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渝州行(20)白墨婉受伤

第九十九章 渝州行(20)白墨婉受伤

        寺庙坍塌。

        在所有人都以为再没有生还机会的那一刻。

        两道人影从火光中冲了出来。

        小伍背着小喜,叶栖迟跟在小伍身边,冲了出来。

        身上都是燃烧着的大火。

        两个人冲出来之后,连忙在地上滚灭。

        其他人看到他们,从悲痛到感动到激动,连忙过去用衣服帮他们拍打着身体的火苗。

        很快。

        三个人身上的火都被扑灭了。

        扑灭了,那一刻叶栖迟和小伍还有小喜,三个人都精疲力尽,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休息。

        重重的休息。

        其他人也没有去打扰他们。

        就这么紧张的看着他们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样子。

        远处。

        萧谨行脸色有些变化,却又在刻意控制。

        叶栖迟,总算没有连累小伍。

        他眼眸微动。

        蓦然看着一把亮铮铮的剑锋突然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

        白墨婉脸色也瞬间变了。

        刚刚那么一会儿,她和萧谨行的注意力都在救援上,忽视了陈子焕和陈和志,此时的情况就是,陈子焕用眼神示意了离萧谨行最近的官兵,让他去挟持萧谨行,萧谨行和白墨婉都没有防备,很容易被对方得逞了。

        如此一来。

        “不许动!”陈和志看到白墨婉蠢蠢欲动的样子,“你要轻举妄动,我就杀了宸王!”

        白墨婉脸色一冷。

        萧谨行也冷冷的看着面前锋利的刀剑。

        “放了子焕,我就放了宸王!”陈和志谈条件。

        “好!”白墨婉根本没有犹豫,一口答应。

        对她而言。

        现在没有什么比萧谨行的命更重要。

        她再也不会让萧谨行死在她的面前,这辈子绝对不允许。

        “你先让官兵全部退下!”白墨婉狠狠地说道。

        陈和志警惕的看着她。

        “否则,我一放开陈子焕,你的人就可以把我和宸王万剑刺死!”白墨婉口吻坚决。

        陈和志看了一眼旁边的陈子焕,显然在征求他的意见。

        陈子焕微点头。

        此刻最主要的就是,他要活命。

        活着就还有翻身的机会。

        陈和志看自己儿子同意了,才命令着周围的人,“都给我退下!”

        一听命令,所有官兵,全部退了十米之外。

        “再退!”白墨婉要求。

        陈子焕点头。

        陈和志又命令官兵,大声说道,“退远一点!”

        所有官兵退了,至少百米之外。

        白墨婉转头看了一眼萧谨行。

        萧谨行点头,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

        白墨婉对着陈和志说道,“别耍什么花样,我的武功并不比陈子焕差!”

        陈和志脸色难看无比。

        陈子焕对白墨婉也是满身警惕。

        他当然知道白墨婉武功高强,白家的人都厉害,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数三声,我们同时放手!”白墨婉说道。

        陈和志点头,“好!”

        白墨婉警惕的看着陈和志和陈子焕。

        她开口道,“一,二,三!”

        白墨婉放开了陈子焕。

        挟持萧谨行的官兵也放开了萧谨行。

        两个人缓慢的挪动着脚步,回到自己人身边。

        过程很紧张。

        当然都不敢轻举妄动。

        一旦有任何异样,免不了一场死伤。

        终于。

        萧谨行回到了白墨婉身边。

        陈子焕也回到了陈和志身边。

        陈子焕一回去,就立刻转身和陈和志一起,去了远处等候他们的官兵处。

        与此同时。

        听到陈子焕大声命令着远处候命的官兵,“全部给我杀了,一个不剩!”

        白墨婉和萧谨行自然也听到了陈子焕命令。

        这个男人还真的是果断又残忍。

        一安全,立马就要杀了他们。

        两个人在往后逼退。

        身后是才救出来的瘟疫病人。

        还有倒在地上的白家军。

        他们如果没有援兵赶来,就真的会死在这里。

        此刻庞南和小伍也迅速的赶到了萧谨行和白墨婉身边。

        看着突然冲向他们的几百官兵,声势浩荡!

        再高的武功,也抵不过这么多人的围剿。

        就在那一刻。

        更远处,听到了更为响亮的脚步声。

        终于。

        白家军大部队赶到了。

        正在靠近他们的那些官兵,自然也发现了身后的动向。

        看到举着白家军旗子的军队赶来,军心瞬间涣散,有些人甚至已经直接跑了,到处混乱一片。

        陈子焕和陈和志在远处看到这样的局面,也知道不能拿下宸王了。

        “走!”陈子焕当机立断。

        陈和志心有不甘,此刻局面也确实没有办法,只得丢掉自己的渝州城,选择逃命。

        在转身离开那一刻。

        陈子焕突然从一直跟在他们身边的一个官兵手上拿过来一把弓箭。

        远远的,他对准了萧谨行!

        如果他此刻能够杀了萧谨行,楚王定会更容易再次接纳他!

        他举起弓箭,瞄准。

        弓箭箭头迸发!

        一支利箭直接朝萧谨行射了过来!

        “王爷小心!”小伍发现,连忙大声说道。

        此刻陈和志的手下虽然溃不成军,但终究还有些人在听从命令往他们身上砍杀,庞南和小伍都去杀官兵了,离得萧谨行有些远,此刻就算轻功飞过去,也救不了萧谨行。

        也就在那一刻。

        离得萧谨行最近的白墨婉,毫不犹豫的直接扑在了萧谨行的身上。

        箭直接射在了白墨婉的背上。

        “婉儿!”萧谨行脸色巨变。

        今晚上遇到这么多事情,唯有此刻,萧谨行才有了真正的神色变化。

        肉眼可见的紧张,让萧谨行整个人甚至看上去有些慌张。

        他紧紧的抱着白墨婉,声音中都带着颤抖,“婉儿,婉儿,你怎么样?!”

        白墨婉忍受着后背的疼痛,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伍此刻也已经迅速的回到了萧谨行的身边。

        他刚刚从火光中出来,身上多处被烧伤,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但听到陈子焕大声命令那一刻,还是咬牙让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回到了王爷身边誓死保护王爷。

        他紧张无比的看着王爷。

        才发现,是白姑娘中了箭。

        也瞬间知道,是白姑娘为王爷挡箭了。

        王爷现在的紧张,连小伍看到都怕。

        从来没有见过王爷这般模样,就好像天都塌了!

        想当初王妃也给王爷挡箭了,想当初王妃为了王爷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从没见王爷这般关心过,还巴不得王妃早点死……

        小伍此刻自然也不敢说什么。

        他连忙上前去检查白墨婉的伤势。

        看着那根箭直接射在了他左后背的位置,刚好是心的位置,一旦真的伤到了心,白姑娘就是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

        小伍还是有些胆怯了。

        白姑娘对王爷有多重要,小伍自然是知道。

        要是白姑娘为王爷而死……

        小伍不知道王爷会变成什么样。

        可以说。

        除了仇恨,白姑娘是王爷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找叶栖迟过来!”萧谨行冷静。

        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不会死。

        他告诉自己,白墨婉不会死。

        小伍似乎也反应了过来。

        王妃医术高超,她能救白姑娘。

        只是……

        他从地上起来的时候,王妃还在地上躺着,奄奄一息,此刻身体还能够支撑得住来给白姑娘看病吗?!

        小伍有些犹豫的那一刻。

        “小伍!”萧谨行脸色一沉。

        口吻恐怖到了极致。

        这说明,王爷已经怒火到了极致。

        小伍连忙起身,跑向了叶栖迟那边。

        叶栖迟此刻还在地上歇气。

        刚刚差点就葬身在了火海里,好在,终于跑了出来。

        跑出来,身上也是多处烧伤,口鼻也因为呛入了大量浓烟而有些精神不济,身体萎靡。

        此刻自然也是,动都动不了。

        她至少需要半个时辰来恢复自己的体力。

        就在她默默调节自己身体时,小伍突然急切地回到了她的身边,“王妃。”

        叶栖迟看着小伍。

        看他模样就知道,似乎发生了大事儿。

        “白姑娘中箭了,王爷让你过去给白姑娘看看……”小伍说。

        其实不愿意说出来。

        但王爷的命令,他又不得不说。

        叶栖迟一听白墨婉中箭了,整个人明显紧张了!

        我滴个去!

        女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还怎么玩下去!

        她连忙就要从地上起来,一起来那一刻身体有些发软,差点没有直接又摔下去。

        小伍眼疾手快,连忙扶助叶栖迟,“王妃。”

        那一刻也是被王妃感动不已。

        自己身体都这样了,还要去救人。

        救人不说,关键救的是王爷的心上人。

        王妃也太大度了。

        叶栖迟稳了稳身体,她说道,“小伍扶我起来一下。”

        “王妃,你要是不愿意就不去了,我去给王爷说,就说你身体虚弱现在昏迷不醒,王爷总不会对你怎么样吧?!”

        “那倒不一定。”叶栖迟说道。

        以狗王爷的尿性,鞭都要把她鞭打起来,给白墨婉治病!

        她说道,“走吧。”

        叶栖迟从地上站了起来。

        身体不稳,不是小伍根本就站不起来,更别说还要走到萧谨行那边去。

        她有些艰难的在小伍的搀扶下,终于走到了萧谨行身边。

        萧谨行整颗心此刻都在白墨婉的身上。

        叶栖迟的到来,都没有让他正眼看过叶栖迟一眼。

        叶栖迟蹲下身体,先摸了摸白墨婉的脉搏。

        白墨婉此刻状态不好,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想来是疼痛让她,有些难以忍受。

        她静静的把脉。

        好一会儿,她说道,“暂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我检查一下她的伤口。”

        萧谨行根本没有搭话。

        整颗心依然在白墨婉的身上。

        叶栖迟靠近白墨婉的后背,看着箭刺的地方。

        这个位置确实很难说,深一点浅一点对身体的影响就会很大。

        她说道,“现在不好诊断,要脱掉衣服看到箭刺的位置和深浅,才能够知道,白姑娘到底伤势如何!”

        萧谨行此刻似乎才转头看了一眼叶栖迟。

        叶栖迟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乌黑的痕迹,如果不是仔细看,都认不出来这个女人的模样了。

        她衣服也是破烂不堪。

        胳膊处因为破烂的衣服,皮肤露在了外面,那些被少烧后留下来的痕迹,惨不忍睹。

        此刻对视着叶栖迟的视线。

        萧谨行心口似乎痛了那么一下。

        又似乎,内疚了那么一秒。

        然而所有的情绪都在白墨婉开口时,烟消云散。

        “行哥哥,我没事儿,不要担心我。”白墨婉艰难的说着,声音虚弱无比。

        “你别说话,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儿的!”萧谨行重重的说道。

        “行哥哥,要抓到陈子焕还有陈和志。”白墨婉此刻还在担心陈子焕和陈和志,“他们是萧谨慎的人,要是回去通风报信,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会被萧谨慎怀疑,萧谨慎一定会立马就针对我们,对我们会很不利。”

        “我知道。”萧谨行当然知道其中危害,他承诺道,“陈和志和陈子焕,跑不掉的。”

        “这是兵符。”白墨婉从身上拿出兵符牌匾,“白家军任由你调遣。”

        “好。”萧谨行也没有拒绝,他拿过来,对着小伍吩咐道,“小伍领命。”

        “属下领命!”小伍立马恭敬。

        “现指派你带领白家军去捉拿罪臣陈和志父子,不得有失!”

        “属下遵命!”小伍拿过兵符,立马就离开了。

        没有一丝犹豫。

        叶栖迟看了一眼小伍。

        小伍身上被烧得有多严重她当然知道。

        坚持一会儿可以。

        要是坚持久了,难免对身体造成极大的损伤。

        但想着萧谨行的命令,小伍不能反抗,她更没办法让萧谨行改变主意,特别是,这还是白墨婉的请求。

        小伍带着已经赶来的大部分白家军离开了。

        剩下一小部分白家军留下来保护萧谨行和白墨婉等人。

        庞南没有跟着小伍前去。

        他回到萧谨行身边,急促的说道,“王爷,卑职带你和白将军回卑职的府上给白姑娘治病。”

        “好。”萧谨行点头。

        那一刻直接把白墨婉从地上横抱了起来。

        白墨婉不由得抓住了萧谨行的衣服,他胸膛给她的安全感,让她心口暖了一片。

        这一世,她真的不要,再辜负了萧谨行。

        叶栖迟就这么看着萧谨行急急忙忙的抱着白墨婉走了。

        她咬牙。

        没了小伍在旁边搀扶自己,简直走路不要太难。

        她忍着身体的难受,跟着往前走。

        走的速度很慢。

        很快就被前面的人给甩出了很远。

        直到。

        庞南骑着马回到她身边,“叶姑娘。”

        叶栖迟看着庞南。

        庞南迅速从马背上下来,“王爷让我来载你去我的府上。”

        “好。”叶栖迟点头,“你扶我上马吧。”

        “小的失礼了。”庞南恭敬,然后一个用力,撑住叶栖迟的腿,让她坐在了马背上。

        庞南牵着马走着,自然不敢和王妃同骑了一匹马。

        “庞大人。”叶栖迟叫着他。

        “叶姑娘请吩咐。”

        “现在陈和志和陈子焕肯定不可能再回到渝州城,不管小伍有没有捉拿到他们,渝州城都已经被我们占领了。”叶栖迟尽量让自己用很平稳的声音说道,“此刻就需要庞大人让渝州城恢复如常。但瘟疫病人现在还没有完全根治,自然还是要让他们隔离起来,庞大人一定要重新给他们找地方住下,待我给白姑娘医治了身体之后,就会回来。”

        “好,我会安排。”庞南点头。

        “对了,我的药材到了吗?”叶栖迟问。

        庞南有些欲言又止。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叶姑娘,那些药材全部做了诱饵,已经没有了。

        而且周边的药材,都已经被他当时收买干净了,重新要找,谈何容易。

        他忍着没有说话。

        叶栖迟那一刻也没有注意到庞南的心思,她说道,“除了之前我要的那些药材,庞大人可能还要准备一些烫伤需要的药材,我一会儿我把我要的药材写给你,你差人一定要买回来,现在不只是瘟疫病人有些被烧伤,我,你,还有小伍,还有白家军都有烧伤痕迹,还是需要用药物进行治疗,否则感染了,后果会很严重。”

        庞南没说话。

        不知道该怎么说。

        叶栖迟那一刻身体也有些虚弱,就趴在了马背上,暂做休息。

        好一会儿。

        终于到了庞南的府上。

        叶栖迟从马背上下来。

        她直接去了白墨婉下榻的小院。

        白墨婉此刻已经被放在了床上,萧谨行一直紧紧的跟在她身边。

        叶栖迟也走了过去。

        她说道,“拿把剪刀过来,把衣服先剪开看看,箭伤的情况。”

        庞南连忙吩咐人去拿了简单。

        叶栖迟拿过简单,开始给白墨婉剪衣服。

        “你们都下去!”萧谨行吩咐。

        所有人自动回避。

        屏风也紧紧的围住了床榻,外面人的人根本看不进来。

        萧谨行在叶栖迟剪开白墨婉衣服那一刻,也准备离开。

        “行哥哥。”白墨婉紧紧的抓着他的手。

        萧谨行看着她。

        “你别走。”白墨婉虚弱道。

        萧谨行抿紧了唇瓣。

        “没关系。”白墨婉说,“将门之家不拘小节。行兵在外,特殊时期,我和我的士兵会同住一个帐篷。”

        萧谨行眼神波动。

        倒不是在意白墨婉和其他男人住一个帐篷。

        他只是想尊重白墨婉。

        不想她,受到任何委屈。

        “留下吧。”叶栖迟一边剪着衣服,一边说道,“我也需要一个帮手,一会儿拔箭的时候,还要人帮忙。”

        萧谨行转头看了一眼叶栖迟。

        看着她说得冷静平常。

        此刻的注意力却似乎好像只放在白墨婉受伤的身体上。

        心里有些……不知道什么滋味。

        他应了声,“嗯。”

        白墨婉看他答应了,拉着他的手更紧了。

        叶栖迟剪开了白墨婉的衣服,看着箭头的位置,刚好在她心脏处。

        不过好在。

        白墨婉穿了铠甲,箭射入的位置不深,应该没有刺穿到心脏。

        如此。

        也就算是皮外伤了,不严重。

        她检查完了之后说道,“没有伤到心脏要害,拔了箭之后,止住血,然后巴扎了伤口只要不感染,7日就可以痊愈。”

        听叶栖迟这么一说。

        萧谨行明显松了口气。

        “现在需要拔箭了,拔箭的时候会有些痛,白姑娘你要忍住。”叶栖迟提醒。

        白墨婉点头,“嗯,我能忍住。”

        “怕你咬到舌头。萧谨行,你拿块布给白姑娘咬着。”

        “不用,我忍得住。”白墨婉拒绝。

        叶栖迟也就不多说了,“那萧谨行你注意白姑娘的身体不要动。”

        “好。”

        叶栖迟交代完之后。

        她拿着白墨婉身上那支箭,一个用力,直接拔了出来。

        一拔出来,鲜血四溅。

        白墨婉因为疼痛,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

        “婉儿!”萧谨行看着她的模样,心疼不已。

        他紧紧的抓着白墨婉的手,满眼都是她。

        恨不得,受伤的人是他自己!

        ------题外话------

        放心,我家泞泞没有吃醋的。

        不会吃醋的。

        周末会晚更,各位小可爱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