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在线阅读 - 第103章 渝州行(24)杀无赦!

第103章 渝州行(24)杀无赦!

        叶栖迟说完话,转身欲走。

        萧谨行就这么冷冷看着叶栖迟的背影。

        叶栖迟走出几步之后,突然顿足。

        萧谨行眼眸微动。

        心口上猝不及防的跳动,让他有些,惊愕。

        似乎是期待。

        又似乎,带着些意外……意外的惊喜。

        叶栖迟转身道,“小伍呢?”

        就好像,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萧谨行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叶栖迟。

        全身散发着寒冰。

        几米之远的叶栖迟似乎都感觉到了他寒气森森。

        叶栖迟皱眉。

        她又惹到狗王爷了?1

        她做了什么?!

        就在叶栖迟以为萧谨行会大发雷霆,和往常一样跟她吵起来那一刻。

        就看到萧谨行突然转身走了。

        莫名其妙就走了。

        冷冷冰冰的背影,就这么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草!

        狗王爷还没告诉他,小伍在哪里?!

        乃不成,出事儿了?!

        叶栖迟有些紧张,她连忙问着旁边的袁文康,“小伍怎么了?”

        “回禀王妃。伍大人因追拿陈和志父子时身体受伤,王爷命伍大人哪儿都不能去,只能在房间中休息养病。”袁文康连恭敬道。

        所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王妃在说起小伍时,王爷会突然冒这么大火。

        “没死吧?”叶栖迟确认。

        “伍大人的伤,不足以致死。”袁文康回答。

        “那就好。”吓得她以为小伍嗝屁了。

        “王妃要不要去看看伍大人?卑职可以陪同王妃一起去。”

        “不了。”叶栖迟说道,“小伍身体一向很好,只要多休息多养养,问题不大。”

        “是。”

        “我先走了。”叶栖迟关心道,“袁大人你一路也幸苦了,注意休息。”

        “是。”

        叶栖迟离开了庞府,去了祠堂照料瘟疫病人。

        现在她只等,古幸川的到来!

        ……

        庞府。

        萧谨行叫着袁文康到他的房间。

        “叶栖迟走了吗?”萧谨行问。

        口吻有些冷。

        就好像,对这个人根本不在乎。

        但事实上,演技拙劣。

        袁文康恭敬道,“回禀王爷,王妃离开了。”

        “说什么了吗?”

        “让卑职多休息。”袁文康直言。

        萧谨行脸色微沉。

        叶栖迟还真是菩萨心肠,谁都要关心一番。

        袁文康似乎也感觉到了王爷的怒气。

        他连忙转移话题问道,“王爷找卑职,是有事情交代吗?”

        “嗯。”萧谨行自然也不可能真的因为叶栖迟耽搁了他的大事儿,他说道,“今天你好生休息,明天一早,你带着我的书信回浔,把陈和志父子叛变被我就地正法的事情禀告给皇上。”

        “卑职遵命!”袁文康领命。

        “袁文康。”萧谨行严肃叫着他的名字。

        “卑职在。”

        “你跟着本王来到渝州,这一路也为本王立下汗马功劳。从此以后,本王自当把你当自己人对待。”

        “卑职感谢王爷的信任。”

        “但是。”萧谨行眼眸微紧,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可知,现在朝廷局势。”

        “卑职,略知一二。”

        “一旦你忠诚于本王,就会成为有些人的眼中钉。你最好,细思决定。”萧谨行认真道,“本王不强迫你。”

        意思是,如果袁文康不想牵扯到是非之中,他也不会为难他。

        袁文康自然也听得明白萧谨行的意思,他连忙回答道,“卑职愿意跟随王爷,至死不渝!”

        萧谨行唇角轻扬。

        整个朝廷,除了皇后娘家的势力,所有的能人异士全部都被萧谨行纳入麾下。

        剩下还能用的少之又少。

        袁文康也算一名大将!

        “既然如此,本王便不多说。总之,只要本王不倒,定不会亏待了你!”

        “卑职定不负王爷厚爱!”

        萧谨行微点头,缓缓道,“下去休息吧。”

        “是。”

        袁文康恭敬离开。

        萧谨行此刻也从房间走出来,走向了白墨婉的房间。

        对他而言。

        除了复仇。

        就只有婉儿。

        他自然不能错过了陪伴婉儿的时间。

        ……

        陈和志父子被萧谨行就地正法的消息被袁文康带回了皇宫,自然就传入了萧谨慎的耳里。

        萧谨慎气得直接把面前的饭桌都掀翻了。

        完全没有想到,陈和志父子会这么快就死在了萧谨行的手上。

        虽然他也确实没想过让陈和志父子活命,他们活着对他就是威胁,他也怕这两父子出卖了他,且他都已经开始秘密派人去渝州城,一旦收到陈和志父子落在萧谨行手上的消息后,就会立刻杀了那对父子,殊不知,却被萧谨行就这么处置了!

        自己的人,自己杀和被他杀,虽然都是死,但是感觉完全不同!

        萧谨慎这么多年习惯了什么事情都控制在他的掌心之中,突然被这么牵着鼻子走,心里自然是不舒坦得很。

        他阴沉着脸。

        身边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全部都心惊胆战的听候命令。

        “药材都控制好没有?!”萧谨慎问道。

        声音冷到极致。

        也是压抑到极致。

        这一局被萧谨行险胜,他认了。

        但他绝对不会让萧谨行这么好过。

        “回禀王爷,中土境内已经全部安排妥当,所有的药材商都不会给任何人提供渝州城想要的那些药材,宸王想要救渝州百姓可以说是天方夜谭!”施永诚连忙回答。

        “进宫!”萧谨慎冷声,当机立断!

        “是。”

        萧谨慎直接入宫去见萧湛平。

        显然。

        萧湛平刚收到袁文康的密报,知道陈和志父子如此恶劣的行径时,也是气得大发雷霆。

        “一个区区的节度使,居然恣意妄为到这个地步!”萧湛平龙颜大怒,“简直胆大包天!”

        “儿臣叩见父皇。”萧谨慎走进先湛平的寝宫,行礼。

        “你来了正好!朕正打算宣你进宫!”

        “儿臣听闻袁文康回来了,想到是渝州城传回了消息,所以就进宫想要问问情况。之前一直说皇弟发生了意外,不知皇弟可好?”萧谨慎一脸关心的,在问袁文康。

        袁文康连忙回答,“回禀王爷,宸王一切安好。”

        “之前你们出浔城后就听说遭遇了刺客刺杀,是怎么回事儿?!”萧谨慎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还显得很紧张,“父皇后来派遣御前侍卫去寻找宸王的踪迹,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传回来什么消息。”

        “回王爷。”袁文康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说出来,“宸王下榻第一个驿站时,遭遇了刺客的暗算和刺杀。卑职为了抵御刺客,也和王爷王妃走散了。卑职甩开了刺客之后,直接去了渝州城,去时,宸王已经抵达了渝州。但渝州被陈和志父子控制,不准人进出,渝州城的老百姓全部都被关在了里面,苦不堪言。为了能够拿下陈和志父子,解救渝州城的百姓,宸王命我去了边关寻求白将军的支援,白将军派遣了500精兵来帮助宸王攻下了渝州城,并就地处死了陈和志父子。宸王特此命卑职回宫禀报皇上。”

        “陈和志简直胆大包天!他何来的权利,敢封锁了渝州城!”萧谨慎看上去生气无比。

        自然也是做样子给萧湛平看。

        “陈和志罪大恶极,就地处死,死有余辜!”萧湛平冷声道,“现在渝州城情况如何?”

        “回皇上。渝州城的瘟疫病人已经被全部隔离了起来,渝州城的瘟疫已经得到控制。宸王特此命卑职请求皇上放粮仓救济渝州百姓。渝州城因封锁时间太长,所有的粮食都已经枯竭。甚至,不只是渝州城内,周边的合州城等城池,也因为瘟疫的原因,闹起了饥荒。”

        “好!”萧湛平一口答应,“朕答应立马放官粮,救济渝州城及周边百姓!”

        “父皇。”萧谨慎突然开口。

        “楚王有话要说?”

        “儿臣还想要再多了解渝州城具体的一些情况。”

        “你说。”

        “袁文康。”萧谨慎叫着他。

        “卑职在。”

        “你刚刚说渝州城的瘟疫已经控制下来了,怎么控制的?”萧谨慎问道。

        “回王爷。宸王把所有的瘟疫病人,全部隔离了起来。瘟疫是传染病,只要没有人再传染,就算控制。”

        “能保证所有的瘟疫病人全部都隔离了吗?”

        袁文康不知如何作答。

        “一旦有一个漏网之鱼,瘟疫就不会一直传染。”萧谨慎下达结论,“而且即便是隔离了起来,也不能完全保证隔离的人逃不出去!万一逃出,就又会再度传染。”

        萧湛平听萧谨慎这么一说,似乎也觉得有些道理,他点头道,“就没有法子,治好这些人吗?!”

        “启禀皇上……”袁文康正欲开口。

        萧谨慎直言道,“父皇,我听闻瘟疫这种病,事实上就不可能根治,反而是拖得时间越久,危害性越大。”

        萧湛平自然也是想起了太上皇时期的那场瘟疫。

        当时也没有什么可用的药物去控制,最后还是被活活病死。

        而那一次死伤严重,几乎是死了上万人。

        “儿臣斗胆,希望父皇能够下达圣旨,处死感染瘟疫的百姓。如此,才是真的彻底杜绝瘟疫传染的方式。”萧谨慎跪在地上,一副站在国家大义的立场上,不得已下此决定。

        萧湛平自然是知道,这是最好不过的方式。

        萧谨行现在既然已经把所有感染瘟疫的百姓集中在了一起,集中在想要处死显然轻而易举。

        但是作为仁者皇帝,定然不能置百姓的姓名于不顾。

        “父皇。”萧谨慎当然能够看得出来他的犹豫,“儿臣知道父皇的考虑,也知道父皇仁厚,不愿见到百姓伤亡。但处死感染瘟疫的百姓是为了造福更多的百姓,还请父皇下旨!”

        袁文康自然没有发言权。

        来的时候,宸王就交代,言多必失。

        让他能不说话的时候,一定不要开口。

        刚刚他本想说宸王正在配置药方,希望皇上能够帮助宸王收集药材,那一刻以为楚王开口说话,袁文康也就选择了闭嘴。

        而且宸王说过,药材的事情,能提就提,不能提,就不要多提。

        免得。

        惹火上身。

        寝宫内。

        萧湛平突然命令道,“袁文康你退下。”

        “卑职遵命。”

        袁文康离开。

        “你先起来。”萧湛平吩咐着萧谨慎。

        萧谨慎从地上起身,对萧湛平依旧恭敬无比。

        “下旨杀感染瘟疫的百姓,不是不可以,但朕不想背了一个暴君的名号。”萧湛平考虑更多的自然不是那区区的几百人性命,他考虑自然是他的利弊,“明白的人,会懂朕的用苦良心,不明白的人,会拿着朕的此举大做文章,朕不想听到任何非言非语。”

        “儿臣明白。”萧谨慎当然知道萧湛平在考虑什么。

        就是知道,才会提出此等建议。

        他说道,“命令不是父皇下达的,是宸王萧谨行下达的。”

        萧湛平眼眸一紧。

        自然,听懂萧谨慎的意思。

        “父皇只需要给宸王一个期限,让他务必彻底清理瘟疫。儿臣相信,以宸王的聪明,定然会知道这么做。到头来,如若真要背负什么不好的名声,那也是宸王的自作主张,甚至于,父皇可对宸王略有一些惩罚,以堵住朝廷上所谓那些非言非语!”萧谨慎直言,“特别是,皇后娘家的人。”

        萧湛平眼神中,都表现出了对萧谨慎的认同。

        他现在最担心的自然是于晴鸢娘家那边的人,极有可能会故意拿这件事情来做文章?!到时候他落得给不仁不义的地步,反而是便宜了于晴鸢。

        “既已考虑周全,那就按照你说的做。”萧湛平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朕这段时间身体诸多不适,太医要朕静养。关于渝州城瘟疫的事情,朕就交给你来处理!”

        “儿臣遵命。”萧谨慎得逞,连忙说道。

        “此事可大可小。”萧湛平不忘叮嘱。

        “儿臣一定不负父皇所望。”

        对于萧谨慎,萧湛平多少还是信任的。

        而且渝州城瘟疫的事情确实也闹得有点大了,再不解决,恐怕朝廷上都不得安宁了。

        他其实也早有此想法。

        不过是需要一个人帮他说出来。

        萧谨慎果然,深得人心。

        ……

        萧谨慎离开萧湛平的寝宫。

        袁文康一直在寝宫外候命。

        萧谨慎走向他。

        袁文康跪地,“参见楚王殿下。”

        “袁文康,刚刚本王和皇上的对话,你也听了一二。”

        “卑职定不会泄漏半句。”

        “你在宫中多年,本王自然先相信你。”

        “卑职感谢楚王的信任。”

        “这里一封信。”萧谨慎从衣袖里面拿出来。

        袁文康不敢有任何举动。

        “本王命令你立马快马加鞭去渝州城,亲手交给宸王。”萧谨慎命令。

        “卑职领命。”

        萧谨慎把信件给了袁文康,冷声道,“本王一直觉得袁头领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袁头领可不要让本王失望。”

        萧谨慎的一番话与其说是在赞扬袁文康,倒不如说在威胁他。

        威胁他,最好不要和他斗。

        丢下这句话之后,转身就走了。

        袁文康感觉楚王走远,才从地上站起来。

        刚站起来。

        他眼眸突然一紧。

        连忙又跪下,“卑职参加和臻公主。”

        萧和臻就这么看着袁文康。

        听闻他跟着三皇兄去了渝州城,却没想到,回来了。

        但她并没有听说,三皇兄回来得消息。

        袁文康似乎察觉到萧和臻的心思,连忙解释道,“卑职奉命回来给皇上禀报渝州城情况,现在立马要回去渝州城。”

        “所以马上又要走了是吗?”萧和臻问道。

        “是。”

        好在父皇叫她来他的寝宫,否则她根本看都看不到他一眼。

        袁文康走之前,她本让自己的宫人捎信给她,她想和他单独见一面,为他践行。

        亦或者。

        和他彻底道别。

        或许他回来之时,她已嫁为他妇。

        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见面。

        然而那晚上,她却孤独的等了一个晚上,并没见他的身影。

        于他而言。

        她和其他“萧”姓人没有什么不同。

        “卑职告退。”萧和臻突然的沉默,袁文康主动开口了。

        萧和臻就这么看着袁文康卑微离开的背影。

        她说,“还有十日,我就要嫁给小侯爷了。”

        袁文康离开的身子,终究顿了顿。

        他隐忍着的情绪,无人能够看得出来。

        那一刻也没有回头。

        只说道,“卑职祝公主和驸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萧和臻笑了。

        笑着眼前一片模糊不清。

        她其实很清楚他们之间不可能。

        她没想过反抗什么,也不想连累了任何人。

        她不过只是想要,哪怕只有他一点的温暖。

        让她至少心口不会那么冷,那么痛。

        让她至少可以把那份美好的不被任何人所知的感情,好好珍藏。

        而不是。

        他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带给她的只有,心灰意冷。

        ……

        袁文康快马加鞭回到了渝州城。

        来回用了3天。

        萧谨行看着袁文康带回来的信。

        信上只写了几个字,“放粮仓,灭瘟疫。期限,两日!”

        萧谨行紧紧的看着信件。

        一眼便知,萧湛平的意思。

        意思是。

        粮仓里面的粮食可以放出来给百姓应急,但同时,他要保证彻底灭绝了瘟疫,且只给他两天时间。

        两天时间要彻底控制下来瘟疫,只有一个方法。

        杀!

        他其实早料到会如此。

        这也是为何,他不同意叶栖迟去救治瘟疫的原因,因为,救不救最后结果都一样。

        现朝廷上应该已经有人开始在故意挑拨瘟疫的事情。

        一定会有一种声音说,是因为皇上福泽不够所以百姓才会遭殃,这般非言非语,萧湛平定然不能接受,而于晴鸢娘家的势力又一直在蠢蠢欲动。萧湛平恐于晴鸢以此大做文章得了民心,所以一定会选择非常的手段来控制瘟疫。

        萧谨行捏紧了信纸。

        所谓的两日。

        加上袁文康走的这一天半。

        也就只有半日了。

        也就是说。

        今晚,就要处置所有。

        本也不应该有太多的情感。

        庶民的生命,本就如草芥。

        在必要时刻的牺牲,不足以动恻隐之心。

        然那一刻。

        他想到了叶栖迟。

        想到叶栖迟所有的努力,现在全都白费。

        “通知庞南,还有白家军的人,全部待命!”萧谨行冷声。

        圣旨不能违背。

        叶栖迟不能成为他抗旨的理由。

        “是。”袁文康连忙恭敬。

        一会儿。

        庞南和小伍出现在了萧谨行的房间内。

        小伍经过几天的修养,身体恢复大半。

        因白家军的兵符还在小伍手上,所以现在白家军听小伍指挥。

        “今晚亥时,处死所有感染瘟疫的人,一个不留。”萧谨行命令。

        小伍瞪大了眼睛。

        他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在此之前,把叶栖迟带出来。”萧谨行冷漠。

        对于小伍和庞南的异样无动于衷。

        “如若叶栖迟反抗……”萧谨行一字一顿,“杀无赦!”

        ------题外话------

        今天居然古幸川还没来。

        等古幸川的第二天!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