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在线阅读 - 第113章 回朝(5)杀死断崖子

第113章 回朝(5)杀死断崖子

        现场一片惨烈。

        叶栖迟和萧谨行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料到,断崖子的武功会高强到这个地步,如此多的顶级杀手加上小伍,都全然不是断崖子的对手,看着眼前不断有被断崖子杀死的杀手……如此下去,所有人都会死在这个老魔头手上!

        俨然,有些紧张了。

        叶栖迟紧咬着唇瓣,在想怎么才有解决之道。

        萧谨行也是表情严肃,一脸认真。

        就在断崖子又轻而易举的杀死一个杀手时。

        萧谨行突然大声说道,“断崖子刚刚说过了,你们的弱点他全部都一清二楚。所以你们按照自己原来的招式去杀他,甚至越是厉害的招式,断崖子越是能够躲过,还会找到你们的弱点趁你们不备直接反杀了你们!”

        萧谨行的话,那一刻也让叶栖迟瞬间发现了什么。

        所以萧谨行一直盯着他们的打斗,并不只是在关心他们的输赢,而是在找断崖子的弱点。

        “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你们不要用你们习惯的招式,反向而行!”萧谨行冲着杀手,指挥道。

        杀手们打斗中自然也发现了,他们越是厉害的招式,断崖子躲得越好,当然在打斗过程中根本注意不到这么多,也没有想到要去怎么改变,此刻听萧谨行这么一说。

        所有杀手连忙变换了自己的招式。

        把自己最厉害的武功隐藏了起来。

        虽没那么强大的杀伤力,但因为人多,加上断崖子已经找不到他们的规律,此刻明显,有些吃力了起来。

        杀手发现断崖子确实没那么容易杀死他们了,招式也就更加的出其不意。

        断崖子脸上明显有了些慌张。

        是没想到自己刚刚随口一句威胁自大的话,却被萧谨行发现了他的秘密!

        现在没办法轻而易举的杀死杀手,当然杀手们想要杀他也不容易,可时间越久,体力终究有限,怕这样耗下去,非把自己耗死不可!

        他眼眸一冷。

        整个人气势,又瞬间强大起来。

        他大声说道,“林千俞,你还在旁边做什么!给我全部都杀了!”

        林千俞此刻确实一直在观望。

        他也站在那里,看着面前混乱而残暴的局面。

        听到断崖子叫他,他才转头看了断崖子一眼。

        断崖子狠狠的再次吼道,“林千俞,给我杀了他们!”

        “我为什么要帮你杀了他们?!”林千俞突然笑了,冷讽的话语说道,“我又不是你儿子,我也不过就是你的一枚棋子一个工具而已,我为什么要来帮你?!”

        “你傻子吗?!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爹你还不知道吗?刚刚不这么说,我能救下你,你能活到现在吗?!”断崖子脸色阴沉无比。

        此刻如若没有人帮他,他胜算少之又少!

        “刚刚如果不是叶栖迟突然说自己有解药,你就已经动手了,而你一旦动手,香沁就会直接杀了我!你根本没有把我的命放在眼里,我何必要来救你!”林千俞无动于衷。

        甚至恨不得,断崖子就这么死在他们的剑下!

        断崖子咬牙,狠狠的说道,“林千俞,你果真是蠢得无可救药!就算你不是我亲生儿子又能怎么样?!现在整个江湖上都知道你是我儿子,你说不是就不是了?!”

        林千俞眼眶猩红。

        “十绝门这些年在江湖上有多少仇家你心里没数吗?!我死了,他们会找谁报复?!还不是找你!”断崖子大声说道,“只有我活着,你才能够活着,你现在不帮我杀了他们,最后你也活不了!”

        林千俞身体都在发抖。

        听到断崖子如此对他威胁的话,全身都在颤抖!

        他脸色突然一狠。

        一个轻功,瞬间飞向了依旧场面惨烈的打斗之中。

        他随意从地上捡起来一把利剑,直接往其他杀手中刺去。

        一个杀手被他,杀死。

        与此同时,林千俞迅速来到了断崖子身边。

        叶栖迟和萧谨行那一刻,自然有些紧张了。

        从刚刚林千俞那一两个招式就不难看出,这人的武功也是极高。

        或许在香沁之上,仅次于断崖子。

        本对付一个断崖子就没有胜算,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这场决斗,很难再赢。

        断崖子看着林千俞过来,脸上也不由得有了些得意的笑容。

        只要林千俞帮他。

        解决面前的这些杀手,就是轻而易举。

        香沁眼眸一紧。

        她冲着叶栖迟大声吼道,“宸王和宸王妃先走!”

        明显是,他们可能打不过了。

        让萧谨行和叶栖迟先走,而他们可以拖延时间。

        叶栖迟心口微动。

        她转头看了一眼萧谨行。

        萧谨行已经迅速,往旁边的马匹上去。

        叶栖迟咬牙。

        如若待在这里,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所有人一起死。

        她只能先行离开。

        心里愧疚的是,她连累了香沁。

        还有十绝门的,其他杀手。

        萧谨行坐上马车,伸手,“把孩子给我!”

        叶栖迟也没有犹豫。

        以她的技术,抱着孩子骑马根本不可能。

        此刻也没有那个时间去问萧谨行会不会可能把孩子摔死,香沁他们能够给他们争取到的时间不多,他们不能耽搁一秒。

        萧谨行抱着孩子之后,丢下一句话,“你自己追上来!”

        就先骑马离开了。

        叶栖迟连忙也骑上了一匹马,她拽着缰绳,迅速离开。

        断崖子自然是不允许他们走的。

        他冲着林千俞说道,“这里交给你!”

        说着,轻功一跃,就要从厮杀中离开。

        刚离开。

        小伍迅速的腾飞到了断崖子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路。

        此刻小伍也全身是伤。

        血流不止。

        但他现在唯一的信念只有,帮助王爷和王妃离开。

        断崖子看着小伍,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他迅速逼近小伍,疯狂的招式,让小伍根本接不住。

        正面几番回合之下,小伍直接被一掌击落在地上,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断崖子不屑一顾的看了一眼小伍。

        他起身正欲骑上旁边的一匹骏马。

        小伍突然从地上腾起来,一把抱住了断崖子的腿,迫使他根本没办法离开。

        断崖子脸色那看到了极致。

        对他而言,小伍不可能还能再爬得起来,受伤如此严重,最多就剩了一口气,只要没有得道救治,一会儿也要死,根本料不到,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有力气,困住他。

        断崖子眼里的杀意很明显。

        他掌心开始蓄力,将身体里所有的内力全部集中在手心,然后对着小伍的头……

        这一掌下去。

        小伍的头直接可能被炸裂开。

        也就在那一瞬间。

        一把剑。

        猛的一下,直接刺进了断崖子的身体里。

        穿过他的心脏,刺穿了他的胸口。

        手心里强大的内力,也在那一瞬间消失。

        他不相信的转头。

        看着刺他一剑的人,居然是林千俞。

        林千俞满脸血腥,面部狰狞。

        “你,你,你……”断崖子话都说不出来了。

        全身的怒火,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异常恐怖。

        “你以为,我真的怕江湖人报复吗?”林千俞狠狠的看着断崖子,“只要你死,什么代价我都能接受!”

        “林千俞……”断崖子死不瞑目。

        怎么都死不瞑目。

        他想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被人暗算。

        居然会被林千俞暗算。

        林千俞看到断崖子的模样,突然笑了。

        笑得很是猖狂。

        他说,“你知道吗?香沁之所以挟持我,也是我和她演的一出戏,我们早就想要杀你了!只是因为你的毒,我们没办法杀你!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被香沁轻而易举的挟持,她武功可没有我高!”

        “你,你……”断崖子更加接受不了了。

        更加接受不了。

        在林千俞都还不知道他不是他亲生儿子那一刻。

        就已经,对他背叛了。

        “你知道你现在死不瞑目的样子,我看着有多爽吗?!断崖子,你这辈子的血腥和残忍,落得今天这地步,也是你活该!”林千俞咬牙切齿的说道!

        断崖子眼里的不甘和残忍,那一刻还是让他爆发了最后的力气。

        他用尽身体全部的内力。

        猛的一下,弹开了林千俞。

        林千俞整个人,也这么翻了过去。

        包括在他身边的小伍,也被突然的内力,再次击倒在地。

        “想要杀我!”断崖子满身是血,但却给人一种,怎么都不会倒的感觉,“还没有这么容易!”

        他身体微动。

        就要直接朝地上的林千俞杀去。

        却在靠近林千俞那一刻。

        香沁的一把利剑再次穿透了他的身体。

        断崖子身体一顿。

        与此同时。

        剩下的所有杀手,全部都用剑,穿透了断崖子的身体。

        仿若把曾经在十绝门受到的所有一切痛苦,都发泄在了这一剑上。

        无比的,大快人心!

        断崖子的身体,可谓被刺穿成了一个骷髅。

        所有人把剑拔了出来。

        血溅四方。

        终于,断崖子倒下了。

        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所有杀手就这么看着断崖子死在了他们面前。

        做梦都想要的一幕。

        就真的,实现了。

        仿若,还觉得不太真实。

        直到。

        耳边,又响起了骏马的声音。

        萧谨行和叶栖迟,重新回来了。

        离开之时,香沁其实就给了叶栖迟一个暗示。

        所以她骑马离开的时候,一直在回头瞻望。

        然后发现了断崖子,倒了下去。

        于是,便和萧谨行重新回来了。

        回来后,就看到断崖子躺在了血泊之中。

        所有杀手,都这么冷冷的看着。

        叶栖迟和萧谨行连忙下了马。

        萧谨行把孩子递给叶栖迟,直接走向了旁边的小伍。

        小伍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小伍。”萧谨行叫着他。

        脸上明显有些,慌张。

        小伍躺在地上,动了动眼皮。

        好不容易,终于睁开了眼睛。

        “王爷。”小伍叫了一声。

        那一刻甚至还想要起身,就是不想让王爷担心。

        “你别动。”萧谨行制止他。

        知道他没死。

        就行。

        萧谨行命令道,“来人,把小伍抬上马车!”

        白家军还有幸免。

        此刻听到命令,连忙上前把小伍抬了起来。

        此刻叶栖迟也看到了一眼小伍,虽然小伍一动不动,但看萧谨行的神色,应该是没死。

        但没死,也应该丢了半条命。

        叶栖迟转头对着香沁说道,“你们也受伤严重,重新回到刚刚的客栈,我给你们医治。不要耽搁,我先走了!”

        香沁点头。

        叶栖迟看了香沁一眼,转身跟着萧谨行上了马车。

        马车再次迅速离开。

        悬崖边上,就只剩下十绝门的所有杀手。

        所有人都受伤严重。

        香沁说道,“宸王妃说过,十绝门一灭,我们杀手就全部获得自由。你们可以云游四海,也可以去寻找自己的亲人,只要在规定时间到宸王府取药便行。宸王妃还说,最多三个月或者半年,她会研制彻底解除我们体内毒的解药,从此以后我们便可以不用再去宸王府,也就真的恢复了自由身。”

        杀手们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心里也难掩有些雀跃。

        一个杀手问道,“香沁,宸王妃为何会如此帮我们?!就算灭了十绝门,她也可以完全利用我们。”

        “我也不知道。”香沁回答,“或许,就是个好人吧。”

        好人?!

        在杀手的心目中。

        除了杀人就是被杀。

        从不知,什么叫好人。

        “在解药没有彻底清除之前,我会一直留在宸王妃身边。如若你们有任何需要,可以找我。”香沁说道,“各位,江湖路远,后会有期!”

        说着,香沁就直接走向了旁边的一匹骏马,骑了上去。

        他们之间,本也没有什么同门之情。

        或许还存在竞争,所以不需要太多的煽情。

        然而香沁正欲离开之时。

        林千俞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香沁眼眸微动。

        对林千俞……

        她说道,“断崖子没有给你服用过毒药。”

        意思是,他现在彻底自由了。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林千俞问。

        香沁抿唇。

        “彻底解除解药之后,你有什么打算?”林千俞再次问道。

        香沁说,“我要回家。”

        林千俞看着她。

        “嗯,我会回家。”香沁很坚定。

        她会回去。

        一直以来,坚持着她活着的唯一信念,就是回到她原来的家里。

        她想娘亲,想爹爹。

        “你呢?”香沁不想沉寂在自己的情感里面,她问他。

        “我?”林千俞自嘲的笑了笑,“我原本以为断崖子是我亲生父亲,现在才知道原来不是。”

        对。

        之前林千俞是不知道的。

        而答应香沁的请求,也是因为他对断崖子也有仇恨,他理解不了他的残暴,不只是对待杀手,对他也是。

        他想要解救所有的杀手。

        最想要解救的是香沁。

        因为。

        他喜欢香沁。

        一直喜欢。

        香沁其实知道。

        但这一刻,并没有回应。

        他说,“断崖子不是我父亲,杀了他,我也不会再有任何愧疚!然而我也不知道,我亲生父母是谁。我没有家。”

        香沁听到林千俞这般说,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但还是忍住。

        什么都没有说。

        什么情感,都没有表露。

        林千俞突然笑了笑。

        淡淡的笑容,仿若也是在让自己释怀和放下。

        他说,“香沁,希望你早日和家人团聚。有缘再见。”

        便是。

        他的告别。

        同门十几年。

        唯一给过她温暖的人,大抵只有,林千俞一人。

        香沁眼眶有些红,她说道,“江湖险恶,仇人极多,一定保重!”

        便也是。

        她的告别。

        离开了十绝门。

        就再也不想记起曾经的一切。

        她要忘记。

        不只是惨烈曾经的经历,还有,曾经的那些人。

        林千俞嘴角笑了一下。

        十绝门的人,从来不会笑。

        不会由衷的笑。

        他们的笑容,都是被训练出来的,千篇一律的表象。

        但这一刻,香沁觉得,林千俞的笑容,发自内心。

        他转身,骑上了一匹马。

        “驾!”林千俞拽着缰绳,潇洒的身姿,在她面前越来越远。

        香沁咬了一下唇瓣。

        她眼眸微转,鞭打着骏马,也迅速离开。

        离开时,眼眶中有泪。

        嘴角却带着笑。

        是对,未来的期望。

        直到很多年后,她才后悔,当初为何不选择和林千俞恣意江湖。

        如若一起离开。

        便不会被亲人伤害。

        便也不会,被爱情伤害。

        ……

        客栈。

        到处都是残骸。

        叶栖迟他们回来的时候,画面真的惨烈。

        死了太多的人。

        真的太多的人。

        他们重新回到他们的客房。

        小伍被放在了床上,满身都是血。

        叶栖迟开始给小伍进行伤口检查。

        一边检查一边问道,“古幸川在吗?”

        萧谨行此刻抱着孩子。

        关注力自然全部都在小伍的身上。

        听到叶栖迟这么一说,脸有些黑。

        “去找一下古幸川,还有袁文康。”叶栖迟说道。

        原文中,两个人都没这么早死。

        但现在她的到来,剧情已经偏远得厉害了。

        谁都不知道都变成了什么样子。

        “萧谨行。”没有得到回应,叶栖迟声音沉了些。

        萧谨行眼眸微动,冷声吩咐,“去找袁文康和古幸川。”

        “是。”白家军恭敬。

        叶栖迟也没有太把注意力放在找古幸川的事情上,她全神贯注给小伍医治。

        一边检查一边说道,“肋骨断了两根,伤口三十八个,最深的已经伤害到了内脏,血流较多,身体现在过分虚弱,我要给他动手术。”

        “手术?”萧谨行不明所以。

        “切开身体,看里面的伤势情况。修复里面的伤口,然后再缝起来。”

        “切开身体还能活吗?”萧谨行俨然不同意。

        叶栖迟都懒得和萧谨行解释,“我现在需要两把刀,消毒,针线,消毒,还有止血草药,膏药无数。马上准备!”

        萧谨行审视着叶栖迟。

        “耽搁久了,小伍就没命了。”叶栖迟直言。

        萧谨行咬牙,还是吩咐人去准备了。

        准备时。

        叶栖迟也已经开始给小伍做手术准备了。

        她脱光他的衣服。

        正脱裤子那一刻。

        “叶栖迟!”萧谨行怒吼一声。

        “手术的时候你最好别在我身边。”叶栖迟冷漠。

        在对待手术时,她也不近人情。

        “谁让你脱小伍的裤子了。”萧谨行冷声道。

        “最深的伤口在小腹部,不脱裤子影响我手术操作……”

        “我来!”萧谨行突然说道。

        然后把孩子抱给了旁边的侍卫,直接走到了叶栖迟旁边。

        叶栖迟也是无语。

        “你先出去!”萧谨行吩咐。

        叶栖迟也难得和萧谨行废话,她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全部脱光,然后盖上被子。”

        萧谨行没搭理叶栖迟。

        叶栖迟出去。

        出去,也重重的呼吸了一口气。

        第一次在古代这种,医疗设备这么差的地方做手术,她还真的没有完全的把握。

        但是小伍受伤太严重,不动手术肯定不行。

        就算不死。

        也得落下残废。

        以小伍的性格,断然不会接受自己无用。

        叶栖迟眼眸微动。

        那一刻看到了古幸川和袁文康,急步的走向了她。

        ------题外话------

        嘿嘿嘿,周末就是会晚点。

        么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