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33章

第33章

        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阙清言都没有再拿去卧室的话来逗林棉,也没读那一沓粉色信封的情书,只是随手抽了本书来念。

        书是英美法系的法律条文,又是未翻译的原文,林棉撑了没几分钟,睡熟了。

        阙清言放下书起身,关了煮到一半的咖啡机,拉上客厅落地窗的窗帘,在一片昏昧光色里,撑着沙发靠背俯身看了一眼。

        林棉睡觉的时候没什么小癖好,睡得很乖。暖橘色的眼罩遮住了她上半张脸,只露出鼻尖以下的部分,唇色殷红,更显肤白。

        阙清言垂眸从她白皙的脸侧扫过,回想了下脸红起来该是什么样子。

        这几天林棉向他索要晚安吻,来他这里补午觉,提要求画写真……等到他真正做出回应的时候,她又见好就收地缩回去了。

        阙清言原本以为这是林棉黏着他亲昵他的表现,现在分析下来,可能是一种不安定状态下的患得患失。

        像只储粮过冬的小仓鼠,总忍不住要去反复确认粮仓里到底有没有过冬的粟米。

        林棉还不适应他在追她。或者可以这样说,她潜意识里还不相信他在追她,总觉得她自己还是那个主动得比较多的一方,所以才时常来确认一遍,等到获得他的主动以后,才又重新适应一点。

        桌案上的手机嗡声震动起来,阙清言走回桌前,拿起手机进主卧,接了电话。

        “我还是今天跟人喝下午茶的时候才知道的,听人说你在追人?”阙敏诧异,迟疑问,“是棉棉吗?不是说已经在一起了吗?”

        “嗯。”阙敏知道阙清言不喜欢别人打听他的私事,尤其是感情方面,但没想到这次他不但应声了,还平静地补了句,“还没追到。”

        “棉宝,既然阙清言说要追你,那你就让他追。”柏佳依给林棉当军师,“我们出息一点儿,好不容易有机会让他来追你,千万别回应得太主动。”

        柏佳依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几天听到的闲言碎语。

        名媛圈里不知道谁传出来的,说阙少也就是随便追追人,其实早就能追到的,但对方太过装模作样,欲擒故纵玩得很好,这才到现在还没追到。

        还有人传,说阙少追人也没上心,最多几天热度,长久不了。

        听得脾气差的柏大小姐憋着一股气,当即就打了电话过来,继续道:“你喜欢阙清言这么久,现在好不容易换他来追你,当然答应得越晚越好。”

        柏佳依心道,要是阙清言对棉宝真是几天热度,到时候追到一半不追了,那晚答应也正好有个心理准备。要是阙清言是认真追求的……棉宝之前喜欢他这么多年,晚答应他几天又怎么了?

        接到电话的时候,林棉正打算出门吃饭。阙清言上周问她这周末有没有空,今晚一起吃晚餐。

        林棉关掉电脑,听着电话往工作间外走,思忖半晌回:“我要是故意拖着他,他真的不追了怎么办?”顿了顿,她低声补了句,“我知道追人的时候没有回应是什么感觉……”

        林棉不想自己难受过,也要让对方经历一遍这种难受。

        柏佳依听得心里突然酸软了下。

        林家落败,可林棉从小是被林母捧在手心里宠的,虽然没养成吃不起苦的娇惯性格,但至少也没受过什么大挫折。像以前这样不顾难受不计结果地追人,是第一回。

        现在多年渴求终于得到回应,狂喜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端得住?

        柏佳依心疼道:“棉宝你现在就答应他吧。”

        “我也想的,”她巴不得第一时间就答应阙清言。林棉这次的声音更低了,带着点真心实意的惆怅,“可阙清言说,让我不要那么快答应他。”

        平白无故被秀了一脸恩爱的柏大小姐:“……”

        柏佳依忿然,早知道这是两个人之间的**游戏,她就不打这个电话来找罪受了。

        另一边,阙敏正和几位太太小姐购物完,找了个私人茶馆喝下午茶。

        趁着侍应生端甜点的间隙,有人不经意地问:“我听说,清言最近在追人?”

        “有吗?”一旁的人搭话,“应该早追到了吧。”

        在场有看过新闻的人知道对方是林棉,也有不知道的,但私下里八卦的时候态度一致,都觉得阙少追人就是走个形式,怎么可能追不到。所以这次当面跟阙敏提起来,也有点想证实八卦的意思。

        “还没追到呢,”阙敏放下茶杯,笑意盈盈的,“哪有那么容易?人家小姑娘还没有答应的意思,离追到还远着呢。”

        “他是真喜欢上了。”在此之前,阙敏早和阙清言对过词,顺势叹口气又道,“昨天还和我说,今晚订了旋转餐厅的位子想请小姑娘去,也不知道人家答应不答应。”

        三两句话,把阙清言定成了执着的追求者一方,还是追爱未得的苦情形象。

        几人都没想到事实真是这样,闻言对视一眼,半晌有人勉强笑道:“这样啊。”

        当晚八卦四起,说是阙家少爷为一个小姑娘彻底栽进去了,还订了市中心旋转餐厅观景台的位子,但左等右等,对方就是不来。

        阙家声名显赫,阙少又年轻有为,还真有人两样都看不上的。有人感叹:“真狠心啊。”

        与此同时,狠心的当事人和柏佳依通完电话,下楼的时候,阙清言已经等在了公寓楼下。

        林棉压着心跳回想了遍,心说,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单独请她吃饭。

        由于意义重大,林棉刻意多看了会儿,打算等吃完饭回公寓以后打草稿画下来,找个时间把这些零散的草稿装订成册,留着作纪念。

        等多看两眼后林棉才发现,阙清言今天穿得很正式。

        他一身的西装革履,剪裁合衬的设计将身形衬得更挺拔颀长,还……打了领带。阙清言替林棉开了副驾的门,见她愣神,垂眸问:“怎么了?”

        眼前的车不是之前阙清言开的那一款,车漆很新,像是刚提车不久。林棉坐进去,抬眼找话题:“你换车了吗?”

        阙清言撑着林棉身后的椅背,俯身下来帮她系安全带,应了一声,随口问:“喜欢吗?”

        “……”隔着咫尺的距离,林棉早忘了刚才问的什么了,半晌才努力从他脸上别开眼,“喜欢的。”

        至于喜欢车还是喜欢人……

        两人第一次正式吃饭,林棉在出门前就默念了三遍冷静,暗忖着一定要表现得自然点。毕竟她情场理论经验丰富,情绪不能总被阙清言带着走,不能脸红,不能磕巴,不然像什么样子……

        但是下一刻,阙清言帮她系完安全带后没有退出去,反而扫过她闪烁的眼神,淡然问了句:

        “喜欢怎么不看我?”顿了顿,他压了笑意,声音低缓地解释,“我只是系个安全带。”一顿,又道,“现在我是你的追求者,未经你的允许,不会对你做些不尊重的事。”

        林棉还在消化上一句话,阙清言补了句:“我是对你——”

        光风霁月的阙清言沉吟一瞬,用了“意图不轨”四个字,一笑继续:“但是我现在还能克制得住,所以不要太担心。”

        他这一番话,林棉不受控地想到了上一次阙清言扣住安全带吻过来的那一幕,又把“意图不轨”四个字在脑海中循环播放了几遍……

        很快地,林棉脸红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应了一声。

        趁着阙清言开主驾驶门的空档,林棉一脑袋磕在车窗玻璃上,羞愤心说,她就快克制不住了!!

        旋转餐厅坐落在市中心的酒店顶层,观景视野最好的位置每晚只接受一次预订。餐厅四面都是透亮的落地窗,往下能看到车水马龙的夜景,国贸大厦的灯影在夜色中半隐半现。

        侍应生拿了酒单过来,林棉刚想婉拒,就听阙清言道:“你要是想喝,可以喝一点酒,不用顾虑我。”

        他没说得太明白,但林棉听出了潜台词。

        即使她喝醉,阙清言也不会对她做什么越轨的事。

        “不是的,”林棉耳朵渐渐热了起来,艰难坦白,小声道,“我酒品不好……怕喝醉了以后,会对你做些什么。”

        阙清言淡然地“嗯”了声,抬眸看她,平静问:“做些什么?”

        还拿着酒单的侍应生选择性装聋。

        “做……”

        木眠老师内心循环了无数个少女漫不可说的小剧场,心说,还能做什么啊啊啊……

        还当着别人的面,林棉不想脸红给侍应生看,在脸还没烧起来之前,装着冷静,迅速地点了瓶红酒。

        餐厅里的灯光很暗,方便客人能看清窗外的夜景,等到林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后,周围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很快地,最后一桌的客人离开,餐厅里再也没有新客人进来用餐。

        “阙先生今晚订了所有的位子,”侍应生把酒端过来,又躬身递了个礼盒,微笑道,“这是我们餐厅送的小礼物,祝您用餐愉快。”

        阙清言订了所有的位子。

        他正式地订了餐厅,穿了正装,邀她过来吃一顿饭。

        林棉心跳如擂鼓,非常没出息地想,原来被人追……是这种感觉。

        “阙清言,”思忖片刻,林棉轻轻放下叉子,抬眼低声问,“你什么时候才能答应我啊?”

        听语气,还带了些委屈。

        “……”阙清言失笑,“是我在追你,怎么变成我答应你了?”

        “我想现在就接受,好不好?”林棉不想再提追人辛苦的事,怕他以为她在翻旧账卖惨,只是斟酌回,“反正到最后……”她也肯定会接受他的。

        话说到一半,阙清言的手机突然震动一瞬,显示收到一条简讯。

        阙清言没看手机,林棉却止住了声,不再说了。

        刚才说那一番话,她已经用了很大的勇气。

        林棉的自尊和教养一直都在告诉她,有些话由一个女孩子来说并不合适,可她在阙清言面前就是矜持不下去。

        柏佳依也说过,林棉和阙清言之间心理年龄差得大,在感情方面,林棉要想得简单直白得多。对方现在在追求她,而她也喜欢他,在一起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林棉红着脸想了想,如果真的在一起……还能做很多事情。

        话被打断,接下来的用餐时间,林棉也没再提了。

        ……

        吃过饭,阙清言开车把林棉送回了公寓。

        电梯停在八楼,后者一步三蹭地往门口走,门开到一半,突然想到还没说晚安。

        林棉刚回头,就发现阙清言出了电梯,正径直走到她面前。

        他神情淡然,眸色很深,难得蹙起长眉,垂了眸和她对视。

        “……”林棉看着他英隽的五官轮廓,莫名觉得有些紧张,“你……”

        “我从来没有觉得你答应我的追求是理所当然。”阙清言撑着林棉身后的门把,压下来看她。他声音沉缓,顿了片刻,道,“我不希望让别人觉得我追你只是走个过场,是种情感上的施舍。”

        林棉愣了愣。

        “我在很正式地追求你,你完全有拒绝我的权利。”她今晚喝了点酒,眼尾泛红,听人说话都要慢半拍。阙清言放慢语速,眉眼流露出笑意,“当然,从私心来说,我更希望你将来能接受我。”

        说完话,阙清言也没等林棉的反应,其实他还有一些话没说,但她现在这样,他再待一会儿,再自控也克制不下去。

        他替林棉开了门,退开一步让她进去:“早点睡。”

        下一刻,衬衫袖子被人攥住了。

        林棉抿唇道:“你……等一等。”

        几分钟后,林棉重新从房间里开门出来,手上拿了张纸递给阙清言。

        这是上回林棉去听他庭审的时候顺手画的,纸上画的是他。

        阙清言看了一眼,旁边还写着一整列的小字,满满的都是“不能睡”三个字。

        “……”怪不得庭审那次,他没见她睡过去。阙清言失笑,“这是什么?”

        “这是欠条。”林棉神情认真,小声回,“我追你的时候,你给我鼓励了……”她想到什么,一点点红了脸,“但是现在我暂时还没有别的礼物给你,先向你打个欠条,以后再补上。”

        阙清言仔细看了半晌,收了起来,平静问:“要不要回礼?”

        回礼……

        林棉喝了点酒,现在满脑子都是旖旎的小心思,一听他说要回礼,抑制不住地想到了点别的。

        一个晚安吻,一个拥抱,就算亲额头,都也……

        林棉没想完,手就被牵起来,冰凉方正的小巧物件被放在了手心。

        是一把车钥匙。

        今天他开的新车……

        阙清言垂眸看林棉,修长的指尖无意抚过她掌心温软的皮肤,停顿片刻,才松了手。

        林棉听到他开口:“送奢侈品车钥匙,旋转餐厅包场,近郊露营放烟花……”

        这是她追他的时候说过的话。

        阙清言敛神一笑:“这些都让我来。”

        “你不用……”消化半晌,林棉迟钝的大脑总算缓过来。她心里酸胀的感觉和别的情绪混成一团,想说的话出了口被吞了回去,改成了,“我过两天要出门签售,能不能……”

        林棉心跳得厉害,还轻轻地攥着阙清言的袖子没有放。

        以往她做这种事前,都要小心忐忑地征询他的同意,但今天突然不想问了。

        想做的事在脑海中滚了一遍,林棉闭了闭眼,松开了阙清言的袖口。

        他今天打了领带。

        下一刻,林棉横下心,伸手拉下对方的领带,顺势踮起脚。

        主动吻了下他的唇角。

        作者有话要说:

        撑住啊林小棉!!!

        谢谢小天使们的雷和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