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第21章

        掌心倏然被一吻而过,皮肤传来的温热吐息和柔软触感只是在一瞬间。林棉的动作太快,眼睫不经意在阙清言的腕骨上擦掠而过,带过稍纵即逝的触痒。

        林棉还牵着对方的手,她刚洗完裙角上的酒渍,指尖冰凉,他的手却是热的,让人忍不住想蹭上去握紧。

        林棉心跳如擂鼓,在心里迅速估算。

        说好的一分钟,大概还有三十秒。

        只有这一次机会。

        周围空无一人,她压着心跳抬眼看阙清言,脸红得能煮虾子,眼眸却清亮,像得食饱腹的小动物,眉目间衬着细微的光泽。

        阙清言正垂眸看林棉,眉眼深邃。他此刻的神色辨不出情绪,但至少没有拒绝她,也没有收回手。

        还在追人阶段,太亲昵反而得不偿失。林棉本来只是想亲一下他的掌心,顶多再抱一把,接着等回公寓以后跑几圈消化消化,顺便降降火。

        可……

        林棉紧张得手心发汗,抿唇观察阙清言的神色,提着一口气,一点点踮起脚凑近他。

        可照现在的情况,她根本就不知道点到即止这四个怎么写,满脑子都是得寸进尺得寸进尺得寸进尺……

        林棉屏声静气,心虚闪躲的目光从男人的下颚弧度挪上去,停在对方的薄唇上。

        阙清言的手还被轻轻拽着,她只虚攥着他的指节,力道不大,却很紧张。

        她想吻他。

        阙清言眸色微动,不露声色。

        林棉踮起脚,慢慢凑上去……

        两人越来越贴近……

        蓦然间,她的动作停住了。

        林棉:“………………”

        她的目光落在阙清言的下颚上,维持着踮脚的动作,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就算她踮脚了,还是……够不到他。

        ……

        阙清言见林棉扒着自己的手,沉默几秒,戚戚然抬眼和他对视,一腔躁动的热血憋了又憋,憋出一个字来,“您……”

        两人虽然咫尺距离,但他不俯身,她就永远够不到亲他。

        林棉压下心里那点已经烧沸腾的小心思,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半晌装着诚恳道:“您的睫毛……可真长……”

        阙清言:“……”

        一分钟早就过去了。

        本来还有机会抱一下的。林棉又委屈又泄气,松开手,站回去调整了下呼吸,红着耳朵小声道:“我的筹码已经要完了,您……”

        她试探性地看阙清言,问:“您还记不记得,我刚才……”

        虽然说林棉是向阙清言要了一分钟的记忆,但他又不是真的失忆。这一分钟她用来牵个手抱一下什么的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亲了他……的手,要是他跟她秋后算账……

        阙清言目光扫过林棉小心忐忑的神情。

        在他知道林棉不是他的学生之前,她在他面前态度局促而拘谨,他把这当成一种身为学生对他这个教授的回避心理,后来才发现她不仅不是他的学生,还对他有着别的心思。

        感情是一种软性合法权益,即使对方是一个小姑娘,阙清言也不会用自己的认知去臆断林棉对自己的喜欢。

        但在他的价值判断里,作为一个具有成熟认识能力的人,必须对每段感情有所态度,或是直接拒绝,或是选择接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自己陷入暧昧不定的局面。

        以往对于别人,阙清言的态度一概是不予回应,但对于林棉,他的包容限度要高于别人。

        这种包容甚至是引导性的。

        林棉心跳剧烈,一口气还没缓上来,就听阙清言淡然问:“刚才是想吻我?”

        太,太直白了。

        “……”林棉根本缓不下去,脸色通红,脑袋空白了半天,没头没尾地吐出四个字,“您……您太高了。”

        想吻也吻不到啊……

        仔细听,语气里有一点不甘,还有一点羞愤。

        林棉还想观察观察阙清言是不是生气了,就见他俯身下来,漆黑的眼瞳衬着走廊外的光色,意外地压出一些笑意来。

        “在刚才那种情况下,”阙清言轻描淡写道,“够不到我,你可以拉我的领带,甚至可以借我的脚来垫高,最坏的情况是,你也可以向我求助。”他顿了顿,才继续,“询问我能不能弯下来,让你够到。”

        “……”

        林棉闻言彻底僵愣,反应了良久,噌的一下,瞬间觉得从手指尖到头发丝都烧了起来。

        他他他他这是在教她怎么……怎么亲他吗?

        “您,”林棉顶着张熟透的脸,话都说不完整,“您是……”

        “不不是,是我,我……”她改口,悔得不能自已,轻声问,“我现在知道了,我能再试一次吗?”

        “Quinn,小姑娘没怎么样吧?”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阙清言闻言,将目光投向出现在回廊尽头的程泽。

        两人离开得太久,程泽还以为林棉身上的酒是自己侄女泼的,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还是找了出来。

        “咳,不好意思,”程泽一见阙清言跟小姑娘在回廊这边面对面聊悄悄话,瞬间回避,猛咳两声补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找错地方了。”

        林棉心里追悔莫及,等程泽走后,贼心不死地看向阙清言。

        她的目光乌黑而湿漉漉,像扒拉着食盆等待投喂的小仓鼠。

        阙清言垂眸在林棉脸上停驻片刻,没再继续话题,

        他没有给她再试一次的机会,微勾起唇,道:“回去吧。”

        她一点也不想回去。

        “……”林棉看他,半晌才道,“我,我再去一趟卫生间,您先回去吧。”

        林棉万念俱灰地又转回卫生间洗了两把冷水脸,委委屈屈地对着镜子杵了十分钟,等脸上热度降下来后才回了餐厅包间。

        一顿饭吃下来,阙敏奇怪了。

        小姑娘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回来反倒一副恹恹的样子,问什么都兴致不高。

        “你跟人家小姑娘说什么了?”阙敏把女儿交给阿姨抱,悄声转向阙清言询问,“怎么一副给欺负了的样子?”

        对于她的猜测,阙清言没解释。

        想了想,阙敏觉得阙清言确实也不是这种人,又问:“那就是刚才被洒酒了,现在还不舒服?”

        程泽刚才有幸看到两人独处的一幕,再结合林棉回来失魂落魄的神色,打趣地替阙清言回:“估计是被Quinn拒绝了。”

        话说的声音小,林棉没听到。

        怎么可能?阙敏一点都不信,索性直接笑盈盈地对林棉开口:“棉棉,刚才我撒了你的裙子,太不好意思了。要不这样吧,改天选个你有空的时间,我赔你一条喜欢的。”

        阙敏实在喜欢林棉,也没等拒绝,又说:“我带了行李箱来,等下先凑合穿一穿我的衣服,免得不舒服。”

        “对了,”阙敏心血来潮,问,“棉棉你现在住在哪里?”

        林棉拿着酒杯,被问得一愣,想想也没什么不能说的,道:“安厦国际,住在公寓楼里。”

        安厦国际……

        阙敏听着有些耳熟,迟疑问:“是——”

        她看了看阙清言,又看了看林棉:“已经住在一起了?”

        ……

        五分钟后,林棉又去了趟卫生间。

        ……去洗第二次不小心被倒在裙子上的酒渍。

        作者有话要说:

        短更,明天补长长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