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 第24章 醋意 千娇百媚皆展现在他面前

第24章 醋意 千娇百媚皆展现在他面前

        被他这么一刺激,陆珂垂下去的眼皮又强撑着抬起了一点点。

        许言臣给她上了二十分钟的课,短短二十分钟比翻译大叔讲四十分钟还有用。

        效果立竿见影,堪比华佗再世。

        “把给你画的重点记一下,过会我来检查。”许言臣讲完时,手上的讲义也被他标注好最后一笔。

        “我要是天天过来开小灶,文导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尼语了。”

        许公子秀色可餐,服务贴心到位,连重点都不用自己找。

        “就背这么一段,你至于吗?”

        “……”

        “时间不早了。给你二十分钟。”许言臣看了眼手表。

        “okok。许老师放一万个心。”

        桌面上的沙漏摆件一点一滴地漏着细沙,许言臣重温了几章《菜根谭》,分针走了二十分钟,他准时过来检查作业。

        刚才让他“放一万个心”的美人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酣睡中的姑娘满面红绯,乌发若云,眼睫密长,水润嫩滑的嘴巴微张,娇憨可爱。

        多年练舞让她生着个线条优美的天鹅颈,纤腰盈盈不堪一握,极具风情。

        许言臣此刻脑子里空若山谷,只有一个网络上提到陆珂经常会用到的词汇在来回滚动播放——人间……水蜜桃。

        可不是么?

        皮肤莹白带粉,内里柔软水嫩。如果咬上一口,清甜的汁液就会顺着舌尖绵延到口腔,一路润泽至心尖。

        被盯着看了许久,陆珂有些不适地动了动,一缕头发丝随着她的动作飘下来,轻飘飘地盖在眼窝和鼻梁中间。

        许是太痒,陆珂眉头蹙得更深。

        许言臣自然而然地伸手帮她撩了上去。

        陆珂睡得并不熟,轻微的动作也足以把她惊醒。但她没动,仍是闭着眼睛,均匀缓慢地呼吸着。

        她想看许言臣下一步会干什么。

        或许会被她的美丽迷了眼,趁她不备,来个偷吻?

        她竟有些期待。

        毕竟爱美是人之常情,而喜欢他是她的私心。

        可惜许言臣只顿了一下,收回了手。

        陆珂感觉到他的突然靠近,淡淡的龙涎香混合松木香氛弥漫在她鼻侧。呼吸不受控地重起来,她压抑着换气的频率。

        奈何多巴胺很诚实,挡也挡不住,三对大唾液腺都在分泌着液体,像是在明晃晃地告诉她,情动难藏。

        “睡够了么。口水都流成河了。”怕她把自己憋死,许言臣出声。

        刚刚看到她睫毛轻颤,起了逗逗她的心思。结果发现这姑娘好像不经逗,连喘气频率都乱了。

        陆珂睁开眼睛。一抹嘴,还真有一点口水。许言臣递了盒湿巾过来,她刚把嘴角擦干净,就听到来自恶魔的召唤——

        “作业写完了?现在抽查。”

        之前让她吓了一跳的戒尺,不知何时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啊,再给我几分钟?”陆珂刚看了三分之一,她给自己争取着机会,“我不是睡着的,今天拍戏起得太早了。”

        “想睡回自己房间睡。”许言臣面无表情,“不想学就别勉强自己。累而且效率低下。”

        “我想学!想学的!”陆珂睁大了眼睛。一如既往地水润,但此刻多了几道明显的红血丝。睡眠不足简直要命。

        说话间,一个哈欠又跑了出来。

        许言臣放下戒尺,从冰箱里找了两个冰块,用毛巾包了,贴在她眼睛上,“听我讲个故事?”

        “嗯。”趁他没注意这边,把戒尺藏在沙发靠垫的缝隙里。

        “以前听我妈说过。春华的那部《春山》,光在山上来回跑的戏她就拍了九遍。”许言臣说,“不是因为过不了,是她每次表演都会在里面注入新的灵感。”

        “你是春华姐的迷弟吗?”

        “不。只是给你举个例子。”

        “春华姐有天赋啊,我又没有。你都说了,她是老天爷追着喂饭,我是自己抢饭吃。”陆珂颇看得开,眼皮千钧,哈欠连天。

        “你抢饭起码也抢得专业一点。”许言臣伸手,“作业拿过来。你不至于一题都没做吧。”

        刚才余光瞥见小姑娘偷偷摸摸藏戒尺的过程,他没做声。

        其实陆珂是聪明的,就是懒了点。也从没有人舍得逼她去学。

        许言臣设身处地地想,他自己对她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唬她还行,也没想过动真格打手板。

        他一向是金刚心肠、雷霆手段,在陆珂这里却变成了她口中的许长老,顾虑颇多,比老父亲还要操碎了心。

        “啊哼。”陆珂痛苦地摇摇头,想把瞌睡虫赶跑,“我好困啊,我明天早起可以吗。”

        今天为了迎合剧中的端庄优雅造型,化妆师把她的头发盘了起来。刚才她睡得别扭,迷迷糊糊地把皮筋扯落,此刻一头大卷,衬得脸更小了。

        “别摇了,越摇越记不住。”

        “不许人身攻击,小心我狼变!”她瞪眼,故作凶狠,但那双明眸满是困出来的水意,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我看你是个狼灭。”许言臣屈起食指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十分钟背完剩下的重点。然后你爱怎么睡,就怎么睡,睡地板上我也不管。”

        “……哥哥,再看下去,我就猝死了。”声音倦懒,带着一点点撒娇的鼻音。

        有那么困吗。许言臣失笑,“回去吧。明天我去帮你跟文导好好说说,让他给你安排后期配音。”

        ……这就有点伤自尊了。

        陆珂深呼一口气,“不行!不要瞧不起人!扶我起来,我还能学!学不会我就跟你姓!”

        “我懒得扶,你自己爬起来吧。”

        ……

        正式表演那天,倒是文导找到了陆珂,说如果不行就用配音,不要压力太大。

        “没事的文导,我练好了。”不早说。心很累还是要保持微笑。

        众人皆知陆珂擅长计算而厌恶英语,都为她捏了把汗。

        然而轮到陆珂时,她背得像模像样,字正腔圆,流利清晰,丝毫看不出是初学者。

        文导喊卡时淡淡地夸了句“不错”。

        文从野是业界公认的完美主义者,能得到他一句表扬不容易。

        春华已经足够有灵气,荧屏处女作就是文从野执导的,当年两人一言不合就从争论发展成吵架。

        时简就负责劝架,在吵着劝着中把《春山》拍完了。

        《春山》捧出了影史上最年轻的三金影后,电影狂揽十项大奖,成了传奇。

        领奖时文从野也是平淡地评价,“剧本不错,演员不错。继续努力。”

        剧组的人看陆珂的眼神都多了几分敬重。

        陆珂该怎么还是怎么,收工后找文导提了提老爸的要求,想要文导的签名照。

        文导诧异,“开机时不是跟你合照过了?”

        “……他们想要您的个人照。”陆珂强调了一句,“单独的。”

        “得寸进尺啊。”

        “嘿嘿,还要有两个to签。to:陆鸣。还有个我奶奶要的,to:郭盛兰女士。”

        文导被她逗笑,让助理用拍立得现拍了两张,按要求签名。

        白瑶路过时看着两人有说有笑,气得咬碎了牙,暗下决心一定要胜陆珂一筹。

        陆珂拍那段尼语戏时,许言臣也在场。他亲眼看着陆珂顺利过关,别人或许不知道她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但他再清楚不过。

        散场后,许言臣把摄像机里的录像回放了一遍。

        聪明伶俐,果敢坚决,一往无前,最美好的形容不及她万一。

        为什么她偏偏喜欢自己这块又臭又硬的石头?

        抬头时,恰好看到她拿着两张照片在空气中抖啊抖,好像想让油墨快点干。

        陆珂察觉到有人在看她,视线和许言臣对上,冲他笑了笑。

        芙蓉粉面,娇靥明然。

        康河的风卷来了夏日的潮湿凉意,许言臣一时因那个笑容晃了心神。

        世间万物和因果情感陡然拂落面纱,千娇百媚皆展现在他面前。

        “你跑什么?”陆珂问,“我又不是老虎。”

        她刚跟他友好微笑,他点了个头就急匆匆走了,什么毛病?

        “风大,沙子迷眼了。”许言臣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对面又是她。

        这粒最顽固热情的沙子,牢牢霸占他心上一角,岂是用水洗一下就能冲走的。

        满腔心思不知从何说起,他选了个近的,“在剧组注意一下影响。”

        免得又被有心人拍照利用,传出绯闻。

        “我背得怎么样?”陆珂热切地问。

        “不错。”

        “你不能照搬文导的话!要夸就好好夸!”她背了那么多天,还不是堵着一口气,想在人家面前出个风头,耍个帅。

        “戒骄戒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陆珂佛了,他根本不是个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

        哪怕说声再接再厉,都比戒骄戒躁来得好听。

        害!她烦躁地呼了口气,自己看上的人,还能绝交咋的。

        “赞美人不能这么随意的——”

        不远处传来声轻笑,男声嗓音润然。那人露面,芝兰玉树君子端方,一身白西装,刘海做了锡纸烫,通身气势却更胜从前。

        “简哥!”陆珂话音里藏着掩饰不住的惊喜,一旁的许言臣微蹙起眉。

        时简冲许言臣点头致意,很快又看向陆珂,“都多大了,还是那个毛病,别人都得顺着你的话说?让陆叔叔知道了,你又要挨训。”

        “你不说他不会知道的!”陆珂殷切地看着他身后,没发现行李箱,有点失望,“简哥,我托你带的东西呢?”

        “在我房间。”时简声音清淡,“你有空过来拿。”