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在线阅读 - 第118章 香沁的感情

第118章 香沁的感情

        叶栖迟一觉睡得很爽。

        起床之时,天都黑了。

        她动了动身体。

        绿柚连忙上前,“王妃醒了吗?”

        叶栖迟应了一声。

        心里也不有的有些感动。

        去渝州城这么长一段时间,太久没有享受到这种,被人如此无微不至伺候的感觉了。

        “什么时辰了?”

        “回王妃,已经是戌时了。”绿柚回答道。

        “这么晚了。”

        “王爷还在等王妃用膳。”绿柚连忙补充。

        说出来还甚是兴奋不已。

        总算这一路没有白费。

        王爷对王妃果真是好的。

        叶栖迟看了一眼绿柚,不用猜也知道这小妮子脑袋瓜里面都在想什么了。

        她直言道,“我和萧谨行,没你想的那样。”

        绿柚嘟嘴。

        心里有些不悦。

        王妃为什么就不愿意承认,王爷对她好了些。

        “总之,别有任何期待。”叶栖迟泼冷水。

        “反正奴婢觉得,王爷总有一天会喜欢上王妃的。”

        “你哪里来的自信?”

        “王妃这么好,王爷要是不喜欢王妃,王爷就是眼瞎。”

        “……”绿柚胆子越来越肥了。

        都敢说萧谨行的坏话了。

        叶栖迟在绿柚的伺候下,更衣洗漱,然后去萧谨行的婉院。

        刚走到自己院子内。

        就看到了香沁在院子里面,散步。

        看到叶栖迟,连忙上前行礼,“王妃。”

        “吃过晚膳了吗?”叶栖迟问。

        “绿柚姑娘已经给我准备,吃过了。”香沁回答。

        “那便好。我去萧谨行那边用膳,你随意。”

        “是。”

        叶栖迟也没多说,便离开了。

        倒也不是怕萧谨行等她,就是饿了。

        她走进院子里。

        房间内,便也已经摆放好了晚膳。

        萧谨行坐在餐桌前,脸色有些黑。

        估摸着等她等得有些久了,心情不悦。

        叶栖迟大大咧咧的过去,一屁股坐下,也没有一丝歉意,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

        萧谨行睨了一眼叶栖迟。

        这女人,真的越来越放肆了。

        他等她用膳等了这么久,居然连一句客套话都没有。

        看着叶栖迟吃得很香。

        想了想,便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王爷找我有事儿吗?”叶栖迟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总觉得这男人不会这么好心。

        萧谨行又看了一眼叶栖迟狼吞虎咽的样子。

        到底。

        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他带着些嫌弃,但意外的却又没有说什么,只回答道叶栖迟,“三日后,和臻和叙凡成亲。”

        “这么快?”叶栖迟感叹。

        想想,他们去渝州城大半月。

        这却是都已到中秋了。

        刚刚走来,看到院子里面的明月,都变得又亮又圆了。

        “嗯。”萧谨行说,“到时,会去吴侯府参加婚宴。”

        “哦。”叶栖迟应了声。

        “另外。”萧谨行表情严肃,“本王从明天开始要每天早朝,父皇念宸王府太远,便赐给了本王一处离皇宫较近的府邸,不出所料,半月内便会搬过去。”

        “哦。”叶栖迟又应了一声。

        对她而言,搬哪里去都一样。

        反正王爷府邸,环境也不会太差。

        “本王以后早朝,至少半日不在王府,你自己安分点。”

        叶栖迟翻白眼。

        “你在渝州城捡来的婴儿,明天送去尚书府。”萧谨行吩咐,“相信你今天已经给你父亲说过了。”

        “说过了。”叶栖迟说道,“那我明天一早回尚书府。”

        “下午。”萧谨行说道。

        叶栖迟皱眉。

        “本王陪你回去。”

        “……”这人中邪了吗?!

        大清早的去上了早朝,回来不睡个觉。

        “用膳。”萧谨行招呼。

        被叶栖迟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

        声音和表情都有些冷。

        叶栖迟抿了抿唇终究没什么,然后低头继续吃饭。

        吃过晚膳。

        “今晚我把孩子抱回我的院子。”叶栖迟说道。

        萧谨行眼眸微动。

        “在这边怕孩子晚上哭闹,吵着王爷。”

        “随便你!”萧谨行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叶栖迟无语。

        萧谨行这货又在发什么脾气。

        绿柚看王爷离开,才连忙上前在叶栖迟耳边说道,“王妃,王爷是不是想要你搬来他院子一起住?”

        “怎么可能?”叶栖迟完全不觉得。

        “那王爷干嘛把王妃捡来的孩子放在自己院子?”绿柚反问。

        “……”鬼知道那狗王爷是不是,良心发现。

        “王妃……”

        “行了行了。”叶栖迟终究还是打算了绿柚。

        绿柚这叽叽咋咋的,吵得她头疼。

        “带你去看看我捡回来的孩子。”

        “奴婢更想看王妃亲生的孩子。”

        “……”话不投机半句多。

        叶栖迟还是去萧谨行院子里老嬷嬷的手上,抱走了婴儿。

        回到了宸王府,婴儿的待遇自然也不同。

        身上也穿上了滑跪的衣服,明显都请洗干净了,脸蛋白嫩嫩红扑扑的,加上吃得应该也很饱,所以叶栖迟抱着婴儿离开时,婴儿还睡得很香甜。

        回到院子。

        叶栖迟小心翼翼的把婴儿放在了她的床上。

        “王妃,她跟着你一起睡吗?”绿柚问。

        “嗯。”

        “小孩晚上睡觉不安分,奴婢担心她会吵着王妃休息。”绿柚说道,“要不要奴婢去请王爷的老嬷嬷过来,帮忙照顾她。”

        “不用了,也就一晚而已。”叶栖迟摇头。

        如果狗王爷愿意让她把婴儿养在王府,肯定得有嬷嬷来照顾,她其实对照顾小孩也没有什么经验。

        但就这么一晚,她也就不想折腾了。

        而且还挺想,和婴儿多待一会儿。

        “是。”绿柚也不多说,也是听到王爷和王妃的谈话,知道明天下午要送走这个孩子。

        房间外,突然想起了敲门的声音。

        随即传来香沁的声音,“香沁求见王妃。”

        叶栖迟点头。

        绿柚连忙去打开了房门。

        门口香沁看着绿柚,显得很客气的叫了一声,“绿柚姑娘。”

        “香沁姑娘。”绿柚回礼,“王妃在里面,不过孩子睡着了。”

        意思是,香沁要小声点,不要吵着孩子睡觉。

        “是。”

        香沁走进了叶栖迟的房间。

        跟着绿柚走向了屏风后的床边。

        “香沁给王妃请安。”香沁行礼。

        叶栖迟实在不喜欢香沁对她如此恭敬。

        不过香沁这些年是十绝门,过的都是水生火热战战兢兢的日子,想来,已经习惯了,对别人恭恭敬敬,谨小慎微。

        “香沁找我有事儿?”

        “嗯,有些话想要单独和王妃说说。”

        “绿柚你先下去。”

        “是。”绿柚恭敬离开。

        叶栖迟看婴儿睡得很好,也起身,带着香沁坐在了房间一边的软榻上。

        “香沁有话不妨直说。”

        “我想,明日便离开宸王府。”香沁鼓起勇气,开口道。

        叶栖迟皱眉,“怎么了?这么快就想要回谢府了?”

        “不是。”香沁摇头,“待我身体好了之后再回去,面的阿爹阿娘担心。”

        打算的是。

        身体彻底康复,她才回去。

        如果康复不了。

        她就再也不回去。

        宁愿,自己饱受对亲人的相思之苦,也不想再次让亲人伤心难过。

        “那你是?”

        “我身份不太好,就像绿柚姑娘说的那样,我在这里终究不合规矩。”

        “现在还叫你香沁,只是因为,谢若瞳还没有回家。一旦谢若瞳回家,香沁也就死了。”叶栖迟说得明白。

        香沁看着叶栖迟。

        叶栖迟笑了笑,“世人的目光没那么重要,自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活,才是硬道理。”

        香沁有些感动。

        今天无意听到绿柚说的那些话,心里就一直在想,要不要离开了。

        当然,她没有半点对绿柚有任何情绪,绿柚说的全然都对。

        她是妓女,妓女在大泫国,是最低贱的存在,连奴婢都不如,她的存在都会让身边的人蒙羞。而她不想连累到叶栖迟,对她而言,叶栖迟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不管她怎么说他们是合作关系,但叶栖迟就是让她成功的脱离了十绝门,就是救了她的性命,甚至还能让她回家,这份天大的恩情,她早已记在心里,便不想因为自己,对叶栖迟造成什么没必要的麻烦。

        此刻听到叶栖迟这么一说,自然又被叶栖迟所感动。

        总觉得她和大泫国的女子都不同。

        她大气,豪迈,不斤斤计较,不拘泥于礼节。

        活得,潇洒恣意。

        这样的人,似乎更适合在江湖。

        江湖之中,便也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

        香沁想,要她能够有叶栖迟这般胸怀,或许,在接下来的很多年,也不会活得那么累了!

        “你要是真觉得不好意思,怕在我这里白吃白喝……”叶栖迟看着香沁犹豫不决的样子,又说道,“你可以帮我做点事情。刚好我有事相求。”

        “王妃客气。王妃想要什么,只要香沁有的,便都给你。”香沁很认真地说道。

        也是一个,性情中人。

        这样的人,原本就不适合当杀手。

        之所以这些年能够成为杀手第一,也是因为有着强大的意念想要回家。

        再多几年,心智被摧残到绝望的地步,怕是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去。

        也就,不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了。

        叶栖迟说道,“教我武功。”

        香沁吃惊。

        王妃要习武?!

        “这一路被暗杀怕了。一点武力值都没有,连基本的自保都不行。”叶栖迟说道,“总得学点防身术。”

        “防身术?”香沁没听明白。

        “就是在别人杀自己的时候,有能力逃跑,甚至反杀。就是你们口中的武功。”

        “哦。”香沁也算是听明白了。

        时不时觉得,叶栖迟说的话,她都听不太懂。

        她说,“好。但是习武很累,王妃如若不怕苦的话,我一定将我一身的武功全部都传授于王妃。”

        “我要有你这么厉害,我得学多少年?”叶栖迟好奇的问道。

        “得看王妃的资质,和每天习武的时长。我用了五年。”香沁说着,“每天只有2个多时辰的时间没有练功,其他时候一直在被训练。”

        “……”那她得多久才能有绝世武功。

        算了。

        叶栖迟也不想惆怅。

        能学多少是多少吧。

        她说道,“我慢慢学。先学会一些,简单防身就行。”

        “好。”香沁点头。

        “明天我回了尚书府,后天回来我便跟你学习。”

        “好。”

        “那就不走了吧?”叶栖迟问。

        香沁脸有些红,她连忙回答道,“不走了。”

        “那就好。”叶栖迟笑了笑。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

        床上的婴儿呢喃了几声,似乎不太舒服。

        叶栖迟连忙过去把婴儿从床上抱起来,哄着她入睡。

        香沁就这么看着叶栖迟。

        真的是半点王妃的架子都没有。

        但却又不觉得,她好欺负。

        叶栖迟真的是,很特别的存在。

        “王妃似乎很喜欢小孩子。”香沁看着叶栖迟把孩子又哄睡着了,不由地说道。

        “其实也不喜欢。”叶栖迟回答道,“就是看到她娘亲在她面前死了,有些于心不忍。”

        “王妃是个好人。”

        叶栖迟笑。

        这算什么好人。

        一般的人,也都会有怜悯之心。

        “再加上我也不会生孩子,就想着留一个孩子在身边,以后也不会太寂寞。”

        “王妃是什么原因吗?王妃医术了得,怎会不能生孩子?”香沁有些紧张的问道。

        叶栖迟笑了笑,“是不会,不是不能。”

        “……为何不会?王妃是觉得,王爷不会和你生孩子吗?”

        “萧谨行确实不会和我生孩子。”叶栖迟说道。

        他自然是和他的白姑娘生孩子。

        “我也不会和萧谨行甚至说,其他任何男人生孩子。”叶栖迟也不瞒着香沁。

        就觉得香沁是自己人。

        “我觉得王爷是在意王妃的,如若王妃可以躲在王爷面前表现,王爷应该不会吝啬给王妃一个孩子。”香沁很认真地说道。

        叶栖迟真不知道怎么给他们古代人解释。

        在末世,女人不愿生孩子比比皆是。

        有时候单纯也只是为了繁衍后代,让人类不至于就这么灭亡了。

        在这里,人真多,也没有自然灭绝。

        不需要那么多后代去繁衍,生不生就无所谓了。

        然而在古代。

        女人不生孩子,怕是滔天大罪。

        而女人生孩子,不仅得不到男人的感谢,反而还要感谢男人的大恩大德。

        什么强盗逻辑。

        叶栖迟说道,“女人不是为了男人而活的。”

        香沁看着叶栖迟。

        “算了,你也不会理解。”叶栖迟不想解释了。

        大泫国女子对男子的依赖,已根深蒂固。

        香沁这种在江湖上十几年的女子,也依旧保持着无比传统的思想,改变不了。

        香沁确实是,理解不了叶栖迟的想法。

        但她却突然觉得,叶栖迟好像真的不会为了男人而活。

        也不是为了,王爷而活。

        传闻都说宸王妃喜欢宸王。

        事实上,她反而觉得,宸王更在乎宸王妃。

        香沁想了想,说道,“其实,除了宸王,古幸川对王妃,也很好。”

        意思是,如果宸王不要她了,还有古幸川。

        叶栖迟无语了。

        她认真的看着香沁,问道,“你觉得古幸川人怎么样?”

        “翩翩公子,玉树临风,情深义重。”香沁评价。

        对古幸川的评价自然是很高。

        “那你们俩如何?”叶栖迟直言。

        香沁脸色都变了。

        整张脸红到不行,连忙激动地说道,“王妃,我和古幸川之间,断然没有任何儿女情长……”

        “没有就没有,反应这么大。”叶栖迟兴致缺缺。

        她是有心撮合他们的。

        “话说你喜欢古幸川吗?”

        “我对古幸川只有,感激之情。”香沁说得直白,“古幸川对我,也只有,怜悯之情。”

        硬是,把两个人的关系撇得一清二楚。

        叶栖迟皱眉,“香沁,你是不是有其他喜欢的人男人啊?”

        这般模样,让她不由得有些怀疑。

        香沁脸更红了。

        她咬了咬唇瓣。

        就是难以启齿,却又,不想骗了叶栖迟。

        “所以说,你之所以不喜欢古幸川,只是因为你早就心有所属了?”叶栖迟有些好奇。

        一个被人培养了十多年的杀手,居然会有喜欢之人。

        着实让她有些诧异。

        “嗯。”香沁点头。

        “谁啊?”叶栖迟问。

        书上,并没有提及那么多。

        原文中,十绝门后来也被萧谨行给灭了,自然是香沁帮萧谨行一起灭掉的。十绝门灭门之后,香沁便独自离开了,因为没有解药,书中倒是也没有刻意提香沁最后的结果,只一笔带过说香沁离开十绝门后,有了久违的笑容。

        想来,按照原文,香沁最后应该也是死了。

        心里莫名有些难受。

        当时看文时,就特别喜欢香沁这个冷艳杀手。

        果然。

        真正见到这个人,甚是对她胃口。

        “宋砚青。”香沁好久,才红着脸,鼓起勇气说道。

        “状元郎?”

        “什么?”香沁诧异。

        “没什么。”叶栖迟摇头。

        现在宋砚青还没考上状元。

        “你怎么会喜欢他?”叶栖迟问道。

        这两个人,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吧。

        “我们指腹为婚,在小时候我还没有被断崖子拐走时,我曾和宋砚青是青梅足马……”香沁有些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叶栖迟想了想,倒是想起上次在青楼香沁撞见宋砚青的模样,确实有些不同。

        但是宋砚青明显对香沁没有任何印象吧?!

        而且仿若记得,原文中宋砚青是有娶妻的,而这妻子也不是香沁。

        “大概是忘了吧。”香沁说着还是有些失落,“我小时候的长相,和现在也大有不同。而且在青楼之地,妆容又过于艳丽……”

        叶栖迟点头。

        那倒也是。

        她说道,“这么说来,你和古幸川就真的不可能了。”

        香沁脸红透,“我和古公子,从来都没有男女之情,古公子喜欢的人是……”

        “我知道。”叶栖迟打断香沁的话。

        就是知道,所以才这么烦恼。

        香沁也觉得,以叶栖迟的聪明,肯定是感觉得到的。

        也就不多说。

        而叶栖迟更烦躁的是,原文中古幸川没有官配。

        要有官配,她早撮合了。

        最怕,欠下感情债。

        “对了,孩子有名字吗?”香沁看叶栖迟似乎有些烦恼,很自然的把话题转移到了婴儿身上。

        “还没取名。”叶栖迟似乎才反应过来。

        也不想再去纠结感情的事情。

        “哦。”

        “取个吧。”叶栖迟一边说着,一边在想名字。

        琢磨着,也不能一口一个宝宝吧!

        想了想,说道,“安琪。”

        “嗯?”香沁懵逼。

        这是什么名字。

        “天使的意思。”叶栖迟笑。

        正好跟她性。

        “天使?”

        “就是……仙女的意思。”叶栖迟解释。

        “哦。”香沁依旧懵逼。

        第一次听说,仙女还有一个名字叫安琪。

        “萧安琪吗?”香沁问。

        “当然不是。”叶栖迟笑了笑。

        就是叫安琪。

        顶多不过叫,“叶安琪。”

        ------题外话------

        么哒。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