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22章

第22章

        从会所回来的三天后,编辑给林棉打了个电话。

        下一期杂志刊要做一个木眠老师的专栏访谈,在此之前编辑跟林棉商量好了时间,隔天带了两个助手过来。

        带来的两个助手,一个负责问答笔录,一个负责摄影。三个人搬弄仪器在林棉公寓里找了一圈,没能找到一个搭采访布景的地方。

        “老师,”编辑从客厅逡巡到卧室,又进了林棉画稿的工作间,第三次从工作间探头,忍不住商量,“你能不能暂时把墙上的海报给撤了?”

        其实按照环境来说,工作间的落地窗朝阳,采光非常好,很适合排采访照。

        但木眠老师,一个画少女纯爱漫画的漫画家,在工作间里贴满了恐怖电影的宣传海报,随便一拍就是一张夜半惊魂午夜凶铃,这采访还要不要做了?

        前两天林棉抽空去了会所,回来后又在脑海中反复回忆那个踮起脚都没能吻成功的吻,革命斗志暂时偃旗息鼓,在公寓里无所事事地消沉到现在,早欠了一堆稿子。

        此刻她从稿子中抽空探出头,额角抵了会儿压感笔,舍不得道:“这些是限量签售海报……你要撕就撕我吧。”

        “不撕下来,遮住也行。”编辑让步,“以前我寄过来的样书,里面有漫画本的周边海报,不然先用那些海报遮一遮。对了,老师你把那些海报放哪儿了?”

        木眠老师咳了一声,软声回:“忘记了。”

        以前编辑寄来的少女漫样书,无一例外都会被她塞进书柜角落深处,要找出来都困难,更别提周边海报了。

        “……”就没见过有哪个漫画家这么不待见自己画的少女漫的。编辑磨了磨牙,直接道,“那就找漫画手稿贴起来。”

        工作间不缺画废的漫画手稿,编辑和两个助手翻了翻桌案上的一沓手稿,翻出几张像样的,打算遮掉墙上的海报。

        片刻后,编辑拿了画稿,边看边疑惑问:“老师,这是下回要出场的新角色吗?”

        手上的两张画稿,画的都是同样的两个人。

        其中一张稿子上,小姑娘拉着男人的领带,霸气侧漏地吻了上去。

        另一张,小姑娘踩着男人的皮鞋,依旧霸气地吻了上去。

        木眠老师跟着看了会儿,幽幽回:“不是,是我在模拟演练。”

        最后四个字念得一字一顿的,显然怨念深重。

        那天林棉在会所洒了两回酒,等吃完饭,阙清言开车把她送回了公寓。

        她走前只来得及跟阙敏一行人打了声招呼,还没有解释住在同一公寓的事。阙敏心里默认两人已经同居,笑得一脸意味深长,走前还殷切地留了林棉的电话。

        车里,林棉思忖片刻,还是问了:“我和您不住在一起的事……不向他们解释,可以吗?会不会对您不好?”

        阙清言开着车,闻言开口:“这件事我会给阙敏打电话解释清楚。”一顿,又道,“她不是乱说话的人,不用太担心。”

        “不是的,我不是在担心我自己。”林棉小声补充,“……我是怕您会介意。”

        她没好意思说,出于自己心里那点隐秘龌龊的小心思,就在刚刚阙敏误会他们在一起时,她居然不是那么快想澄清。

        林棉红着脸暗暗腹诽,她实在太没脸没皮了。

        想到刚才那个失之交臂的吻,林棉又悔得想挠车窗玻璃了。她偏过头,借着车窗倒影,看到了主驾驶座开着车的阙清言,他正注意着路况,眉目如画,在车窗上倒映出英隽深刻的侧脸来。

        林棉红着耳尖,悄悄地伸手,在车窗倒影上,用指尖摩挲了下他的唇,又迅速地缩回了手。

        “衣服……”林棉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道,“衣服我还穿着,等我回去把衣服洗干净了,明天就来还您。”

        她之前的裙子洒了酒,身上的衣服还是借的阙敏的。

        “衣服不用这两天就还。”阙清言顿了顿,道,“过几天我在S市有讲座,不会在公寓。”

        这几天他都不在了……

        林棉抿唇:“您……什么时候走?”

        “今晚。”阙清言察觉到她的迟疑,随口问,“怎么了?”

        他今晚的航班,那中午还把她带去会所吃饭,现在还送她回公寓……要耽搁不少整理行李的时间。

        林棉突然发现,她虽然特别特别喜欢阙清言,但对于他的工作和生活安排却一概不知,显然处在一个摸黑的状态,有时候甚至还不如徐逐知道得多。

        她想挤进他的生活,光暗示明示都不够,必须……必须要找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

        林棉心里没来由地有些慌,愣了几秒,突然低声问:“我可以追您吗?”

        “……”

        车开过减震带,在红灯前缓缓停了下来。

        借着等红灯的空隙,阙清言侧过脸看向林棉,眉眼被光线勾镀上一道矜敛的轮廓,黑眸沉沉,没有接话。

        林棉对上他的目光,准备好的解释瞬间卡了壳:“我,我不会追人,也是第一次追您。”

        “所以很多事都不懂,”她简直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一段话用尽了这辈子的厚脸皮,不死心道,“有时候我不懂怎么追您的时候,您可不可以像……像中午那样……教我?”

        中午阙清言只是言语教她,要是真的行动上……

        林棉想象了下场景,觉得自己马上就能心动过速被送进医院了。

        追人能追得这么狗胆包天理直气壮的,木眠老师是古往今来第一个。

        阙清言听完这番话,捏了捏眉心,低眼一笑。

        那天生日宴上阙敏问他,从哪里捡来这么个宝贝。

        还真的是个……

        “你要追我,还想我教你怎么追。”阙清言顿声,淡然问她,“林棉,谁给你的胆子?”

        这句问话到了他这里,被压低了尾音,没有质问的严厉语气,倒是像简单的疑问,在林棉听起来,无端勾出几分禁欲撩人来。

        她脸上一热,乖巧回:“……您,您啊。”声音压得太小,也不知道对方听见没有。

        此刻红灯结束,阙清言打了个转向,驶入回市内的路线。

        林棉还在等他的回答,蜷着指尖,惴惴地出声问:“不可以吗?”

        要是别人对阙少说这样的话,早就被甩冷脸扔下车了。

        阙清言修长的手指叩在方向盘上,看了眼时间。

        他沉吟回:“等回来再说。”

        因为阙清言这句话,林棉这几天过得都异常煎熬。

        以至于在接受杂志采访的时候,还处于心不在焉的走神状态。

        阙清言没有当即回复她,是觉得她追他的决心没有那么强烈,所以在考验她吗?

        不然……不然为什么晾着她?

        “……下一个问题,”编辑微笑,“那么想问一下,作为畅销少女漫画家,老师你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吗?比如关桃老师平时就喜欢去风情小镇旅游……”

        林棉:“看惊悚恐怖电影。”

        “……”编辑保持微笑,转向举着录音笔的助理,“这一段别记,文字记录的时候改成看肥皂剧,看小清新文艺片,除了恐怖片,其他什么都可以。”

        如果阙清言回来以后,直接拒绝了她怎么办?

        “老师你的漫画已经是畅销作品,那么在成功以前,有过什么让你觉得遗憾的事情吗?”

        林棉:“没能长到一米八八。”

        当时要是……要是再高一点就能亲到了。

        “木眠老师,”编辑的笑容维持不下去了,由衷问,“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干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林棉回过神,问:“什么?”

        编辑看着她那双清纯无害的漂亮杏眸,把一句“想揍你”咽了回去,继续下一个问题:“能画出动人的少女漫是很耗灵感的,那么老师你平时创作的灵感是来源于哪里呢?”

        就在编辑下意识地觉得会从木眠老师嘴里蹦出“天赋”两个字时,林棉思虑片刻,反问:“到时候这些都会登刊吗?”

        编辑点头:“基本会的。”

        林棉想好了话,揉了揉脸,开始回答刚才的问题:“是因为一个人……”

        最后拍采访照的时候,林棉不是戴着口罩拍的。

        木眠老师第一次以真容露面,编辑激动地抓着摄影助理来来回回凹了数十个造型,把在工作室里画稿的木眠拍出了唯美大片感,就差没出一套写真集了。

        临走前,林棉又难得开口问编辑预定了样本。

        “杂志出刊以后我肯定会寄一本过来的,”编辑多问了句,“老师你是想看照片吗?不然我单独洗一份出来,到时候一起寄给你。”

        “不用了。”

        林棉看着墙上新贴上去的手稿,轻咬着压感笔,默默想。

        她是想……把杂志给一个人。

        这周K大的国际经济法课,阙教授出外差讲座,来代课的是手下带的博士生。

        林棉每天例行下楼跑圈,跟周围巡逻的安保混了个脸熟,虽然知道阙清言还没回来,但还是抱着碰运气的小侥幸来上了课。

        没有阙教授,阶梯教室趴着睡倒一片学生。一旁的许彤撑到一半,神情涣散地痛苦道:“棉棉姐,我先睡一步啊。”

        林棉的睡眠依赖症的对象显然只有阙清言,这会儿讲台上换了人,她清醒得还能帮许小彤记笔记。

        记到一半,林棉搁下了笔。她摸出包里的手机,划开屏幕,慢慢戳开微信。

        阙清言的微信头像没有变过,动态一片空白,两人上一次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她发的那条上。

        在每个社交平台上,他好像一直都像这样低调内敛。

        就在不久前,林棉意识到她似乎没有深入了解过阙清言后,偷摸着去查了他的Facebook。

        他在英国留学的那几年,多多少少会用Facebook,上面寥寥几条动态,每一条下都有几百近千条留言。

        留言的有同校人,也有陌生人,多数都是形形色|色的女人。

        林棉浏览完那些或暧昧或露骨的搭讪,心里脑补的小剧场已经把手帕给咬出了虎牙印。

        好在阙清言对于这些搭讪,从来没有回复过。

        不对……

        这有什么可开心的?

        他不回复别人,八成也不会回复她。

        等过两天阙清言回来以后,说不定就会用冷感低沉的声音无情地告诉她:“我不接受你追我。”

        “……”

        林棉脑袋磕在笔杆上,要被自己的脑补给惨哭了。

        惨完一节课,林棉和许彤打了声招呼,决定暂停脑补,还是回公寓赶稿比较现实。

        出了教学楼,沿着林荫道走到一半,林棉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同学!”男生急得叫住她,“等一等!”

        林棉循声回头,出声叫住她的是之前那个小男生。

        “……”

        怎么又双叒叕是他??

        林棉默了默,客气地开口:“……学长,是真的不用还伞了。”

        男生追上来,闻言喘了口气道:“我不是想还伞,我是想问……”他脸上腼腆的红着,停顿一下才继续,“你是木眠吗?”

        他问的猝不及防,林棉愣住了:“啊?”

        “我前天在网上看到照片了,”男生解释,“当时我第一眼看到就觉得跟你很像,越看越觉得你就是木眠,我没想到你就是她。”

        林棉艰难道:“我……”

        “我以前不知道你就是木眠,怪不得之前会在T市的签售会上碰到你。”男生是纯粹的激动,言之殷殷,“你应该不是K大的学生吧?是来听课找创作灵感吗?抱歉我之前还叫你学妹——”

        本来林棉还想下意识地否认,但对方似乎已经笃定了她就是木眠,似乎还有进一步跟她探讨漫画的意向。

        林棉突然想起,眼前这位小男生好像还蹲在自己挖的恐怖漫大坑里。

        这么一想,瞬间觉得自己的人身安危难保。

        刚才她在课上戳开微信的时候,编辑好像也给她发了信息,当时她在出神想别的事,没仔细看。

        发的什么来着?

        林棉后知后觉地打开微信,补看了一眼。

        编辑:【老师,我把你的采访图提前放在官微上宣传了,留言涨了好几倍,惊不惊喜?】

        林棉:“……”

        人生真是处处充满惊喜……啊……

        然而最惊喜的还没到,林棉硬是被男生拉着聊了十分钟的漫画后续剧情,抽空抬眼一看,林荫道转角处正走来一行人。

        林棉睁大眼,目光定在了中间的男人身上。

        阙清言下午刚到不久,院系里还有一个会要开,他出了航站楼,直接开车回了学校。

        “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教授的。”男生跟着林棉望过去,也发现了迎面走来的阙清言,低声愕然道,“阙教授?”怎么说谁就来谁?

        宽阔的林荫道上没什么人,阙清言一眼就看到了杵在路边的林棉。

        林棉看他偏头和身旁的教授说了句话,接着抬眸看她,脱离人群径直走了过来。

        接近一周没见面,看着那道颀长挺拔的熟悉身影,林棉克制住自己的心跳,拼命忍着才没人前失态地扑上去。

        等人走近了,林棉小声叫他:“阙教授。”

        阙清言应声,问:“来上课吗?”

        “我们刚下课,在这逛呢。”男生笑着插话,恭敬地打招呼,“阙教授好。”

        阙清言注意到一旁还有人,目光扫过男生,神情微顿,像是不经意问:“跟朋友一起来上课?”

        男生点头接话:“我们是同学,一起上您的国际经济法课的。”说完热情而亲昵地看林棉,补了句,“是吧?”

        “……”

        不是!!!

        我们没有那么熟啊小同学!!!

        林棉真的要哭了。

        阙清言还有会要开,走之前林棉眨着水汪汪惨兮兮的眼睛目送他,揣着几百句想跟他说的话,简直是望眼欲穿。

        男生刚在教授面前帮自己的偶像兼暗恋对象打了掩护,谦虚道:“不客气。”

        “我……”

        林棉艰难道:“……那我谢谢你。”

        当晚吃过饭,林棉抱着靠枕在地毯上滚了三个来回,持续了十分钟的心理拉锯战,最终暂停了放到一半的电影。

        阙清言回来了,就在楼上。

        ……楼上的楼上。

        阙敏的衣服已经洗完晾干了,林棉叠好放在衣物袋中,靠着衣柜摸了摸雀跃蹦跶的心跳。

        三分钟后,林棉乘电梯来到十楼,无比紧张地摁了门铃。

        阙清言刚开门,垂眸对上了她的目光。

        “我来还……”林棉磕巴,“还衣服……”

        只是还衣服的话,还了就没理由跟他说话了。

        衣服袋子递到一半,林棉又收了回去,乖乖地把袋子贴胸口抱好,又不打算给他了。

        沉默几秒,她别开脸,抿唇说了实话:“我其实不是来还衣服的。”

        “我刚才看了恐怖片,有一点怕。”林棉的耳廓慢慢红起来,声弱着说,“所以我想见您。”

        作者有话要说:

        《悲恸!为了一个野男人,ta竟惨遭抛弃厌憎……具体内容敬请收看节目“一张恐怖电影碟的独白”,贺岁大片,即将上映,不要期待》

        关于看到评论区小天使说阙教授不主动这件事,我必须为阙教授正名!他以后主动起来不是人!不是人啊!请大家务必珍惜林小棉现在短暂的皮孩时间(x

        PS谢谢小天使们的雷和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