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苟出一个盛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三章 鱼目混珠

第五百九十三章 鱼目混珠

        激烈的喘息之后,女人的脸上浮起朵朵红云,越显得娇媚。

        不得不承认,有些女人总能逃过岁月的诅咒。

        “那么,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有些东西是隐藏不了的。”李祎轻轻挑起女人的下颌。

        娇娥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

        房中只有他们两人,角落里的香炉生着袅袅轻烟,淡淡的香气弥漫,与女人的体香混在一起,更勾动男人心中的火焰。

        “殿、殿下……”娇娥眸子里泫然欲涕。

        “你至少应该对我坦诚一些。”李祎眼神里带着寒气,但也有丝丝不舍,转身从地上散落的衣服中找出一张纸,扔在娇娥面前。

        娇娥捡起,上面只有歪歪扭扭的四个字:花蕊夫人。

        房中顿时变得安静起来。

        娇娥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幽幽叹息了一声,“奴婢正是花蕊夫人。”

        “这么说你一直在欺骗我?”李祎神情变得严峻起来。

        “奴婢是想帮助殿下。”花蕊夫人直视李祎。

        两人全然没有刚才抵死缠绵的情义,仿佛是正在讨价还价的商贾。

        “难道你不是来害我的?”李祎道。

        “一开始是,后来奴婢改变了心意,真心实意愿意侍奉殿下,助殿下登上大位。”花蕊夫人眼中的火焰,不下于任何一个男人。

        “你好大的胆子!”李祎微怒,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花蕊夫人从床中站起,如凝脂一般的肌肤袒现在男人面前,岁月没有在脸上留下痕迹,她的身体也丰盈中充满少女般的活力。

        李祎躯体里逐渐火热起来。

        花蕊夫人嘴角勾着一丝浅笑,更增添她的魅态。

        这便是她的最大筹码,没有一个男人能抵抗她的魅力,长安拜倒在她裙下的不止废太子一人。

        她早已如蜘蛛一般结成了一张网。

        韦昭度利用她,她何尝没有利用韦昭度?

        “裴氏不除,殿下又岂能坐稳太子之位?殿下英明神武,但长安比战场更血腥、更凶险,明枪暗箭,构陷污蔑,陛下春秋正盛,殿下能保证自己笑到最后吗?”花蕊像藤蔓一样缠上李祎的身躯。

        李祎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你以为给我送信的人是谁?皇城司的人盯上你,父皇就盯上了你!”

        “那又能如何呢?”花蕊如银铃一般笑了起来,白葱一般玉指挑着李祎的下颌,轻轻摩挲,仿佛指尖升起了一团团欲火,注入男人的躯体中,“只要殿下不想奴婢死,奴婢就不会死!”

        “放肆!这天下还有人能抵抗父皇的意志?”李祎眼神忽然清明起来,一把抓住女人的柔荑,“所以你必须死!”

        花蕊朱唇轻轻一叹,“还真是无情呢,那么殿下就杀了奴婢吧,奴婢宁愿死在殿下手中。”

        说完便闭上了眼,娇躯向李祎怀中挤,脸上的神色却更加娇媚。

        李祎一把掐住她锦缎一样的脖子,却始终都下不了手。

        花蕊闭着眼“咯咯”笑了起来,“哎呀,殿下你快一些呀。”

        李祎忽然发现手中掐住的是一个根本控制不住的女人。

        良久,他恍然的松开手,“我不杀你,我把你交给父皇!”

        花蕊反手抱住李祎,重复了刚才说过的一句话,“只要殿下不想奴婢死,奴婢就不会死!”

        “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花蕊松开李祎,穿上衣服,在妆台前对着镜子细细描画。

        李祎也穿上衣服,默默观看。

        一炷香功夫,铜镜前已经变了一个人,绝世的女人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平凡而略显丑陋的女人,蜡黄色的脸变得松弛,长满了斑点,就连眼神也变得呆滞而无神。

        “这……”李祎不可思议,这张平凡而丑陋的脸,任何男人都不会有兴趣。

        甚至都不愿多看一眼。

        “奴婢柳无颜拜见殿下。”她的声音也变了,沙哑而低沉,花蕊在腰间缠上锦绸,婀娜的腰段也没有了。

        李祎呆呆的望了片刻,忽然道:“你忘记了一件事,皇城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尸体当然准备好了。”

        河东。

        李晔没有走龙门渡,而是过阴地关,下晋、绛,刚到兴唐府,薛广衡便冒着风雪从莱州回来了。

        还带着一具女尸。

        在寒冬中早已僵硬,依稀可见生前的绝代容颜。

        “确定是花蕊夫人?”李晔有些拿不准,说起来,他与花蕊只见过一面,虽然衣服、妆容都与印象中的差不多,但花蕊金蝉脱壳已经玩过一次了。

        这女人玩死了王建,又玩死了李裕,皇后郁郁而终,韦昭度差不多也是栽到她手上。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这是一条毒蛇。

        “从五殿下府邸中送出,属下以前见过花蕊夫人,相貌、身段相差不多。”薛广衡道。

        “也就是说,你并不能完全确认。”李晔道。

        薛广衡实事求是道:“是。”

        “送回长安,令蜀王府的故人们亲自辨认。”

        李祎会不会跟自己玩蛇呢?

        说实话,若不是自己来自于后世,经过各种小电影美女的轰炸,见过太多的美女,有一定的免疫力,说不定中了她的美人计。

        “不对。”李晔忽然想到了一丝头绪,“朕记得你说过她是故意在汴梁暴露自己的。”

        “是。”大冬天的,薛广衡脸上居然渗出汗水。

        “如果她把自己暴露出来,那么她就应该想到皇城司会咬着她不放,你觉得她会这么轻易的被杀?”这个女人还真是胆大心细。

        “但这尸体……”薛广衡难以置信。

        李晔心中暗道,你是没见过后世的三大邪术,“只要找个六七分长相相似之人,再化化妆,就可以鱼目混珠。”

        皇城司不是万能的,这时代并没有确定死者身份的技术。

        当然,这只是推测,或许李祎真有辣手摧花的狠劲。

        “此事不要张扬,先确认这具女尸是不是花蕊。”

        李晔心中一阵烦躁,李祎本来是定好的继承人,附和所有君主的特质,终究在女人身上栽了跟头。

        李晔可以原谅他好女色,只要脑子不糊涂就行。

        但花蕊是什么人?

        绝不会安分,野心勃勃,事情若是传出去,又是老李家的一大丑闻。

        希望只是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