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在线阅读 - 第136章 所幸,还活着

第136章 所幸,还活着

        夜色弥漫。

        森林中,布满了绿色的眼眸,虎视眈眈的全部朝着叶栖迟扑面而来。

        萧谨行背着白墨婉,骑回到了他的骏马上。

        骏马载着他们疯狂逃离狼群,疯狂离开。

        离开之时,萧谨行回头看了一眼。

        看着叶栖迟瞬间被狼群淹没。

        还有一些狼群,追赶着他们。

        然而那一刻。

        萧谨行骑着马离开的步伐却似乎,在慢慢减弱。

        或许下一秒,追赶他们的狼就会从地上腾飞起来,直接咬着他们的身体,也或许,狼会直接咬断了,马儿奔跑的四肢。

        “行哥哥。”白墨婉自然也能够感觉到萧谨行的那一丝犹豫。

        她也不想丢下叶栖迟。

        如果可以,她定然希望三人都能够活着。

        叶栖迟救她一命,她定然也想报答她。

        但现在的情况是。

        如果他们三人留下来,他们三个人或许都会死。

        她好不容易重生一世,好不容易才重新活过来,她还有家仇未报,萧谨慎还没有被她一刀杀死,她还没有报答萧谨行对她的恩情,她不想就这么死了。

        如果真的要有牺牲。

        就牺牲叶栖迟一个人。

        叶栖迟本就应该死的。

        不知道她为何还活着。

        分明,在半年之前,她就应该死了。

        或许只是因为她的重生同时也改变了叶栖迟的人生,但有些命运还是逃脱不了。

        对叶栖迟而言,她好多活了半年……

        白墨婉有些害怕的声音让萧谨行那一刻似乎,突然冷静下来。

        此刻留下。

        死的便是他们三人。

        家仇大业,心爱的人,他丢不下。

        他眼眸一紧。

        把随手携带的那把宝剑,扔到了狼群中。

        他能帮她的,就这么多。

        然后,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的,骑马载着白墨婉离开了。

        血腥的夜晚。

        叶栖迟就这么看着萧谨行和白墨婉走了。

        毫不犹豫将她留下了下来。

        越走越远。

        很快就消失不见。

        在他们离开那一刻。

        无数头狼,就疯了一般的往她身上扑面而来。

        别说她现在一个人。

        就算是萧谨行和白墨婉两个人留下来,他们可能都会被狼给咬死。

        叶栖迟用尽全力,在不知道被多少只狼咬了之后,终于挣脱开,运用轻功飞到了树上。

        此刻全身都是血,血淋淋的,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没办法自愈恢复。

        她上了树。

        无数的野狼就在下面狰狞的围着这棵树。

        叶栖迟抱着树干,在想自己能不能这么抱一晚上,或许,皇宫的侍卫军还在找他们的下落,或许还能有一丝生机。

        却在那一刻。

        无数头野狼,开始猛烈撞击树干。

        一下一下。

        不停的撞击。

        树干摇摇欲坠。

        如此下去,树木肯定会被野狼撞倒。

        叶栖迟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这群野狼,到底是饿了多久,非要吃她不可吗?!

        而以她现在的体力,想要运用轻功飞到另外的树上,已经不可能了,她甚至觉得,她现在已经筋疲力景到,动都动不了。

        一旦树干倒下去。

        她可能就会被下面的饿狼,咬得,连骨头都不剩。

        叶栖迟想了很多。

        终究。

        不想死。

        对生命的敬畏,也让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

        她看着离她不远处的那把萧谨行留下来的宝剑,此刻正插在地上。

        这算是萧谨行对她最大的仁慈是吗?

        留下她。

        至少还给了她一把武器。

        她现在身上,没有弓箭,飞镖根本不能抱自己周全。

        如果有一把剑。

        或许还能多支撑一会儿。

        或许还能让自己多活一会儿。

        她咬紧了唇瓣。

        在野狼在最后一刻将大树撞倒之时,叶栖迟身体跳跃,直接落在了宝剑的位置,然后拿起宝剑。

        拿起宝剑那一刻。

        手臂就被野狼,一口咬了下去。

        叶栖迟忍着剧烈的疼痛,还是拿起了宝剑,一剑,将野狼砍死。

        接着,无数的野狼,全部超她攻击而来。

        多到。

        她数不清。

        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

        也不知道,她被野狼攻击了多少次。

        也不知道她身上都被野狼咬成了什么样子。

        身体,或许早就鲜血淋淋,皮开肉绽……

        她一边砍杀着野狼。

        一边在想,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

        下一秒。

        是不是就彻底的倒在地上。

        然而成群的野狼将她的身体,四分五裂,然后叼着它们的战利品,把她吃得,骨头都不剩。

        这比。

        她在末世死的时候,更加惨烈。

        那一次可以说是意外,自己的预判失误,亦或者,被算计。但不管如何,却也是死得干脆,丧尸直接咬断了她的脖子,她便也没有多少疼痛感觉,就死了过去。

        这次。

        这次……真的是生生的体验了一把,死的过程。

        惨目忍睹,惨烈无比的过程。

        ……

        天色。

        亮了。

        越来越亮了。

        整片森林终于恢复了宁静。

        冬日和谐的阳光铺洒在了林间,似乎让人感觉到了,冰冷的温暖。

        叶栖迟就这么看着要耀眼的,仿若珍珠一般的阳光碎碎。

        还真是难得的,再一次见到了,太阳。

        她眼眸微动。

        远远的,听到了马蹄声。

        一群马蹄声。

        她在想。

        要此刻是有人来杀她。

        她便,让他们杀了。

        不想反抗了。

        不说现在的身体还能不能反抗。

        她也累了。

        昨晚上和野狼的拼杀,已经让她想要放弃活着的机会了。

        她可能不能,再去经历一次了。

        她就这么,淡漠的听着马蹄声越来越近。

        淡漠的看着,一行人离她越来越近。

        然后看清楚了。

        最前面的人是萧谨行。

        叶栖迟想要笑一下。

        那一刻是真的觉得自己,可能还能活着。

        却在那一刻,根本笑不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脸已经僵硬到,没有了笑容,还是说,野狼咬破了她的脸颊,连面部表情也做不出来了。

        总之,她就只能这么看着萧谨行。

        在昨晚上离开之后,直到现在才回来的萧谨行。

        回来。

        给她收尸吗?!

        他应该猜到,她要是死了,就是被狼狗咬得,骨头都不会剩。

        拿来的尸体。

        也或者,他就是来确认一下,她是不是死了。

        如果死了。

        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娶了白墨婉。

        叶栖迟还真是佩服自己,此刻站着都成问题,心里却还能想那么多。

        或许就真的是,没有期待。

        也就,不会觉得失落。

        更不会,依赖了任何人。

        然而那一刻……

        却在萧谨行下马想要抱起她残缺不全的身体时,她避开了。

        那么笨拙。

        还是躲开了萧谨行的大手。

        萧谨行的手僵硬在半空,看着叶栖迟。

        看着血淋淋的叶栖迟。

        他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来这里,看到的就是一堆鲜血,叶栖迟被野狼吃得,骨头都不剩。

        或许,就剩下她身上的留下来的,一堆破烂的衣物。

        他真的没有想到,会看到耶叶栖迟活生生的站在那里。

        尽管,身体到处都是伤,全身血肉模糊,身体上好多地方的肉,都缺了好多一块。

        如果不是他走近后,看到她空洞无神的眼眸中,那么闪烁了一下,他真的以为,她就是个活死人站在那里,只是保持着自己的尊严,没有倒下而已,事实上,已经没有生命了。

        而她身边。

        满地的狼尸。

        满地的血。

        昨晚上。

        她是怎么做到。

        在这么多野狼的攻击下,活下来的。

        惨烈的活下来的。

        他的大手,又想再次靠近叶栖迟。

        是想,带着她离开这里。

        离开血腥无比的地方。

        “别碰我。”叶栖迟说话了。

        声音很轻,但还是听得明白。

        萧谨行眼眸紧紧的看着叶栖迟。

        叶栖迟的眼神中,并没有恨。

        只是淡淡的,没有任何感情而已。

        萧谨行心口,就这么,仿若被刀刺了一剑。

        他知道叶栖迟会恨他。

        不管她活着还是没有活着。

        她都会恨。

        他甚至在想,叶栖迟被狼咬死的那一刻,她心里想的应该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此刻看到叶栖迟的模样……从她眼神中看不到恨,却好像比恨,刺痛更多。

        他承认。

        他对叶栖迟有些心软了。

        昨天抛下叶栖迟那一刻,就开始……心软了。

        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他只会保护一个女人,只会保护白墨婉一人。

        现在却开始对叶栖迟,产生了巨大的愧疚。

        这样的心思,似乎违背了他一直以来做人的宗旨。

        他一直都很清楚。

        在意的越多,在意的人越多,他被束缚被威胁得就越多。

        “我们三人,唯有你,可能活着。”萧谨行开口,清淡的声音,其实也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就就是冷漠的,在阐述一件事情。

        叶栖迟眼眸微动。

        这一刻就这么和萧谨行四目相对。

        “你身体,可以自愈。”萧谨行对视着她的眼神,一字一顿,说得清楚明白。

        和叶栖迟这么久的相处。

        他大抵上也知道了叶栖迟身体的一个异样,她和常人不同的就是,受了再大的伤,她都可能恢复得过来,而且很快,所以,就算她被狼咬成这样,她还可以坚持活着,如若换成是他,或者白墨婉,以现在的流血量和伤害,也死了。

        唯有她留下来。

        生存的几率会很大。

        叶栖迟听到萧谨行的解释,似乎是笑了一下。

        是啊。

        她有自愈的能力,所以在任何危险下,她活着的几率更大。

        所以。

        他一走,便是一个晚上。

        并没有第一时间回来救她,也是觉得,她可以活得更久吗?!

        算了。

        都不重要。

        反正和萧谨行之间,也不过是合作关系。

        合作,也会经历背叛。

        谁说了,合作就一定要对对方一辈子忠诚。

        利益不同的情况下,瞬间就会分道扬镳。

        萧谨行也看到了叶栖迟嘴角的笑容。

        很淡很淡,被血肉已经模糊了。

        但似乎还是清楚了,她嘴角的讽刺。

        对他的讽刺。

        对他找的借口,讽刺不已。

        事实上。

        何尝不是借口?!

        何尝不是为了撇清自己的借口。

        “萧谨行,你知道……”叶栖迟的声音真的很低很低,此刻的身体状态,常人根本是说不出来话的。

        但是叶栖迟,就是可以,那么完整的说出来。

        即便。

        声音很小。

        她说,“我也能感觉到痛。”

        一句话。

        直接刺痛了萧谨行的心口。

        仿若,万箭穿心。

        他拳头不自觉的紧握。

        叶栖迟在说,她不会死,但她也会痛。

        被这么多狼群撕咬,身体受这么多的伤,她也会痛。

        她的身体也会感受到,剧烈的疼痛。

        萧谨行喉结上下起伏。

        喉咙处,似乎有些,哽咽。

        他却强忍着,让自己依旧一脸冷漠。

        冷漠的对叶栖迟的话,无动于衷。

        冷漠的说道,“回去医治。”

        回去医治,便把一切,全部都抹掉了。

        “我自己走。”叶栖迟回答。

        不想萧谨行来碰她的身体。

        既然。

        她能够自己在狼群中活下去,她就能够,自己回去。

        不需要,任何人的依靠。

        萧谨行就这么看着叶栖迟冷淡的模样,话语中那般虚弱,却就是让他感觉到了她的坚毅,就是让他,想要伸手抱过她,也伸不出那只手。

        他吹了一声口哨。

        一辆白色的骏马,出现在了叶栖迟的面前。

        叶栖迟看了一眼。

        昨晚就是它,载着萧谨行和白墨婉,把她丢下的是吧。

        但对比起来。

        还是觉得,马比萧谨行顺眼。

        她伸手,用尽全身力气,爬上了萧谨行的马背上。

        爬上去,身体就再也支撑不住的,趴在了马背上。

        白色的骏马,瞬间染成了鲜红的颜色。

        红得刺目。

        小伍,还有一行侍卫是跟着王爷一起来找王妃的。

        此刻看到王妃的模样……

        他都真的看不下去。

        他连忙下了马,把自己的马让给了王爷。

        萧谨行骑上了小伍的马,走在前面。

        萧谨行的马驮着叶栖迟,跟在他后面。

        一行人,从森林中走了出来。

        走出去之后,这里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了。

        所有皇亲国戚全部都离开了,昨晚上或许发生了很多事情,很多很多,但对现在的叶栖迟而言,她觉得她自己活着更重要,便对其他事情,也不是那么感兴趣了。

        她就一直被萧谨行的马驮着,回到了宸王府。

        宸王府大门口。

        好些人在门口等她。

        绿柚在。

        古幸川也在。

        古幸川是知道狩猎大会出事儿了,便一早就来了宸王府,听闻叶栖迟一个晚上没有回来,就一直在宸王府等。

        没想到,等回来的却是叶栖迟,这般生死不明的模样。

        她身上的血,还有那露出来的皮开肉绽的几乎……仿若,连她身上的白骨,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他眼眶猩红。

        身体在那一刻,似乎压抑得发抖。

        身边的绿柚看到叶栖迟的模样,真的没有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才来。

        “王妃,王妃……”绿柚连忙靠过去。

        真的不敢想象,王妃居然受伤这么严重。

        一个晚上,王爷和王妃都没有回来,现在回来,却是这般惨烈的样子。

        王妃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身体会烂成这样。

        她现在想要去拉她,却都不知道,拉她哪里。

        她身上哪里,还可以碰的。

        她就只是哭泣,无法控制的,哭得撕心裂肺。

        她满脑子都是,王妃现在的身体不知道多痛,不知道多痛多痛。

        叶栖迟此刻是闭着眼睛的。

        因为虚弱到,真的连眼皮都抬不起。

        耳边就听到了,绿柚的哭声,撕心裂肺的哭声,好似在哭丧。

        她本想要阻止绿柚。

        这一刻却反而,说不出话来。

        她只是睁开眼睛,看着绿柚伤心欲绝,心痛不已的模样。

        事实上。

        还是有人,不想她死的。

        她就这么看着绿柚,有这么一瞬间,也被这个小蹄子感动了。

        却在下一秒。

        她的视线被一个男人挡住了。

        萧谨行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伸手,想要把她从马背上抱下来。

        现在的叶栖迟,想要自己下马……除非摔死她自己。

        那一刻。

        她却还是拒绝了。

        她动了动手指。

        手指都已经被咬得,破烂不堪。

        她手指的方向,指向了古幸川。

        一直看着她,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她的男人。

        萧谨行眼眸微动。

        叶栖迟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她是想要让古幸川来抱她下马。

        萧谨行抿紧了唇瓣,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叶栖迟。

        小伍站在王爷的旁边,也都是手心在冒汗。

        王爷其实对王妃的关心……

        但终究。

        昨晚上,王爷丢下王妃,便是丢下了。

        做任何事情都没办法弥补。

        他此刻更希望,王爷可以尊重王妃的意思。

        王妃现在不想见他,也是王爷自己应该承受的。

        如此僵持了小会儿。

        萧谨行让开了。

        身体,从叶栖迟面前走开。

        古幸川也在第一时间,走到了马匹前,将叶栖迟从马上抱了下来。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抱哪里,叶栖迟才不会痛。

        却还是忍受着,把叶栖迟抱了下来。

        叶栖迟眉头皱了一下,因为真的很痛。

        她咬牙,静静的躺在了古幸川的怀抱里。

        古幸川把叶栖迟抱进了叶栖迟的院落,一行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叶栖迟被放在了床榻上。

        此刻也早有御医等候在王府。

        萧谨行冷声吩咐,“给王妃看看伤势!”

        “微臣遵命。”两个女御医,便连忙上前走到床榻边。

        于此,绿柚也连忙把屏风要挡过去。

        其他人自然都要回避。

        叶栖迟却抓紧了古幸川的手。

        如此举动,所有人自然都看到了。

        古幸川看着叶栖迟的模样,有些讶异她的举动。

        萧谨行也这么冷漠的看着。

        “在外面别走。”叶栖迟虚弱地说道。

        意思是,就算出去了,也别离开。

        “我不会走。”古幸川给与承诺。

        叶栖迟才放开了古幸川的手。

        古幸川走出了屏风。

        就一直站在屏风外等候。

        萧谨行没走。

        就这么站在床榻上,看着此刻御医小心翼翼解开叶栖迟,破烂不堪全市鲜血的衣服。

        “你出去吧。”叶栖迟看向萧谨行。

        萧谨行眼眸微动。

        下一刻,还是转身离开了。

        因为,叶栖迟的眼神,真的很嫌弃。

        他走出屏风。

        正面看着古幸川。

        古幸川眼中的关心,深切的关心,真的是毫不掩饰。

        此刻看到萧谨行出来,便也只是看了他一眼,所有注意力也都放在了,叶栖迟病情身上。

        萧谨行也把视线转移了。

        此刻。

        门外小伍走进来,“王爷。”

        萧谨行转眸。

        “刚刚收到皇上谕旨,让您即刻入宫,说是,关于太子薨逝的事情。”

        萧谨行眼眸看着屏风内。

        小伍连忙说道,“如若王爷不舍王妃,小的便去……”

        话未说完。

        萧谨行就直接离开了。

        小伍叹了口气。

        虽然抗旨死罪,当然皇上肯定不会杀了王爷,也就会受到些处罚,但怎么都觉得,现在王爷更应该陪伴在王妃身边。

        他也是隐约知道,王爷是丢下了王妃,王妃才会受伤如此严重。

        要现在就这么走了……

        王妃怕真的是,对王爷彻底死心了!

        ------题外话------

        今天突然就睡过头了,罪过最过……

        终于更新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