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渝州行(9)成功入城,见面庞南

第八十八章 渝州行(9)成功入城,见面庞南

        叶栖迟把孩子交给了官兵,官兵可以帮忙把孩子交给离渝州城外的一户农家亲戚帮忙养育几日。

        离开的时候,宝宝一把抓住了叶栖迟的手指。

        力道很轻,但能够感觉到宝宝对她的不舍。

        官兵抱进怀抱里后,宝宝就哭闹个不停。

        之前叶栖迟也把宝宝给过萧谨行,萧谨行还抱着宝宝走过很长的距离,也没见宝宝不舍,这次却突然大哭大闹。是知道,这次是会分离很久吗?!

        叶栖迟心口有些难受。

        却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官兵把宝宝抱走了。

        毕竟,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随便,心慈手软。

        叶栖迟把宝宝给了官兵之后,回到寺庙。

        寺庙中,就只有萧谨行在。

        小伍想来也离开了。

        她坐在地板上,有些疲倦的靠在墙壁上,说道,“刚刚把孩子给官兵的时候,顺便说了明天我们跟着运送尸体的推车一起进去的事情,他同意给我们做掩护。”

        “嗯。”萧谨行应了一声。

        “萧谨行,你想过没?”叶栖迟看向也一样靠在墙壁上休息的萧谨行。

        “什么?”萧谨行冷漠道。

        “这一路上我们被追杀,却没有任何人来救我们。除了在渝州城等我们的小伍和袁文康。”叶栖迟直言。

        “你想说什么?”

        “渝州城是一个危险的地方。皇上为了让楚王不冒险,所以让你来了这里。而太后明知道有威胁却想方设法让你来这里。”叶栖迟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而这一路,皇太后没有派任何人来暗中救你……”

        “皇祖母和我的感情,不需要你来离间。”萧谨行直接打断叶栖迟的话,“她有她的考虑。”

        “她的考虑,从来没有顾及过你的性命。”叶栖迟一针见血。

        “我不需要被顾及性命。”萧谨行冷声道。

        他只需要权利。

        只需要得到相应的权利后,做他可以做的事情。

        比如。

        报仇!

        “当我什么都没说。”反正,装睡的人,永远都叫不醒。

        叶栖迟选了一个能够躺下的地方,倒下去睡觉。

        “睡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叶栖迟侧过身体就睡了过去。

        萧谨行转眸看了一眼叶栖迟。

        这女人知道的,出乎意料的多。

        ……

        第二天深夜时分。

        叶栖迟和萧谨行提前去了乱葬岗准备。

        等到子时,才看到2个人推着2辆推车,远远的走了过来。

        “哎,今天又死了12个人。”一个运尸官说道,“这样下去,渝州城怕都要死光光了。”

        “就是。都不知道这城门什么时候打开,朝廷的人什么时候能够来救援。”另外一个运尸官说道,“再不来,我们所有人都得死在里面。现在粮食都快吃完了。”

        “听说现在就是在等朝廷的救济,应该快了。”

        2个人边说边把尸体往乱葬岗里面倒下去,动作熟练。

        倒下去之后,就开始拿起铲子进行土埋。

        “我死的好冤枉……”空旷而黑暗的乱葬岗,突然响起了一道凄凉的女性嗓音。

        萧谨行转头看了一眼叶栖迟。

        这女人的惨叫声,要不是他知道是她装的,在这样的地方,还真的能吓死人。

        2个本来干着活的男人,俨然就被声音惊吓到。

        他们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紧张的看着彼此,似乎在确认,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我不想死,救我,救我……”又传来一道,凄凉的声音。

        在如是阴冷的地方,摄人心魄。

        “鬼,鬼啊!”一个男人吓到连声音都结巴了,“有鬼啊,这里有鬼……”

        说着,放下了手上的铲子,撒腿就跑了。

        “等等等。”另外一个男人因为突然一个人逃跑,也吓得连忙撒腿就跑。

        叶栖迟和萧谨行从隐藏的土堆里面出来。

        看着两个男人头都不回的,一会儿就跑得消失不见了。

        他们连忙走向了旁边的运尸推车,看了一眼几乎被埋葬了的尸体,也没有停留,一个人推着一个推车,就往城门走去。

        一个官兵是陪他们一起来的,在远处帮他们放哨。

        此刻看到他们出现,连忙说道,“两个运尸官现在已经下山走了,我去前面看着,如果他们回头了,我给你们发信号,你们慢慢跟着下山。”

        “好。”

        官兵说完,就连忙先下了山。

        叶栖迟和萧谨行动作稍慢的,跟着下了山。

        想来那两个运尸官真的被吓得不浅,一路上都没有任何信号传过来。

        叶栖迟和萧谨行很顺利的到了城门口。

        城门口守卫的官兵上下看了一眼叶栖迟和萧谨行,黑乎乎的看得也不太清楚,一个官兵问道,“今儿个怎么快?!”

        “乱葬岗死的人多,闹鬼,所以动作快了些。”叶栖迟压低的声音,用粗燥的渝州口音回答。

        “你们还怕闹鬼?!”官兵似乎是讽刺的笑了,“赶紧进去吧!”

        “谢官爷。”

        两个人推着推车走了进去。

        终于,进了渝州城的城门。

        城门内,两个人推着运尸车,往里面空荡的街道上走去。

        城内,零星有些烛光,俨然不能照亮这座城市,原本豪华的渝州城,无比萧条。

        两个人走了一段距离。

        “王爷。”身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叶栖迟差点没有吓死。

        这人吓人,真的要命的。

        萧谨行显然也被小伍的这一声叫,吓得不轻。

        他转头狠狠的看相小伍。

        小伍有些委屈。

        其实从王爷和王妃进城开始,他就一直跟随了。

        跟到确定周围没有其他耳目,才上前开口叫他们。

        没想到却被他们这般嫌弃。

        “庞南的居住怎么走?”萧谨行稳了稳情绪,问道。

        “这边。”小伍指了指街道的方向,又说道,“不过想要见到庞南不容易,他家守卫很多,硬闯肯定会引起很大的动静,然而从我昨天一天打听的情况来看,庞南不会随便见任何人,这段时间也有不少人到庞南府邸门口去求情庞南救命,都被庞南家里的守卫给赶了出去。”

        说完,小伍又补充了一句,“这庞大人,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好人啊。”

        “形势所逼。”叶栖迟倒是理解,“现在庞南救一个人,就会有无数人来找他救命,他的能力也有限,只能保大局。大局自然是先保他自己,才能够护百姓。在没办法解决根本问题的情况下,庞南的做法没有错。”

        萧谨行认同,他说道,“小伍,城内有地方可以隐蔽吗?”

        “有。”小伍连忙回答,“城内死了很多人,有些都是一家一家人的死,而且确实如王妃所说,得了瘟疫的那些人,全部都被隔离了起来,瘟疫传播性很强,一般一隔离都是一家人一家人的隔离,很多房子就空了起来。现在王爷是需要先隐蔽吗?”

        “嗯。”萧谨行点头。

        “我提前找了一个落脚地,我现在带你们过去。”

        “小伍。”叶栖迟又问着她,“你知道那些染上瘟疫的人都被隔离在什么地方吗?”

        “知道。”小伍回答,“在城内的一个寺庙里面。那里有很多官兵守卫着,怕太近了会被发现,所以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不过我在城里这一天,就看到官兵强制性的把好几波人都送了进去。有些人其实并没有感染,只是因为接触过,就把一家人都送进去了。”

        叶栖迟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边。”小伍指着道路,“这边的房子是空的,我昨天就在这里住。一般空房子都不会有人来。”

        叶栖迟和萧谨行跟着小伍走进了一户院落。

        “里面也没什么东西了。”小伍一边带着他们进去,一边说道,“院子里面的吃的用的,全部都被官兵搜走了,就剩下了空荡荡的房子。”

        萧谨行和叶栖迟也在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座府邸想来还是个大富人家,却没想到突然就被落寞成了这副境地。

        “王爷和王妃先休息一下,小的去外面想办法给你们弄点吃的。”

        “小伍。”萧谨行叫住他。

        “王爷。”小伍恭敬无比。

        “你现在去庞南的府上,让庞南到这里来见本王。”萧谨行命令。

        小伍诧异,“庞南会不会跟着小的来?”

        “挟持来。”萧谨行直言道。

        “会引起动静。”小伍担忧。

        怕是引起了动静,就要追杀他们了。

        他们现在是在城内,要是真的被追杀,插翅难飞。

        “你就告诉他,想要让渝州城的黎民百姓活命,就跟着你走。”萧谨行说,“现在渝州城的情况,如果庞南真心想要解救百姓于危难,会跟着你走。”

        “是。”小伍连忙说道,“小的这就去。”

        小伍迅速离开。

        叶栖迟和萧谨行就在空荡的房子里面等候。

        也不能保证小伍就能真的,把庞南带出来。

        但不得不说,这是唯一的办法。

        现在渝州城如此民不聊生,多耽搁一天就会多死很多人。

        如此。

        等了差不多1个时辰。

        天都已经开始微微泛亮了。

        门外,似乎听到了脚步声。

        叶栖迟和萧谨行还是紧张的隐藏了起来。

        不能确保是小伍回来,都不敢轻举妄动。

        大门被人推开。

        没有传来小伍的声音。

        两个人瞬间紧张了。

        彼此看了彼此一眼。

        莫非,小伍出事儿了。

        叶栖迟拿起匕首,又这么挡在了萧谨行的面前。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

        两个人紧张无比。

        叶栖迟觉得,再这样多几次,她没有被杀死,都发心脏病死了。

        她咬紧牙关,拿着的那把匕首,蠢蠢欲动。

        “出来吧,我是庞南。”一个严肃冷峻的声音,突然响起。

        萧谨行和叶栖迟互相看了彼此一眼。

        “我数三声,如果不出来,我马上离开。离开后,会一把火烧了这套房子。”庞南威胁。

        叶栖迟还未有任何反应。

        就看到萧谨行直接走了出去。

        一走出去。

        一行官兵迅速的将萧谨行给包围了起来,锋利的刀剑,对准了萧谨行。

        萧谨行眼眸一紧。

        他转头看向了庞南。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留着络腮胡,长相有些凶狠。

        他狠狠的看着萧谨行。

        萧谨行视线看向了小伍。

        小伍被庞南的人用绳子捆绑住,脸上身上无数多伤,此刻嘴还被布料给塞住了,说不出话来。

        此刻看到官兵如此对着萧谨行,激动得眼眶都猩红了,全身都在扭动。

        萧谨行眼眸微动,回视着庞南,他气势逼人的说道,“见到本王,还不下跪!”

        “王爷?”庞南无动于衷,“据我所知,宸王十岁便已残疾,不知道你是哪位王爷!”

        “本王是不是真残疾,庞大人难道还不知道原因吗?”萧谨行带着些讽刺。

        庞南虽然是地方官,但朝廷中很多事情自然也是明白。

        朝中皇子争权,屡见不鲜。

        一不小心就会死于非命。

        宸王为了自保,隐瞒一些真想不可厚非。

        但是。

        庞南还是带着警惕,“宸王如何证明,你就是宸王呢?!”

        “对庞大人而言,他是不是宸王,其实不重要!”叶栖迟从隐藏处走了出来。

        所有人看到叶栖迟那一刻,都带着警惕。

        另外一批官兵,连忙上前围困住叶栖迟,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庞大人之所以会来这里见我们,应该不只是王爷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庞大人希望我们来救渝州城的百姓。”叶栖迟把话说到明处。

        庞南审视着叶栖迟,似乎在打量这个女人是谁。

        叶栖迟回答道,“在下宸王妃,礼部尚书嫡女叶栖迟。”

        庞南皱着眉头。

        看着女扮男装的叶栖迟,依旧不太相信。

        “其实,想要验明我们的身份不难。”叶栖迟说道,“渝州节度使之子陈子焕曾参加过我爹的四十大寿,他见过我,可以让他来确认我是不是在说谎。只是这样的方式,会直接暴露了我和宸王已经顺利到达渝州的消息。庞大人应该也听到了风声,节度使不想我和宸王到来,怕破坏了他的计划!”

        庞南心里当然知道。

        但因听命于陈和志,就算他有意见,也被陈和志给拒绝了。

        不得已,只得听从安排。

        “庞大人,我和宸王都知道你是好官,如此环境之下,如果你还愚忠,害得可是渝州城的黎明百姓。不说渝州城现在死了多少人,每天会死的多少人,就说有些渝州百姓前期逃出了渝州,以为可以活命,却变成了流民死在了路上!”

        庞南明显情绪有些微变。

        这段时间渝州百姓的水生火热,他比谁都清楚。

        “庞大人,明知道陈和志的做法是错的,你却还是听从他的安排,这真的不叫忠诚,这叫愚蠢。愚蠢的让黎民百姓跟着受苦!”叶栖迟声音有些大。

        指着庞南这么骂,俨然是引起了官兵的不满。

        作势就想要杀了叶栖迟。

        “住手!”庞南叫住自己的属下,他对着叶栖迟冷声道,“你又能有什么办法,救得了这里的人?!就算你们是宸王,是宸王妃又能如何?!天高皇帝远,到了渝州城境内,一旦节度使大人有任何大不敬的想法,你们也只会死在这里!”

        “我们能够进来,自然就有我们能够营救渝州城百姓的方法,就看庞大人愿不愿帮助我们。”

        “什么办法?”

        “我能治瘟疫。”叶栖迟一字一顿。

        庞南眼眸一紧。

        虽被叶栖迟震惊住,但也带着极大的不信任,“渝州爆发瘟疫之初,就有无数郎中来医治过,不仅没有成功,反而无数郎中被感染致死,导致后来渝州城乃至周边的郎中全部都提前跑路,没有人敢来这里给百姓看病!”

        古代的医疗技术,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下来瘟疫。

        “而我尚未听闻,宸王妃懂医术。”庞南说得明白。

        “懂不懂医术,试过便知。”叶栖迟说道,“庞大人可以带一名患者出来让我诊断,也可以让我去隔离瘟疫的地方,我去那里给他们诊断,诊断不好是我医术不精,庞大人没有任何损失,诊断好了,就是救下了所有黎民百姓!”

        如此的提议,自然让庞南动摇了。

        然而那一刻,“如若你真是宸王妃,我断然不可能让你去冒这么大危险,瘟疫传播性极强,万一你被传染……”

        “那也是我自愿的。”叶栖迟直接打断他的话。

        也是知道庞南的忠诚。

        “庞大人,还希望你不要妇人之仁。”叶栖迟再次劝说。

        庞南沉默着,缓缓说道,“带人从隔离地出来,就算是我,也不可能。现在节度使大人亲自监督,那里只进不出,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做到,反而会引起节度使大人的怀疑。”

        “那我就进去。”叶栖迟连忙说道。

        “进去,威胁太大了。”庞南说道,“里面现在有800多人,至少600人以上都是感染者,还剩下一小部分,现在基本上也被感染了,你进去,危险系数太高。”

        叶栖迟正欲再次劝说时。

        “去我府上。”庞南突然开口。

        叶栖迟皱眉。

        “委屈两位换上官府,跟我回府。”庞南说道。

        叶栖迟和萧谨行对视了一眼。

        萧谨行微点头。

        “好。”叶栖迟一口答应。

        庞南命令两个官兵和萧谨行叶栖迟互换了衣服。

        萧谨行和叶栖迟跟着庞南的队伍一起,去了庞南的府邸。

        到达府邸。

        庞南直接带着他们走向了一个偏院。

        萧谨行和叶栖迟都有些诧异。

        庞南的脚步,停在了一处院落。

        院落紧闭着大门。

        庞南说道,“我女儿在瘟疫爆发之初,去外游玩,染上了瘟疫。”

        萧谨行和叶栖迟有些惊讶。

        是没想到,庞南自己家里面还藏着瘟疫患者。

        “医治了两个月,虽然还活着,但一直没有好转。郎中说,这几天就可能会挺不过去了。”庞南说的时候,如此硬汉,还是有些情绪上的波动,“如若你真的医术高超,你可以先给我女儿救治。”

        “好。”叶栖迟一口答应,根本没有做任何犹豫的就要进去。

        “你可要想清楚了,走进去就既有可能被传染,现在里面的两位郎中都已经被传染上了,连带着伺候我女儿的侍女都已经染病!”庞南提醒。

        “既然是来救人的,就没想过一定要活着离开。”叶栖迟直言道。

        丢下一句话,就推开了房门进去。

        萧谨行就这么看着叶栖迟的背影。

        一句话都没说,就看着她走了进去。

        他很清楚,能够取得庞南的信任,叶栖迟这样的举动,最好不过!

        就算没有救下庞南的女儿,庞南也会对他们感激不尽。

        所以。

        他选择了沉默。

        沉默的看着,大门被狠狠的关了过去。

        叶栖迟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题外话------

        宅也想多更新一些,但是实力不允许啊……

        呜呜,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