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 第4章 影帝 “一前一后出酒店”

第4章 影帝 “一前一后出酒店”

        “去剧组,听岚姐说要换男主角,周森被撤了。这次换了个豪华版的。”

        陆珂来了精神,“详细说说。”

        立秋喜气洋洋,“我听岚姐说,换了个影帝级别的。”

        “然后呢?”

        “岚姐说到片场就知道了。”

        瓜吃了一半,还不知道是不是注水瓜。陆珂斜靠在车窗边,胳膊撑着头,“行,我睡会。”

        “你昨天一夜没睡?看起来比我还困。”立秋拿了条毛毯递给她。

        “到片场叫我。”故人相见,脸丢一半,怎么可能睡得着。

        许是姜茶性热,前半夜火意直冒,她又喝了立秋派人送去的桑菊感冒颗粒。

        一会儿驱寒一会儿清火,结果就是后来小腹剧痛,像数把钢刀在里面强硬绞肉。

        作天作地,一夜无眠。

        陆珂这一觉睡得昏沉。车到地点,立秋喊她,才发觉不对。

        露出来的肌肤烫手,那张脸已经深红一片。立秋摸了她的额头,“我的天呐,可可,你在发烧!”

        “没事。”陆珂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是困,头脑清醒,不耽误工作。”

        “那也不行。现在是逞强的时候吗?”立秋让司机先开去附近的医院。

        陆珂一句话止住司机转弯的动作,“去片场,第一天不能让人家空等。”

        “起码先打一针退烧针。”立秋毛了。

        “没事,我心里有数。”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陆珂没什么力气,喊立秋,“帮我拿出来,开一下外放。”

        一道通透而有磁性的男声在车厢内响起,“舍得接电话了?”

        是许言臣的声音。

        立秋顿时像捧着块刚出炉的山芋,恨不得把手机扔掉,手也剁了。

        陆珂放下撑麻了的胳膊,脑袋支棱在窗户上,说,“嗯?你不是刚打的电话?搞得跟打了好几个似的。”

        “发微信你没回。”

        “在车上,没看手机。有事?”

        许言臣问,“退房了?没被媒体拍到吧。”

        “要是拍到,现在的通稿都满天飞了。名字就叫真假花旦安能辨,一前一后出酒店。”

        “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没——”

        陆珂一句话没说完,立秋在旁边飞速截过话头,“报告许公子!她发烧了特别烫人还不愿意去医院非要去片场拍戏!”

        “不能请假?”许言臣话音重了。

        陆珂回他,“换了男主角,第一天就迟到不太好。”

        “请个病假打一针能花你多久的时间?本来脑子就转不开,再烧更傻。当心没人要你。”

        “我不。”车子路过减速带,搭在玻璃车窗上的脑袋磕得有点疼,陆珂坐直身,“你以什么身份让我请病假。”

        “明华娱乐公司理事,这身份,够了?”

        “公司啥时候有了你这号理事?”

        “刚才。”

        “……”

        立秋顶着陆珂杀人的目光挂了电话。

        “去打一针?”

        “熬过今天再说。”陆珂歪倒在她肩膀上靠着,随手从储物侧门拿了瓶矿泉水贴在发烫的脸上,“没办法,剧组那么多双眼睛盯着。”

        周森昨天还去饭局上在她面前耀武扬威,今天就被换掉,他不会善罢甘休。

        陆珂有直觉,过不了多久,周森就要搞事。她不能自己把头洗干净递过去让人砍。

        没能再补多久的觉,车已到片场。

        不知为何,片场围着一大堆媒体。立秋一路艰难地护送着陆珂往里面走,“得跟岚姐汇报,给咱派个保镖。”

        田导正指点着布景,见陆珂来了,“正好,陆珂,浴室那场戏不是拍过了吗,那场只有你,还能用,今天就接着拍你进房间找温彦明那场。”

        “好的。”

        立秋在旁边听到陆珂答应,几乎昏厥。拍哪场不好?都发烧了,这数九隆冬的,还去穿那件迎风飘扬的白衬衫?

        “田——”立秋想跟导演反映情况,陆珂看了她一眼,立秋无奈消声。

        陆珂在化妆间上妆时,立秋递给她一杯水,一起递过去的还有一粒药片,“退烧的。你真不要命啦?”

        “哪里弄的?”

        “问时影帝的助理借的。”立秋说,“他们有豪华药箱,里面啥药都有。”

        “时影帝?”陆珂稍微抬头,让化妆师方便画眉,问立秋,“时简?”

        “对啊,不然还能是哪个。”

        化妆师也接话,“能请到时影帝,咱这个剧是注定要爆了。没发现外面的记者都抵之前十倍了么?”

        “时简可是影帝啊,听说他对拍戏质量要求严苛,一会儿搞不好要录个十条八条的。”立秋却愁起了当下。

        “不会的。我有那么差吗。”陆珂说,“别自己灭自己威风。”

        眉毛终于搞定,陆珂喝了口水,化妆师给她薄薄地涂了层唇膏。

        再把头发用喷壶打湿,长卷发披在身后,她换上白衬衫,又一次从陆珂变成了夏夏。

        她进了卧室。

        影帝就是影帝,饶是看到她穿成这样进来,神色也仍是淡淡的。

        陆珂没来由地想到了昨晚的许言臣。

        她抽走温彦明手上的报纸。他抬头看到她的湿发,不悦,“穿这么少,别着凉了。去把头发吹干,柜子里有睡衣。”

        她又伸手去推他的胸膛,只是力度落到他身上软绵无力。

        男人站起身,拿了个浴袍让她裹好,随即找吹风机过来给她吹头发。

        吹着吹着,他觉得她额头的温度不对,俯身在她耳边问,“你在发烧?”

        她轻轻嗯了一声。

        拍戏呢,他这是干什么?她都出戏了。

        男人手上给她吹头发的动作不停,口中斥责道,“不听话的小孩,到时押到医院去打一针,就知道生病难受了!”

        “……我错了哥。”戏已经跑偏,陆珂只能顺着他的话往下演。

        “下次再这样作践自己,看还有哪个男人敢要你。”他的声音渐渐染上怒气,“你这样对得起你以后的丈夫吗?”

        当心没人要你。许言臣也这么说。

        是她想作践自己吗?但凡有点办法,她至于走到这一步吗?

        一席话砸到了陆珂心坎上,她鼻子一酸,却挺直了脖子,像只骄傲的小天鹅,“为什么你不是我的丈夫?我只想要你当我的丈夫。”

        “夏夏……”他终是叹气,把她揽入怀中,在她看不见的背后,他的眼眶已红透。

        你是不能得逞,我是不敢任性。

        爱而不得的人不止是你。

        在场的女工作人员都红了眼眶。

        影帝带戏的气场就是不同,和周森昨天拍的那场一对比,高下立见。

        “卡!”田导激动得直接从摄像机后面的凳子上站了起来。她走到两人面前,“刚才那一场太完美了!你们俩是我拍过的气场最合、配合最默契的男女主角。这部剧必定大火!”

        “您过奖。”时简褪下剧中人的气场,一派温然。

        “接下来能不能录一些花絮,有爱的或者搞笑的,等正式播出时放在网上?”田导对这部剧投入的心血不少,有这种要求再正常不过。

        然而男主却推拒了,“剧还是质量取胜,以后有重拍或者笑场的片段用来当花絮吧。特意拍出来的花絮会显得不自然,您觉得呢。”

        他都这么说了,田导也不好强求,“那一会换个造型,拍下一场。”

        “抱歉,田导,我身体不太舒服,您看能不能明天再拍?”时简说话间看了眼陆珂。

        陆珂看出了他这是给自己打掩护,感激地冲他一笑。

        影帝愿意来演偶像剧,对剧组来说已经是出乎意料的幸运。田导自然同意,工作人员收工后,时简跟陆珂说,“走吧。”

        “啊?”陆珂问,“走哪?”

        “去医院。你再烧下去就糊了。”时简蹙眉,他身高近一米九,即使平常跟人沟通时态度温和,压迫感仍不容忽视。

        “别,我助理陪我去就成。”陆珂说,“谢谢简哥。”

        “几年没见,学会客气了?”时简倒了杯热水给她。

        陆珂接过,“我只是不想传绯闻。”

        她还没追到许言臣,这个时候传出绯闻太要命了。

        “公司直接派车过来了。”立秋进来报告,“可可,咱走吧?”

        路上,她小声而兴奋地跟陆珂说,“是房车哎!咱们发达了,我要一直跟着你,直到成为影后的腿部挂件!”

        “可以可以。”

        “你跟时影帝认识啊?”立秋的声音更小了。

        陆珂被她的求生欲整得想笑,她故意凑到立秋耳边说,“他追我好多年。”

        劲爆!立秋的表情比调色盘还要五彩斑斓。

        房车上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桌上医疗用品一应俱全。

        “小蔷薇!”陆珂一眼见到张熟人脸,跟他打了个招呼。

        立秋左看右看,房车内除了男医生,只有一个男胖子,没发现有哪个可爱妹妹像小蔷薇的。

        “别看了这位妹妹。我叫强伟,伟大的伟。可以叫我强哥,谢谢。”男胖子举起手来,一脸生无可恋。

        “许言臣说过蔷薇适合你。”陆珂笑,“你怎么来了?”

        “我在明华娱乐实习啊。”强伟说。

        “许言臣说他当理事了,真的假的?”

        “真的啊,我就在他手底下工作。”

        “那,是他让你来的?他还说什么了?”

        强伟有些为难,陆珂顶着一张明艳的脸,他说不出口。

        陆珂安慰他,“没关系的,你照实说。我不告诉别人。”

        “许理事说,直接给你打两针,这么热爱工作就去继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