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35章

第35章

        翌日,编辑排好签售会的行程,整理一遍手中的安排表,给林棉发了份邮件,顺便打了个电话过来。

        “连着签两天,可能会有点辛苦。这次嘉年华去的人多,明天社里会多安排两个助理跟着,主办方那边已经接洽好了。”编辑关掉电脑,一想到木眠老师对外身娇音软的欺骗性形象,不放心地多补了句,“现场还是戴个口罩吧。”

        林棉开了电话的免提,嘴里还叼着一袋牛奶,含混地应了一声。

        “粉丝太热情也不好,去年有粉丝扑上去亲关桃老师,那张表情包现在还在编辑部贴着当镇宅宝呢。”编辑闲聊了两句,听对方有些心不在焉,问,“老师你在忙吗?”

        对方声音更含糊:“放恭西。”

        编辑:“……”

        林棉终于从收纳箱底部翻出了盒子,把牛奶袋转移到手上,这回口齿清晰了:“放东西。”

        昨晚林棉巴巴地从阙清言那里讨来领带,她想了一早上要把领带放哪,想来想去找出了放珍藏蓝光碟的盒子,把领带卷好一起放了进去。

        蓝光碟封面的惊悚人像被黑色领带遮了一半,顿时显得有些滑稽。

        林棉丝毫不觉得自己侮辱了一张恐怖碟的尊严,心满意足地将盒子收好后,又重新叼回牛奶,挪到工作间的墙壁上看了一眼。

        墙上贴了张打印下来的工作安排表,是之前阙清言发给她的。

        他今天下午连着要给硕博生上课,上午会在办公室处理事务。

        安排表是原原本本彩印下来的,上午的安排事项旁边简明扼要地被标注了两个红字:

        不忙。

        签售会的时间赶得紧,林棉明天就得提前走,离开之前不忘转道去了趟K大。

        法学院教授的办公楼隐没在绿化阜盛的园区后,紧挨着法学院科研楼。林棉来过几回,轻车熟路地绕过小道往里走,顺便默默回忆了一遍。

        以往她来这里,不是被阙清言拎去受训就是去交检讨,这次堂而皇之不带任何负疚感来的,还是第一次。

        虽然这次她的目的也没有那么……堂而皇之。

        林棉路过科研楼,不经意看了眼,三三两两的学生正背着包从楼里出来,刚结束一场高强度的模拟法庭,一脸生无可恋的疲倦。

        林棉见状停在原地杵了会儿,在脑中迅速过了一遍阙清言的安排表。

        阙清言接的案子暂告一个阶段,接下来除却在学校上课带学生的时间,他还要开讲座,带课题,论文考核……

        总而言之,他可能要更忙。

        林棉把自己冒出来的那点旖旎小心思叠巴叠巴收了起来,退而求其次,惆怅地心说,她也不黏着他,说两句话就走。

        还没惆怅完,林棉半道就被人拦在了办公室的门廊外。

        “林棉?这么巧,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徐逐来送研究课题的材料,远远地就在老板门口看到了他这位老同学,惊诧之余还有点愕然,“又来找我老板啊?”

        林棉应了一声。

        徐逐多注意了一眼,发现林棉这回手上没带任何东西,估摸着她单纯就是来看人的。

        当初林棉旁敲侧击地向他打听过不少阙清言的事,徐逐还觉得对方是单纯地奔着人家的才华去听课的。

        徐逐和林棉大学时期就认识,那会儿后者为了漫画创作找灵感,时不时地会去旁听一些别的课,光徐逐自己的专业课,两人就碰到过不少次。所以一开始林棉问起阙清言,徐逐也没往心里去,顺手就分享了下自己导师的行程。

        后来……

        后来徐逐盯着林棉那条“我想送花”的微信回复愣成了个棒槌。

        送花也就算了,这次直接找上办公室来。

        按他老板的脾气,等会儿林棉该当面被说哭了。

        “你可能不知道,”徐逐打算把棒槌做到底,苦口婆心地劝,“以前我有个直系师妹,特别喜欢我老板,也是趁我老板不在,三天两头地过来送小礼物,还费心思自己织围巾送过来,你猜怎么样了?”

        最后的问句还带了点讲鬼故事的悬疑感。

        林棉神情复杂,顺着问:“怎么样了?”

        “有天她来送东西的时候,正好我老板在办公室,我老板说了句话,她进门一分钟就走了,哭着走的。”徐逐语气神秘,将悬疑感进行到底,“你想不想知道……”

        “……不想。”林棉听了半天,憋了句,“你先让我进去。”

        徐逐看在老同学的份上劝了两句,也没硬想拦着。他见林棉敲门的动作还没叩下去,停了动作,又放弃般地垂下来,搭着门把慢慢转过身。

        林棉抿了抿唇,看起来非常不情愿地低声问:“说了什么?”

        “修身明法。”徐逐补充,“我们院的院训。其实还有后半句,修身明法,勿忘初衷。”

        没说直接拒绝的话,而是轻描淡写地把自己摆在了师长的位置,留着后半句让人自己补全。留足余地,也给了台阶。

        林棉都能想象到阙清言说这话时的淡漠神情,思忖一瞬想,肯定跟他当初罚她写两万字的检讨时一模一样。

        “这样的例子多了去了,”徐逐耐心劝解,“都是失败案例,我老板他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岭之花,撬不动的。”

        徐逐急着送课题材料,没多在门口逗留,见林棉还在原地杵着,带着悲悯同情的眼神看了一眼,敲门进去了。

        ……

        办公室里,红木桌上整齐地码列着论文资料,阙清言正通着电话,

        “……那我去预约个时间。不过Quinn,其实我还跟你提过几次,也没见你答应要去。”电话另一边,程泽笑道,“难不成这次打马球也要带着小姑娘?”

        敲门声响起,阙清言简略提了两句,挂了电话:

        “进来。”

        徐逐就是进来交个材料的时间,见阙清言正忙,也没敢耽误,打了声招呼刚想离开,就见他这位老同学也跟了进来。

        “……”趁着阙清言还在低眼翻论文,徐逐拦住林棉,冲她挤眉弄眼,无声道,“你怎么还进来?”

        徐逐恨铁不成钢,心道,他都把话都说这么清楚了,等下林棉是还想演一场琼瑶式泪奔吗?

        想完又暗叹,他怎么会有这么任性固执的老同学?

        任性固执的林棉:“……”

        阙清言眼也没抬,淡然问:“还有事吗?”

        徐逐收回手,忙回:“没事了。”

        拦不住林棉,徐逐只得自己往外走,关门前操着一颗老父亲的心,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办公桌前,阙清言翻过一页纸,无意间抬眸,正好和眼前当静默雕像的林棉对视一眼。

        明天林棉要赶飞机去S市,阙清言没想到她会过来。他修长的指骨抵了抵眉廓,搁下笔起身,声音压了些笑意:“刚才怎么不出声?”

        “我看到你在忙……”林棉在办公桌对面的座位窝好,目光在对方身上没挪开,保证道,“我就在旁边看一会儿,不会出声的,不吵你。”

        “吃过饭了吗?”阙清言看了眼时间,补了句,“中午想吃什么?”

        他下午还有课,她不至于黏他到中午。林棉摇摇头,压下差点就要答应的雀跃感,不情不愿地善解人意道:“不吃了,我就是来看看你……等下就走了。”

        说完还真的抬眼,认真仔细地看了看阙清言。

        看完后,林棉在脑海里过了遍刚才徐逐的话,偏头试想了下,心说,如果她真是他的学生,肯定也会毫不犹豫地追求自己的教授。

        阙清言注意到林棉一系列的小动作,还没问,就听到她突然小声道:“阙清言。”

        他应了一声。

        “我到现在为止,没有多少追求者。”话题起得突兀,林棉深呼吸一口气,硬着头皮继续,回忆了遍自己的情感史,惴惴道,“可能有一些,四五个,但都不是很熟。”

        阙清言听她接下来开始认真回溯追求者的历史,隐去人名信息,挑了时间和进展提了一遍。

        林棉没有炫耀情史的意思。她铺垫了一长串,终于红着耳朵回到正题:“我已经把我的追求者告诉你了,以后你再有新的追求者……”她闭了闭眼,危机意识最终战胜羞耻心理,软声把话补全了,“能不能也告诉我一声?”

        阙清言听完,敛眸一笑,反问:“刚才你说的那些追求者里,也包括我在内吗?”

        “你不是追求者,”修身明法,勿忘初衷。林棉还在组织措辞,脑中突然闪过这一句,前不着语后不着调,鬼使神差地顺了下去,“你是……初衷。”

        话说出口,几乎是一句情话了。

        一时静默无声。

        林棉本来是想好好聊天的,没想到一见到阙清言就控制不住,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她懊恼地用指尖摩挲了下椅垫,乖乖闭了嘴,不说话了。

        阙清言听明白了,顿时失笑。

        还行。还知道拿院训来撩他。

        “学法有一项原则,在没有真正判定一个人有罪之前,一律视为无罪。叫无罪推定。”阙清言随手拿起桌上的手机,解了锁,隔了张桌子推给林棉,低缓道,“在你判定我到底有没有暧昧追求者前,是不是也应该先检验一下?”

        手机已经被解了锁屏,莹莹泛着光,停留在最原始界面。他的通讯记录,简讯信息,浏览内容……只要她想,这些都能被清楚翻到。

        林棉没想到阙清言会把这么私人的东西给自己,连忙收回目光,解释道:“我没有想知道这些,我就是想……”

        “我知道。”他接过话,停顿一瞬,平静道,“其实以心换心对你来说,太多此一举了。”

        为什么会多此一举?

        林棉听得有些茫然,抬眼看他。

        阙清言垂眸,眉眼沉然:“毕竟,我的已经在你那里了。”

        隔天,林棉跟着杂志社的几个助理一起登机,飞去了S市。

        嘉年华的活动持续整整一周,热度高涨不下。木眠和《糖心》杂志旗下几位签约漫画家的签售都被放在前两天,现场人头攒动,签售从下午两点持续到收场。

        第二天签售结束,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清场。林棉理了东西,正要带着助理离开,半途又被热情的粉丝给截住了。

        留下的粉丝们排了数个小时没排到,不舍得就这么走,纷纷围了上来。

        一旁的助理拦不住这么多粉丝,回头征询意见:“老师,还要签吗?”

        “嗯。”

        林棉留了片刻,打算重新从包里找笔,还没翻到签字笔,余光瞥见包里的手机正亮着屏幕,显示接到一个电话。

        连着签绘了两天,接电话的手都是抖的。林棉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了起来,将手机夹在肩颈处,边接通电话边签售,应了一声。

        停顿片刻,耳畔传来低沉悦耳的声音:“还在忙吗?”

        林棉签字的动作一顿,眼眸亮了亮,无比坦然地小声回:“不忙……”

        助理:“……”

        话音一落,正清场的工作人员路过,扬声道:“C区开始清场,请带好随身物品走通道离开……”说完看到边打电话边艰难签售的林棉,仗义执言了句,“那边几个,签售已经结束了,不要再围着签了,没看到人家忙着打电话吗?”

        林棉:“……”

        十几秒后,林棉划掉漫画本扉页上写的“阙”字,忍着脸红对粉丝道:“我让助理给你新换一本。”

        林棉压下心跳,努力回忆了遍。

        他……他刚才是不是笑了一声?

        剩下不到几个粉丝还在等着签售,阙清言没再开口。

        林棉没舍得挂电话,一心二用,忙碌间有人递了本漫画过来。

        “木眠,我真的特别喜欢你的漫画,也特别喜欢你。”男粉丝不好意思道,“能不能请你给我签一个‘我喜欢你’?”

        在场顿时一静。

        助理尴尬地打圆场:“签点儿别的吧,这个不行。”

        林棉还想开口,一旁的工作人员又道:“C区清场,无关人员请走通道离开——”

        这回安静了些,林棉总算能听清了。

        她愣怔一瞬,心说,电话那边好像也……

        旁边男粉丝还在等着签售,林棉拿着手机看了一圈,在不远处的易拉宝宣传图旁看到了人。

        阙清言不知道在那里等了多久。

        电话那头的声音平稳:“晚上想吃什么?”

        一旁男粉丝见木眠不说话,又道:“我其实我喜欢你有好几年了,你每一场签售我都来了,之前一直没跟你说上话。现在好不容易……”

        两人离得近,声音清晰地、一字不落地传到了电话另一侧。

        “……”林棉艰难道,“那个无罪推定……还适用吗?”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看蠢作者跪的姿势标准吗_(:з」∠)_

        谢谢小天使们的雷和营养液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