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 第5章 错药 “性别对换,评论过万”

第5章 错药 “性别对换,评论过万”

        “今天不拍戏了!我要走了!”陆珂挥了挥手,麻溜地往门口走,“再见了朋友们。”

        强伟堵在房车门口,“不行啊,许理事还说了,派房车过来,就是怕你跑了。打完针你爱去哪去哪。”

        角落里的男医生如强伟所言,拿起了针管。

        陆珂感觉自己头顶的头发齐刷刷竖了起来,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她妈就是医生,还是全国有名、挂号要提前一周预约的那种,也不耽误她见针就腿软。

        立秋扑哧笑出声,被陆珂揪住耳朵,“好啊,又是你告的状吧?”

        “疼疼!”立秋举双手解释,“我不是我没有。”

        陆珂松了手,冷笑,“用你家男神发誓?要是说谎,你男神要么跟别人隐婚生子,要么糊一辈子。你现在发。”

        “太狠了吧!”立秋倒抽一口凉气,“我没主动说啊!许公子问我我才说的!”

        陆珂在真皮座椅上坐定,“嗯?谁狠?找个男医生来给我打针。许言臣这是不把我当女的了?”

        那男医生开口,声音清丽,“姐妹,我就是头发短了点儿,胸平了点儿,不至于像个男的吧?”

        这就尴尬了。陆珂轻咳一声,“误会,误会。美女咱换输液吧,我血管粗,好找,一扎一个准。”

        两分钟后,她如愿输上了液。

        “笑一个。”强伟对着她咔嚓几张,“哎,好,我发给老许,让他放心。”

        “他有什么好不放心的。”陆珂说完之后想起来欠许言臣的那笔账单,没扎针的右手抬起,食指向上,冲立秋勾了勾,“过来。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您吩咐。”立秋巴巴儿跑了过来。

        陆珂转念一想,这钱还不能还。只要她能多苟住一天,就和许言臣多掰扯一天。

        这世界除了情感羁绊,只有金钱关系最牢固,让人念念不忘。

        债主关系,啧。多么地甜美芬芳。

        思及此,她换了个要求,“我手机在左边口袋里,帮我掏出来吧。”

        “就这?”立秋脱口而出。

        陆珂笑了,“这样不行?你实在内疚的话,就把台词本拿来,趁着输液给我通读全文。”

        “不不不,这就拿。”立秋从陆珂的白色羽绒服中摸到手机,双手奉上,“您的爱机。”

        “帮我把壳抠掉,太重了。”

        立秋照做,把壳抠掉给她,“您的爱壳。”

        “……我、要、手、机。”

        陆珂刷了刷微博,“嗳?黑子这么敬业?”

        营销号开始造谣时简和她关系不合,拍完戏连花絮都不愿意和她拍。

        立秋凑过来看,“哟,还说得有板有眼的呢。要不是我在片场,搞不好我就信了。”

        陆珂关掉微博,“还是看朋友圈吧,让我感觉世界充满爱。”

        朋友圈里,闺蜜黄时雨刚发了张烤肉图,五花肉在圆形烤盘中滋滋冒油,旁边放着红酒和仍未上锅的牛排。

        配文,“你看这世界,像不像一个烤盘?”

        陆珂感觉到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给她评论,“你看这圆圆的脸,像不像一个大饼?”

        几乎与此同时,这条状态多了个赞,许言臣点的。

        陆珂想再添把火的手一顿,这时黄时雨直接发来消息。

        梅子黄:“友尽吧,我累了。”

        陆珂立马回,“来互删。数到三谁不删谁是狗。”

        梅子黄:“怎么了,吃枪药了?见到许巨巨了?”

        黄时雨从小一向管她表哥叫许巨巨。

        可可是个大美人:“输液呢。一只手打字慢。你等等。”

        梅子黄:“怎么输液呢?你咋了,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不方便。”陆珂发了篇长长的文字,把昨晚的事告诉她,不出所料收获一阵惊叹。

        梅子黄:“天呐你太惨了吧,查出来是谁陷害你没有?”

        可可是个大美人:“慢慢查,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哥对我没感觉。”

        梅子黄:“看不出来,许言臣真是柳下惠啊!我以为他就是嘴巴老干部了点,还真能坐怀不乱,是不是你太放不开,没勾搭到位诶?”

        只能一只手拿手机,也不耽误陆珂倾诉的热情。

        她拿累了就把手机放在腿上,用一阳指戳屏幕打字,“我那时候难受啊!没法正常思考!都说想跟他睡觉了,还要怎么样?!我现在只感觉丢人现眼,真是现世到姥姥家了。”

        梅子黄:“你没忽悠我?他真让你冲冷水去冷静一下?”

        可可是个大美人:“收起你猥琐的笑容,我告诉你,是的。”

        梅子黄:“好了,我笑完了。我早跟你说过,我从小到大就没见过比许言臣更狗的。”

        可可是个大美人:“我还没说完。后来他还把给我买东西和开房间的账单发给我,让我打到他账上。”

        梅子黄:“哈哈哈哈哈哈绝倒,我可以要个授权吗?画个条漫。你们这出性别对换,保证评论过万。”

        可可是个大美人:“你画吧。”

        又过了会儿。

        梅子黄:“我觉得你还有希望。我听大姨说他之前一直不同意暂管公司,为什么一回国见了你一晚,你还被人暗算了,第二天他就同意了?这其中必定有事,你觉得呢?”

        可可是个大美人:“你想多了。”

        “怎么突然就答应了?”明华给许言臣盛了碗米饭,“之前跟你提好几次,你都不愿意。你不是跟你爸一样爱惜羽毛么。”

        许言臣听出明华话里话外的淡淡嘲讽,夹了根蜜汁鸡翅在她碗里,“妈,我刚回国,而且已经答应你了。人身攻击就有点过了。”

        “那你老实说,来公司是因为可可?”明华不急着吃饭,倒是对儿子的真实想法很有兴趣。

        “你跟人家很熟?”许言臣顿了下,被她对陆珂的亲昵称呼弄得浑身不自在,“不是你说的么。让我帮你暂管公司,你抽时间去跟我爸离个婚?”

        “我是可可粉啊,我还加了她的粉丝群。”明华拿出手机登上微博给他看,“你看,我的小号已经有了铁粉标志。”

        陆珂的粉丝群名字很长,叫“可可家的螺蛳粉很好嗦”,一群人天南海北地聊,明华在群里潜水,睡前看一遍聊天记录,十分快乐。

        可可粉……什么鬼。

        许言臣看了眼群名,问明华,“一个国内顶流娱乐公司的董事长,快过五十大寿了,偷偷粉一个小姑娘,您觉得这像话吗?”

        明华用食指关节叩了叩桌子,“偷偷?最好的资源我都能给她!有什么不像话的?我挣的钱我说了算,怎么花我乐意!”

        “是吗。”许言臣轻描淡写地说,“公司今年多了个财大气粗的投资人,董事会成员也面临变更,我没记错的话,那人叫陆鸣,我去查了查,你猜我发现什么?”

        明华面色不变,“陆鸣是陆珂她爸,那又怎样,她爸宠她是她爸的事,我要捧她是我的事。”

        “陆珂不会是你和陆鸣的私生女吧。”许言臣停了筷子,表情认真,眸子犀利如鹰,似要看穿明华心中所想。

        明华活生生被他气笑了,“你是我亲生的吗?你这是什么想法,帮你爸往我身上泼脏水?”

        “不是就好。”

        许言臣吃饭的动作优雅有礼,但速度很快,一小碗米饭在谈话间已经见底。

        “管好自己家的事吧。”上楼之前,他说。

        “怎么的呢?”明华最讨厌这父子俩的性格就是有时候说话说一半,让她费工夫来猜,她叫住许言臣,“说清楚,不然别给我上楼。”

        许言臣知道他妈的性格,那简直就是更年期版本的陆珂,又直爽又暴躁。

        他停住脚,从楼梯上俯视明华,“放心,我爸挽留你还来不及,不会想泼你脏水。”

        “你这孩子有没有心?”明华腾地站起身,双手叉腰,和在外面时运筹帷幄的女强人形象截然不同。

        “有啊。为了你开心快乐,我都甘心当离异家庭的孩子了,你还想怎样?”

        这张毒嘴,这张毒嘴……

        明华脸色青红交织,完全忘了细细盘问他回来原因的事。

        许言臣转身上楼,动作丝毫不带停滞。

        陆珂结束了和闺蜜的聊天,打开剧本文档开始看。

        阿奇霉素让人反胃,她也忍了。

        只是剧本上的字她一个也看不下去。

        大好时光,谈恋爱不香吗?面包和爱情就一定只能选一个吗?

        许言臣为什么那么冷呢,难道真的是她魅力不够……思绪渐渐发散,坐在对面耍手机的立秋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强伟刚从外面买饭回来,正要把手里的百合莲子鸡肉粥给陆珂,魂儿差点被立秋那一嗓子给吓掉。

        陆珂比他还惨,手机直接掉到地上。她俯身捡起,屏幕皲裂,碎成蛛网。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立秋双手合十跟两人道歉,“出事了,我一时着急。”

        陆珂直接问,“什么事?最好值一张钢化膜的钱。”

        “你刚刚手滑点赞了那条说你和时影帝关系不好的微博。”立秋一口气说完,“现在已经上了热搜,想撤也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陆珂的手机就响了,野狗disco欢快地吼,“唉别打怎么叮梆打电话呢,这里没有信号……”

        不看也知道,来电之人是许言臣。

        屏幕裂得没眼看,她往右轻轻一滑,又点了外放。脸还是很值钱的,她怕碎片刮破脸。

        许言臣直入主题,“你今天吃药了?”

        “吃了。”医生给她输过液,又给她两颗药丸,她一并吃了。

        “不,应该说,你吃错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