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27章

第27章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林棉对着车窗外的街景看了会儿。

        窗外,深秋的梧桐萧萧瑟瑟,看景还没有人好看,她又默默把视线扭了回来。

        从餐厅出来后,阙清言接到个电话,此时他正戴着蓝牙耳机在通话。林棉正襟端坐,自觉地没去打扰他,出于好奇,支着耳朵听了两句。

        多数时候是打来电话的人在讲话。阙清言偶尔开口,谈话内容涉及专业领域的名词,林棉听不懂,只能当字面意思来理解,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声音上。

        阙清言的声音沉稳好听,不压着笑的时候,带着冷感的质地,像泡在碎冰玻璃杯里的薄荷。

        他最近是真的很忙。

        林棉在脑海中恍惚总结了一句,听着听着,就有点……犯困。

        这么久以来,林棉对自己的睡眠依赖症有了深刻的认知。

        她不是对阙清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犯困,只是一旦他的话不是对自己说的,时间一长,她就非常,非常容易困。

        林棉感觉到自己清醒兴奋了好几天的大脑开始迷顿,困意汹涌袭来,还没打哈欠,眼睛就已经湿漉漉地蒙上了一层水汽。

        林棉转过脑袋,把额头磕在冰凉的车窗上,深吸一口气。

        好不容易能有独处的机会,不能睡不能睡不能睡。

        她本来还想等阙清言打完电话,再找话题跟他聊天的。

        林棉实在困得迷迷糊糊,捂耳朵不合适,又不好这时候找耳机出来听音乐,做什么都可能会被阙清言误会她是在嫌他打电话吵……

        片刻后,林棉闭着眼用额头抵着车窗,强撑精神,决定做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

        “……可以申请提交,”对方声音焦急地确认了几句,阙清言的声音淡然,“如果重新提交证据,我会在已有的证据基础上修改辩护提纲。”

        阙清言的声音很低沉,林棉当起了人形复读机,用更低更微不可闻的声音复述了遍他的话。

        “不用寄给我,下周的开庭,我需要你带齐所有的证据原件。”

        好像是不困一点了。

        林棉模糊地小声继续:“带齐所有的证据原件……”

        “鉴定申请明天我会一并提交。”

        “……一并提交。”

        车在红灯前缓缓停下来,阙清言刚好挂电话。

        他摘掉耳机,侧过脸看了一眼。坐在副驾上的林棉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缩到了靠窗的角落里,侧背过身,额头微微挨着玻璃窗,乌黑的长发乖顺地散在颈后,露出一点白皙的耳朵尖来。

        阙清言收回目光,开高了车载空调的温度,开口问:“很困吗?”

        没有电话的声音,车内很安静,能清晰地听见林棉回:“很困吗。”

        阙清言动作微顿。

        林棉的意识在半清醒间徘徊,又听他平静道:“下周我可能会比较忙,在公寓里不一定能见到我。”

        没过多久,林棉复读:“不一定能见到我……”

        “……”这回阙清言的声音里带了些笑意,顿了顿才道,“可以给我打电话。”

        林棉下意识:“可以给我打电话。”

        说完后,终于意识到不太对了。

        他好像是在跟自己说话。林棉的困意顿时消散不见,她睁开眼,忙转过身去看阙清言,迅速在脑海中回忆了遍刚才的对话,磕巴着解释道:“我,我刚才是……”

        红灯结束,阙清言手指叩在方向盘上,接过话:“什么时间会有空?”

        见林棉茫然,他神色不变,声音低下来:“不是说让我给你打电话吗?”

        “……”林棉没缓过来,红着脸反射性回,“什么时候都……有空的。”

        说完,林棉揉着脸艰难回忆。

        怎么突然成了他给她打电话了?

        阙清言说忙,就真的忙到不见人影,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林棉都没在公寓里再见过他。

        工作间里,林棉搁下压感笔,对着手机拨号思忖了五分钟,还是没去打扰阙清言,只是给徐逐发了条微信。

        片刻后,徐逐回复:【我老板最近忙开庭神龙不见尾,没地方找人。怎么,你又找他有事啊?】

        林棉直白道:【我想送花。】

        接下来的几分钟,徐逐震惊地接连回复了一长串的问号过来刷了屏。

        鲜花速递的送花员已经连着三天没把花送到正主手上了,到第三天的时候,送花员无奈之下给林棉这个客户打了个电话,忧心忡忡:“林小姐,你要送花的这位阙先生他不在家,电话也打不通。”

        这位是订了三个月业务的大客户,送花员很敬业:“要不我再等个时间过来吧,请问阙先生一般什么时候会回来?”

        “不用了,”林棉道了谢,提议,“那麻烦你下两层楼,把花送去八楼吧。”

        送花员惊喜:“原来阙先生改住八楼了?”

        林棉惆怅道:“不是,我住在八楼。”

        送花员:“……”

        花送不了,情书还是可以塞的。

        为表追人诚意,即使知道这几天阙清言都不在公寓,林棉还是雷打不动地乘电梯来到十楼,把重新润色删改好的情书拿着——

        悄悄咪咪地塞了进去。

        情书的信封很薄,很容易就能顺着门缝塞进去。

        塞完情书,林棉想,以前她写的情书多达几十封,照这样每天七八封的速度塞下去,等阙清言忙回来以后,差不多正好能塞完。

        到目前为止,她塞的情书都是通常意义上的情书,内容是讨人欢心的夸赞和情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她留了一封最重要的情书,想亲自当面给阙清言。

        那封里写了她从遇见阙清言到多年后重见的心路历程,藏着满满的少女心事。

        林棉心说,他应该还不知道……她其实很早就想追他了。

        翌日清晨,送花员惯常把花送到了八楼。

        一连几天,林棉都收到了自己送的花,客厅餐桌上的花瓶新添了两个,已经没有多余的瓶子能插花了。

        自己订的花,哭着都要供起来。她抱着花束思忖了片刻,来到工作间,清空了一个笔筒,临时把花插在了笔筒里。

        送花的时间是早上八点,以往的这个时候,彻夜赶稿的木眠老师正睡下没多久。

        林棉此刻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边揉眼边往卧室里挪,在床边踢掉拖鞋,默默地把整个人重新埋进舒软的被窝里。

        没埋多久,被随手扔在角落里的手机嗡声震动了起来。

        “……”林棉垂死挣扎几秒,艰难地扒着被子伸出手,在床头摸索半晌,接了起来,“喂?”

        柏佳依听到她软着鼻音的声音,问:“棉宝,你还在睡吗?”

        “嗯……”

        柏佳依知道她困起来谁都拦不住,肯定要挂电话,忙道:“先别挂先别挂。”

        林棉一点点把蒙在脸上的枕头拽下来:“怎么了?”

        “棉宝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柏大小姐听起来心情很好,“陪我去一趟辰宴俱乐部吧?”

        “嗯?”

        “捉奸。”

        捉的是和柏佳依联姻的那位沈公子。

        两个月前柏佳依和沈公子因为两家联姻结婚,沈公子风流成性,婚后还丝毫不收敛,柏佳依硬是在蜜月期间被气了回来。回国后,柏佳依闹过一段时间的离婚,还因此被柏父禁足过。

        柏佳依执意要离婚,雇了私人侦探去挖沈公子的底,但渣男在国内实在遮掩得太好,侦探只能打听到一些没边没影的小道消息,拿不到证据。

        听说今晚沈公子跟狐朋狗友在私人俱乐部开趴,不管能不能捉到奸,柏佳依肯定是要去一趟的。

        林棉听完,清醒得差不多了,想了想,郑重道:“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拍到角度最好的照片。”说完又小声补了句,“高清无|码的。”

        柏佳依:“……”

        当天晚上,林棉陪柏佳依去了趟辰宴俱乐部。

        俱乐部是私人会员制,柏大小姐以前玩得开,也是俱乐部的会员,一路上两人畅通无阻地进了内部,上了楼。

        这里对会员的个人信息绝对保密,侍应生怎么都不肯透露沈公子的包厢,柏佳依脾气一上来,一间间包厢地毯式搜寻过去,怎么都拦不住。

        侍应生点头哈腰的,想拦又不敢拦,赔笑劝:“柏小姐,你还是别找了,再这么找下去,到时候安保要来赶人了……”

        正说着,柏佳依推开一间包厢,顿了顿神,直接进去了。

        林棉循声看了眼,从外看去,正推开的墨色玻璃门内灯色昏暗,旖旎魅惑的彩光摇曳,纷杂的音乐声随之扑面而来。

        以前她几乎不来这种风月场所,但对这种场合并不陌生,进了门以后能看到什么,她还是知道的。

        林棉犹豫一瞬,跟了进去。

        包厢里,沈公子今晚和朋友开趴,叫了几个性感妖娆的女人在酒池边跳舞,还请了位小明星作陪,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联姻的新婚妻子会找上门来闹场。

        柏佳依本来只是想捉个奸当证据,但在看到怀里搂着小明星的沈公子后,还是没忍住脾气。接下来的场景一片混乱,最后还是侍应生带着一群安保进来,强制叫了停。

        接到电话的时候,林棉刚出俱乐部。

        柏佳依去取车了,沈公子搂着哭哭啼啼的小明星出来,在门口只看见了林棉。

        “你是林棉吧?”沈公子低头对着小明星安慰了两句,走近搭话道,“我记得我和佳佳的订婚宴上,你也在场。”

        沈公子打量了眼林棉,心道,看着挺清纯无害的,刚才拉偏架的时候倒是一点也不含糊。

        林棉本来就没有理他的意思,她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眼眸一点点亮了起来。

        电话是阙清言打来的。

        还没等对方进一步搭话,林棉迅速抬眼瞥过沈公子,明显皱了下眉,露出个可谓是嫌弃的神情,拿着手机离他远了点。

        沈公子:“……”他有这么可怕吗?

        这是阙清言第一次给她打电话。

        听到耳畔传来低沉悦耳的一声“喂”,林棉不受控地耳热了起来,心里沉寂了几天的小跳羚开始雀跃蹦跶,小声叫他:“阙清言。”

        电话那头,阙清言合上卷宗,捏了捏眉心,起身倒咖啡,应声问:“吃过饭了吗?”

        “吃了的。”林棉攒了几天的话想跟他说,手指尖摩挲了下手机,坦白道,“你不在的时候,我……往你门缝里塞东西了。”

        阙清言把咖啡杯搁在桌上,闻言敛眸一笑:“塞什么了?”

        “情书。”顿了一瞬,林棉红着脸强调,“追求者一号的情书。”

        之前林棉塞到布偶熊里送过来的情书,阙清言还没来得及看,他这几天住在酒店里,一直没回过公寓。

        阙清言随口问:“还塞了什么吗?”

        林棉摇摇头:“没有了。”

        她没好意思说,其实还想塞的,但门缝就这么点,除了信封别的也塞不进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隔着电话的原因,阙清言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要低缓,尾音勾着些朦胧的哑。林棉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近十点,他一直忙到现在,肯定很累了。

        于是林棉挣扎再挣扎,还是昧着良心憋了句:“我有点困……”

        “我想睡——”你。

        “觉了。”

        林棉还在为自己撒的谎而歉疚,就听阙清言平静问:“听我的声音,就这么困吗?”

        “……啊?”林棉反应过来,忙解释道,“不是的,我是觉得……你太累了。”她脸逐渐烧起来,不想让他误会,补了句,“你就算给我打一晚上的电话,我都不会困的。”

        阙清言微怔,他其实知道,本来也就是逗逗人,没想到她能这么直白,忍着说情话的害羞都要解释清楚。

        挂电话前,林棉踌躇片刻,戚戚然问:“可以等五秒钟再挂吗?”

        没等阙清言开口,林棉不要脸地当他默认了。

        下一秒,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很细小微软的声音。

        林棉顶着张红脸,对着手机轻轻亲了下。

        翌日一早,昨晚俱乐部的事上了小报新闻。

        新闻噱头很大,一行标题异常明显:《豪门联姻不幸,沈氏集团小公子左拥右抱俱乐部买醉》。

        附图是一张偷拍照,地点在俱乐部门口,上镜人有三位。

        沈公子,小明星……以及林棉。

        此前在俱乐部里,沈公子怕柏佳依事后去跟沈家几个长辈告状,一直没还手,衬衫扣子被扯崩了几颗,头发也凌乱不堪,照片上的形象非常颓靡,还搂着一位小红的明星。

        小明星从俱乐部出来以后就哭得梨花带雨的,偷拍的时候虽然戴着墨镜,但还是被认了出来。

        而一旁的林棉……林棉那时候刚和阙清言打完电话,脸色泛红,看得惹人遐想。

        左,拥,右,抱。

        林棉攥着鼠标:“………………”

        作者有话要说:

        代表组织感谢沈公子

        谢谢小天使们的雷和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