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 第22章 他会 个子高?名气大?长得美?还是能……

第22章 他会 个子高?名气大?长得美?还是能……

        上次在超市,陆珂叫了声哥,但当时她完全有能力掌控局面,许言臣也知道陆珂是因为怕现场有人认出她,误会自己是她男朋友,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现在这声哥哥不一样。

        亲昵多了,调侃多了,界限感却少了。

        许言臣看到她狡黠的神情,就知道她要使坏。

        他把手上的毛巾随手扔给陆珂,在沙发上坐了,“过来帮哥哥擦头发。”

        陆珂利落地接住毛巾,盖在他头上擦拭着。

        她没有帮人擦头发的经验,只好模仿以前给巨巨洗澡之后为它擦毛的动作,毛巾在上面来回揉动。

        白瑶见两人在那边旁若无人、和乐融融,一口老血堵得不上不下。但来都来了,不能善罢甘休,她软下声音,“许公子。”

        “你是?”许言臣眉眼清冷,通身气势寒凉,看向她的眸子中满是冰锋。

        白瑶被冻得语塞。她自认为在c国国内家喻户晓,没想到这大名鼎鼎的许公子似乎刚连上网。

        太噎人了。她不禁怀疑,陆珂真会喜欢许言臣这一号的?她是有受虐倾向吗?喜欢个小狼狗或者小奶狗不好吗?

        许言臣没再说话,陆珂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她只得硬着头皮臊红着脸自我介绍,“我叫白瑶。之前是《亲密关系》的女主角。这次在《牡丹盛放时》里面饰演虞晓苗。”

        许言臣没出声,那眼神在说,就这?

        白瑶一咬牙,“白天您发讲义跟您说过呀,晚上过来讲剧本。我是任总介绍来的。”

        任总和明华娱乐的关系不错。这是季总教她的杀手锏,反正许言臣应该也没那份闲心去给任总打电话询问。

        白瑶看了眼在许言臣身后慢条斯理地给他擦头发的陆珂,陆珂正专心照顾着手上的湿发,连她挑衅的视线都没接住。

        白瑶自以为的重拳出击全落在了棉花上。

        空气中满是尴尬的气氛。

        “什么任总?不认识。还有,我什么时候答应要给你讲剧本?”许言臣声线凉薄。

        陆珂眼观鼻鼻观心,在这看好戏。许言臣被她揉得整个头都快炸掉,只想迅速结束,于是又补了一刀,“以后有问题,白天在剧组问。晚上不要随便过来敲门,免得被人误会。”

        “那她?”白瑶几乎被愤怒和妒忌的火苗吞噬。

        别人不行,就陆珂行?她来怎么就不怕人误会?

        “她不一样。”许言臣果断答道。

        这人再不走,陆珂就把他的头搓得摩擦起火了。

        哪里不一样了?两个鼻子一个眼,谁比谁多长一个了?白瑶气得快冒烟,又听到许言臣干脆地下了逐客令——

        “天不早了,我就不送了。”

        “……”白瑶走后,许言臣把毛巾拿下来,问陆珂,“剧本没有哪里不懂的了吧。”

        没有就也赶紧走吧。他伸手拨弄了一下头发,很好,不知道她怎么擦的,纠缠在一起,梳不开了。

        陆珂不中计,忍笑看着他的朋克发型,“你再多讲讲。”

        许言臣无奈,“你让我从哪里讲?你是关于虞家的家世背景不明白,还是虞家姐妹的感情线,或者对虞晓禾的转变把握不准?”

        陆珂没想到短短十几分钟他已经把剧本看了一遍,连故事脉络都搞明白了。她思忖了一下,“都有?多学点总没错吧。嗳,你说我明天拍戏应该不会被白瑶压一头吧?”

        许言臣从桌面拿了一副卡罗牌,打开牌口,递过去让她任意抽一张。

        “怎么了?”陆珂选了一张。

        “问你哪里不懂也不说。连你对剧本的掌握情况我都不知道,怎么知道结果?我只能给你算一卦。”

        陆珂:“……”

        妈妈咪呀。尬尬滴呀。

        她把放在沙发对面的手机拿过来一看,已经快11点了,“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之前说的我都有录音,回去再听一遍。”

        “你刚才录像了?”

        “对啊,白瑶过来敲门肯定有阴谋,搞不好带着微型录像机。”陆珂把手机塞进口袋,“你就当我有被害妄想症吧。”

        许言臣帮她拉开房门,“嗯,多点心眼挺好。回去写个心得体会明天交给我。”

        陆珂诧异地看着他,他面色不变,似乎这要求天经地义理所应当,“怎么?我开了一晚上历史文化讲座,不能白讲。”

        “哦。”

        陆珂回房后,才想起来任务没问全,又摸到微信上。

        呦呦:心得要多少页?

        lg:12页就行了,尽量总结全面。

        十二页?还就行了?他良心是被狗啃了吗?

        呦呦:电脑打出来行不行?

        lg:可以。

        陆珂是说干就干的性子,马上开了电脑,把录音导进去,用语音转换软件把录音给转成文字。

        结果,他明明说了不少,只用了四页纸就涵盖完了。

        立秋在陆珂身后帮她捏着肩,“明天还要拍戏,你不早点睡,也不背剧本,这是总结什么呢?学校布置的任务吗?要不要我帮你?”

        “老师让总结的。这是独门秘笈。你没听课,帮不了。我这是厚积薄发,背剧本不急。”

        “……那你先总结着,我去睡觉了。明天还得喊你起床。”

        陆珂把字体调大,在a4纸上调成了二号字,四页纸很快变成了八页。

        还差四页,她翻了翻剧本,找了几处例证,用传图识字识别上去,做完这一切也快午夜12点了。

        她去跟许言臣汇报,“我写完了。”

        许言臣正用水墨屏手机看资治通鉴,他雷打不动地在凌晨12点准时睡觉。看到她的消息,回,“不错,早点休息。”

        陆珂那边很快回复过来。

        呦呦:你不跟白雪公主说声晚安吗?

        许言臣唇角微扬,他想起来初中那个暑假,陆珂来跟他道别时穿着洛丽塔小裙子,一双漫画腿又长又直。

        小姑娘美滋滋,“我这裙子好看不?奶奶刚给我买的。”

        她在女生中、在南方人中都算是高的,初中时已经快有一米七。这裙子对她来说短了点。许言臣实话实说,“上高中就不要穿这么短的裙子了,容易走光。”

        后来她穿没穿过,他已无从得知。

        lg:晚安,白学公主。

        呦呦:怎么就白学了?

        lg:学了这么多年,现在全没派上用场。不是白学吗?

        呦呦:你是魔鬼吗?

        呦呦:绝交六小时。

        lg:好。谁再说话谁是狗。

        随后他看着对话框的“对方正在输入”停了一下,随后悄无声息,想象得出她现在吃瘪的表情,他微微笑起来。

        暧昧是用甜言蜜语凝成丝线,以时间和空间的维度,照着她的脸庞织就的面具,严丝合缝,把他的所有情绪掺杂在里面,轻轻拉扯,就能牵动千头万绪。

        绝交六小时,六小时后失效,又是新的一天了。

        晨风习习,从艾尔皮斯山脉刮来,卷动了窗帘一角。夏季的尼格尔,凉爽宜人,是再好不过的避暑胜地。

        陆珂正做着美梦,被立秋喊醒,“今天有你的重头戏,快醒醒,起来敷个面膜,要美美的!”

        “我哪天不美?”陆珂迷迷糊糊地洗漱换装。

        出门去酒店餐厅吃早餐,半途中白瑶叫住了她,“你别这么嚣张得意。我手上有你们俩的录像。如果放到网上,你和许言臣不清不楚的关系就暴露了,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们。”

        陆珂面色不变,“你想要什么?”

        “退出百玉兰奖评选。”白瑶认准了她是色厉内荏,威胁道。

        陆珂被她的话逗笑,这孩子怕不是个傻子吧,整天异想天开,还不走正道。她反问道,“他正常上班,我正常拍戏,又没有利害关系,怎么就不清不楚了?”

        “清不清楚,网友心里有杆秤。”白瑶说,“许言臣是明华娱乐的公子。不然你这次拍戏的机会哪来的?”

        “照这么说,那你呢?任总?”陆珂看着她的表情,见她嗤笑一声,又加了砝码,“季总?”

        白瑶微微变了脸色。

        “别以为有个录像就能走遍天下了。我也有。”陆珂说,“比你的高清,比你的全面,比你的历史悠久。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要是老实点,这些视频就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地躺着。你要是不老实——”

        白瑶看她的表情里有了惊惶之意。陆珂此刻像是个头顶长了两个犄角的小恶魔,“那就是一场恶战。你打不过我。”

        “又在这捉弄人呢。”白瑶走后许言臣的声音从陆珂背后传出。

        “昂,给你。”陆珂毫无被抓包的窘迫,把打印出的十二页纸交给他。上面还别了个小熊水晶书签。

        “什么东西?”许言臣接过来翻了翻,是他昨天说的总结。

        “十二页。不多不少。”

        “我说一二页,你整了十二页?”许言臣轻笑,“你要是一直这么肯下功夫,还愁什么背剧本?”

        陆珂跟着他往餐厅走去,“你是人吗!打数字的时候中间加个顿号很难吗!”

        “你仔细看看,我数字中间打了空格。谁让你不多问一句的?懒人麻烦大,记住了。”

        “摔!”

        “夸人不要这么直白,可以说英俊。”

        ……

        陆珂在剧中饰演的是青年到中年的虞晓禾。

        青年虞晓禾一出场就要跳古典舞。而陆珂从小就是学民族舞出身,身体柔韧度一流,舞美老师让她跳一段展示一下舞蹈功底,然后看看怎么因材施教,结果陆珂来了一段跳跃旋转,曲到尾声轻轻松松下了个腰。

        她底子扎实,老师把动作展示了一遍,她就能照猫画虎跳得有模有样,虽然细节之处还需要再修整磨合,整体也算是能过关了。

        知道文导对这场戏的要求高,舞美老师不敢松懈,从道具、制服到舞台灯光,事事精细。陆珂练舞时,许言臣在旁边看了几分钟,他给了建议,在古筝曲中加一些现代钢琴元素。

        “但是没请钢琴师……”

        “让臣哥上!”陆珂把许言臣卖了,“他会!”

        拍摄当场,《映月回廊》的悠扬乐曲响起,舞台漆黑寂静,只有正中央的一盏灯投在虞晓禾身上,在地上打出个圆形的光圈。干冰蒸腾出缥缈轻烟,整个台面犹如仙境。

        她身穿白色襦裙,发间也只有一支素钗,白净的足贴在地面上。绵长清哀的前奏渐渐推进,水袖垂下,她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眉目之间隐却愁绪。

        琴音渐高,长袖终于撩动,少女衣袂飘然,越舞越迅疾有力,水袖似江湘悠悠长流绵延不绝,又似惊鹊在空中扑簌而起,痛诉老天不公,却一再被强行压抑,所有的拼尽全力皆是徒劳,悲怆与凄绝弥满胸怀。

        少女初初展露面容,那双唇倔强孤冷,一双眼睛却明澈澄净,望过来时,里面蓄起了淡淡的水汽。

        她像数九隆冬中的一支白梅,欺霜傲雪,惊鸿一瞥便令人忘了置身何处,好似万鸟归林,哄然的热闹声后,只余下天地苍茫,这一眼便把往后余生道尽。

        少女有她的坚持,她的热望,她的不悔。

        直到谢幕,下面安静了十几秒,掌声以排山倒海之势涌来。

        文导喊卡,随后夸赞,“跳得不错。”

        白瑶在幕后咬住了唇,手里的唇刷几乎被她撇断。

        虞晓禾这么出彩,虞晓苗的出场相应就寡淡很多。白瑶状态不佳,屡屡卡顿忘词,第一天就被文导当众斥责。

        年逾八十的老导演发了火,“不好好拍就滚回去!换人!”

        白瑶强忍住眼泪,又补拍了几条,才刚刚踩过了及格线。

        陆珂收工后摸进粉丝群里。

        “可可家的螺蛳粉很好嗦”出现新的消息提示,显示博主空降。

        顿时,蛰伏已久的老粉新粉们炸开了锅。

        可可:冒泡~咕嘟。

        发了张兔子表情包,两只兔子捏着彼此的屁股,图片上还有两个明晃晃的白字——姐妹!

        “活捉可可!”

        “炸群啦炸群啦!过年啦!”

        都来看眼科:[红包]

        都来看眼科:欢迎小仙女下凡视察

        陆珂前几天太忙,没看群,这一看吓了一跳,什么时候群里多了个她和许言臣的cp粉?还成了管理员?

        她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结合着几个比较熟悉的老粉的口气猜出这个都来看眼科就是之前的土豪粉丝,叫灼灼其华的。

        粉丝再土豪,陆珂也不好意思让她破费,她私聊了“都来看眼科”,发了一万块红包。

        陆珂:您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笑纳!

        都来看眼科:谢谢可可,妈妈不要,你在尼格尔拍戏辛苦了,买点燕窝吃,补补身体。

        陆珂猛地看到妈妈两字,眼皮狠狠跳了下。她打电话给南闻雅,“妈,你摸进我粉丝群了?”

        南大夫刚结束一台手术,接到女儿的电话,她否认,“没有啊。不是你说的让爸爸妈妈看剧就行了,别理绯闻,别进粉丝群,别管营销号?”

        “那怎么有个粉丝跟我自称妈妈呢。”打了个电话没破案,陆珂纳闷了,“您看我长得像吸引中年阿姨喜欢的样子吗?”

        南大夫笑了声,“你还别说。中年阿姨就喜欢你这种。我们医院院长,还有你爸的合作伙伴,都在跟我们打听你有没有男朋友。”

        “他们看上我什么了?个子高?名气大?长得美?还是能挣钱?”

        南大夫刚才那台手术持续了五个多小时,现在都快累得虚脱了,她往椅背一靠,也不去管后背被汗水浸湿的白袍,“出门在外,谦虚谨慎,低调做人。切忌骄傲。”

        “妈,你都说了切记骄傲,我切记了啊。”陆珂说,“我不是你最爱的小乖宝宝吗?”

        “……陆呦呦,你几岁了?”

        “虚岁三岁半。”

        南闻雅被她的无厘头气笑了,“你见过谁家虚岁虚半岁的?不跟你说了,你爸来接我回家吃饭了。”

        “好吧,你们俩就会虐我这只单身狗。”陆珂撇撇嘴,“那我挂了,问爸爸好。”

        陆鸣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南闻雅语气中带着无奈,“呦呦,我帮你爸传个话,有空记得问文导要两张签名照。”

        “怎么还要两张?”不是只有她爸要吗?

        “你奶奶听说了,也想要。”

        “……噢。回头拍了发到家人群里,云共享。”

        陆珂挂了电话。想起今天许言臣刚开始还帮忙伴奏,结束后却立马没了人影。

        难道是被她的舞姿惊艳到了?

        许言臣当时在台侧的黑暗中给她伴奏,偶有抬头,被她的泠泠舞姿迷了眼,差点乱了节拍,此后敛下心神不敢抬头。后来,剧组群里有人发视频,他才看完了她的一整支舞。

        她天生适合聚光灯,适合走这条表面耀眼实则荆棘遍布的路。

        ……她又发来消息。

        呦呦:我跳得怎么样?是不是惊呆了?

        lg:速算、舞蹈,你还会什么?

        呦呦: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lg:不说拉倒。

        呦呦:不求拉倒。

        过了两分钟。

        lg: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