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39章

第39章

        电话里一时静默无声。

        林棉空出的手指尖还在捻搓手感舒适的地毯毛,憋着脸红没继续补救。她心里一阵比一阵紧张,侧过脸拿开手机看了眼,电话通着,还没挂。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羞耻是羞耻了点,但昵称这种事……早晚都要换的。

        林棉回想了遍刚才阙清言那声低压着笑意的“心肝儿”,把空口占来的便宜当糖吃,感觉心尖尖跟手上的地毯绒毛一样被挠了个遍,坚定了立场忍着没开口。

        这是坚持要听阙清言的反应了。

        难怪在机场那天林棉对他频频欲言又止,被问到的时候只是语讷脸红,其他的一句没提。阙清言暂时撇下原本打电话来的目的,沉吟片刻,问:“给我的备注是这个?”

        林棉声音微不可闻:“嗯……”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短暂的安静。

        就在林棉自己都躁得忍不住转移话题的时候,阙清言的声音又低缓地传了过来:“之前怎么不告诉我?”

        林棉想挠墙,这种昵称连她自己叫起来都觉得耻度过大,怎么可能让他知道?!!

        但显然她低估了对方的接受程度。阙清言拿起手机,神色平静地起身倒咖啡,继续问道:“想要我叫你什么?”

        顿了顿,淡然问:“棉棉?”

        林棉心脏猛地跳了下,捏紧了手机。

        片刻。

        阙清言敛神一笑,声音又低了些:“宝贝儿?”

        “……”

        林棉全身烫得能当**暖气片了。

        哪怕是说这么**意味的昵称,阙清言的声音也透着冷感,带了些禁欲般的冷静和清明。林棉捏着手机的指尖都在细微出汗,差点以为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

        “……”半晌,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声问,“等等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没等林棉从脸红心跳中跳脱出来,想要翻箱倒柜找录音笔时,电话那头又开了口。

        “不用录。”阙清言道,“这些话,你想什么时候听,我都可以说。”

        他知道她想录音……

        林棉停住动作,憋了半天,憋出一个“嗯”字。

        挂完电话后,**暖气片默默地从收纳箱里捡了张封面鬼影森森的影碟,默默地把脸贴在冰凉的碟片上平复了会儿。

        论三言两语的**,她和阙清言根本就不在同一水平上。

        许彤还靠在卧室门边上没走。她自从递完手机后就一直在听壁脚,此刻神色难掩兴奋:“棉棉姐,你有男朋友了?”

        “嗯。”林棉平复回来了,“许小彤,你不是还要复习吗?”

        许彤难得看见林棉脸红,新鲜感十足,权当没听见后半句:“怎么认识的?姐夫人怎么样?也在市里工作吗?长得帅不帅?”

        “……”林棉闻言抬眸看着自己的小表妹,神情忧郁,目露惆怅,轻声道,“他工作很辛苦,我们也很少见面,平时只能打电话。”

        许彤人生中不知道第几次被林棉清纯无害的认真模样骗到,随即脑补了一段苦情的异地恋,和一个为生活奔忙操劳的姐夫形象,不再戳林棉的痛点,忙闭嘴回了工作间。

        同一时间,办公室内,阙清言接起了电话。

        “别嫌我又打电话过来烦你。”另一边的阙宅,阙母宋冉华走出书房,笑道,“你爸说让我不要多管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还是不太放心,所以来多问几句。”

        就在几天前,刚结束度假回国的阙家父母从阙清言这里得知到了林棉的存在。

        在此之前,宋冉华其实已经听阙敏偶尔提起过这事,也听过不少传言,但阙家家风自由,这么多年来很少过问子女的感情私生活,阙家父母不欲多问,却没想到阙清言会主动提及。

        宋冉华了解自己儿子,既然都坦然把感情进展摊到明面上来说,就是准备往更深一步发展的。

        在林家还没跌出豪门的时候,宋冉华和林母阮丽淑有过一些交情,也曾经见过林棉。她对林棉还有点印象,记忆里是个乖巧讨喜的小姑娘,再加上听阙敏夸了不少好话,对这段感情倒是没有反对意见。

        但时隔多年,宋冉华确实没想到小姑娘现在已经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将来说不定可能会是自己的儿媳妇。

        下个月阙宅要办家宴,正好也能借此机会了解小姑娘。宋冉华不久前给阙清言打了个电话,提了提把林棉带回来的事,这会儿又补了个电话过来:

        “要是能把棉棉带过来,也可以在这里留宿几天,到时候另收拾个客房出来也行,直接住你的房间也行。”宋冉华道,“不过这些还要问人家的意思……刚才问了吗?棉棉怎么说的?”

        阙清言将咖啡杯搁在桌边,平稳道:“还没有问。”

        刚才他打电话给林棉,本来是想提家宴的事,但话题一时转移到了别的地方,也就还没来得及问。

        之前宋冉华好不容易说动儿子,却见他没有问的意思,打趣道:“舍不得带过来?怕我们欺负为难人家?”

        阙清言一笑,没多解释。

        “林家那边……丽淑疼女儿,要是把棉棉带过来,肯定要和丽淑知会一声。”

        宋冉华转念一想,又道:“对了,你们俩的事,让丽淑知道了吗?要是还没说,我找个时间去问问看。”

        “这些不用您来。”阙清言顿了顿,道,“我和阮太太已经约了时间见面。”

        把感情进展摊到明面上来是真的,但不会让旁人插手也是真的。

        “……约了见面?”宋冉华反应过来,“没让棉棉知道?”

        阙清言淡淡应声。

        宋冉华心道,自己丈夫在生意场上雷霆手腕,她这个儿子虽然没有从商,但在做事方面,这父子俩的脾性简直就是一脉承袭。

        一个人闷声不吭地就把事做全了。

        不算下午打电话的时间,林棉已经有四天没见到阙清言了。

        阙清言这几天忙得早出晚归,清晨就上门来的送花员好几次没能把花送给正主,习以为常地摁电梯下了两楼,把花转交给了她。

        卧室里,林棉放下整理到一半的电影谍,拿起手机,盯着阙清言的来电备注看了半晌,抿唇开始了第八遍对先前电话内容的回味。

        其实去学校找阙清言也不是不行,但林棉最近还在摸索恋人间的相处模式,不确定这种程度的黏人会不会……降低两人间的新鲜感。

        林棉在床边踢掉拖鞋,慢慢窝进床里,垂眸翻了翻手机相册。

        K大校内论坛上阙教授的偷拍照都能出一本完整写真集,很早之前被林棉一张不落地偷摸存了下来。此刻她从几百张偷拍照上一张张扫过去,挑了张角度清晰的脸部特写,设成手机壁纸。

        这张不是学生间流传的偷拍照,而是林棉自己拍的。

        有一次她上国际经济法的课,坐在后座,用手机相机放大了看阙清言,不小心偷拍了下来。

        那次还开了闪光灯……

        拍完就被他拎到办公室去……

        林棉及时中断回忆,选择性遗忘掉这张偷拍照背后的办公室受训环节,关了手机屏幕的自动锁定,心满意足地抱着手机埋进被窝午睡。

        门铃在响,许彤抱着沙拉碗从工作间出来,嘴里还塞着块哈密瓜,边开门边对着卧室打招呼:“棉棉姐,有——”

        看见眼前的男人,下半句被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

        林棉醒来的时候,卧室内静默无声,窗外的天色已经擦黑。

        手机屏幕还泛着莹莹白光,林棉边戳进微信边思忖。

        刚才半梦半醒间,好像谁给她发了信息过来,消息提示的震动音接连不断,但她那会儿实在太困了,就放着没——

        刚戳开聊天框,林棉被许彤发来的感叹号铺天盖地地怼了一脸。

        许彤:【棉棉姐,我姐夫是阙教授?!!!!!】

        许彤:【阙教授???!!!!!】

        ……

        林棉一连翻过数条许小彤失态的咆哮嘶吼,把聊天框拉到最后,一个小时前。

        许彤:【阙教授让我不要叫醒你。】

        许彤:【棉棉姐,我先走了。】

        “……”

        阙清言来过。

        愣怔一瞬,林棉连滚带爬地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脸就要下床。她也没顾得上穿拖鞋,手忙脚乱间带翻了地毯上的收纳箱,码列整齐的影碟跟着稀散了一地,闹出一阵不小的动静。

        片刻后,卧室门被轻叩了两声,熟悉的声音随之响起。

        “怎么了?”

        他还在。

        林棉心跳怦然加快,踩着地毯过去开了门。

        门外的阙清言还是西装革履的模样,身上带着清冽浅淡的茶香味,像是刚从什么正式的场合下来。林棉亮着眼眸,小声叫了声他的名字,问:“你刚开完会吗?”

        “去见了一个人。”阙清言垂眸看她,目光落在林棉白皙小巧的脚踝骨上,扫过裸|露的脚背,道,“怎么不穿拖鞋?”

        林棉也跟着低头看,不好意思地缩了下脚,压抑着雀跃道:“刚才太急着开门,忘穿了。”说完补了句,“你……等一下。”

        卧室内的地毯上散落了满地的电影谍,乱出了灾难片的废墟感,林棉踩着空隙到床边找拖鞋,低头穿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

        借着穿拖鞋的动作,林棉没忍住,把脑袋磕在膝盖上冷静了会儿。

        几天没见到阙清言,她心里脑补的重逢景象就算不唯美梦幻,也至少要带点旖旎暧昧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穿着睡衣,顶着乱发,不穿拖鞋,卧室里还一团乱……

        林棉越想越心梗,心里早就悔得泪流满面,刚想找话题来调节气氛,抬眼看了眼阙清言,顿住了。

        地毯上散开了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不久前她向阙清言要的那条领带,底下还存着蓝光电影谍。后者的目光在领带上扫过,停在碟片封面上。

        林棉跟着看了两眼,反应过来了。

        她刚才太兴奋,完全忘了自己卧室里堆的是……

        恐怖电影谍。

        时间还要回溯到很久以前,某个晚上,心怀不轨的木眠老师为了找借口见人,随口扯了个谎。

        原话是:

        ——“我刚才看了恐怖片,有一点怕。”

        林棉:“………………”

        哪个怕看恐怖片的人会在卧室里收藏一堆电影碟片,还把惊悚恐怖碟和恋人的领带珍藏在一起?!!

        恍惚间,这几天恶补的恋爱鸡汤走马灯般从林棉脑海中飞速略过,缓慢而清晰地浮现出了一条:

        热恋中的情侣忌讳事项TOP1:骗,人。

        “阙,阙清言……”林棉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管换不换睡衣了,她抬眼看向阙清言,一点点挪到门口,“我……”

        林棉没记错的话,就是那天晚上,阙清言答应让她追他了。

        自从许彤的事被发现后,别说事态严重的大谎了,就连怡情的小谎林棉都没打算在阙清言面前撒,那次完全是无意的。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为了亲近他不择手段?

        林棉还穿着单薄的睡衣,表情又心虚又懊恼,眼神闪躲地往影碟上看,正在组织措辞。阙清言随手解开西装外套,淡然应了声:“嗯?”

        林棉戚戚然:“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阙清言解了外套,俯身给林棉披上了,问:“骗我了什么?”

        “……”外套上还带着些残存的温热,林棉愣了愣神,手指尖下意识地抓住了身上的西装外套。

        “我的记忆力不算很差,记得那天晚上你说想见我。”阙清言敛神一笑,顿了顿,问,“是骗我的?”

        林棉和他对视半晌,红着耳朵摇头。

        阙清言在庭辩上领教过出口成谎的诡辩,足够判断普通的小谎小骗。何况像林棉这样无伤大雅的小借口,**的意味要更重一些。

        因此刚才他看到领带,不是在想这件事。

        下午阙清言去见阮丽淑,后者把茶杯端起又放下,蹙眉道:“我问起那个新闻的时候,棉棉跟我说,是她喜欢你,一厢情愿想追你。”

        林母疼女儿,从小到大没舍得让她受什么挫折,自从丈夫去世后,更是连句重话都没对女儿说过。除了九年前的那次。

        “当时雪下得多大,别墅区下面的盘山路都封道了。”阮丽淑目光落在精致的雕花瓷杯上,回忆,“我们和司机都找不到她,后来晚上的时候人才回来,不知道烧成什么样了。”

        “问她什么也不说,我还是去问佳佳才知道,她是专程去等人吃饭的。”

        阙家家世再好,阮丽淑对阙清言再满意,心里知道这事完全不能怪别人,但还是多补了句:“清言,棉棉被我护惯了,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到我这里说的话全在护你。”

        阙清言敛神沉吟,应了声。

        眼前的男人不矜不骄,举手投足间俱是沉稳自持。阮丽淑虽然辈分要比阙清言大,但也提不起气势去说话,静默半晌,低声道:“以后要你多费心了。”

        ……

        “阙清言,”林棉斟酌词句,还是打算坦白清楚,“我那次是……真的想见你的,这句我没有骗你。”

        衬着卧室的灯色,林棉的眸光很亮。阙清言声音沉缓下来,问:“叫我什么?”

        叫他什么……

        林棉想到了自己给阙清言的来电备注,脸噌的一下就红了。

        话题已经被带向了别的地方,林棉抬眼看他,一句“心肝儿”在脑海中反复演练了数十遍,还是羞耻得没说出口。

        暖色灯光罩落下来。从林棉的角度看去,阙清言眉宇沉落,英隽的五官轮廓被镀上一层光晕,漆黑的眼眸中压了些笑意,正在等她的回答。

        他已经脱了西装外套,身上剩一件白衬衫,同色的领扣扣到第一颗,下颚和脖颈的弧度修长流畅,衣冠齐整得像是能参加一场学术座谈。

        偏偏用这么低沉勾人的声音跟她**。

        林棉脸烫得要命,此刻全是想让他吻自己的冲动,什么道歉的话全塞在了脑海的角落。她缓了半天,才磕巴着小声开口:

        “我这几天……没见你的时候,”林棉突然换了话题,道,“在想恋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是什么样的……但我还没想好。”

        阙清言神情微顿。

        “所以想问问你。”林棉小声继续,“你那天在机场的时候不是说,如果我想知道,你会教我……”

        还盖了章的。

        不久前,林棉抱着手机蜷在被窝里的那一幕重回阙清言的脑海。

        她长睫垂落下来,脸色微微泛红,睡得很乖。

        手机屏幕上是他的照片。

        明法修身,越理智也就越冷静。阙清言一直以来的涵养与克制不会让他在诸事还没有铺平的时候,就凭个人感情和私欲做一些不合时宜的事。

        但林棉不一样。

        她的喜欢单纯直白,亲昵也纵心坦然。被护得太好,没有半点防着他的意思。

        “……”阙清言目光落在林棉发红的耳尖上,眸色深暗幽微,顿了片刻,问,“要我怎么教?”

        两人离得近,林棉心跳簌然加快。

        再近一些就能吻上了……

        “你……”林棉压着心跳,红着脸回,“你看着教。”

        作者有话要说:

        更晚了抱歉抱歉!!这章留言的小天使们都发个红包吧,周末愉快~

        谢谢小天使们的雷和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