揭穿还不忘帮表妹说句话,心思并不坏。

        阙清言弯下腰,俯身,不动声色地斟酌想。

        所以骗他一两句……也不是不能理解。

        有佣人推着餐车从前院穿梭而过,见状跟阙清言点头打了声招呼。他停顿片刻,才继续道:“你帮你表妹替课,瞒教授几句很正常。”

        “既然你已经不是我的学生,”林棉眨了眨眼,又听他道,“上回的一千字检讨,就不必写了。”顿了顿,“以后,我的课也不用来上了。”

        徐逐那句话在林棉脑海中过电般闪过:

        我老板他不是一个记仇的人。

        他记仇起来不是人。

        “……”他果然还记着她骗她的事!林棉泫然欲泣,“您,您还是罚我吧……”

        花园里人声寂寂,欧式雕花庭院灯在林荫中散着昏黄的光。两人正站在泳池旁,在灯光折射下,阙清言修挺隽立的周身映上了粼粼波光。

        林棉这回是真的红了眼眶。

        她就怕他不理她。

        阙清言没有回答,林棉一颗心沉到了底,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见他凑近了。

        一道阴影蓦然罩落下来,隔了咫尺的距离,男人抬起修长的手,雪白的衬衫袖口在眼前闪过,他拇指指腹擦过她湿润的眼睫,眼角的温热感一触即收。

        他……

        林棉屏住呼吸,无措地睁大眼。

        擦完眼泪,阙清言收回手。

        训诫也给过了,打一棍给一甜枣。林棉见他眼眸深暗幽微,淡漠的神情勾出一点笑意来。

        她的眼睛乌黑,看人的时候像指爪柔软的小动物。阙清言失笑:“没有下次了。”

        这句话他对她说过两遍。

        今晚第二次,木眠老师,纵横漫画情场多年老手,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脸好不容易在冰凉夜风中降温成功,噌的一下,又烧红了。

        十五分钟后,阙母的生日宴在宴会厅开始,切完二十几层的蛋糕,众人在席上落座。

        阙敏正抱着小女儿哄,一眼瞥到弟弟在旁边坐下来,压低声问了句:“我可听说了啊,你刚刚跟一小姑娘去花园里偷偷约会,可不止一个人看见了。怎么,总算交女朋友了?”

        阙清言漆黑的眼里还星星点点地漫着笑,沉吟回:“我的一位学生。”

        “学生?”

        薛敏当然不信,只是他的学生,怎么进来的这种场合?

        除非是他邀请来的。

        她刚刚在大厅里看了眼小姑娘,模样特别讨人喜欢,就是看起来太年轻了些。

        薛敏调侃:“你这从哪里捡来的宝贝啊?”

        此时,阙清言的手机一震,收到一条微信。

        林棉:【刚才没有问……我以后还能来上您的课吗?】

        又是一条。

        林棉:【我保证不吵不闹不睡觉,以后再也不骗您了!】

        林棉:【真,真的。】

        宴席已经开始,阙清言看完信息,低眸一笑,没说话。

        ……自己撞上来的。

        那天晚上的宴会开到一半,林棉非常没有礼貌地,中途匆匆离开了。

        宴会来的名流人士众多,少一个多一个,没有人会去注意。

        离开前林棉给林母发了简讯,阮丽淑以为女儿是不适应这种场合,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温言叮嘱了几句,就让司机把人送回去了。

        林棉回公寓后,在楼下跑了三圈,揉着发红的脸一步一蹭地上了楼。

        自从向阙清言摊牌以后,好像有哪里开始不一样了。

        虽然现在阙清言对她也是冷冷淡淡的态度,但偶尔流露出的其他情绪,不再带有教授对学生的温和,非要说的具体一点的话,就是……他对她没再克制着客气了。

        以往林棉不怕死地试探亲近他,都被四两拨千斤地拒了回来,或是被不露声色地警告了,而现在他却有来有往地奉还给了她。

        而且……

        林棉洗完澡出来,在床边踢掉拖鞋,边想边把整个人埋进被窝,抱着柔软的被子滚成一个虾球,半晌露出一个脑袋,咬被角。

        而且,杀伤力巨大啊啊啊啊啊……

        经此一役,林棉终于知道以前阙清言对她有多客气,有多容忍了。

        半夜打鸡血,拖稿成性的木眠老师精神饱满地看完一部恐怖片,丝毫没有睡意,在职业良知的驱使下从床上爬起来,把这两天怎么都打不出稿的商插给勾完了线。

        画完底稿,林棉放下压感笔,戳开微信的对话框又看了一遍。

        她问阙清言能不能再去听他的课,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还可以继续追……不是,去听他的课?

        两天后,许彤从加拿大回国,在航站楼落地的第一时间,许彤连行李都没放,直接奔来了林棉的公寓。

        林棉帮着许彤在专业课上打掩护打了两个多月,后者感动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捧住林棉的手按在心口。

        “棉棉姐,我给你带礼物了。”许彤一脸甜蜜地回忆,感激涕零,“我和Ethan一起选的,你等下打开看看喜不喜欢,Ethan也说要好好谢谢你,是你拯救了一段旷世异国恋。”

        林棉不忍心打击她,忍了忍,还是软声回:“许小彤。”

        “嗯?”

        “我被发现了。”林棉的眼神里充满安抚性,甚至还轻轻地摸了下许彤以表歉意,“你教授他……知道我不是许彤了,还知道我是来替你点名的。”

        “……”许彤的笑容僵滞,半晌不确定地“嗯”了一声,“棉棉姐你是不是又开我玩笑了?”

        许彤和林棉从小一起长大,没少被后者骗过。

        关键是,每次被骗完,对方还是一副纯良无害的温驯模样,让人不相信都不行,有时候还要为自己的怀疑而深深自责,觉得怎么连怀疑一个清纯小姑娘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但是以前都是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现在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

        许彤觉得自己可能承受不住。

        五分钟后,认清事实的许彤崩溃了。

        林棉去厨房热了牛奶,小奶锅倒出来正好够两杯,装在厚玻璃杯中,一杯给了还没缓过神来的许彤。

        她垂眸思忖,觉得还是不要把“那个阙教授正好还在这幢公寓里”这个事实告诉许小彤了。

        许彤这几个月都忙着恋爱,现在才知道新学期这门课临时换了人来上。

        原来上国际经济法的那个老教授是出了名的又凶又杀,现在换了新教授,替点名还被抓包了。许彤问了个关乎生死的问题:“棉棉姐,新来的教授杀不杀?”

        新来的教授……

        阙清言在阙宅泳池边的样子重回林棉脑海。他替她擦完眼泪后,她脸红得要命,以前画少女漫的羞耻场景都没能让她反应这么大过。

        于是林棉顶着煮熟的脸,提了个很过分的要求,她问他:“您,您能不能不要笑了?”

        其实他本来也没怎么笑,连唇角都没有明显勾起来过,但漂亮狭长的眼眸微眯,林棉能看出来,知道他就是心情很好。

        “……你不用担心,”阙清言敛眸扫过她,淡淡的一句,“我不是在笑你脸红。”

        林棉:“……”

        脸,更,红,了,啊!

        ……

        林棉回忆半晌,笃定回:“杀的。”

        许彤看着对方红着的耳朵:“……”

        我怎么觉得我们说的不是一个意思呢?

        许彤刚下了飞机就来了林棉这里,待了会儿就要回学校宿舍整理行李,走之前又向林棉确认了一遍。

        “棉棉姐,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上课啊?”

        林棉从画稿里探出脑袋,点头。

        不是说教授很杀吗?还是说——

        “难道你最近开了本法学题材的漫画?”

        摇头摇头。

        没过几天,许彤终于领教到了林棉口中的“杀”是什么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小天使们~

        留言区有高频红包掉落,不来拾取一发吗??ヽ(°▽°)ノ?

        PS今天晚十点前还有一更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