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良渚当国王在线阅读 - 第0089章山里人!

第0089章山里人!

        桑已经完全失去了野人的踪迹。

        他现在只能寻着树林中留下的隐约的牛蹄印子,继续追踪。

        他也不知道自己追踪了多久,追踪了多远。

        这个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他的心思全放在被偷走的牛身上,却丝毫没有考虑到自身的安全……身后的族人,落下的距离太远了。

        他在树林里奋力的奔跑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把牛抢回来!

        终于也不知道到底奔跑了多少距离,他发现前面出现了变化。

        前面有部落!

        他兴奋地嘶吼起来。

        突然他的前面一空,他已经奔出了树林,来了一块空地。

        这里是一处山崖底下。

        山崖上有着几个洞穴,而在洞穴外面稀稀拉拉的散落分布着十来个杂色兽皮搭建的窝棚。

        部落丢失的牛正被拴在旁边的树上。

        这里是野人部落!

        几十个脸上和身上涂满红白花纹的野人,正围着栓住的牛开心地指指点点。

        这些牛好蠢,太好抓了!

        都不知道跑,牵着绳子就跟着回来了。

        这一晚上,竟然抓到了十头牛!

        这么丰盛的收获,从来没有过啊!

        而刚刚跑回部落的两个野人,正焦急地向一个年纪很大的女人说着什么。

        而最让桑目眦欲裂的事情是:

        一头牛已经躺在了地上,几个野人拿着兽骨匕首正在剥牛皮!

        这头牛已经被杀死了!

        桑气得目眦欲裂,哇哇乱叫。

        桑的到来,让这些野人猛然受惊。

        桑的打扮、身材以及语言,与他们完全不同,他们一眼就分辨了出来。

        山外人!

        这是在峡谷中吃饱了没事干挖土玩的山外人!

        对于这些山外人,他们早已经暗中观察了好几天,也发现了这些山外人驱使牛的过程。

        他们对那些牛,羡慕得直流口水。

        终于在昨天晚上实施了狩猎行动。

        行动成功了!

        猎获丰富!

        发现来者是个山外人,没有什么好说的……侵入领地者,死!

        于是,这些野人二话不说,抓起弓箭便向桑射了过来。

        嘣,嘣,嘣!

        十数声弓弦声响起。

        刚刚冲出树林的桑,身上立马被不知道多少箭射中。

        这些箭的箭头,有石箭、骨箭、竹箭,并不是很锋利,桑身上肌肉虬结,这些箭头也只是在桑的身上扎出一个小伤口,便落在了地上。

        这,对桑的伤害并不大。

        但是,任何事情没有绝对。

        这身上中的箭多了,终于是有一个箭头没有掉落,整根箭头深深没入了桑的胸膛中。

        到了这个时刻,烈的脑子才清醒了下来。

        他立马转身,又向来路跑了回去,躲进树林。

        听着树林外野人哇啦啦的喊叫声,他开始奋力地向来路跑回去。

        他一边跑,一边将扎进胸口的那只箭咬咬牙拔了下来,一股血,立马从伤口飙了出来。

        他抓着箭头看了看,很是奇怪,这个骨质的箭头怎么是黑色的。

        有黑色的骨头吗?

        扔掉箭,他随手在茅草丛中抓了一把茅絮,揉了几把便摁在伤口之上。

        可是随着他奔跑,他感觉到伤口处越来越麻,越来越痒。

        他感觉自己有些眼花了!

        眼前怎么突然出现许多五颜六色的东西呢?

        终于,他听见前面传来族人的声音。

        族人终于追了上来。

        追上来的少康看见往回跑的桑满身是血,惊骇得眼睛都要睁裂了。

        他猛然一个爆发窜了出去,将桑树一把扶住。

        “怎么啦?怎么啦?怎么搞得满身都是血?啊啊啊!”

        见到了族人桑也是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一泄气,他突然一下子软了下来。

        不是有少康在扶着,桑就要跌倒在地上。

        桑虚弱地说道:“回去!野人很多,有四五十个,还有弓箭。”

        少康充耳不闻,只是满脸狰狞地咆哮: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烈皱着眉头说道:

        “我们先回去!”

        少康睁着通红的双眼,愤怒的说道:

        “牛也没找回来,人也伤了,就这么回去?”

        烈倾耳听了听,远处隐约传来野人哇啦啦的呼喊声。

        烈眉头一皱,不再多说,直接将桑一把抢了过来,往背上一背,然后撒腿就跑,同时大吼一声:

        “野人来了,快跑!”

        一众族人愣了一愣,随即也听到远处传来野人哇啦啦的喊声,立马也跟着烈跑了起来。

        一看族人全部跑了,少康看了看,也只能无奈地跟着往回跑。

        当浑身是血的桑被烈背回到营地的时候,营地的人一下子沸腾了。

        野蛮,太野蛮了,这些野人不但偷牛还伤人?

        不能放过他们!

        所有的人一起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叶青也是极度的愤怒。

        但是愤怒并没有让他失去理智,他仔细地检查桑树的伤势,救治伤者最为要紧。

        野人的弓箭力道并不大,那八个伤口也不深,只是破了一层皮。

        唯一一个比较深的伤口,也依然是皮肉伤,并没有伤着内脏。

        这样的伤口,处理过后并不会造成什么重大的后果。

        但是……毒啊!

        箭头被野人涂了不知道什么毒!

        看看全身乌青的皮肤,便可知道这毒,是剧毒!

        怎么办?

        桑在中了毒箭之后,依然剧烈奔跑了不短的距离。

        那毒早已经随着急速流动的血液散布到全身了。

        面对这样的状况,叶青也束手无策……

        桑的气息越来越弱,眼神也开始涣散。

        他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看见了二娃三娃他们的妈了,她手上还抱着四娃呢!”

        “她在呼唤着我呢,你们听见了吗?”

        “她在问我二娃和三娃过得好不好……二娃和三娃过得可好啦,以后还会更好。”

        听着桑有些迷糊的声音,少康再也忍耐不住,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姐夫,你不要死啊!”

        他终于是将姐夫这个称呼,再次喊出了口。

        他一直对桑有意见。

        桑似乎是被姐夫这个称呼惊醒了,从迷幻中回过神来。

        他看着少康,突然笑了起来,说道:

        “我要死啦,二娃和三娃,就拜托你了。”

        他又对青说道:

        “青啊,我这个族长没做好,我有的只是这一身力气,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族人免于饥饿,怎样才能让族人免受洪水灾害。”

        “听到你说的乐土之后,我知道了……”

        “所以,我拼命的干,使劲的干,就是为了能够早一天实现乐土,能够早一天让族人免受饥饿,免受洪水灾害。”

        “我就要死了,我不能亲眼看见乐土实现了,但是我知道,乐土一定可以实现,族人一定可以过上没有饥饿、没有洪水的日子!”

        “族人就交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他的身体剧烈地抽搐了好一会,然后便直挺挺的不动。

        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