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在线阅读 - 第120章 萧和臻大婚

第120章 萧和臻大婚

        叶栖迟拿着弓箭射了好几发,每次都是百发百中,看得绿柚在旁边眼睛都直了,香沁也不得不佩服,叶栖迟的天赋异禀。

        因着叶栖迟的天赋,便就确定了,飞镖作为叶栖迟的主要兵器。

        香沁给叶栖迟制定了一个练武计划。

        每天清晨起来就开始体力训练,然后力量,轻功,再接着简单的武功招式,最后就是专攻兵器的使用。

        香沁也就正式成为了,叶栖迟的师父,每天准时准点带着她练功。

        第一天练完全套之后。

        叶栖迟全身都是痛的,走路的姿势都很怪异。

        结果还要跟着萧谨行去参加萧和臻和吴叙凡的婚宴。

        两个人一早便出发去了吴侯府。

        到达吴侯府的时候,吴侯府吴文昌和穿着新郎官衣服的吴叙凡已经在门口等候了,看着他们的马车到来,连忙上前,“参见王爷,王妃。”

        “吴侯府今日大婚,侯爷无须多礼。”萧谨行说道。

        “感谢王爷王妃亲自莅临寒舍,来参加犬子的婚宴。”

        “父皇特意交代,让本王一定要来。父皇还单独给吴侯府准备了贺礼。穆公公。”萧谨行叫了一声。

        穆公公,乃皇上身边大太监,今日一大早便去了宸王府等候,带着贺礼,跟着宸王一起来了吴侯府。

        “奴才在。”穆公公跪地行礼。

        “把父皇的贺礼,呈上。”

        “是。”

        穆公公起身,从衣服里面拿出来圣旨。“吴侯府接旨!”

        “臣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今日朕的和臻公主嫁于吴侯府小侯爷吴叙凡,朕特赐黄金二百斤,白银万两,马匹六十,绸缎千匹,府邸一座,良田百亩,家丁五十。钦此!”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小侯爷。”穆公公把圣旨交给吴叙凡,说道,“皇上还托着奴才捎句话给小侯爷。”

        “穆公公请讲。”吴叙凡难得这般的,正经严肃。

        “和臻公主乃朕最宠爱的公主,小侯爷需好生待公主,如若公主有任何委屈,朕便拿小侯爷问罪!”

        “臣一定会好好待公主,定不会让公主受任何委屈。”吴叙凡连忙说道。

        穆公公说道,“奴才会把话带给皇上的。”

        吴叙凡起了身。

        吴文昌已经偷偷塞了一袋银子给了穆公公。

        穆公公心满意足,说道,“奴才赶着回去给皇上回话,奴才就先走了。”

        “恭送穆公公。”

        “王爷,王妃,奴才告退。”穆公公又给萧谨行和叶栖迟行了礼。

        才缓缓,离开了。

        穆公公一走。

        街道上便响起了,奏乐的吹喇叭声。

        俨然是和臻公主到了。

        大泫国嫁公主,由宫中直接把公主送出宫门,驸马在府邸等候迎亲便是。

        徐徐而来的队伍中,便见着由八人齐抬,四角缀着雪白珍珠的火红凤锦流苏轿。两侧跟着浓妆艳抹的喜娘,以及无数宫中延丫鬟奴婢。

        公主出嫁,也是千载难逢。

        街上也都是来看热闹之人。

        公主的轿子停了下来,放下。

        吴叙凡上前,掀起帏裳。

        里面坐着和臻,穿着通红的大红喜服,规规矩矩的坐在轿子里面。

        “公主。”吴叙凡鞠躬。

        然后才把手上的红绸子,送到了萧和臻的手上。

        萧和臻盖着盖头,低头看着手上出现在的红绸子,心里还是会抗拒。

        今日大婚。

        万千不愿,却又不敢违背。

        眼眶红了又红,便还是拿起了红绸子,然后在自己贴身宫女的陪伴下,走下了轿子。

        吴叙凡和萧和臻走向了吴侯府大门。

        门口又响起了喜庆的奏乐声,看上去喜庆洋洋一片。

        萧谨行和叶栖迟自然也早就已经进了吴侯府。

        萧谨行作为皇室代表,和吴文昌一起坐在了主席的位置。

        叶栖迟坐在左边,离萧谨行最近的位置。

        然后看着吴叙凡和萧和臻,在一群人的拥簇下,走进了堂屋。

        两个穿着奢华红色喜服的两人,站在了堂屋中间。

        周围都是宾客,观礼他们的仪式。

        叶栖迟不由得看了一眼萧和臻。

        文中,萧和臻嫁给吴叙凡时,是一万个不情愿,现在和吴叙凡拜堂,想来也是煎熬无比。

        反观吴叙凡,脸都快笑烂了。

        终究是掩饰不住,自己对萧和臻的喜欢。

        时不时还会偷偷的去看几眼萧和臻,巴不得,马上掀开了她的盖头。

        “吉时到!”响亮的声音响起。

        原本还奏着乐的喇叭唢呐都停了下来。

        一下变得异常安静。

        “请两位新人,一拜天地!”

        吴叙凡和萧和臻对着门口,跪在了地上,叩拜。

        “二拜高堂。”

        吴叙凡和萧和臻一起,面对着高堂上的吴文昌以及萧谨行,叩拜。

        “夫妻对拜!”

        吴叙凡和萧和臻,面对面。

        缓缓。

        彼此,鞠躬。

        鞠躬之时。

        吴叙凡好奇的想要去看看萧和臻今日的样子,便低着头透过盖头去看。

        那一刻便看到了一滴眼泪,落了下去。

        吴叙凡喉咙微动。

        他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站直了身体。

        “送入洞房。”

        算是,成亲了。

        吴叙凡和萧和臻被人拥簇着,进了洞房。

        其他人宾客,也被招呼着,去吃宴席。

        “我能去看看萧和臻吗?”叶栖迟跟在萧谨行的身后,问道。

        “随便你。”萧谨行淡漠。

        就是一副对叶栖迟做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的模样。

        叶栖迟转身带着绿柚直接走向了后屋。

        也是知道大泫国规矩。

        说是送入洞房,事实上,新郎和新郎回到洞房后,也不会立即洞房,最多不过就是把洞房里面的交杯酒喝了,然后就出来招待客人。

        叶栖迟就站在房门口等着。

        房间内的萧和臻和吴叙凡坐在婚床上。

        旁边跟着伺候的丫鬟宫女无数。

        “公主,驸马,喝交杯酒了。”宫女提醒。

        “不用了。”萧和臻直接说道,“外面客人众多,还请驸马,先去招呼客人。”

        吴叙凡伸手准备拿杯子的那一刻。

        手就这么顿了顿。

        他看了一眼萧和臻。

        此刻还盖着盖头的萧和臻,起身直接就走了。

        明显。

        带着些不爽。

        房门被他粗鲁的打开。

        一打开便看到了叶栖迟。

        吴叙凡正在气头上,看着叶栖迟那一刻也是有些诧异。

        “我来看看和臻。”

        吴叙凡就什么都没说,走了。

        气鼓鼓的走了。

        叶栖迟忍不住笑了笑。

        想来也是在萧和臻这里受了委屈。

        她走进去。

        一进去。

        里面的宫女丫鬟全部规定行礼,“参见宸王妃。”

        “本妃想要和和臻公主淡淡聊聊,你们先下去吧。”

        “是。”

        宫女和丫鬟走出了房间。

        叶栖迟走到萧和臻面前,“和臻,我是叶栖迟。”

        萧和臻就想要掀开盖头。

        “你不等,吴叙凡来给你掀盖头吗?”

        “不用了。”萧和臻还是自己掀开了。

        叶栖迟就看到了,今日异常绝艳的萧和臻,脸上,却没有半点喜悦。

        “嫂嫂找我,是有事情吗?”萧和臻问道。

        “倒也没有,就是怕你心情不好,过来和你聊聊。”

        萧和臻眼眸垂下。

        确实,心情有些抑郁。

        “其实吴叙凡这个人挺好的。”叶栖迟也不是帮吴叙凡说好话。

        只是这两人在书中,反正后面的结局很完美。

        “嗯。”萧和臻应了一声。

        似乎是,不感兴趣。

        “我琢磨着,你应该想要知道袁文康的情况吧?”叶栖迟嘴角一笑。

        萧和臻整个人脸色完全就变了。

        她看着叶栖迟,甚至惊讶。

        似乎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知道,她和袁文康的事情……

        “袁文康现在在渝州城回浔城路途中的一个客栈,这一路跟着萧谨行到渝州,虽受了些伤,但也立下了功劳。回来也会受到皇上的嘉赏。”叶栖迟漫不经心的说道。

        萧和臻咬紧了唇瓣。

        “你和袁文康最好的结果,相忘彼此,各自幸福。”叶栖迟看着萧和臻,“这点其实你比任何人都明白。”

        萧和臻眼眶有些红。

        崩溃的情绪,多次都想要哭出来。

        却又一直在忍耐自己,怕哭花了妆容。

        “吴叙凡便是你的幸福。”叶栖迟劝说。

        萧和臻点头。

        默默的点头。

        “对了。”叶栖迟突然想到什么,“丽妃一直以来是个明白人,知道这么在宫中生存,但后宫之中还是险恶,还要你多加提点丽妃娘娘小心为上。”

        “嫂嫂是说,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你三皇兄,也就是萧谨行现腿疾治愈,又得皇上赏识,自然在朝中就多了些敌意,而吴侯府作为和萧谨行关系最甚的势力,多少会成为某些人之眼中钉。你现嫁给小侯爷,自然也会受到一定牵连,而你母妃亦是如此。”叶栖迟说得明白。

        也没想过瞒着萧和臻太多。

        毕竟后来无条件站在萧谨行身边的,还有萧和臻。

        算是,自己人。

        “是,有机会进宫,我定会多告诫母妃。”

        “马上婚宴开始了,我便先走了。”

        “嫂嫂慢走。”萧和臻起身想要恭送。

        “和臻留步。”叶栖迟叫着她,“晚上还要洞房,留足体力为好。”

        萧和臻脸一下就红了。

        这般直白的话,女子是断然不能说出口的。

        却一点也不反感。

        反而喜欢叶栖迟的洒脱。

        叶栖迟笑了笑,离开了。

        走在吴侯府长长的走廊上,远远便看到,萧谨行和吴文昌一起走进了一个房间。

        想来。

        又在筹谋什么事情了。

        ……

        吴文昌书房。

        萧谨行和吴文昌坐在椅子上,喝着茶。

        吴叙凡还穿着新郎官的衣服,坐在他们旁边的位置。

        “王爷,你的腿疾,确是王妃治愈?”吴文昌问道。

        “是。”萧谨行的点头。

        “没想到王妃居然还有这个本事儿。”

        叶栖迟的本事儿……

        萧谨行喝了口茶。

        他其实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大。

        “只是王妃锋芒太甚,也不见得对王爷而言是好事儿。”吴文昌有些担忧地说道。

        萧谨行眼眸微动,“太后说什么了吗?”

        “太后说楚王极有可能已盯上了王妃,让你一定要多加留意。万一王妃背叛了王爷,就会坏了我们的大事儿,让王爷一定不要,儿女情长。”

        “放心,叶栖迟如果真的被萧谨慎收买,我断然不可能心慈手软。”萧谨行说得冷漠。

        吴叙凡在旁边看了一眼萧谨行。

        总觉得这货在死鸭子嘴硬。

        要叶栖迟真的被萧谨慎给勾引走了……他突然还莫名很想看看那个画面,看看萧谨行到底会气成个什么鬼样子。

        “太后说,现王爷得势,皇上已开始器重王爷,让我们趁热打铁,先解决了太子。”吴文昌终于说到了今天的主题,“然后把太子的死嫁祸给楚王。让楚王和皇后的势力相争,我们再从中得利。”

        萧谨行眼眸一紧。

        曾经那些平静的日子,就算是……结束了。

        “两月后,皇上会出行打猎。到时,便是时机。”吴文昌说道。

        “好。”萧谨行一口答应。

        “王爷,你身体已康复,臣建议你学点武功。到时候打猎,难免也会有些危险。而且臣觉得,楚王可能也会有所动作。”

        萧谨行点头,“萧谨慎比我们更按耐不住。他原本以为他唯一的对手只有太子,现在却突然多了一个我,更会慌张。而且萧谨行应该不会先对付太子,太子那边毕竟势力对他有所危险,他不敢轻举妄动,现在他首要会先把我解决了。说不定,还会用我们的方式,解决我之后,嫁祸给太子。”

        “那王爷更要学点武功!”

        “嗯。”萧谨行点头。

        “臣手上有几名决定高手,王爷今日回去之后,臣便让人到宸王府,教王爷武功。”

        “好。”萧谨行一口答应,“时辰不早了,叙凡大婚,不要耽搁了他的宴席。”

        “是。”

        几个人便一起,离开了房间。

        ……

        中午的宴席吃完之后,叶栖迟便跟着萧谨行离开了。

        马车上萧谨行很沉默。

        虽若对她一直都很沉默,但现在的萧谨行看上去,似乎更深沉了些。

        “吴文昌给你说什么了?让你心情这么沉重。”叶栖迟忍不住问。

        萧谨行睨了叶栖迟一眼,“你怎么知道,吴文昌和我说事情了?”

        口吻也不惊讶。

        好像就是习惯了,叶栖迟什么都知道一般。

        “从和臻房间中出来之时,刚好看到你和吴文昌还有吴叙凡走在一起。”

        “两月后,父皇会去打猎。”萧谨行说,“皇祖母让我趁机杀了太子,然后嫁祸给萧谨慎。”

        叶栖迟有些诧异。

        倒不是诧异萧谨行这么快就要动手了。

        她诧异的是,萧谨行居然会把他们的计划直接告诉她。

        被如此信任,还真的有点受宠若惊。

        “叶栖迟。”萧谨行看着她,“这个计划,除了吴侯府就只有你知道。如若有半点风声泄漏了出去且导致我们计划不成,就是你的责任!”

        “你有病吧!”叶栖迟i忍不住骂了出来。

        刚刚的感动,瞬间破灭。

        萧谨行这男人,就真的不能用普通人的心态对待。

        简直就是腹黑得,丧心病狂。

        他如此直白的告诉她,他的计划断然不是因为信任她,还是在考验她,大抵是也发现了萧谨慎对她的主意,在明里暗里威胁她,同时还逼着她必须帮他,把这个计划达成,达不成,就是她的罪。

        叶栖迟心里窜出来一股火。

        真想一巴掌打死萧谨行。

        萧谨行被叶栖迟骂,也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仿若就是习惯了这样的叶栖迟,毫不在意。

        他冷声道,“听闻香沁在教你习武。”

        “你到是什么都知道!”叶栖迟没好气地说道。

        “好好学。”

        “不用你管。”

        “大难临头,只能自保。”萧谨行一字一顿。

        似乎是在提醒她。

        想要活着。

        得自己保护自己。

        别依赖他人。

        她倒是一直很明白这个道理。

        且从未想过,依赖任何人。

        最不能依赖的人就是萧谨行。

        ……

        吴侯府。

        宾客归至。

        吴叙凡有些酒醉熏熏的,回到了房间。

        房间内。

        萧和臻自然还坐在床边。

        盖头终究还是被宫女求着,盖上了。

        有些不能改变的规矩,谁都改变不了,哪怕是,当朝公主。

        “都出去吧。”吴叙凡招呼着其他人。

        “是。”

        所有人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就只有他和萧和臻两个人。

        萧和臻明显也能够感觉到吴叙凡的靠近。

        叶栖迟说吴叙凡才是她的幸福。

        当时她答应着。

        事实上,内心却是抗拒的。

        她的幸福,不可能在吴叙凡的身上。

        准确说。

        不能在袁文康的身上,便不会再,任何人的身上。

        盖头,被吴叙凡掀开了。

        盖头下那张艳丽的动人的妩媚的脸颊,那般倾城绝代。

        然而那双冷冰的眼睛,却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冰寒。

        就好像。

        心都冷了。

        冷得,发抖。

        而更让他心寒的是,她手上的那把锋利的剪刀,就这么抵触在她白皙的颈脖之间。

        吴叙凡笑了一下。

        冷冷的笑了笑。

        他说,“公主这又是演哪一出?”

        “今晚你要碰我,我就死在你面前。”萧和臻直言。

        她真的,没办法说服自己,和吴叙凡洞房。

        “你就算是当朝公主,也不能霸道到这个地步吧?!你嫁给我,我作为你的夫君,夫妻之间行夫妻之礼,不应该吗?”

        “吴叙凡,我本意并没想过嫁你,是父皇的圣旨,我对你没有任何感情,我们之间……”

        “公主也说了,是圣旨。”吴叙凡直接打断了萧和臻的话,“圣旨不能违背!”

        萧和臻咬着唇瓣。

        她就知道,吴叙凡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从小到大,就从来不会顺着她。

        甚至是,她越不想做什么,他越要做什么。

        她眼眶有些红。

        想着是有些有委屈。

        “你知道你哭的样子,让我更想要欺负你了。”吴叙凡说。

        就使用最最不在意的态度,最最吊儿郎的样子,来掩饰自己内心的难过。

        是啊。

        他那么喜欢萧和臻。

        让她却,那么嫌弃他。

        他好不容易进去一次皇宫便是想要见她。

        而她的视线,永远都在袁文康的身上。

        那晚上丽妃产子,他知道她肯定会害怕,便想尽办法让父亲带他进了皇宫,然而他看到的却是,萧和臻给袁文康打了一晚上的雨伞,他却被大雨湿透了身体,回去之后足足,感冒发烧了一周。

        这些,萧和臻从来不知道。

        就比如,此刻他的心比她的心还要痛一样,她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他总是戏弄她。

        她永远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戏弄她。

        他不戏弄她。

        她会,正眼看他吗?!

        自然是不会。

        吴叙凡说,“公主,既然很多事情没办法反抗,我们便好好过日子。你不喜我,我也不需要你对我有感情,我们按照皇上的旨意,成亲,洞房,生孩子……就这么过完平淡无奇的一生,有何不可?”

        “不可。”萧和臻直接拒绝,“你若想要洞房,生孩子,最多半年,我便允你纳妾。”

        “公主还真是大度。”吴叙凡笑着,“新婚之夜,就给夫君想好了半年纳妾的事情。”

        “所以只要你不强迫我,我会给你想要的生活。”

        “如若我想要的生活便是和公主洞房生孩子呢?”

        “吴叙凡!”

        “这么貌美如花的公主,我实在做不到,供、着、不、用!”吴叙凡一字一顿。

        那一瞬。

        也让萧和臻感觉到了危机。

        感觉到,吴叙凡强硬的气势。

        她警惕的看着吴叙凡。

        看着他直接靠了过来,把她压在了床上。

        与此同时,她手上的那把剪刀,已经被吴叙凡,轻而易举的夺了过去。

        速度之快。

        让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之时,却只剩下,无力的反抗,“吴叙凡,你放开我!”

        “公主不要乱动,我怕弄疼了公主。”

        话音落。

        吴叙凡的唇,就深深的吻在了萧和臻的唇瓣上。

        萧和臻睁大了眼睛。

        眼神中……

        满是惊恐和绝望!

        ------题外话------

        卡文。

        真的,今天是卡文才这么晚的。

        写古文太难了太难了。

        呜呜呜……

        谁给我的勇气,让我来写古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