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41章

第41章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客厅沙发里,柏佳依把苹果咬得嘎嘣脆,恨声道:“离都离了,我还得当着他们的面演一出夫妻恩爱的戏?我又不是渣男包养的那个小明星,人家可比我会来戏多了。”

        林棉跟着窝进沙发,抱着冰凉的水杯喝了一口,应了一声。

        “他私下里喝酒泡吧玩女人,本来瞒得好好的,现在让别人抖出来了,我还得给他打掩护?”柏佳依余怒未消,没注意到神情飘忽的林棉,啃完一个苹果,总结评价自己,“除非我哪天真的进娱乐圈拿了奥斯卡。”

        柏佳依出门的时候连手机都没带,想起来什么:“对了棉宝,要是渣男再打电话给你,肯定是来找我的,你就直接挂掉。”

        林棉瞄了眼紧闭的卧室门,又喝了口水降温:“嗯……”

        就在十五分钟前,柏佳依从老宅中离家出走,来投奔林棉。

        自从上回俱乐部的事情过去以后,柏大小姐决心要踹走渣男,雇了私人侦探把沈公子的老底揭了个底儿掉,将资料打包存盘,当着沈公子的面就要发给沈家长辈。

        沈公子这段时间在会所上个厕所都能被私人侦探拍,早就烦不胜烦,两人在商量后各取所需,偷偷瞒着两家人把婚离了。

        沈柏两家商业联姻,私下离婚的事瞒不了多久。今晚在柏家的饭桌上,柏家的叔婶聊起沈公子最近的花边新闻,“关切”地询问起了侄女婚后的夫妻生活,顺便语带怜悯地点评了几句。

        柏佳依一时藏不住脾气,饭局进行到一半,当下就把已经离婚的事给拿出来怼了回去。

        场面闹得难堪,柏佳依没等柏家去向沈公子证实,就已经来了林棉这里。

        喝完一杯冰水,林棉的脸色总算没有刚才那么红,她咬着玻璃杯沿,又瞄了眼卧室门。

        隔了片刻,再瞄一眼。

        木眠老师金屋藏……阙清言,心里很忐忑。

        刚才柏佳依敲门的时候,林棉还揪着阙清言的衬衫,被抵在卧室门口的墙上。他的唇从她颈侧一路吻下去,搂着腰的指腹顺着腰线贴合,清冽好闻的气息倾压而来。

        偏偏在这个时候……

        再纯情的少女漫都不画这种被打断的老套路了,木眠老师居然还在现实里亲身感受了一次,心里的小剧场早就哭着挠了八百遍的墙。

        门铃还在响。阙清言吻过林棉耳后温软的皮肤,顿了顿,平静问:“要我去开门吗?”

        对方说话的时候,气息扫过林棉滚烫的耳廓,她在他怀里缓了半晌,声音发软,却难得坚定地拒绝了。

        阙清言衬衫衣角早就被林棉揪得发皱,衬衫的几颗扣子还没扣上,少了几分清冷禁欲,多了成熟男人的性感。一副……

        林棉进卧室拿了床上还在震动的手机,经过卧室门口的时候,神色惴惴地和阙清言对视一眼。

        一副不能见人的模样。

        “我去开门……很快的。”

        林棉巴巴地看他,神情带了壮士断腕的郑重,突然小声道:“我错了……等一下你罚我什么都可以的。”

        接着,阙清言垂眸看林棉伸出手,安抚性十足地扯了扯他的衬衫袖子,白皙的脸颊泛红,神情又乖又软。

        下一刻,她歉疚地又看他一眼。

        壮着胆子在他眼前缓缓关上了卧室门。

        ……

        沙发里,林棉回忆了遍给柏佳依开门时的情形。后者在玄关换鞋的时候脾气还炸着,没发现鞋架上多的那双男式皮鞋。

        回忆完,林棉不断地往卧室门的方向看,心里的负疚感早就要溢出来了。

        刚才不应该把阙清言留在卧室里的。

        在开门前,她没想到来的是柏佳依,而后者今晚要在公寓里留宿,这样一来,两个人早晚都会碰上面的。比起等柏佳依自己在卧室撞见阙清言,倒不如刚才就让两个人碰面。

        林棉不怕自己尴尬,但她不确定阙清言是不是能适应这种……类似偷情被撞破的场合。

        这个想法刚过脑海,就被林棉红着脸一把摁下去了。

        什么叫偷情,明明是名正言顺的……

        闲聊过后,柏佳依跟着窝在一旁,正开了平板看视频,还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个亿千瓦的灯泡。

        一旁的林棉摸出手机,屏幕显示着几条沈彦舟的未接来电,她选择性忽略,低眸打字,开始隔着一扇卧室的门给阙清言发简讯。

        林棉:【阙清言……你要不要出来?】

        林棉斟酌词句,打了一串柏佳依的介绍词,想提前缓解一下这种尴尬,打完后想了想,又逐字删掉了。

        要是他暂时还不出来……

        林棉:【卧室里的东西,你都可以动的。书柜里有杂志看,影碟机的遥控器在右手边床头柜第二个抽屉里,笔记本电脑的密码是1111。】

        林棉:【卧室门的隔音应该还好……】

        林棉事无巨细地回忆完卧室里打发时间的娱乐,又补了句:【等下我和佳佳出去吃饭,你就能走开了。】

        发出去以后,林棉心跳声加快,默默地把脸埋进了抱枕里。

        这种感觉,更像偷情了啊啊啊啊啊……

        隔了片刻,林棉正打算找借口带柏佳依出门,就看见阙清言回复了简讯。

        简明扼要的两个字:

        【进来。】

        宽敞的卧室里开着灯,散落一地的电影谍已经被整理了起来。林棉踩着地毯往室内走,见到阙清言坐在桌边的沙发椅中,眉宇漆黑修长,正低眼看一本漫画杂志。

        林棉看得心头一梗。

        阙清言这几天这么忙,两个人独处的时间本来就不多,现在还要委曲他在这里看漫画杂志……

        把他留在卧室里不能见人的罪魁祸首还是她……

        他会不会生气了?

        林棉负罪感爆棚,一步三蹭地挪过去,把玻璃碗里削好的苹果连着碗递到阙清言面前,措辞道:“要不要吃苹果?”说完讨好地补了句,“是我刚切的。”

        阙清言看她,接过碗放在桌上,随口问:“它和我一样,不能见人?”

        林棉愣了一秒,憋红着脸使劲摇头,小声补救:“不不是的,我错……”

        还没等她道歉完,林棉见阙清言合上了手里的杂志。她目光从杂志封面上看过去,顿时觉得有些眼熟,正分神思忖着是哪一期的,手腕就被牵住了。

        “不用跟我道歉。”阙清言把林棉牵过去,捏了捏眉心,暂时抛开当下他到底见不见得人的问题,平静道,“我没有那么容易生气。”

        最近阙清言一直在忙手边积攒的事,抽不出空来,有些话也还没有和林棉说清楚。

        林棉还在等着阙清言的下文,就听他继续道:“很多时候,你在我面前不需要这么放不开。”

        “其实你想让我叫你什么,教你什么,这些都可以直接告诉我。”阙清言没有站起来,借着这个姿势抬眸看林棉,声音低而磁,带了笑意,“以后我们还会发展成更亲密的关系,如果现在你就有这么多顾虑,到时候要怎么办?”

        林棉垂眸和阙清言对视,听清楚了他话里的意思,心跳怦然加快起来。

        阙清言很清楚地知道,在两人在一起后的这段期间,林棉还没有完全地从原来的相处状态中调整过来。

        热烈的喜欢情愫和多年来小心翼翼的惯性暗恋交织在一起,她有的时候会在恋人相处的小事上举棋不定,会斟酌考虑两人间的相处模式,会尽量避免太过黏人而给他带来的不适感。

        像在起昵称和索吻这种**的事上,林棉一向有贼心没贼胆,如果阙清言没有顺着引导下去,她可能转头就会放弃自己的立场。

        “你想我教你情侣间的相处模式,”阙清言的指骨交扣抚过林棉的手指,略一沉吟道,“其实我希望你可以对我更肆无忌惮一些。发一些小脾气,顺着心意再任性一点,在我眼里都是亲昵的表现。”

        阙清言此刻的声音低沉,带着勾人的哄人意味。

        她当然不会对他发脾气。

        林棉听得心里发热,微蜷起手指,还是亮着眼眸多问了句:“要是哪天我真的对你发脾气了,你会……怎么处理?”

        说完,林棉忍不住想象了遍,到时候阙清言是会耐心安抚她,还是……

        正被留在卧室里的阙清言闻言看她,淡然回:“卧室处理。”

        “……”

        林棉脸瞬间红了。

        “不过也不需要一直待在卧室里。”说完正题,林棉听阙清言顿了顿,回到最开始的话题,压着笑问她,“我有那么见不得人吗?”

        “……”林棉忙摇头,眨巴着眼看他,轻声商量道,“那我们现在就出——”

        话说到一半,林棉被阙清言就势拉了过去,跟着跌进了床边的沙发椅中,随即被抚压着后颈,堵住了唇。

        光风霁月的阙教授在人生中还没有经历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仅有的两次“被见不得人”,全给了林棉。

        小惩大诫是必要的。

        更别提后者在不久前还放下过豪言壮语——

        “等一下你罚我什么都可以的。”

        五分钟后,柏大小姐来到卧室门口,扬声问:“棉宝,你洗完澡了吗?我已经订好餐厅了,等你换完衣服我们就能走。”

        当然,被询问到的林棉并没有在换衣服,这会儿她连换气的时间都没有。

        双唇分开,林棉抿了抿湿润发红的唇,耳尖滚烫,小声问阙清言:“你要……跟我一起出去吗?”

        阙清言失笑。

        最终林棉在浴室里换下睡衣,一个人出了卧室。等到在玄关换鞋出门的时候,柏佳依终于发现了鞋架上那双高定的男式皮鞋,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问:“阙清言也在?!!”

        林棉睁眼说瞎话,软声安抚:“他不在。”

        终于发现自己锃光瓦亮的柏大小姐:“……”

        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林棉把公寓借给柏佳依,出门做漫画单行本的巡回签售。

        柏佳依和沈公子私自离婚的事被两家压下了,没有传得太开,商业联姻虽然不在,但两家的合作没有中断,不得不继续。林棉在做完第一个签售的晚上,刚回到宾馆,就收到了柏佳依的简讯留言:

        柏佳依:【棉宝,我先不住在你公寓里了。】

        原因倒不是柏家在逼着柏大小姐回去。

        沈公子这几天不知道吃错什么药,找来了公寓,每天掐着时间来楼下给柏大小姐送三餐,怎么赶都赶不走。后者冷眼以待,搬出公寓去住了酒店。

        柏佳依:【对了棉宝,昨天早上有人来送花,我以为也是渣男送的,差点给扔了。】

        柏佳依:【我把花插在客厅花瓶里了。】

        林棉回复完简讯,分神想,当时她打算追阙清言的时候,订了三个月的鲜花速递业务,现在也只剩不到一个月了。

        等结束签售回B市后,时间已经过完了圣诞。

        林棉前一天深夜刚下飞机回到公寓,翌日清晨就被门铃声叫了起来。

        “总算能见到活人了。”门口的送花员看着睡眼朦胧的林棉,欣慰地感叹了句,“这几天您和阙先生都不在家,打电话也不回,我以为你们赶时差出门旅游去了。”

        阙清言不在公寓里。

        在签售的这段时间,林棉只能借着打电话听到阙清言的声音,早就抓心挠肝地想见人。

        签收完花,林棉裹着被子,半梦半醒间做了个决定。她转身回卧室拿了个枕头,翻出行李箱里带的礼物,熟门熟路地摁电梯上十楼——

        继续补觉。

        阙清言公寓的沙发很软,林棉以前睡过一段时间,很快地窝了个最舒适的角度开始补眠。

        中途客厅的扫地机按时启动,执着地怼了几次沙发腿,成功把睡梦中的林棉怼醒。后者艰难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摸索了半天,凭感觉关了扫地机。

        第二次被吵醒的时候,林棉蹙眉闭眸,下意识地又要往沙发下摸索。

        阙清言刚进客厅,就瞥到沙发里窝了个人。

        林棉睡得双颊泛红,还戴着睡眠眼罩,抓瞎般地就想摸扫地机,中途摸到了男人指骨分明的手。

        外面下着雪,阙清言大衣上带着清冽的水汽,手指泛凉。他垂眸看乖顺地窝成个虾球的林棉,想到那天在她卧室里看到的那本杂志。

        杂志里有篇访谈,附了林棉的实拍照,通篇在公事公办地采访职业生涯的心路历程。

        有一段节选——

        主持:能画出动人的少女漫是很耗灵感的,那么老师你平时创作的灵感是来源于哪里呢?

        木眠:是因为一个人。

        主持:听起来很有故事啊,能具体说说吗?

        木眠:大概是……每次画漫画的时候,男主角都有他的影子吧。

        ……

        主持:在最后,老师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要送给一直喜欢着你的粉丝们的呢?

        木眠:希望有天你们的喜欢都能得到回应,所有暗恋都能被珍惜。

        主持:这很难吧?

        木眠:(笑)所以大家还是来看我的漫画吧。

        ……

        杂志采访的最终稿是修过措辞的,但这几句原话的意思差得不多。而做这个采访的时候,林棉还没追到阙清言。

        几句玩笑背后是多年的喜欢,少女漫的笔画里是长达九年的暗恋。

        林棉模糊间摸到阙清言的手,愣了愣神,清醒了些。她反射性地去摘眼罩,抿了抿唇,压着雀跃小声道:“我给你带礼物了……”

        眼罩还没摘下来,手腕被截住了。

        阙清言应了一声,俯身吻过林棉的手指:“下周我开始休假,想去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因为一些原因更新有点不稳定,小天使们等更辛苦了!!!

        真的抱歉抱歉!!!这章留言都发个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