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40章

第40章

        这明显是一句在索求亲昵的话。

        阙清言垂眸注视着林棉,灯色在深邃的眼廓处打下一片疏淡的阴影。他的目光从耳尖移向她殷红的唇,顺着落下去。

        林棉身上还披着他的西装外套,白皙泛红的脖颈衬着黑色的衣料,版型笔挺的西装在她身上松垮下来,声音也带着刚睡醒的乖顺。

        整个人柔软得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能任人予取予求。

        或者说,这种柔软的态度更像是一种试探性的接近,总要尝试着越过阙清言克制的那条线,**中无意识带了几分挑衅的味道。

        没有不回应的道理。

        林棉又紧张又羞赧,能说出这番话已经是她的极限。她在心里默默思忖,要是等等吻不到阙清言,那抱一下也是可以的……

        想到一半,林棉听阙清言开口:“我接过很多诉讼案。”顿了顿,他声音低缓地接了下去,“不管是不是棘手的案子,当事人的利益诉求对我来说都很重要。”

        话题突然转向了诉讼案。林棉愣怔地抬眼和阙清言对视,听得不明所以,神色还带着点迷茫。后者敛眸一笑,道:“所以如果你不说你的诉求,我不知道要怎么教你。”

        林棉耳朵尖颤了颤:“我……”

        “我承诺过,无论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林棉的手下意识地轻攥着外套衣角,阙清言牵过她的手,在她柔软的指掌间抚过,尾音低压着笑意,平静道,“说说看,你想要我教你什么?”

        林棉慢慢听明白了。

        她脸烫得能煮虾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差没把身上披的西装罩在脑袋上了。

        他他他是要让她亲口说,想让他吻自己吗?!!

        隔着咫尺距离,林棉顶着张红脸,一只手还被阙清言牵着。他指腹抚擦过她微微汗湿的掌心,力道不轻不重,像是引导性的循循善诱。

        她说不出口,但又想亲昵他。

        “你不说想要什么,我会把握不好教的程度。”阙清言像是没看出林棉的羞哽,神色淡然,继续问,“不怕我?”

        林棉愣了下,小声反驳:“我怎么会怕——”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把握不好教的程度,是指……

        林棉一点点消化了前半句话的意思,反应过来了。

        此刻两人就在卧室的门口,虽然离得近,但阙清言却没有踏足进来。他驻足在了门沿交界线的边缘处,背着客厅的灯光,端的一身的冷静正经,等着林棉开口。

        若即若离的暧昧最磨人。林棉耳廓发烫,忍得实在受不了,一点点伸过手轻轻地攥住了阙清言的衬衫角,想踮起脚主动凑过去。

        还没动作,攥着衬衫的手被扣住了。

        林棉心下微沉,戚戚然抬眼看阙清言,眼眸里写满了欲求不满的委屈。

        他不让她亲。

        林棉还在低落,就见阙清言低眸扫过衬衫扣,一笑问,“想要我教这些?”

        下一刻,林棉的手被他修长的手指遮覆住,牵引着向上,触摸到了冰凉的衬衫领扣。愣怔间,阙清言已经半扣着她的手解了第一个扣子。

        “……”林棉盯着他那颗被解开的扣子呆滞几秒,脑中的意识轰然溃散,半晌小声道,“阙清……”

        林棉的手还在被牵着继续向下,阙清言虚扣住她的手,他空出的指腹抵住纽扣边沿,神情自然地解了自己衬衫的第二颗扣子。

        从真正意义上来说,扣子不是林棉解的。

        可现在的情形……简直和她在给他解扣子没有什么差别。

        阙清言的衬衫扣已经解了两颗,堪堪露出领口处的锁骨部分。房间内灯光明亮,还能透过衬衫隐约看到他锁骨往下漂亮的肌肉线条。

        时机不对,场合不对,气氛也暧昧得过了头。

        下午的那声称呼,晚上有意的亲昵,阙清言不是没有反应。他明白林棉现在可能是想要个吻,又或许只是一个拥抱,但此刻他垂眸看向已经面红耳赤的人,感受到对方微微发颤的手,第一次想要收束起自己的自控,越过线去从心所欲地做一些什么。

        在场面还没完全失控前,林棉听见阙清言问:“不是教这个?”

        “……”衬衫的第三颗扣子被解开,林棉看得晃神,脸红得不知所措,心跳如擂鼓。大脑空白了半天,顺着道,“是……”

        林棉当然知道,如果不出声阻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她不仅没有否认,还顶着铺天盖地的羞耻感顺势承认了。

        阙清言没想到林棉真的会顺从下去,动作微顿,停了片刻,他松开了扣着她的手,敛神失笑。

        林棉终于缓过神,突然反应过来,她好像又在他面前……

        “一个人在说谎的时候,”阙清言俯身和林棉对视,牵着她的手从掌心移到手腕内侧,指腹缓缓抚擦过那一小片皮肤,教她,“脉搏会加快。”

        接着,温热的手指触摸过林棉的颈侧,继续道:“体温会升高。”

        两人挨近了,到了气息相闻的距离:“呼吸也会急促。”

        阙清言的语气低沉而温柔,不像是平时的冷感,反而带了若有似无的撩拨。

        再后来的话林棉一句都没听进去,注意力全在了对方的触碰上。他有意无意地一寸寸碰过去,绅士地一触即收,留下一阵不得要领的心痒难耐。

        阙清言的眸色很深,补充道:“这些也不排除有别的原因。”

        “阙清言,”林棉终于憋出一句话,眼眸湿漉漉的,带了点可怜兮兮的意味,看起来快哭了。她终于低声坦白道,“我……我想让你亲我。”

        话音刚落,林棉腰际一紧,被对方捞着腰揽了过去。

        没有禁欲般的克制,这个吻像是剥离了惯常的沉稳内敛,带着几分明显的欲念。阙清言修长的手指擦过林棉滚烫的耳廓,将散碎的黑发拨到她耳后,抚着后颈深吻下来。

        林棉身上还披着西装,外套随着猝不及防的动作滑落在地。隔着单薄的睡衣,她温软的腰际皮肤紧贴着对方的掌心,仰头回应这个吻,心跳一声比一声剧烈。

        太……

        她还没细想,阙清言的唇往后撤离了些。

        林棉屏气凝神了这么久,揪着阙清言的衬衫衣角,刚想红着脸默默喘口气,恍惚间感觉他的气息自唇角一路往下,来到了颈侧。

        刚找回一点清醒的林棉倏然蜷起了手指,大脑彻底放空。

        同一时间,卧室里被扔在床上的手机蓦然嗡声震动起来。

        “……”沉默一瞬,林棉懊恼地揪紧了衬衫,羞愤地小声问,“就当……就当没有听见,好不好?”

        一个“好”字还没说完,门铃恰时响了起来。

        林棉:“……”

        作者有话要说:

        短更,明天补长~

        谢谢小天使们的雷和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