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听起来很好睡在线阅读 - 第44章

第44章

        偌大昏昧的卧室里,暗薄的光线透过窗帘缝探进来,天色将明未明。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压低的声音,林棉蹙眉闭眸,埋着脑袋往被窝深处缩了缩。

        “妈她不放心,又不好意思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就催我打来了。”阙宅花厅里,阙敏喝完早茶,笑着给阙清言打了个电话,“今天要拟家宴的菜单,想问问小姑娘有没有什么忌口,爱吃什么,正好能让阿姨提前准备起来。”

        阙清言刚从浴室出来,披着浴袍,沉稳应了声,报了几个菜名。

        不用问就已经知道了?阙敏又道:“听说你要带人回来,她们都好奇的不得了,前两天还私下里跟我打听小姑娘的事,问什么的都有。”笑吟吟地补了句,“还有对你们私生活感兴趣的。”

        她们指的是阙家旁亲杂戚的七大姑八大姨们。

        “我们很好。”阙清言难得给人八卦的机会,声音很平静,“如果她们想知道,可以让人直接打电话问我。”

        床上的虾球睡得很安静,只露出散在被窝外的乌黑发梢和耳尖。阙清言目光停了几秒:“毕竟从情理上说,我比你要了解自己的太太。”

        阙敏心里门儿清,那些人私底下来八卦,就是想知道还有没有攀关系的机会,想趁着过年走动,把认识的名媛淑女介绍过来。

        本来要是知道只是普通女朋友,别人说不定还不放在心上。不知道听到阙清言这句直截了当的“自己的太太”,会是什么反应。

        就在早茶的时候,阙母宋冉华还和阙敏调侃聊起过:“他哪里是把棉棉当普通女朋友?丽淑那边……不用我们来,就已经提前上门聊过了。护得这么好,要是他俩哪天悄没声地领证了,我都不吃惊。”

        “你不知道,当初跟我们提起来的时候,说的就不是‘女朋友’。”宋冉华摇头一笑,“说的是……”

        是愿意承担长久责任的人。

        电话那头,阙敏笑得意味深长,没再多问,又确认了几个家宴的细节,俨然已经把林棉当成了自家人。

        挂完电话,阙清言又转身出卧室,拨了酒店的内线电话。回来的时候床上的被团已经挪了位置,下半张脸还埋在被窝里,白皙的耳廓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一片。

        醒了。

        早在报菜名的时候,林棉就已经醒得差不多了。

        虽然阙清言打电话时的声音压得低,但在静谧的卧室内听得还算清晰。林棉阖着眼睫,半梦半醒地听着电话内容,只听明白了个大概,很快注意力就转到了别的地方。

        打完电话后,阙清言像是出了趟卧室,门随着咔哒一声轻响被关上了。

        林棉在被窝里攥着被角的手动了动,刚想调整睡姿,就被浑身上下传来的不适感和隐秘酸疼感给逼得低声吸了口气,眼眶不受控地就红了。

        红完眼眶,紧接着耳朵也倏然烧红了。林棉还在装睡和扒被子起床间做思想挣扎,感觉身边的床沿轻微下陷,沐浴后清冽的水汽跟着扫过了耳畔。

        “饿不饿?”阙清言把捂紧的被角往下掖了掖,给足了林棉喘气的空间,垂眸吻了吻她的耳廓,“再睡一会儿?”

        昨晚林棉被阙清言抱去浴室洗澡,回来后强撑着残存的清醒删掉了性冷淡的搜索页面,放下手机的那一刻几乎是闭眼就睡。

        现在想起来,她连昨天的晚餐都没顾得上吃。

        卧室内光线昏暗,阙清言身上还披着黑色浴袍,撑着床头俯身下来的时候,露出交领处的锁骨和肩窝。林棉克制不住地在脑内画草稿图,从对方颀长有力的身体想到漂亮流畅的肌肉线条,躁得一眼都不敢多看,违心地点点头。

        阙清言失笑:“是觉得饿,还是想再睡一会儿?”

        林棉继续点头,仍旧没说话。

        “哪里不太舒服?”阙清言看出她眼神闪烁,还带着恨不能再钻被窝的羞赧,问,“我看看?”

        我……看……看……

        她就是实在没脸让阙清言神色淡然地给自己检查,才想找理由一个人留在卧室里的。

        林棉脸色通红,早在心里声嘶力竭地挠起了墙,面上半点声都没出,把脸蹭进枕头使劲儿摇了摇头。

        阙清言敛眸一笑。

        昨天晚上他虽然没克制住,但也收了力度,没欺负得太狠。没想到这会儿她连句话都羞于开口。

        酒店的叫餐服务来得很快,此刻服务生正好将餐车推到别墅间的门口,摁响了门铃。林棉见阙清言替她拉拢窗帘,调高暖气的温度,离开的时候关上了卧室的门,给她留足了时间适应。

        床头叠了干净的衣服,林棉冷静平复了会儿,慢慢爬起来,坐在床边换下睡衣。

        睡衣还是昨晚阙清言给她穿上的。

        给她穿完睡衣后,他好像还给她揉腰了……

        记忆一点点清晰回笼,多年睡人的夙愿达成,林棉一颗心活蹦乱跳,精神亢奋得只想重新缩回被窝滚几圈。

        阙清言拿着玻璃杯进主卧的时候,刚巧瞥到前一刻还睡得乖软温顺的人,这一刻只穿了件长袖内衣在抱着被角打滚,白皙纤长的腿蹭在床单上,脖颈上还带着显而易见的暧昧吻痕。

        始作俑者步伐一顿,眸色渐深。

        “外面在下雪,露天的行程要往后推一天。”阙清言将蜂蜜茶搁在床头柜上,撑下身和林棉对视,垂眸道,“附近还有室内滑雪场和温泉,等你不那么难受了,我们可以去逛一圈。”

        顿了顿,问:“要先起来吃早餐吗?”

        “嗯。”林棉任阙清言揽腰把自己抱在床边,已经没有了刚醒时的扭捏。她应声,亮着眼眸搂上对方的脖子,不忘小声表白了句,“就算只是和你在酒店里看一天雪……都可以的。”

        声音拖了点喑哑软糯的鼻音。

        昨天晚上的性冷淡刚翻过篇,清晨还能挨挨蹭蹭地跟人说情话。阙清言修长的指腹抚过林棉光滑温软的后腰皮肤,开口问:“我是不是会错意了?”

        “其实你比起想吃早餐,”他略一沉吟,尾音低沉地接了下去,“更想要我?”

        终于记起来撩拨一时爽哭晕在床上的林棉:“……”

        几秒后,林棉顶着张滚烫的脸,乖乖闭嘴坐好在床边,没敢再上赶着撩拨人。

        室内暖气开得足,阙清言拉开卧室落地窗的窗帘,在一片清亮晨光中,倾过身给林棉扣毛衣的纽扣,简略提了家宴的事。

        阙家家宴就在下周,又是临近年关,阙母宋冉华早几周前就已经开始张罗着准备了起来。到时候家宴上会来的人不少,虽然大多是走形式凑个趣,但胜在热闹。

        林棉愣怔了片刻,后知后觉地想起来阙清言打的那个电话,问:“下周就去吗?”

        如果去了阙家家宴,一定会见到阙父和阙母。

        在此之前,林棉不是没有见过阙父阙母,但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上一次见阙母宋冉华,也是在几个月前的生日宴上,那次还阴差阳错地在阙清言面前被挑明了身份。

        林棉心跳猝然快了起来。

        这算不算是……要见家长了?!!

        “只是吃一顿饭,不是什么太正式的场合。”阙清言道,“如果你觉得太突兀,没有适应过来,我们可以不去。”

        “我没有不想去,我就是……”林棉猝不及防,心里有些手足无措,解释道,“我还没来得及准备礼物。”思忖片刻,又突然戚戚然补了句,“要不要……先对一下口供?”

        要是到时候阙父阙母真问起来两个人是怎么在一起的……总不能当着众人面说,她是帮着许小彤骗阙清言,还不要脸地倒追了他那么久,才成功拐到人的吧?

        虽然都是事实……

        “不需要对口供。”阙清言看得出林棉的紧张。他在床边半蹲下身,托起林棉的脚踝替她穿袜子,淡然道,“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承认。如果我们真的有——”

        阙清言停顿,将“口供”两个字接了下去:“如果我们真的有口供不一致的地方,剩下的交给我来就可以。对于修补证词口供存在的漏洞,我比较有经验。”

        “……”

        从林棉的角度往下看,落地窗外的光色映照着男人英隽的五官轮廓,一路刷过他深邃的眉眼与修挺的鼻梁,最终停在托着她脚踝的分明指骨上。

        像浩瀚冰天雪地里的一汪温泉,冷感的沉稳矜敛下是性感的体贴温柔,稍一靠近就能熨帖得心尖滚烫。

        “阙清言,”林棉心跳怦然作响,轻声道,“我想去的。”

        “我想了解你,想认识你的朋友,想知道你的家人。”这些都已经完成了。她蜷了下手指,用了最郑重的语气,才认真道,“我想参与你的人生。”

        一瞬寂静。

        阙清言停了动作抬眼看林棉,微眯起双眸,顿了片刻,一笑问,“还难受吗?”

        “……”

        林棉噌的一下红了脸,没深究这句话的意思,默默自我感觉了下,磕巴道:“还,还好……”

        十五分钟后,林棉被阙清言解开毛衣开衫的纽扣抵进床里,情话全成了断断续续的呜咽声,竭力压抑着散乱的细小喘息,溃不成军地想。

        不惹了,再也不惹了。

        Y市的大雪连着下了几天,计划表上的行程多数从露天改成了室内。所幸小镇上还在举办一场冬季艺术展,在泡温泉和室内滑雪的间隙,能抽空去逛一圈。

        临行的前一晚上,雪正好下停了。

        别墅房的二楼是露天观星台,视野开阔,停雪的晚上正好能看见漫天星辰。当晚在楼下泡过温泉后,林棉随手套了件毛衣,拿着手机上二楼,给林母打了个电话。

        过几天就要去阙家家宴,虽然阙清言说只是吃一顿饭,但林棉知道他有意在安抚她的紧张。而她这两天一直在想,要怎么找一个合适的时间主动和林母提起来阙清言的事。

        林棉心里挣扎了下,思忖片刻,还是没直接开口。

        这么重要的事,在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另一边,阮丽淑接到女儿的电话,心里当然知道女儿为什么这时候打电话过来约见面。她没有深问,惯常嘘寒问暖的询问后,才温声道:“大后天妈妈出差回来,下午到家,正好也有东西要交给你。”

        刚挂完电话,林棉抱着手机在原地杵了会儿,刚想下楼,身后传来步伐沉稳的脚步声。略一停顿后,温暖舒适的毛毯自身后裹了上来。

        阙清言连着毛毯将人抱在怀里,俯身贴附过来,试了试林棉侧脸的温度。

        “刚才……我在给我妈妈打电话,”林棉压着雀跃往后蹭了蹭,深吸了口气,小声坦白,“她还不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很久了,我之前没有告诉她。”

        阙清言应了一声。

        之前林棉和林母说,是她对阙清言一厢情愿。这些林棉不好意思和阙清言说,只提了三天后她下午要回林宅的事。

        三天后的当晚就是阙家家宴。两件事赶巧凑在一起,林棉想了想,继续道:“下午我去见完我妈妈以后,回公寓来找你应该还来得及。”

        她没有提让阙清言见林母。

        还没和林母把两人的事说清楚前,林棉揣着一颗安放不定的心,总是心有忐忑。

        林母从小宠女儿,把林棉捧手心里护得好好的,基本没说过几句苛责的话。林棉不确定,要是让自己妈妈知道她和阙清言在一起了,是不是会对这段她倒追来的感情颇有微词。

        在两人之间的感情里,林棉总是直白坦然的一方,没有过丝毫扭捏的情态。但一旦跳脱出私人感情,在面对外界种种因素时,她有时会有些迟疑不定。

        她太喜欢阙清言,太想珍惜这段感情,担心未知变数太多,担心……

        “不用回公寓找我,我会来接你。”

        林棉还在斟酌着要怎么解释她的小心思,头顶就响起了阙清言的声音。他语调低沉,平静地把话接了下去:“我说过,以后我们会发展成更亲密的关系,在此期间,你会不可避免地面临一些问题。”

        “这些问题会有很多,小到家庭问题,大到人生抉择。”阙清言修长的指骨轻抵上林棉温软的下颚,示意她抬头看,道,“但你不用怕往前跨一步,因为我会在你身后。”

        眼前的夜空星汉璀璨。林棉挨着身后的阙清言,隔了层绒软的毯子,依稀能听到对方沉缓有力的心跳声。

        她心跳鼓噪,胸腔里的小跳羚早就开始打鸡血般满场乱窜,在自己一声比一声强烈的心跳声中听他道:

        “棉棉,我是你的退路。”

        回到B市的第二天晚上,林棉接到了柏佳依的电话。

        “沈彦闻?”接电话的时候,林棉正和阙清言在逛超市,她闻言思索了半天,软声问,“是沈家的人?”

        柏佳依磨牙道:“是沈渣男他哥。”

        自从上回沈公子开始莫名收心对柏大小姐穷追不舍后,后者烦不胜烦地又请了私人侦探,想查查渣男到底磕错了什么药,这一查就查到了沈彦闻身上。

        沈家有两个儿子,沈彦舟是小公子,大儿子才是沈彦闻。

        沈彦闻早年就开始接管家里的生意,和自己浪荡风流的弟弟不一样,是个在生意场上拿权的狠角色。此次两家商业联姻,和柏家生意合作往来的是沈彦闻,以沈家名义联姻的是沈彦舟。

        自从柏大小姐和沈公子私底下把婚离了以后,两家的生意尚未中断。沈彦闻需要一份关系牢靠的合作,于是冻了沈公子所有的经济来源,后者苦求无果,只能顺着他哥的意思去重新追回柏大小姐。

        沈彦闻和阙家有来往,又和阙清言是交好。柏佳依打电话来,是想来借个人情,问问沈彦闻的事。

        “他就在我旁边,”林棉抬眼看身旁的阙清言,问,“你要不要直接问他?”

        柏佳依捕捉到了电话那头细微的嘈杂声,迟疑问:“棉宝,你们现在在外面吗?”

        “我们在逛超市。”

        从Y市回来以后,林棉光明正大地,堂而皇之地,搬进了阙清言的公寓。今天两人出来,除了买阙家家宴上要带的上门礼外,还挑了些日常用品。

        长夜漫漫。柏佳依没再提沈彦闻的事,末了摇头一叹,评价道:“棉宝,我现在给你打个电话,都觉得自己能有亿千瓦。”

        回公寓的车里,林棉难得乖顺地坐在副驾上,一言不发。

        车缓缓在路口的红灯前停下来,阙清言侧过脸看她:“怎么了?”

        林棉巴巴地回望他,诚实道:“我有点……紧张。”

        明晚的阙家家宴,她现在就已经开始紧张了。

        她的神色实在看起来太忐忑。阙清言扣开储物层,递了瓶水给林棉,失笑:“不用这么紧张。在家宴上,你理应比谁都要理直气壮。”

        林棉听得茫然,直到隔日,才真正明白了这句“理直气壮”是什么意思。

        隔日,林母阮丽淑从临市回B市,让司机把林棉接回了林宅。

        林宅地处近郊,自从阮丽淑从阔太太转成职场女强人后,就很少会回来住,林棉则回来得更少。现今家里上下只有一个阿姨在打理,见到两人回来,忙不迭地去厨房准备茶点。

        阮丽淑带着林棉上楼,应了声,又道:“兰姐,下午还有客人要来,点心照着多准备一份吧。”

        还有客人要来?

        二楼书房里,阿姨将精致的茶点摆在瓷碟中端了上来。阮丽淑泡了花茶,将茶杯连同点心碟一起推给林棉,笑睨道:“妈妈以为你们俩今天是一起过来的,清言他今天很忙吗?”

        清言……

        愣怔半晌,林棉抿了抿唇,愕然着小声道:“您……您已经知道了?”

        在回来之前,林棉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准备,也斟酌了一系列的措辞。

        如果林母真的不赞成两人间这段感情,甚至是持反对态度的话,她可以循序渐进地来。对方是她唯一的至亲,林棉怎么都不会为此和自己深爱的妈妈闹,但也不会因为林母的反对,就对这段感情有所妥协。

        可这样下来,母女间的关系一定会不如从前。

        这些林棉想到了,阙清言也能想到。

        所以阙清言在这场本该是母女间的拉锯战中,悄无声息地接过了林棉手里的绳头。阮丽淑了解自己女儿外柔内刚的脾性,硬逼只会适得其反,她再有意见,也只能选择阙清言这个突破口。

        因此如果阮丽淑不支持两人间的感情,所有的反对与阻截,只会提前落到阙清言身上。而所有潜在的问题与隐患,他可以在林棉不知情的情况下,或多或少地化解掉一部分。

        所幸几次见面下来,阮丽淑对阙清言越来越满意,倒没有什么反对的。

        阮丽淑回想两人最后一次约见的时候,对方草拟了一份协议给她代为转交。

        “棉棉,之前妈妈说有东西要给你。”阮丽淑拉开红木桌的抽屉,拿出一份档案袋来,一笑,“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商量着做决定,妈妈也不多管了。”

        档案袋里是一份婚前协议书。

        协议将离婚后的财产分割权给了林棉,已经签上了字,只等林棉签字后做公证,即刻能生效。

        阙清言大可以把协议书在私底下直接给林棉,之所以拟给阮丽淑代为转交,是想向林母表明态度。

        在阮丽淑这个生意人面前,有的放矢,坦明了自己全部的诚意与真心。

        林棉没打开档案袋,显然还处在刚才的对话中,没缓过神来。

        阙清言提前见过自己妈妈,还不止一次。

        可他一次都没告诉过自己。

        一开始茫然与被蒙在鼓里的懊恼无措逐渐淡下去后,更多的是后知后觉涌上来的庆幸与酸涩,连同心脏一起酸酸胀胀地绷紧了。

        林棉倏然红了眼眶,紧抿着唇,使劲憋下去了汹涌而来的泪意。

        这段时间以来在她心里时隐时现的惴惴不安逐渐烟消云散。

        林棉总下意识地觉得,她暗恋阙清言这么多年,对他的喜欢一定是多过他的喜欢的。却没想到,其实对方早把一颗完完整整的真心交给了自己。

        临近黄昏的时候,阙清言给林棉打了电话。

        林母还有一些话要和阙清言说,林棉等在二楼卧室里,自娱自乐地翻出本以前的漫画书,窝在床边打发时间。

        “太太还在茶厅里跟人聊天,估计这会儿该出来了。”阿姨端了茶点敲门进来,躬身把瓷盘放在靠近床头的矮桌上,笑着补了句,“外面雪下得大,等等小姐你们开车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林棉软声道了谢,等阿姨出门后,放下漫画书来到了露台。

        这么多年,露台的白漆栏杆已经翻修过很多遍。外面正下着大雪,林棉扒着栏杆往下看,眼睫上沾了雪粒,她的视线穿过露台后的花园,正好看见从茶厅里远远走出来的男人。

        林棉呵着白气回想了遍。

        这个场景……太熟悉了。

        也是这么一个下雪天。也是在露台上。

        林棉心跳得很快,攥着栏杆的手蹭了点雪,不着四六地又在脑中补了句。

        说不定还是同一个日期。

        阙清言沿着茶厅的小道走进花园,仰头抬眸,正巧对上二楼露台上林棉亮晶晶的目光。

        对视半晌,林棉压抑着心里那点蹦跶着的欢悦,趴在栏杆上问:“阙清言,我下来给你拿把伞好不好?”

        隔着不远的距离,阙清言驻足在原地,眼角眉梢流露出笑意来,应了一声。

        “我很快就下来了,”小姑娘的声音和记忆中的期待与希冀逐渐重合,认真道,“你要等我。”

        ……

        五分钟后,林棉下楼来找阙清言,怀里除了抱着把伞,还拎了大大小小数个礼盒。

        礼盒都是林母嘱咐着要带的上门礼,林棉拎了一些下楼,剩下的还有一堆在楼上没拿下来。

        本来在她脑内的小剧场里,应该只是浪漫地送把伞的。

        林棉艰难地把礼盒放在脚边,抬眼看阙清言,不好意思道:“还有一些没拿……是不是带得太多了?”

        眼前这些,加上之前买的,堆起来都能塞满整个后备箱。知道的,是去参加家宴……

        林棉红着脸默默想。

        不知道的……以为是去提亲的。

        阙清言接过林棉手里的伞,搁在一旁,淡然道:“还差一样。”

        林棉闻言愣了一瞬。

        差了什么?

        礼物还堆在脚边,林棉正打算环顾思忖时,垂落在身侧的左手指尖触到了修长匀称的骨节,下一刻被牵起了手。

        黑丝绒缎面的戒指盒,内里是正红色的内衬,盒边印了两行烫银的小字。

        中央凹陷处嵌着一枚光华璀璨的戒指。

        “是会有一点快。”阙清言垂眸看已经呆怔住的林棉,取出戒指给她戴上,指腹抚擦过她的指尖,顿了顿道,“但十年太久,以后不会让你再等了。”

        “现在换我来等你,”他眸色深邃,平静继续,“可以不用这么快就给我回应。戒指不喜欢戴,也可以暂时摘下来。”

        雪越下越大,阙清言戴完戒指,拿起伞撑开。他空暇的手牵过林棉的手,俯身在她额头上一吻而过,补全了话:

        “我还有很多个十年可以等,足够留给我们彼此磨合,长相厮守。”

        温热的吐息在额头上一触即收,林棉像是猝然恢复了心跳和知觉,下一秒缓缓抬手,攥住了阙清言的大衣袖口。

        紧接着,她呜咽着半扒半搂过对方的脖颈,终于哭得泣不成声。

        阙清言任林棉缩在他颈窝里擦眼泪,倾下身抱住了人,手上戒指盒的烫银小字在雪天的光色下一闪而过。

        喜今日霜雪初初,良缘遂缔。

        卜他年情意绵绵,白头永偕。

        初初见你,情意绵绵。

        已有十年。

        十年前轻描淡写的一眼瞥,如今炽热坦诚的一颗心。

        少女时光的梦,他帮她悉心圆满。

        希望有天你们的喜欢都能得到回应,所有暗恋都能被珍惜。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删了写写了删,还是决定按最初设想好的来,正文收尾在十年这个点上,剩下的梗和一点剧情放在番外

        最后多叨逼叨几句:

        1.“喜今日……”改变自民国婚约誓词,阙教授和棉棉的名字取自情意绵绵,QY和MM

        2.有小天使以前问为什么棉棉在掉马以后还总称呼教授“您”的,其实本来蠢作者是想写“心上一个你”的梗的,没铺设好可能看起来会有点别扭

        3.剩下还有一点梗和剧情没收完,会有甜甜甜的日常番外,一周内完结番外

        4.谢谢小天使们看到现在,真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