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18章

第18章

        这不是林棉第一次想请阙清言吃饭。

        九年前,林小棉对着本《追女孩的一百个实战技巧》研究了近一周,拿出一直攒着的零花钱,背着林父林母偷偷地在市中心订了桌烛光晚餐。

        餐厅选在长安街附近,从靠窗的位置往外看,正好能欣赏到长安街的雪景。林棉连提琴手的曲目都预定好了,小提琴乐配烛光雪景,气氛浪漫得恰到好处。

        柏佳依对林棉的参考资料表示很不解:“为什么是追女孩的一百个实战技巧?”

        林棉开着电话的免提,边整理情书边坦诚道:“因为没有找到追男孩的书。”

        说完后,小姑娘在心里默默补了句。

        虽然阙清言也不算男孩,应该是男人吧……

        追女孩是追,追男人也是追,这两周以来,林棉格外地黏着林母,没错过每一场阔太们的下午茶会。

        阙太偶尔会来吃下午茶,其中为数不多的一两次,林棉能见到来接人的阙清言。

        他通常接了人就会走,上回林棉特地等在了茶厅外,正好遇上刚下车的男人。

        阙清言这次虽然是休假回国,但国外的事还堆着没处理完,下车的时候还在通着电话。

        “Quinn,我这边快忙疯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帮我?”远在英国的程泽已经为case连熬了几天,边泡咖啡边卖惨,“人家在这里孤家寡人的,翻资料手都快翻出血泡了。”

        “……”阙清言关了车门,言简意赅道,“过两天。”

        “真回来啊?”程泽也就是随口一说,这回真诧异了,“你这才回去多久,不在国内多留几天?”

        不过程泽一想也是,阙清言回国后无非是在阙宅待上一段时间,再出门见几个朋友,他没家没室的,国内也没什么温柔乡值得眷恋的。

        挂了电话后,阙清言一眼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小姑娘。

        应该是林家的女儿。之前在林宅的后花园遇见过,当时小姑娘扒拉着二楼露台的栏杆,跟他说过几句话。

        林棉一见他,心里紧张得不行,下巴埋进暖黄的围巾里,呵着白气找话题:“你又来接人呀?我上回要给你拿伞的,可是我拿回来的时候你不见了,你是顶着雪回去的吗?”

        小姑娘唇红齿白,眼眸乌黑,软软地问他:“是不是很冷呀?”

        阙清言垂眸看过她,顿了片刻,回答:“不冷。”

        他的声音真好听。林棉想问他吃饭的事,开口却成了:“那你下次还会来接人吗?”

        小姑娘的神色实在太期待,阙清言愣了一瞬,失笑:“会的。”

        那就下回再问他吃饭的事好了。

        接下来几天,林棉一颗活蹦乱跳的少女心无处安放,于是文思泉涌地写了一沓情书,数起来多达几十封,攒着放在一个扁薄的盒子中,打算借着吃饭的时候给阙清言。

        小姑娘订好餐厅,对着镜子自娱自乐地把邀请的话练了好几遍。

        但林棉没想到的是,等下一次阙太再来喝下午茶已经是过了年后,那个时候阙清言已经结束了休假,早就飞回了英国。

        这句话她没能问出口。

        阙清言答应要给回礼,自然不会食言。林棉支支吾吾半晌,得寸进尺:“可以吃法餐吗?”

        “……”他闻言神色微顿,“法餐?”

        林棉忐忑地看他:“不行吗?”

        顿时有些委屈,都已经不是烛光晚餐了……

        阙清言看了眼表,还没到晚餐时间,现在在餐厅订位子也来得及。

        “不是不行,”他低眼开始拨电话,声音低沉悦耳,道,“一道法餐要吃上三四个小时,如果你晚上没有别的安排,我们可以去吃。”

        “我来订位子。”他黑眸深邃,问她,“有空吗?”

        怎么可能没有空。

        林棉巴不得能跟他多待一会儿。

        她面上矜持地装着思忖片刻,脑海里闪过不久前编辑的催稿,真诚地回:“我晚上有空的。”

        阙清言订的餐厅离得不远。餐厅老板跟阙清言熟识,听闻阙少要带人来吃,特地打去电话叮嘱,让人提前腾了个视野最佳的位置出来。

        法餐厅装潢高雅,灯色昏暗,红丝绒勾金的座椅很舒软,餐桌上的珐琅瓷瓶中装点着簇粉的玫瑰。

        背景音乐是舒缓的提琴曲,气氛暧昧得正好。

        侍应生拿来了菜单,阙清言看过一眼,转而递给林棉,把选择权交给她。

        借着昏昧的灯光,深色缎面菜单上的手指骨修长匀称,衬衫袖下露出一点手表的形状来。

        是她送的那一块。

        她送他礼物,他出于礼貌当面戴上了。

        林棉接菜单的时候差点没控制住,别开眼小声道:“谢谢。”

        多年夙愿得偿,林棉借着点餐的动作,悄悄用指背试了下脸上的温度,心里的小跳羚又开始蹦跶了起来。

        她刚才决定把手表送给阙清言,而不是选择把以前的情书给他,是有原因的。

        阙清言是见惯风浪的,她如果突然向他直接告白,他不但会不露声色地拒绝她,而且以后说不准都不会理她了。

        现在她不是他的学生,再要找理由接近他,反而更难。

        因此,木眠老师多年漫画情场经验总结得出:追人要含蓄,要一点一点来。

        培养感情要渐入佳境,过犹不及……

        先从一起吃饭开始……

        林棉心里又酸又甜,心说,反正等都这么久了,也不差再等等。

        想完,为苦情的自己点了根蜡。

        点完餐,阙清言对侍应生颔首:“麻烦把这一桌的酒都换成果汁。”

        果汁……

        “不用了……”林棉忙道,“我能喝酒的。”

        阙清言还记得她上一回不喝酒的事,闻言抬眸看她:“能喝酒吗?”

        “……能的。您……”林棉眼神微闪,支吾着声,半晌解释,“您在我面前,我才敢喝酒的。”

        她宁愿喝酒,也不要喝果汁。

        她不想……他把自己当小孩儿。

        这句话说得意味不明,甚至还有几分亲昵的意思在。

        阙清言不会听不出里边的亲近意味。

        这么多年来,阙清言听过不少有意无意对他说的情话,有的露骨有的暧昧,他置之不理,没有回应过。

        他已经过了青涩动情的少年期,对待感情理智大于感性,深暗避讳之道,对于明知没有结果的人和事,通常都是主动把苗头掐断在萌芽阶段。

        阙清言的目光落在林棉心虚的脸上,停顿两秒,也没说什么,回侍应生:“那就按原来的上。”

        餐前酒刚端上,阙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阙清言瞥过手机,没有立即接起来,随口问:“方便我接个电话吗?”

        林棉愣怔。

        他说给她回礼,从头到尾都顾及到了她的感受。

        “……”林棉脸红得不行,“当,当然可可以的。”

        另一边,阙敏哄完女儿睡觉,一个电话又打了过来:“之前你没说两句就挂我电话,是人家小姑娘在你旁边吧?”

        对方言语里的调侃怎么压都压不住:“怎么样,问过没有?这周末小姑娘跟不跟来啊?要是你们一起的话,我也好提前通知一声,”后半句是玩笑话,“让人准备间情侣房啊。”

        林棉还在小口喝香槟酒,阙清言收回目光,声音淡然地反问:“程泽让你来问我,应该不是希望我带人去吧?”

        “程泽是不希望你带人去,他还要向他侄女交差呢,但我又没卖他人情,费心思给他侄女说什么媒。”阙敏没忍住,笑道,“你带人去,也正好能让他侄女死心,也省的他以后来烦我找你。”

        阙敏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听到了隐约的音乐声:“你现在在外面吗?跟人吃饭?”

        阙清言应了一声。

        “小……”阙敏本来想说小姑娘的,转念直接笑问,“小女朋友啊?”

        阙清言任她猜测,没有给阙敏八卦的机会,语调平稳道:“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阙敏了解阙清言,他和别人感情关系的进展不会让旁人来掌控,程泽要把自己侄女牵线给他,他要是不喜欢,再有一百个阙敏来说媒都没有用。阙敏不行,阙父阙母也不行。

        但这回他主动提起要带人来会所度假,一方面是为了拒程泽他侄女,另一方面……

        就不知道有没有点别的意思在了。

        挂完电话,对面的林棉放下酒杯,踌躇问:“您晚上还有事吗?”

        她刚才欣喜得忘乎所以,只觉得三四个小时的二人独处时间像在做梦,都忘记问一句阙清言晚上有没有空陪她吃法餐……

        “没有什么事。”侍应生端上了奶油蘑菇汤,阙清言看一眼,问她,“要不要借酒汤?”

        林棉今天是打定主意让他觉得自己能喝酒了,小声逞能:“我能喝酒的。”

        她本来想的是,法餐这么多道菜,喝一点酒,不至于醉。

        然而林棉还是太高估自己的酒量了。

        餐前的香槟酒,而后端上来的红酒,再加上甜白酒……还没等她喝到餐后酒,就已经觉得脸热头晕了。

        阙清言要开车,从开餐起就没喝过酒。他看向脸色已经开始泛红的林棉,叫来侍应生:“加一份醒酒汤。”

        按惯例,餐厅里的菜单上是没有醒酒汤的,但眼前这位又是老板特地吩咐过的……侍应生躬身应下,回头让厨房做了。

        好在酒的度数不是很高,林棉醉得不狠,理智还在,只是本能地觉得反应有些迟缓。

        她放下酒杯,盯了阙清言半晌,杏眸湿漉漉,看着有些迷茫。

        阙清言察觉到她的目光:“怎么了?”

        林棉突然开口,低声叫他:“阙教授。”

        她沉默无声地跟他对视良久,顿了顿,像突然决定了什么一样,深呼吸开口——

        “您可不可以不要点醒酒汤?”林棉声音乖软,带了些不情愿,“我没有醉的。”她低头又去拿酒杯,道,“我还能认出您是谁……”

        阙清言的目光落在林棉慢慢挪向酒杯的手。

        她上一回在京兆尹灌了自己一杯酒,半醉时候的神态跟现在差不离。

        阙清言先她一步撤走了酒杯,搁在自己手边,平稳道:“先吃菜。”

        “……”林棉又不情愿又听话地慢慢把手缩了回去,开始动刀动叉。

        林棉面前摆的是一道红酒烩牛肉,她脑袋里回放他那句“先吃菜”,低眸在瓷盘里找了半天的菜。

        菜……

        绿色的。

        半晌,她用银叉戳起装饰餐点的迷迭香。

        还没等阙清言有所反应,林棉就把迷迭香咬进了嘴里。

        “……”

        还没尝到味道,林棉感觉有温热的手指抬起自己的下巴,她抬眸望去,阙清言正隔着餐桌俯身过来,不轻不重地制止住了她。

        迷迭香嫩绿的叶芽在林棉唇边露出一截,衬着殷红湿润的唇,色调鲜明而诱人。

        林棉嚼巴嚼巴,微皱着眉得出个结论,轻声说:“苦的……”

        当然是苦的。

        阙清言实在没想到她醉酒了会吃装饰用的迷迭香。他扣住她的下巴,拇指在她下唇抚擦而过,漆黑曈眸注视着人,声音低沉:“先吐出来。”

        林棉愣怔看他,像没听懂。

        阙清言顿了顿,换了声语气:“吐出来?”

        声音温柔和缓,带了点哄人的意味。

        林棉再迟钝,耳朵尖也渐渐红了,乖乖地用舌把嘴里的苦草抵了出来。

        正好他的指腹还碰着她的下唇,林棉醉酒最不忘占便宜,舌尖在他的手指上试探性地轻轻蹭了一下。

        指腹传来一点濡热,阙清言神色明显一顿,还没反应,又听她狗胆包天地嘟囔:“甜的……”

        手上还留着软糯糯的触感,林棉的声音撒娇也似。

        阙清言:“……”

        半夜一点,林棉躺在自己公寓卧室的床上,彻底酒醒了。

        她先是回忆了下午给阙清言送表的事,又回忆了一番晚餐上她醉酒占便宜的事,再回忆了他把她送回来的事。

        林棉在黑暗中沉默半晌,慢慢掀开被子,慢慢开灯,慢慢打开手机。

        手机里没有阙清言的信息。

        她吃法餐喝醉以后,他就把她送回来了,除了……

        林棉给柏佳依发了条信息:【佳佳,我今天下午把你上次的情侣手表送给阙清言了。】

        柏佳依也正熬着夜没睡,暂停看了一半的电影,很快回了电话过来,声音按耐不住的兴奋:“棉宝你告白成功了?”

        当然没有……

        “我还以为你们亲了抱了呢,结果只是舔一下手指???”柏佳依听完大失所望,难以置信,“你都这么告白了,还醉给阙清言看了,他怎么还没点表示?他就不能不做个人吗?”

        “我没有打算告白的,”林棉茫然,软声道,“我还打算曲线追人,放长线钓大鱼……”

        柏佳依也茫然:“你都把表给他了,怎么还叫没告白?”

        林棉解释:“我把情侣表拆了再给的,”讲到心虚的事,她小声得不能再小声,“我没有告诉他这是情侣表。”

        “表盒也一起给了吗?”

        “嗯。”

        柏佳依沉默了片刻,道:“棉宝,你等我一下。”

        挂断电话后,林棉收到了柏佳依发来的简讯。

        简讯附图两张。

        一张图是情侣表的表盒,加粗红笔圈了角落里的一行德文小字。

        另一张图是情侣表的官方广告图,中德翻译了这款告白系列的名称,和盒子上的字一模一样——

        Ichwilldich.

        “想要你。”

        林棉:“………………”

        林棉垂死挣扎:【他说不定看不懂德文……】

        五分钟后,柏佳依很好心地解惑:【我搜了下,有一年阙清言在《DieZeit》上发表过一篇论文。】

        柏佳依:【德文杂志。】

        柏佳依:【作者和译者都是他。】

        ……

        林棉把手机塞回地毯下,慢慢爬上床,慢慢裹紧被子。

        一直憋着的五个字终于憋不住了:

        啊啊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再有没多久就是情人节了小天使们!蠢作者决定给你们发个红包,祝大家甜甜甜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